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7节 再施妙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7节 再施妙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提及往事时,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他方才说的“恭为司马,破降车师……笮粪为汁……清泉忽滋……”等言语是在叙述耿恭精彩传奇的一生。大概意思就是耿恭在东汉年间,初战就打败车师国,将车师纳入汉室的版图,也因此被任命为戊己校尉。之后汉室又在西域重置都护府,北匈奴派重兵攻打车师,耿恭兵少被困却拒不投降,城中缺水,耿恭带兵挖掘十五丈仍不出水,无奈下甚至喝马粪中的水来解渴。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耿恭拜天之后,井突出水,解众人于危机,众人城头泼水,让匈奴人以为汉军如被神助,这才悻悻退兵。

不过西域都护陈睦随即被北匈奴所杀,柳中城的戊己校尉关宠和耿恭同时被围,耿恭身陷绝境,仍旧不屈匈奴。

耿恭苦苦挣扎时汉室汉明帝却死,中原忙于国丧,出兵救援一事搁浅。

匈奴人虽是残忍,不过也很敬重英雄,屡次攻城不下,对耿恭进行招降,许诺耿恭只要投降,自然荣华富贵不绝。耿恭假意让使者上城,结果杀了使者悬挂城池上以示决心,北匈奴单于怒不可遏,却仍旧对耿恭无可奈何。耿恭虽挡住匈奴的攻城,但和众兵士最后都要靠煮食铠甲***,吃上面的兽筋皮革为生。

单飞说的“招降不降,杀使陈尸;匈奴围城,食尽煮皮”几句说的就是这段往事。

耿恭带人这般苦捱一年之久,而汉室还在讨论要不要出兵救援。当时朝廷反对出兵的声音很大,这在很多人眼中本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讨论的内容其实和拯救大兵瑞恩的性质差不多,就是要不要牺牲更多的人去救要死的人?

这时司徒鲍昱终于因几句话流芳青史——人家耿恭就是为了你汉室抗击匈奴、经营西域,人家如此坚持是对你忠义,如果国家将这些忠勇之士抛弃的话,以后你还想让人给你汉室卖命吗?

汉室终于出兵,但将领在到达柳中城的时候,发现关宠已死又准备回撤,这时候范乡的先祖范羌登常

范羌本是耿恭手下的一个军吏,奉命去敦煌收兵士寒衣,看似无足轻重的人物,但始终为耿恭被困奔走求援,得知汉军来援要撤时苦苦哀求,说关宠虽死,但耿校尉还被围着呢,你们怎么能一走了之?你们来干什么的,是来旅游的吗?

汉军无不畏惧随时前来的匈奴骑兵,竟没一人敢去,范羌忍不住发怒,不知经过多少哀求坚持这才鼓舞两千人马跟随,终于救回了耿恭。

没有惊天动地的交战、看似微不足道的举止,但在举国踟蹰的时候,唯独范羌执意前行,史官知晓后,亦是忍不住在史***录了一笔。

单飞对这般英雄事迹看过未忘,不过所言多是《名将传》的记载,不然他仓促之间也不能做出这般对仗工整的言语。

《名将传》从史书选录千古名将述说事迹、评***过,范羌的事迹是在史官记录耿恭的事迹中提及一笔,但如此一笔,已让范羌名留千载。

单飞言语扼要,但每句话都言及耿恭和范羌的峥嵘往事,对范乡的祖上范羌的评价亦是极为中肯,如何能不让范乡心怀激荡?

“单兄弟……不想居然还有人记得先祖往事。我等还以为……”范乡嗓间哽咽,眼中已有泪光闪烁,单飞所言对旁人所言或许无足轻重的,但对他范乡而言,却是极为触动胸怀。

“请坐,请上座。”范乡又道。

柱子等人微有动容,他们自从认识范乡后,一直觉得这不过是个阴阳怪气的老者。就算招待班营,范乡亦是时冷时热,柱子等人却未想到单飞不过数语就能让范乡称呼一声兄弟,甚至让其上座。

单飞很是汗颜,忙道:“范老丈太过客气,既为兄弟,何必分什么上座下座?”

范乡哈哈笑道:“单兄弟说的不错,既然为兄弟,你何必以老丈称呼?”

单飞微笑道:“范兄说的极是。”

他不过换了个称呼,范乡更是高兴,眼见仆人已摆上菜肴,呵斥道:“相思,怎不上酒?”

相思一旁忙碌,时不时的向范乡等人的方向望来,闻言道:“范爷,你有病在身,医生说了你不能多喝酒。你昨天已喝了不少。”

“不管那医生的屁话1范乡笑道:“他说我不喝酒还能多活几年,可碰到这种知心的兄弟,不多喝上几杯,多活几年又做什么?”

众人哑然失笑,班老爹大笑道:“这才是我认识的老范,不错,佳肴无酒,趣味就少了许多,快点上酒来。”

相思蹙起眉头,略有不悦的离去,不过她终于还是捧了一个酒坛回转,有些恳求的看着班老爹。

班老爹拍开酒坛的泥封,轻叹道:“你这思乡酒越久越浓,我来楼兰最惦记的除了你老范,也就是这思乡酒了。你好不容易拿了出来,可要让我和单兄弟多喝上两口。”

他这般说的时候,为范乡的酒碗斟满了三分之一,然后为自己和单飞满上整整的一碗。

酒香扑鼻,满堂皆香。

柱子等几个汉子嗅到后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班老爹见状呵斥道:“这酒是范兄多年酿制而成,极为珍贵,不是你们能够欣赏,烧刀子更适合你们。”

单飞见柱子等人垂涎欲滴的样子,微笑道:“我不擅饮酒,不如我们几个合分一碗好了。”

柱子等人连连说好。

范乡大笑道:“单兄弟实在小瞧愚兄了,愚兄没别的能耐,这酒倒还供得起。老班,一人满上一碗如何?”

班老爹笑道:“那你就要少喝一些了。”

相思闻言巧笑嫣然,感激的看了班老爹一眼。

范乡哈哈笑道:“老班,许久不见,你竟然也会动起心眼,实在难得。”

班老爹嘿然道:“要从你这守财奴手上占点便宜,倒不是容易的事情,也多亏了单兄弟在场,你这守财奴才收敛了一些。”

他说话间已为众人满了酒,柱子等人一饮而尽,齐道好酒。

单飞端碗抿了一口,见范乡紧张的望着他,知道这老头子等待他的评价,半晌终道:“我不会品酒,不过感觉这酒色澄澈,入口绵醇微熏,如古时韩娥一曲般绕梁三日、让人回味无穷,实在可说是难得的佳酿。”

范乡哈哈笑道:“单兄弟实在是谦虚之人,你这种评价已是极入酒道,比起柱子这般牛饮之徒强上太多,你这种人若是不会品酒,那这世上实在没有几个会喝酒之人。喝酒本在兄弟会心,酒香情重,如今两者齐备,愚兄难免也要多喝两口。”

他说话间端起酒碗就要喝尽,只是喝到半数时眉头微皱,很有痛苦之意。

“范爷1相思一直很是紧张,见状再顾不得礼数,一把夺下范乡手上的酒碗。

范乡脸色微青,却不是因为相思的阻拦。他费尽气力终将口中的酒水咽下,强忍痛苦之意笑道:“这丫头,就是喜欢小题大做,来来来……吃菜。”

他说话间就要提筷,但右手已在颤抖。

班老爹终于意识到问题,急声道:“老范,你的病又严重许多?”

“谁说不是?”相思急道:“范爷不让我等……”

“相思1范乡厉声喝道。

相思急的眼中有泪,见范乡连连咳嗽摆手,终于忍住不言。

单飞略有皱眉,缓缓道:“耿恭守节,范羌重义。范兄想必深得祖先的遗风,知晓我等有所求,这才忍住病痛不语。”

相思霍然望向单飞,实在不知这年轻人如何会有这般善解人意的心思,一口就道破了范爷的想法。

范乡亦是讶然,还能强笑道:“单兄弟实在高看愚兄了,愚兄就是想借机多喝几口罢了。”

“老范,你实在不将我等当做兄弟。”班老爹激动道:“你病情加重为何不直说,我如何……如何……”他在楼兰城能依仗的本是范乡,巧换楼兰公主等人出了商队,也是在范乡派人协助之下。他知道眼下危机四伏,亦明白如今只有这般兄弟才会出手相助,这才一至楼兰就找范乡联系。他知道范乡腿疾严重,近来已不能起身,但想到酒能活血,一点无妨,却不想范乡已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心中激荡,班老爹再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单飞所言不差,范乡是不想让他担心,这才故作平静。

单飞轻叹道:“班老丈说的不错,范兄真的不当我等是兄弟。你若想多喝几口,本要让兄弟想办法才对1

什么?

众人闻言讶异,相思更不解这年轻人为何说出这种话来。

范乡却望见单飞眼中的温暖,忍痛笑道:“不错,不知单兄弟有何方法?我本以为喝点没有问题,哪想到如今头痛得厉害,恨不得把脑袋砍下来才行了。你若不砍脑袋、有别的办法让愚兄多喝几口,愚兄家的美酒任你来喝了。”

他自然是玩笑之语,无论单飞是否帮手,只凭这年轻人对他祖先的评价以及对班氏的帮手,他范乡已当单飞是兄弟。

是兄弟,他这才会故作平静的笑谈,只盼能有所帮手;是兄弟,他才没有对单飞有太多的期盼,兄弟帮手是人情,兄弟不帮亦有兄弟的困顿。

兄弟是用来理解的,却从来不是用来利用的。

单飞笑道:“一言为定。我若想出方法,范兄可别舍不得好酒。”他谈笑间,右手三指已搭在范乡的手腕上。

众人讶异,相思的俏眸亦闪过难以置信之意。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