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51节 拆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51节 拆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中微静,相思听范乡询问时脸色微红,垂头片刻才轻声道:“相思……有所猜测。”

“那不妨说来听听。”范乡微笑道。

相思低声道:“范爷和单公子般,都是大有本事之人,却从不凭本事自傲。单公子施恩不望报,范爷在西域多年不知帮助了多少穷苦百姓,相思当年若不是被范爷救下,只怕已死在乱世之中。就算不死的话,亦不过是落得任人奴役的悲惨下常”

抬头望向范乡,相思眼中满是尊敬之意,“范爷始终有个原则,绝不和西域某个国家攀亲带故,范爷认为相思迟早会嫁,就会和西域某些国家扯上关系,这才对相思虽如亲生女儿般看待,却只是收留相思,而不收相思为义女。如此一来,范家就始终还能保持中立之势,不被时局左右。”

“你说的不错。”范乡露出欣赏之意,“相思,你自幼**,我从来不想干扰你的自由。”转望蔚蓝的天空,范乡很是怅然道:“你若是真正的爱一个人,就要让她展翅高飞,而不应以自身的眼界束缚她的方向。”

相思神色钦佩,她对范乡一直当做父亲般,知道范乡本有常人没有的广阔胸怀。

“不过范爷今日还是决定收相思为义女。”相思轻咬红唇道:“这恐怕是因为……范爷……”

“你还叫我范爷?”范乡反问道。

相思改口道:“义父。”见范乡轻舒一口气,相思接着道:“义父的原则多半未变,但是……但是……”她俏脸又红,见范乡盯着她不语,相思略有羞涩道:“范爷多半是认为相思要选的……夫婿不会再是西域的人物。”

“义父难道猜错了?”范乡沉声道。

相思脸色红了又白,半晌终道:“相思跟随义父多年,着实也见过了不少英雄人物,但像单公子这般人杰也是初次遇见。相思知道义父很想让女儿和单公子一起,这才有意让相思在单公子前展现见识,希望引起单公子的留意。”

范乡笑而不语。

相思却是轻咬红唇道:“单公子多半也是明白义父的心意。”

“哦?”范乡微扬眉头。

相思神色怅然道:“不然他也不会当着我等面前再次提及到西域的目的他本是要找他最爱的女子。”

轻声叹息,相思幽幽道:“单公子实在是再聪明不过的男子,他这般说,就是不动声色的拒绝,希望义父能明白他的用意。”

范乡皱眉道:“相思,难得你有这般玲珑心思。但你要知道,像单飞这样的人杰绝不常见,甚至可说百年难得一遇。人生的机会往往会擦肩而过后再不出现,你若不抓取的话,只怕会终身遗憾。”

相思幽然道:“义父,你若真的爱上一个女子的话,心中是否还会容下别的女人?”

范乡微怔。

相思凝望范乡道:“女儿知道义父不会的。不久前,义父曾告诉过女儿,十年前,你曾遇到个让你心动的女子,这十年来,你其实没有一日忘记她。”

“我和你并不相同。”范乡辩解道。

相思轻轻摇头道:“义父,其实没什么不同。世人总觉得男女有别,但那不过是世俗的看法。在女儿心中,你若真正爱了一个人,本容不下旁的。单公子和义父性情相像,女儿看得出来,他着实喜欢要找的女子,不然亦不会千里迢迢的从荆楚云梦赶到西域。”

范乡轻叹一口气,喃喃道:“你倒和我是一样的倔脾气。”

相思闻言嫣然一笑,“女儿多谢义父的心意,但正如义父所言义父能为有生之年识得一个英雄豪杰心中喜悦,希望助单公子成就利民之事,女儿亦是一般。女儿知晓单公子和最爱的那个女子必定有些阻碍,女儿若是能助单公子实现愿望,不也是让人愉悦的事情?”

她说到这里,已然去了幽怨,神色满是坚定。

范乡望见,知道这义女外柔内刚,既然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心中喟叹,范乡再次转望天空,喃喃道:“十年前……真的奇怪,为何就和不久前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呢?”

***

单飞出了范府后信步楼兰,心中多少有些莫名的激动。他在两千年后,曾见过楼兰古城的遗址,却不想有朝一日能见到整个城池重现眼前。

漫步古城之中,单飞却在琢磨着范乡提议的可行。若是以往的话,他自然是一口回绝。无论曹操赏识还是刘备拉拢、甚至因为孙尚香的缘故,他都不想参与到中原争锋中,不为旁的,只因胜者不见得赢得更多,交锋死的只是无辜的百姓。

他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但他更知道自己绝不是枭雄,他不可能看着兵士和百姓赴死还能保持无动于衷。

西域和中原的情形有很大的不同。

范乡说的没错,无论贵霜、帕提亚还是匈奴,只要他们有一方控制了西域,对中原的威胁不言而喻。

中原趋稳,他不想去打破宁静,但西域却已乱了起来,他若有能力的话,还是会尽自己的力量帮手。

更何况他虽未见过巫师,但心中却有个直觉,这个巫师不但是要对楼兰国不利、要斩杀班氏引发西域大乱,巫师的作为很可能和他单飞有关。

巫师是不是女修说的守住楼兰神庙的那些人?如果是的话,巫师为何要对楼兰国不利,而且看巫师的所为,绝非什么正派人物……

单飞正觉得费解时,就听前方脚步声急促,一人如飞般奔到他的面前,期望道:“单老大,你出来帮手的?”

见是柱子,单飞微有意外,“出了什么事?”

柱子凑上近前低声道:“有人在商队鼓动***,我已让人通知老爹和范爷……我以为你是……”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搔头,“这些是商队的事情,我们自己能够解决了。”

单飞知道这汉子看似暴躁,但若佩服你,就会真心为你着想。微微一笑,单飞道:“我反正也没什么要事,不妨去看看。”

柱子大喜,带路中对单飞道:“是窦比那些人在找事,其实若依我的想法,揍他们一顿他们就老实了,老爹不让,总让我等以德服人。有单老大你去教训他,那是再好不过。”

二人说话间已近了前方的商队,就听窦比的声音已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我等辛辛苦苦的赶个早集,眼下修整过后本应该立即赶赴楼兰国都泥城,可班氏不让我们出发又是怎么回事?你们班氏不觉得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柱子喝道:“都闪开,单老大来了。”

众人闻言很快让出一条道路,均有些胆怯的看向单飞。他们很多人是没看到单飞杀了马贼,但清楚的看到这年轻人一***就将刺客几乎钉在城墙之上,又见班氏对其日益敬重,商队众人知道班氏的力量,无形中对这个年轻人开始敬畏起来。

窦比那几个汉子见单飞赶到,多少也有些畏缩,不过窦比随即挺起胸膛道:“单朋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过好人就应该讲道理的,对不对?”

单飞早听多了这种言辞,心道好人怎么了,挖你家祖坟了?做什么事情都要退一步再说?

不过他倒不确定自己是否挖过窦比家的祖坟,见多了这种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发难,单飞倒能不咸不淡道:“是啊,总要讲道理的,阁下要给我们讲什么道理?”

窦比见单飞这般镇定,内心反倒有些慌乱,故作镇定道:“方才我说的话,不知道单朋友听到没有?我等这般辛苦早到楼兰,本是因为公主出嫁一事,如今在楼兰城稍加修整后,只有赶赴泥城才有更大的收益。可班氏一直再没有出发的计划,我等晚一天,收益就会少上一成,若是等楼兰公主出嫁后,很多人的货物说不准一文不值了。”

不少商人闻言连连点头。

窦比的腰杆挺的更直,“我等询问班氏何时出发,班氏却是含糊其辞的不能给我等一个肯定的***。班氏收了钱自然不急,却不知道我等很多都是小本经营,在这里度日如年的苦痛。”

他以利益打动人心,自然引发很多商人的赞同。

单飞暗皱眉头,知道窦比的用心险恶。窦比如果和马贼里应外合的话,就应知道所谓的公主招婿不过是个陷阱,前往泥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班氏让商队在楼兰等待,实则是为商队着想。不过面对这种围观群众,他知道无法解释,转望柱子道:“我为你们做个回答如何?”

就算没有班营的吩咐,柱子等汉子对单飞早就心服口服,均是道:“班老爹曾经说过,以后单老大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单老大,你要怎么做,一句话就好。”

众汉子均是摩拳擦掌的准备出手,窦比嘴角却是浮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来。

单飞沉吟道:“班氏知晓各位的苦处,但如今班氏亦有为难之处。这样吧,班氏无法给出前往泥城的具体期限,各位若是心急前往泥城的,班氏会退还你等在玉门关缴纳的全部费用!自此以后,班氏和退队之人再无相欠,不知你等意下如何?”

柱子等汉子神色错愕,众商人亦是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窦比愣祝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