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3节 惊艳一枪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3节 惊艳一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车师王子遇刺!

单飞困惑时还能保持冷静,迅疾的留意瓮城四面城墙上的动静。

城中城头骚动均起。在车师王子和班氏商队入城时,旁人震撼声势,或选择绕道、或是退避到一旁,但见突然有人射伤了车师王子,众人立即鼓噪起来。

西域三十六国之间绝不和睦,不过这次楼兰招亲,给各国的诏书中倒是一派和气的表明——只要来楼兰求亲的均算是楼兰的朋友。如此一来,楼兰城倒是不禁各国人物的入内,如今着实汇聚了不少国家的人士。车师王子领骑兵前来楼兰时,本以为楼兰会将车师兵拒之城外,不想城中的兵卫居然不加盘查就已放行。

迟施王子见状暗自得意,心道车师势大,他自己又是风流倜傥的不要不要的,楼兰公主多半早就仰慕自己,这才向楼兰王表明心意。而楼兰王这次招亲极可能是被公主说动,却无法打破楼兰、车师的敌对关系,这才给他迟施一个主动的机会,楼兰人多半早得国主和公主的吩咐,才对他迟施这般礼遇。

是人就喜欢以自己为中心,是男人难免就有自大的心理。迟施王子得入楼兰城后,早将成亲后生几个孩子都想得清楚,他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有人会对他加以暗算。

那刺客却是想的清楚。

从城头纵落之际,那刺客出箭如电。一箭射中迟施的肩头后,刺客整个人却不坠落,反倒横空飘逸闪到了车师兵的近前。

迟施带来的车师兵也算是西域不差的骑兵,可他们却从未想到世上有人几乎能够御风而行的前来。眼看那人倏然飘到众人的头顶,再次拉弓射箭时,很多人才是如梦方醒的大声鼓噪,可却阻挡不住那人射向车师王子胸口的那支利箭。

眼见利箭就要将迟施钉在了地上……

时空似凝。

嚓!

利箭深入地面,只余箭羽,可见那箭的力道。但在羽箭入地之前,有人倏然到了迟施王子的身侧,一脚踢了出去,已将迟施踢到了他自己的坐骑之下,却正让迟施躲过了致命的一箭。

众人惊愕。

谁都没想到世上有人会有这般飘忽的身法,更没想过有人有着这般灵巧的应变。

踢飞迟施的正是单飞!

他其实并不在意车师王子的死活,可眼见刺客就要将车师王子射杀时却是临时改变了主意。

车师王子若是死在班氏商队旁,对班氏极为不利。

念头电闪,身形似箭,单飞一脚踢飞了车师王子,向空中的刺客看了眼。

刺客似有讶然,亦向单飞望来。

二人目光相交,单飞身躯微寒,因为他那时候只觉得那人的一双眼眸极为诡异,望来时竟让他有坠入死水之感。

日光明耀。

寒光一点。

单飞有了那么一刻的恍惚,他未曾看到那人挽弓,但无一日停止的磨练却让他转瞬有了杀机临近的感觉。大喝声中,他身形急滚,下一刻的功夫已抓住马腹下的车师王子飞了出去。

一箭随即插在单飞方才站立之处,第二箭取的正是马腹下的迟施。若非单飞及时出手,下一刻的功夫,那箭差一丝就将车师王子贯穿。

身形毫不止歇,单飞转瞬再掠出数丈之远,他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羽箭连珠般的射在他身后的地面。

众人惊愕。事发突然,从刺客闪现到单飞带车师王子躲避刺客的利箭不过呼吸间,众人骇异天空那刺客的奇诡,更惊奇天底下还有人的身法能快过射出的利箭。

“箭1班老爹最先反应过来,伸手向空中一指。他心中本有不解,暗想他曾对单飞解释过西域的形势,车师更近匈奴,因此和班氏并不和睦。

班老爹觉得不杀迟施已是宽容,哪里想到去救迟施,但见单飞这般,班老爹还是毫不犹跃在单飞这边。

班氏子弟霍然挽弓,空中那刺客眼看班氏子弟挽弓时,知晓这些人羽箭齐射的威力,终于停了追射单飞。

箭终停,刺客身形亦落。

“射1班老爹选择最佳的时机厉声高喝。

羽箭铺天盖地的射出,眼看就要将那刺客射的如同刺猬般,不想那刺客长弓突探,正点在一个车师兵士的头盔之上。

那兵士不等呼喝时,头盔碎裂时头骨亦裂的血流满面。

刺客却借长弓弯曲劲弹之际,居然腾空扑向了城墙的方向!

羽箭尽数落空。

刺客离城墙还有十数丈之遥,谁都不认为他能一跃就上了城墙,却不想他离城墙尚遥时,城头的方向蓦地有一条绳索飞出,正缠在刺客的手臂上。

刺客借势如飞鸟般就要冲向城墙……

众人惊叹,刺客原来还有接应。这刺客数箭没有要了单飞和迟施的性命,知道有单飞在侧计划就难成行,这才选择了逃离。

迟施王子稀里糊涂,但刺客却是将进退路线计算的清清楚楚。

眼看那刺客就要近了城墙时,有爆喝声响。

一杆长***破空而出,惊虹般刺向那刺客,就要将其钉在城墙之上。

单飞出***!

他被那人一望后,瞬间坠入迷惘,但他毕竟已是身经百战,还是凭直觉救了自己、顺便救了车师王子。

躲避那人羽箭飞射时,单飞感觉前所未有的接近死亡,但还能凭借顽强的意志、出色的第六感躲避刺客的羽箭。

在班氏为他稍挡片刻后,单飞毫不犹豫的丢了车师王子,从身边不远处的楼兰城兵手上夺来杆长***。

那城兵一直和个路人般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长***如何失去。

单飞反击!

长***惊艳如虹,取的却是那人的大腿!

他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的判断,他知道要杀车师王子的人不会少,亦不能肯定刺客真正的身份。

旁人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他还是选择留一分余地。

刺客回弓急闪。

弓断!

长***击断硬弓,竟无阻碍的再刺入那人的大腿,去势不歇,赫然将那刺客钉在城墙之上!

众***骇,若非亲眼目睹,实在不信有人会有这般神威。

单飞目光微闪。

那刺客竟是极为剽悍,下一刻的功夫倏然拔出把暗藏的弯刀,一刀砍在***柄上。

长***亦断。

绳索急缩,转瞬间已将那人连同断***提到城头上后消失不见,随即有呼喝声从城头传来,有几人惨叫声中从城头落下。看那几人的装束,应是守在城楼上的楼兰士兵。这几个楼兰士兵显然是发现了不对,冲过来喝问拦截,却被刺客和同伙顺手斩杀。

春风料峭,吹在众人的身上,带着入骨的寒意。

天地间静寂一片。

众人的目光很快从摔死的那几个楼兰兵士上移开,带着敬畏的看着那凝立有如山岳的年轻人。

场上兔起鹘落,刺客似鬼魅索命,单飞却如同天公行法,尤其是最后掷出的那***——飞出十数丈、击断硬弓、劲透刺客的大腿后还能深深刺入了城墙内着实让人惊艳。

鲜血淋漓了城墙,萧杀凛然在心间。

不要说噤若寒蝉的商贾、守城的楼兰兵、剽悍的车师兵士将单飞惊为天人,就算早知道单飞身手的班氏众人,亦是难掩神色的震颤。

当初单飞两刀射杀两个马贼时,班老爹并不贪功,很快将此事告诉了班氏子弟,说单飞武功比其高强十倍,让他们对单飞如对他般恭敬。

很多班氏子弟还有怀疑,甚至觉得班老爹是在树立单飞的威望,可等见到单飞如此惊艳的一***后,班氏子弟这才发现班老爹绝非虚言。

这个看似谦恭的年轻人实在有着深不可测的能力。

所有人惊骇难言,单飞却是皱眉看着城头,暗想这刺客箭术高绝,可说是世上少见,此人更兼反应敏捷、下手果断,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身份?

感觉有人接近,单飞霍然回头,就见迟施连退两步颤声道:“多……多……多谢英雄救命之恩。”

迟施如同做梦一般。

从被那刺客射中肩头坠马后,迟施就感觉坠入噩梦般。眼睁睁的看着利箭就要射穿胸膛,他已骇得四肢全软。本以为必死无疑,他却不想单飞居然将其踢飞。看着单飞为救他亡命躲箭,间不容发中屡次死里逃生还没有将他丢下,迟施多年来头一次真心的感激。

单飞目光微凛,突然一掌击来。

迟施心中大骇,叫道:“英雄饶命1他不知单飞为何要对他出手,却知道这人一***能将刺客钉在城墙,他迟施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住单飞的一掌。

他双膝发软,才要跪倒在地,却被单飞左手拎祝右掌如刀般削断了箭簇,单飞用力震去,已将迟施肩头内的箭杆逼出,随即将迟施丢向冲来的车师兵,单飞道:“给他包扎一下。”

众车师兵这才醒悟,七手八脚的为迟施包扎止血。

单飞看出班老爹的询问之意,踱到班老爹身旁,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刺客和巫师可能是一路的。”

班老爹失声道:“这……真的?怎么可能?”他实在不知道单飞如何做出的这个判断。

单飞扭头又向城墙的方向望了眼,喃喃道:“没什么不可能的。”

他和那刺客对望一眼后就坠入恍惚,如今却早已清醒过来——刺客的一双眼绝对是经过训练,如同***催眠大师般。听楼总管和楼兰公主说,巫师的一双眼不也很是怪异?这些人显然都会精神控制。如此想来,刺客就有可能是被巫师派遣!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