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2节 意外的伏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2节 意外的伏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雪渐消,众人向西过了蒲昌海后。沙尘的尽头,楼兰城廓已现。有着多情的孔雀河环绕,楼兰古城在初春的阳光下已展现出盎然的生机。

单飞望着地平线尽头浮起的城池时,神色微有感慨。

这本是被后人称作东方庞贝城的地方,他那个时代看到的不过是沙下遗址,却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见到这座城池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

众商贾见状,亦都振奋起来。

在马贼突袭的那晚后,这些人本以为前途险恶,班老爹也是明显的加强了戒备,每日均是派出精骑四向巡哨,没有一日懈担不想一路很是风平浪静,居然再无马贼前来。等见到楼兰城池不远,旁的商旅从四面八方如溪流般开始汇聚时,所有人均是舒了一口长气,展露出笑容。

“这些日子倒真的平静。”单飞喃喃道。

班老爹正在他的身侧,闻言道:“班氏在这里毕竟还有点声望,若非不开眼的马贼,本不会来偷袭我等。”似不经意的四下望去,班老爹压低声音道:“单兄弟,他们若真是如你所言刻意算计我们,只怕入城之时就是他们动手的时候。”

单飞点头不待多说什么,前方突然尘土高起,有百来骑呼啸声中向这个方向冲来。

众商人稍有放松的心弦立即绷紧起来,搞不懂在楼兰城的附近为何会有马贼这般肆无忌惮的来劫?

班氏子弟不用班老爹吩咐,早有精壮汉子分两侧闪出,亮出雪亮的钢刀,而装货的大车很快形成巧妙的障碍,提防对方径直冲击。

前方那骑队本是气势汹汹的前来,但见商队隐藏的反击力道着实不容轻辱,很快就放缓了速度,在半箭之地外停了下来。

班老爹目光微闪,低声道:“奇怪,好像是车师的人马。”

单飞这几日来倒没少向班老爹请教西域的形势,这本是他的优点——从来不会停止主动学习和吸纳。班老爹对此自然是知无不言、耐心的解释。单飞如今已知道西域大多国家是在塔里木盆地之内,境内又有南北道之分。

从楼兰顺塔里木南方的昆仑山北西行,可至南道诸国,有莎车、于阗两国为大,经莎车过葱岭就能到达大月氏盘踞的地方,亦就是要接近阿富汗的地域——古时贵霜、安息等帝国的雄踞之地。如果走天山脊脉形成的北道,诸国则以疏勒为大,过葱岭就能到了大宛、康居等国度。

西域南北两道本是汉室通行西域,和大秦、安息、贵霜等帝国通商的要道。当年的班超不但是军事奇才,还很有经商头脑,他可能想要搞个亚欧联盟什么的,甚至曾派部将甘英出使过大秦帝国——也就是后人熟知的罗马,甘英到达波斯湾后回转。

当年班超将南北两道的诸国悉数平定,打通了交流之道,因此南北道的国度和汉室素有交情。车师却是在楼兰东北,很近匈奴。

匈奴在多年前曾经南北***,势力已是大不如前,但匈奴毕竟还是很有两把刷子,不然也不会被霍去病驱逐到欧洲后反建成伟业。车师素来有抱大腿的传统,汉室颓唐,车师难免又和匈奴搞三搞四的不清不楚……

脑海中闪过班老爹叙说的这些资料,单飞倒是不动声色,低声道:“暂不知他们的用意,静观其变就好。”

班老爹暗叫惭愧,心道单兄弟年纪不大,经验却老,这种山崩于前色不变的本事不知如何学得。

前方车师骑兵已有一黑须将领叫道:“可是班营的商队?车师王子驾到1西域诸国被东西方文化浸染,很多人都能使用中原语言,不过就是发音有些僵硬,听起来古里古怪。那将喝起来倒是颇具气势,但车师二字出口,倒和吃屎仿佛。

班老爹带着十数个班氏子弟出了商队。他本叫班营,班氏子弟都叫其老爹,西域熟知他的商贾都客气的叫声班头儿,对方直呼其名,显然对他不算恭敬。

班老爹暗自皱眉,还能耐着性子沉声道:“不知王子有何见教?”

众车师兵众星捧月般围着个满是络腮胡子的王子。那王子看起来比王爷都要老迈,尖着嗓子道:“见教不敢当,就是想请你进城一叙。这面请吧。”

那王子话音一落,已有兵士策马前来,就要将班老爹夹在其中。

班氏子弟如何肯让?柱子等人霍然上前挡在班老爹的前方,冷声道:“这就是王子请人的方式?”

要知道当年班超纵横西域,已是王上王的存在,各国君主对其都是毕恭毕敬。班超虽死,但班氏却早见惯了场面,暗想你一个车师王子能如何,这般作为,莫非要绑架班老爹不成?

局面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那王子略有沉脸,转瞬哈哈大笑起来,“都说班氏骁勇非常,今日一见倒是名不虚传。都散开了。”

他亲自策马到了班老爹近前,微笑道:“班头儿见外了,本王子这次是有求而来。”

班老爹见其目光闪烁,如何看不出此人在打着算盘?心中冷笑,班老爹暗想你有求而来都像来干掉老夫,你若是不求,多半就是一刀砍来了?

笑容浮起,班老爹暗自戒备道:“王子说笑了,老夫何德何能,可以帮助王子?”

车师王子哈哈笑道:“班头儿才会说笑,本王子若非知道你有能力,如何会纡尊降贵的前来请你?”

单飞听了暗自叹气,心道班老丈是有能力,不过你这个王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值得怀疑。降贵纡尊都是别人来赞美的说辞,你这个王子自己赞美自己倒也下得去嘴。

班老爹似早熟知这王子的风范,只是道:“老夫实在不敢当。”

“你敢当敢当的。”

车师王子见柱子等人在班老爹的吩咐下退开,居然策马到了班老爹身旁道:“班头儿,请1

你不请我也要入城的。

班老爹一时算不准这王子的用意,和车师王子并辔前行。车师兵不再嚣张,勒马相候等商队通过后尾随其后。

单飞知道这帮人看似恭敬,实则是在押着他们入城。班老爹亦是看出这点,不由向单飞望了眼,见其镇定自若,亦是镇静下来。

楼兰城本是汉武帝时进攻西域的前哨,城池建设极具中原的色彩。如今的城池为粘土夯实,四面均有城门,东西城门设有抵御外敌的瓮城。

班老爹多次出入楼兰城,自然明白楼兰城的扼要所在。眼见要入瓮城,他心中略有不安,因为知道瓮城顾名思义,一入其中就如进入瓮中,若被人四面居高放箭,实则处于极为不利的局面。

瞥向车师王子,班老爹心道你若是算计老夫,老夫难免拉你垫背。暗自凝气,班老爹盘算着和车师王子的距离,故作漫不经心道:“对了,还不知道王子要求老夫什么?”

车师王子笑道:“班头儿难道没听过楼兰国主的公主一事?”

班老爹心中微凛。

他知道这个车师王子叫作迟施,是个蠢起来连自己都卖的人物,因此对其并不畏惧,他担忧的却是此人会不会受人驱使当***来用。听车师王子蓦地提及楼兰公主,班老爹难免心中画魂。

故作平静,班老爹反问道:“楼兰公主怎么了?”

车师王子难掩诧异之意,“楼兰公主不是要招亲吗?”

单飞就在不远处跟随,闻言不由上下打量着车师王子。他才发现这小子虽长得黯淡,穿的却很是耀眼,浑身哪里都有点金子、珠玉点缀,看起来倒像是要准备入殓一样。

“王子也有意迎娶楼兰公主?”班老爹有点明白过来。

车师王子心道都说班营老奸巨猾,在西域算个人物,如今看来怎么远不如我?听班老爹这般说,车师王子皱眉道:“我自然是为了此事,不然何苦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

班老爹半晌才道:“那倒要祝王子心想事成了。”他早清楚楼兰选婿是个幌子,感觉楼兰王放出这个消息不仅仅是掩盖楼兰公主消失的事情,极可能还包藏着别的心思。不过这些想法,他只会对单飞说,至于车师王子是死是活,只能自求多福了。

车师王子眉开眼笑道:“班头儿终于说了句明白话,但你不但要祝我,还要帮我才行。”压低了声音,车师王子故作秘闻道:“在西域又有哪个不知道班头儿在楼兰王面前说话极具份量……有你帮手……”

他说话间,不由向班老爹又靠近几分。

班老爹扯淡的功夫,却留意到众人已入瓮城。瓮城四面防范的兵士如寻常般似没有什么增加。不过暗中是否有人埋伏,班老爹倒是看不出来。眼见车师王子靠前,班老爹如何会放弃这等机会,凑近车师王子低声道:“王子这般器重,老夫倒是受宠若惊。不知王子可否知晓公主招亲的一个天大的秘密?”

车师王子闻言,不由双目放光,急声道:“什么秘密?”他话才将将落地时,班老爹目光微凛,倏然向前方瓮城的城墙上望去。

单飞更早警觉。

有人蓦地从城墙闪出,穿着的是楼兰兵士的甲胄,竟从城头跃下喝道:“迟施受死1那人喝声未出时,早就弯弓搭箭的一箭射来,却中车师王子的肩头。

有鲜血飞溅。

车师王子一声惨叫向马下落去。

这是什么情况?

单飞、班老爹相顾讶然,他们一路盘算,早氖侄闻趟阈砭茫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