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5节 一石数鸟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5节 一石数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班老爹暗道好险,知道若没有听从单飞的建议,看索都这般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怕班氏不等为楼兰找回公道时,今日要尽数葬身于此。

单飞应对的策略简单,能动手就别吵吵;可你若不准备立即杀到楼兰都城泥去,你就最好将公主藏起来,把情况搞清楚再说。

都说邪不胜正,不过正不是楞,二愣子般的作为从来都是授人以柄。巫师的方法很是邪气,但巫师用的手段却是权术中极为有效的一种掌控***控制。在这个世上,毕竟大部分人都是跟着***风来跑,少有明辨的头脑、自主的作为。巫师只要咬住你班氏带的是假公主,企图搞倒楼兰的真政权,大家斗起来,就如狗扯羊皮没完没了。

单飞做事素来和掘墓般,要将事情弄清楚这才动手解决。

自从单飞出手帮班氏击退马贼后,班老爹对这年轻人已是极为佩服。他终于还是听从单飞的建议将楼兰公主先移出商队,而班老爹用的方法很是巧妙马贼来后,他看似谨慎了很多,每日多派游骑出外戒备,实则是将楼兰公主、贴身婢女和楼总管这几人换了装束夹杂在游骑中移出商队、然后再找人混进来。

对单飞来说,这种方法比较困难,毕竟他在西域不认识哪个。但班氏的实力这种时候却得到展现,商队众人对班老爹换人的事情根本全无察觉。

班老爹这般隐蔽的做法自然还有别的用意,他被内鬼坑了一把,并不急于去找内鬼,反倒利用内鬼来麻痹对手。

单飞对这个方法也是赞同,自从索都出现后,单飞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早顺着索都的目光看到了窦比那几个人的不安,亦知道这几个***有问题。

索都脸色铁青,良久后,他终于从众商贾身上收回目光。他不是笨人,如今事实在前,他已知道班老爹有了应对,无论他再是怎么搜寻,都不可能在此间找到楼兰公主。心中杀机虽起,可索都看了单飞一眼后,冷哼道:“班营,我这次看在迟施王子的面子上,急于去寻凶手,就不和你计较了。”

他目睹了单飞挥出的那***后,对这个年轻人着实戒备,倒不敢拼个你死我活。一挥手,索都道:“我们走1

柱子叫道:“索副总管,你忘记方才说了什么?”他是真正年轻人的性格,有事不会藏着掖着,显然要挤兑索都完成“磕头认础?script>CNZZ_SLOT_RENDER("62154");

索都霍然转身,瞪着柱子道:“我方才说了什么,你要不要提醒我一遍?”

柱子望见索都满是杀气的眼眸,心中微寒,却还要顶过去……他这种人素来不会考虑太多。

班老爹暗自叹口气,将柱子拉到身后,微笑道:“副总管何必和孩子计较什么?方才的事情,当作是屁、放过就好。”

他看似说的客气,讽刺索都说话如同放屁的意思却是极为明显。

索都狠狠的盯着班老爹,班老爹笑而不语他知道怎么圆场都是改变不了索都要针对班氏的事实,亦也没有了以往般的客气。

瓮城宁静。

许久的光景,索都这才长吸一口气,冷冷道:“班营,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班老爹并不示弱,含笑道:“班营一直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就是怕别人不记得了。班氏既然受了人家的钱,就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平安。方才班营所为如果让副总管不满,还请副总管见谅。”

他知道眼下不能示弱。班氏在西域的威势已是大不如前,此番若再示弱,不但在西域人的眼中变成了软蛋,甚至连单飞都可能看不起班氏。不过他没有展现咄咄逼人的锋芒,因为他知道如今不是开战的时候,眼下能做的还是拉拢更多人的认同。

众商贾果然都是露出了感激之意。

索都长吸一口气,冷冷的扫了窦比那几人一眼,再不多说什么,转身大踏步的离去。

班老爹却是看也不看窦比几人,招呼道:“没事了,大伙过了瓮城后,做自己的生意就好。”

众商贾长长的舒了口气。

班老爹很快向单飞望去,微笑道:“单兄弟若是有暇,老夫带你去见一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

索都一出了瓮城,随即神色冷然的招手,有一部将小心翼翼的上前道:“总管何事吩咐?”方才班老爹一口一个副总管的叫着,看似恭敬,实则总是在戳着索都的痛处。这部将知道索都一心想要转正,径直以总管称呼。

脸上僵冷不减,索都冷然道:“呼耳楞,带人看死班营的商队,他们有什么动静,立即向我禀告。他们在楼兰城找了那些人,也要立即通知我1

呼耳楞听令离去。

索都回头看了瓮城的方向一眼,狞笑道:“班营,你莫要得意,你今日得罪了老子,迟早有一日,老子会让你加倍的补回来1

他策马离开了瓮城,很快到了楼兰的都护府。汉朝为了经营西域,多在西域设置都护府,如今汉室倾颓,已失去对西域的控制权,都护府没有汉使,均被西域各国征用办公。

索都一入都护府,很快收敛了狂态,小心翼翼的到了一间书房前。略有迟疑,索都鼓起勇气敲门道:“国师,索都领罪。”

久久不闻书房内有声音传来,索都身躯颤抖,双膝发软跪在书房前,颤声道:“国师,属下……”

他不等说完,就感觉肩膀被拍了下。霍然跳起,索都就要拔刀。见到眼前那人时,索都再次躬身:“国师,索都有罪。”

国师双眸碧绿,其中泛着诡异的光芒。

在楼总管离去后,索都自诩已是楼兰国数得上的人物,可一见那国师,他还是如坠冰窟中。

他知道眼前这人叫做巫师,自从来到楼兰国后,就得到楼兰王的信任被封为国师。而自从此人到了楼兰,楼总管才会远离楼兰,而传言中,楼兰王就是听从此人的建议对朝臣斩杀无数。

在楼兰国群臣眼中,巫师这人的权利实则已在楼兰王之上。索都听从巫师命令行事,本以为此番势在必得、转正有望,哪想到竟然吃瘪,一想到那些楼兰臣子的下场,索都难免不寒而栗。

巫师嘴角反倒露出丝笑容道:“你有什么过错?”

索都全身更冷,跪倒道:“一切都是属下的过错。楼金那叛逆竟敢对国师出手,事泄败逃。国师却早算准他逃亡玉门关,定是要找班氏帮手……”

巫师喃喃道:“除了班氏,也不会有人帮他。”

索都见巫师未再说下去,壮着胆子道:“国师信任属下,这才将缉捕楼金、带回楼兰公主一事交给属下处理,那时正值冬日,属下虽是有心杀敌,但实在无法带大队人马去捉楼金,因此才派一些人手暗中混入玉门关。因为国师妙算,知道班氏一定会借行商之名赶赴楼兰为楼金他们出头。”

半是谄媚、半是真心,索都赞道:“班营真如国师所料,初春就带人赶至。属下本算准了……让雅丹马贼和属下派出的内应里应外合一举成行,哪想到……哪想到……”不知巫师在想着什么,索都喏喏不敢言语。

“你对我说的计划本是好的。”巫师缓缓点头道:“雅丹马贼已是西域最强悍的几股马贼之一,再加上你的内应本不应该失手,但你晓得为何会失败?”

索都小心的思考片刻,咬牙道:“我还是小瞧了班营。国师说的不错,班氏如今虽是实力大不如前,但他们能盘踞西域多年,毕竟还是有些本事。”

巫师喃喃道:“你或许小瞧了班营,但你更没料到单家的人会来的。”

“单家的人?”索都很是茫然。

巫师碧绿的眼眸中有寒光闪动,“那人是单家的人,他一入城时,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单家的人。很好,他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他,等了太久了,不想他就这么来了。”

索都真的一头雾水,鼓起勇气道:“国师说的是哪个?”

“班营身旁不远的那个年轻人,难道你从未留意?”巫师略有不满道。

索都颤了下,他来此本是要汇报瓮城的情形,不想巫师当时好像亦在瓮城,“国师,你说的是那个破坏我们计划的年轻人?”神色恨恨,索都咬牙道:“国师知道马贼失手,很快又想到一石数鸟的计划。正巧车师的迟施王子想要去泥城求亲,偶到楼兰。”

“你说错了一点。”巫师摇头道:“迟施不是碰巧要去泥城求亲,而是在楼兰公主招婿的消息放出后才来的。”

索都眨眨眼,不知道巫师为何要强调这点,不过他很快以为了然道:“不错,这一切都在国师的算计内。还不知道国师为何要传出这个消息?”他当然知道楼兰公主失踪了,也不会认为巫师会好心的接回楼兰公主、然后再为楼兰公主找个夫婿的。

巫师看了索都半晌,缓缓道:“你不用知晓太多。你只要明白,照我的吩咐去做,你很快就能杀了楼金,当上你总管的位置,这不是你人生中梦寐以求的事情?”

索都迟疑片刻,“属下对国师绝对是忠心耿耿,可是若闭眼去做事,就不知道怎么去做好。比如说今日,国师本来算准了要杀死迟施王子,再将此事推到班氏头上,随即在瓮城斩杀了班氏的全部人马向车师国交代,不想……却被那个单家人击退刺客、破坏了计划。”

巫师碧眼光闪,“你又说错了。我一直在等这个单家的人,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他!他既然来了,那很好1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08:34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