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9节 亚克西的谎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9节 亚克西的谎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范乡知道所谈之事意义重大,因此堂中只有四人。他让相思参与此事,本有自己的打算,听相思所言,他没有任何意外之意。

班营熟知西域周边的情况,一听相思此言,却很是意外道:“贵霜觊觎西域已久,当年贵霜王曾恳求汉室以公主许配,却被先祖拒绝,贵霜王因此迁怒先祖,曾率大军七万进攻西域,却被先祖所败后无奈纳降求和,不想多年后,贵霜还有并吞西域的想法?”

他知道相思这般说,肯定经过范乡的指点,而范乡从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既然认为贵霜、帕提亚有意西域,肯定是有所发现。

范乡淡然道:“我从未见过吃饱的狼,中原更西的国度素来是蛮荒所在,一无制约后再次有意西域何足为奇?”

班营缓缓点头,突然道:“单兄弟,可你知道先祖为何要拒绝贵霜王的和亲?”

单飞微怔,摇摇头道:“我倒不知定远侯的想法。”

“若单公子是定远侯的话,是否会为了汉室和贵霜结好、而答应贵霜王的求亲?”相思一旁轻声问道。

她蓦然将单飞和班超相提并论,奇怪的是,无论班营还是范乡,均没有任何不满之意。

单飞见堂中三人都在等着他的***,半晌才道:“我不是定远侯,难知定远侯的***。不过我从来不认为两国的和睦,需要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之上。”

历来的历史学家对和亲策略的争议很大,单飞不是历史学家,可他知道一点,远嫁西域的女子从来都是心怀悲痛、遭遇和价值观大相径庭的痛苦。真正的英雄,素来是解决痛苦、担当痛苦,而不是制造痛苦。政客无论怎么鼓吹牺牲的伟大都是无法说服他,因为牺牲的始终是旁人,只有真正甘愿牺牲的、主动前往的选择才会让他敬重。

相思秀眸中光彩连连,赞叹道:“单公子果然高见,亦如范爷所猜般回答。”看到单飞似有询问,相思解释道:“单公子,请你前来时,我们本是说过这个问题,当初范爷就说了,单公子不见得知晓定远侯的用意,但必定选择和定远侯一样的作为,因为你等本是一类人。”

班营叹道:“老范,这些年我见你总是自怨自艾,以为你脑袋已然生锈,不想你还是这般神想妙算。”

转望单飞,班营道:“单兄弟,先祖当年亦是和单兄弟一般说辞——两国的和睦,不需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之上,因此他毅然拒绝了贵霜王,就算先祖联合乌孙,亦不过是赠以锦帛,却没有再选择和亲策略。单兄弟实则是真正的英雄。”

单飞很是汗颜道:“班老丈过奖了。”

范乡一旁道:“绝非过奖,而是我等真心的言语。单兄弟对班氏商队施恩不望报,这才是真正大丈夫所为。”

单飞叹道:“两位兄长找我到此,莫非就为了夸奖自家的兄弟?”

相思掩口而笑。

范乡微笑道:“并非尽是这般想,而是因为贵霜、帕提亚、匈奴均有可能觊觎西域,我等这才夸奖单兄弟。”

单飞感觉这两件事实在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神情困惑。

相思轻声道:“单公子且慢慢听我等道来。”微有思索,相思整理想法道:“班老爹和范爷本是多年的兄弟,经营西域许久。二人算是一武一文,相得益彰。”

“不急于夸奖自家人的。”范乡截口道。

相思嫣然一笑又道:“当年耿恭校尉虽被迎回中原,但随即被人陷害,虽说没有屈死狱中,却也是郁郁而终。”

单飞苦涩一笑,暗想这种事情在华夏实在屡见不鲜。

相思看出单飞的感喟,很快回到话题道:“范羌大人义愤填膺,对汉室着实失望透顶,这才举族迁到西域。不过西域或许没有汉室的冠冕文章,撕去冠冕后,西域有些方面的冷酷更是过犹不及。”

幽幽轻叹,相思凝望单飞道:“范氏为求自保开始经营西域,却不再是为了汉室,我想单公子应会体谅范氏的选择。”

单飞点头道:“朽木难雕亦难扶,离之而去无可厚非。”

范乡露出感激之意。

相思眸光更亮,柔声道:“我等听单公子一言,实则是近年来最为愉悦的事情。”顿了片刻,见单飞笑而不语,相思继续道:“范氏经过百来年的经营,在西域已有些影响,不过范氏历来秉承与世无争的原则。因此范氏和各国均有交情,这些年来亦能周旋在各国中相安无事。范爷近些年受困伤病,难免有些意气消沉,但还是留意西域的动向。探听到贵霜王因康居、大宛等国摆脱其的控制而很是不满,见汉室再无暇兼顾西域,有意取代匈奴控制西域。”

单飞皱眉道:“那帕提亚帝国呢?它和这里可隔着贵霜。”

相思芳心着实钦佩,暗想就算久在西域之人,对帕提亚、贵霜那些国度都不算了然,听班老爹说单公子是头次前来西域,居然对西域这般了解,真不知他从何得知。

“帕提亚和此间的确隔着贵霜国,不过那是条狭长的地带,穿越前来并不算困难。”相思慢声细语道:“本来帕提亚一直和大秦帝国在交锋,无暇东顾。帕提亚又因丝绸之路而兴旺,因此一直对汉室极为礼遇,不过就在数年前,范爷因为一人发现拜火教大举潜入西域。单公子可知道拜火教?”

单飞接道:“可是西方各国多有信仰的一个教派?拜火教不止在帕提亚,听说就算在贵霜、大秦帝国都有诸多信民。”

他在西方考古时,难免对宗派有所涉猎,知晓拜火教由来深远,早在公元前两千多年就有传说,而后经历诸多改名,融合佛教、***各种理念,教义主要是崇尚火和光明。后来有小说家提及的明教也可算起源于此。

拜火教的渊源和分支极为广博,天底下可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叙说具体,中原起名拜火,可说是极为简单明了。

班老爹只能搔头,不知道单兄弟如何这般博学多才,他先前对单飞的认知看起来亦不过是管中窥豹。

相思的美眸中不由流露出仰慕之意,钦佩道:“单公子说的不差。不过拜火教如今在安息最盛,范爷见其***大举前来,难免认为其受了安息国王的授意。再说帕提亚因丝绸之路和贵霜积怨已久,借此凿空贵霜,径直和西域、甚至和汉室通商也是大有可能。”

单飞缓缓点头,听到安息国王授意时忍不住想到一事,“方才姑娘说范爷因为一人发现拜火教的行踪,那人是……”

相思巧笑道:“不是妾身没有相告,而是觉得单公子绝不会认识此人的。不过公子既然问了,妾身自然见告。那人叫做亚克西……”

单飞差点站了起来,“亚克西?”

范乡、班营二人见状惊异难免,实在不知单飞如何会认识此人?

“单公子认识这人?”相思难掩讶异。

单飞暗道这也太巧些,忙道:“叫亚克西的人或许很多。我认识那人高鼻深目,眼珠黑色,略有……略有猥琐。”

范乡失声道:“我见到的亚克西亦是这般人物,他来自安息宫中。”

单飞目光闪动,记得亚克西所言,“我听说他有两个朋友,叫做跋帝、满艳。”

范乡霍然站起,却又缓缓坐下,喃喃道:“就是这个亚克西,难道他们说的竟是真的。”知晓单飞不解,范乡亲自解释道:“单兄弟,这个叫亚克西的人到了西域后找到范家势力所在,献上许多珠宝求范家庇护。他说和帕提亚宫中的宫女满艳私通,被国王知晓后一直追杀到这里,求我们保护。”

单飞皱眉道:“安息五世如何会为一个宫女千里追杀至此?”

范乡苦笑道:“愚兄的那些手下若有单兄弟百分之一的智慧,也不会被其所骗。不过此人献上的财物不少,又是一副可怜相、对范氏极为恭敬,我的手下终于还是为他挡住此劫,安排巧妙的方法让其离去,此人说去云梦泽后再回转拜谢我等,想必亦是欺骗我等。”

蝶的确是到了云梦泽,我就是在那里碰到的他。”

范乡、相思面面相觑,万没有料到真有此事。他们知晓单飞绝不会平白到了云梦泽,不过见单飞没有深谈,范乡知趣的收回话题,“之后拜火教竟向范氏要人,范氏有些损伤,拜火教亦是有所折损。拜火***因此知道范家的实力,这才先兵后礼,认为我等有违道义,因为亚克西做了不太厚道的事情,他不是私通满艳,而是和宫中的跋帝、满艳二人联手从宫中盗取了神灯,而那神灯本是安息开国帝王所用,听说有不可思议的神通,拜火***遵安息五世的命令负责追回神灯,不过我的手下、甚至愚兄听了后都认为有些无稽……”

单飞沉声道:“他们说的全是真的。”

“什么?”范乡三人均是讶然。

单飞沉默下来,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亚克西这小子的确不厚道,也对他有所隐瞒,亚克西对他说无缘去见神灯,实则亚克西已从安息盗得神灯,不然亚克西无论如何都不能引发拜火***的大举追杀。而亚克西的目的也绝非说的那么简单——求回另一盏神灯献给安息五世求得富贵,这小子宁可得罪安息国王、拜火教也要来找神灯,显然也有他的目的。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