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41 由明转暗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41 由明转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内鬼!

班老爹一听单飞所言,怎不知道单飞在提醒什么。那些马贼一来就径直以火箭焚烧了公主的帐篷,显然早知道公主的藏身之地。

马贼没有千里眼和顺风耳,绝不会事先肯定楼兰公主的藏身之所,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将这件事泄漏给了马贼!

就算单飞没有提醒,班老爹其实亦有这种感觉,不过他不认为班氏子弟会被人收买,那剩下的可能就是敌人知道他藏匿了公主,以行商之名混入了商队,暗中观察到公主的藏身所在。

脸色发青,班老爹低声道:“单兄弟,老夫对内鬼一事会暗自处理。”

单飞见班老爹一点就通,微笑道:“如此再好不过。这内鬼不见得有太大的本事,不然当初在马贼杀进来后,说不定就跳了出来。”

班老爹咬牙道:“要是没有单兄弟及时帮手,马贼缠住了我,他们又是杀我等一个措手不及,等真的擒住公主形势逆转后,内鬼说不定就已出手。老夫若是查出是哪个,不将其斩成八块,誓不为人1

单飞沉默。

班老爹对单飞已然心服口服,他本以为单飞是个奇人异士,暗想若要为楼兰讨回公道,得单飞这般人物相助无疑是极大的利好。等听单飞寥寥数语尽点在关键所在,班老爹早将希望放在单飞的身上。

“单兄弟,若依你之见,我等应如何解决楼兰的这个难题?”

见单飞不语,班老爹苦笑道:“单兄弟,老夫知道这件事极为凶险,你若不想参与,老夫亦不能勉强。”

单飞突然道:“楼总管和公主有暇的话,我可否找他们略有商谈?”

班老爹知道单飞这般说,已有帮手的打算,不由大喜道:“单兄弟,他们自然有空。”一拍胸膛,班老爹感激道:“以后单兄弟若有什么需求,班氏赴汤蹈火亦是绝不推辞。”

入夜。

单飞在班老爹的陪同下进入楼兰公主的帐篷,才是掀开帐帘时,那身材窈窕的女子早就迎了上来,盈盈一礼道:“多谢单英雄出手相助。”

她还在蒙着面纱,一双妙眼看着单飞时很是感激,亦带着好奇。

楼总管躺在角落处挣扎要起,却被单飞止住道:“公主和总管不必多礼,我来这里就是想问问那巫姓巫师的情况。”

单飞已发现一件事情,只要他去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和他自身有关的。他以前一直想要抽身事外,如今却知道绝无可能,既然如此,他索性要将楼兰的事情查个清楚。

楼兰公主和楼总管显然听过班老爹的叙说,对单飞亦是信任。楼兰公主轻声道:“我等对其所知亦少,我曾见过巫师两面。不知为何,每次看到他的一双碧眼时,就觉得很是诡异,都会心中很不舒服。”

单飞心中微震,“他有一双碧眼?他是个老者?”

“不是。他是个中年男子。”楼兰公主眸中满是不解道:“单英雄为何这般询问?”

单飞摇摇头道:“你说下去。”

他一听到碧眼男子,第一个念头就是此人是孙钟。可一听楼兰公主否认,他已知道自己猜测有误。

西域在中亚和中原之间,两千年后,根据考证分析沙漠墓葬下的干尸,楼兰的很多原住民更像是从印度、中亚甚至波斯湾那面迁徙过来,因此西域有碧眼特征的人绝不少见。

楼兰公主微有犹豫,“我对其甚至不敢多看,楼总管,你可知道更多?”

楼总管躺在地毯上略有坐起道:“我对此人也是无法说及更多,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此人。这人初次入宫求见时,自称姓巫,就叫做巫师,而且就是个巫师。”

单飞暗想人如其名的多了,但人如其职的倒真不多见。这人如此介绍绝对让楼总管有些蒙圈。

楼总管眉头紧皱道:“我恪守楼兰禁巫的规定,将巫师挡在宫外。他对我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后就转身离去。不想翌日后,楼兰王竟找我前来,让我请巫师入宫,完全不听我的建言。等那巫师入宫后,楼兰王就入魔一般整日和他守在一起,甚至荒废了朝政。”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西方政教一体,教皇之类素来有着绝对的权威,亦导致巫术极为横行,才有无数有关巫术的事件流传,巫人甚至因此干政。那巫姓巫师倒是很有西方巫师的特质,看起来亦很有蛊惑的手段。

楼总管继续道:“公主方才说的不错,我每次看到巫师、望见他的双眼时,亦是极不舒服。他那双眼睛好像如同一潭碧绿死水般,在人望去时,好像随时都有水鬼要窜出来拉你入内。”

楼兰公主娇躯微颤,很以楼总管所言为然。

单飞心中微动,他方才本以为楼兰公主是畏惧之语,但听楼总管这么说,却想到这个巫师会不会点精神控制?

他知道巫师这种从业人士多是自称能和苍天鬼神交流,除去有心欺骗的不说,史上倒真的有很多有奇异通灵的巫师,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有着强大的精神力。

精神力这种说法听起来虚妄,但单飞却知道每人的精神力绝对不同。若非如此,也不会有人只言数语就能蛊惑人来***,亦不会有很多浑浑噩噩的人被人几句话就弄进了火坑。

很多人都说被骗时如同鬼上身般,实际上应是这些人的精神力极弱,这才会被外部环境轻易的影响。

单飞沉吟不语,却没留意楼总管和楼兰公主看着他时,均带着敬畏之意,因为这二人都发现这年轻人沉稳的让人难以想像。

“我内心感觉不妙,自然开始留意巫师的举动。”楼总管接着道:“可巫师还没有举动时,楼兰王有一日突然召集了水曹和罗布泊左近的屯兵都尉议事。”

怕单飞对楼兰国的国情不解,楼总管解释道:“多年前,汉室曾在楼兰国屯田修渠,水曹主要掌管水利一事。”

单飞微微点头,他对这个倒不陌生。因为他知道汉武帝时曾对西域各国用兵,甚至远征到葱岭外的月氏、大宛。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西域这种地方用兵、粮食更是重中之重,汉武帝就是因此将供粮前哨放在楼兰,也直接的促进了楼兰屯田耕种技术的发展。

“楼兰王找水曹和屯兵校尉做什么?”单飞问道。

楼总管摇摇头道:“没人知晓。”暗自苦笑,楼总管解释道:“因为水曹和屯兵校尉不等下朝,已被楼兰王斩杀。”

单飞心中微惊。

楼总管苦涩道:“据我推测,楼兰王或许在巫师的蛊惑下准备对别国用兵?这才召集水曹和屯兵校尉商议粮草一事?他们所言不符楼兰王的心意,这才被楼兰王斩杀?”

“那事后有人重任水曹和屯兵校尉一职了吗?”单飞反问道,见楼总管摇头,单飞亦摇头道:“楼兰王若是要用兵,就不会斩了这两人再不设立。”

楼总管微怔,这才发现眼前这年轻人的思维着实缜密,判断亦是让人叹服。他一直苦思楼兰王倒行逆施的原因,但听单飞此言,才发现其中的更多蹊跷。

“之后呢?”单飞又问。

楼总管接着道:“随后楼兰王又找了不少朝臣议事,但那些朝臣不等下朝,就被楼兰王下令斩杀,如此一来,朝中自然人心惶惶,我见状不对,屡次请见楼兰王,却发现宫中禁卫都是换了陌生的脸孔,根本不让我入内。我心知不好,感觉楼兰王被巫师控制,公主亦是发现异样,因为楼兰王连她这个女儿都不见,公主这才找我商议。”

单飞向楼兰公主望了眼,见其缓缓点头示意楼总管所言无差。

楼总管苦涩道:“我等本待率手下硬闯宫中去救楼兰王,但随即被人趁夜偷袭,死伤大半。我见状不妙,在手下的护卫下带公主逃出泥城,然后一路奔向玉门关,剩下的事情,单英雄也应知晓了。”

单飞见楼总管很是茫然的样子,知道这汉子亦是极为困惑。略有沉吟,单飞终道:“不知道你等是否能听我的一点建议?”

帐中三人异口同声道:“请讲。”

单飞思索道:“从你等所言看来,楼兰王似被巫师控制,因为你等均不信楼兰王会做出此事。”

楼总管和公主齐声道:“正是。”

“我虽未见过巫师,但从你等的描述、再加上不久前的马贼来袭,可想而知巫师此人极为老辣,算计亦是精准。你等前往楼兰招募勇士前往泥城的计划,只怕亦落在他的算计中。”单飞皱眉道。

公主和楼总管面面相觑,公主低声道:“无论如何,我总要去帮父皇。”

班老爹一旁圆场道:“单兄弟不是不帮,而是在想旁的方法。”

楼兰公主的眸光不由落在单飞的身上,不解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单飞笑道:“依我来看,你们必须消失才行。”

“什么?”楼总管和公主均是困惑道。

“你们这般前往,就是被人当作击杀的靶子。我等在明,难免处处被动,就算找到些勇士,对抗王命也更像是以卵击石。”

单飞解释道:“但你等若是消失后,巫师就没有了攻击的靶子,那时候我们由明转暗,却是活络了许多。楼兰王若无缘由,应不会对班老丈下手。”

班老爹目光一亮,“不错,楼兰王若冒然对班氏动手的话,只***姓均会站在我们这边。他们眼下只会利用马贼对我等出手。”

单飞点头道:“不错。既然如此,我们眼下不需要去送命。只要无人确定公主在我们这里,我们还不用撕破脸皮动手。有班老爹的人脉,到楼兰后反能以静制动。只有尽快查明巫师的目的、攻击他的弱点,我等才会有扭转局面的机会。”.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