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38节 力挽狂澜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8节 力挽狂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表面平静,但见到这般残酷的厮杀时,内心也不免为大漠中的生存规则震颤。这里或许少了些中原的奇诡权术,却更多了物竞天择的冷血。

无论马贼还是护商的班氏在这种局面下,根本不存在任何商谈的可能,能活下来才有机会去说更多。

马贼颇具心机,班氏却是更有防范。在班氏这般猛烈的还击下,竟还有数十马贼蓦地弃马冲入商队,实在让单飞都有些意料不到——马贼本以马为生,这些人未能一鼓作气杀败商队,反倒弃马杀进商队,如斯决断亦显不成不归的勇气。

班老爹目光更冷,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稳坐未动!

那数十马贼一过班氏精勇的拦截,呼哨声中霍然向沙丘处聚拢的商贾奔去。

班氏久经阵仗,不然亦不会在商队外的沙中埋伏。知晓马贼有着沙漠狼群的狡诈,他们算不准马贼何时、会从哪里冲来,但他们时刻都在准备着迎战,亦在四面均有防范。

不过班氏如此分配,外围的兵力已占人手的大半。

马贼这般本是攻其不备,可方才灭沙的那些班氏子弟却在灭掉火光之际转瞬拔出了钢刀,正迎上冲来的马贼。

商贾交钱入队,他们班氏就有保全的职责,绝不会让马贼冲来伤到了商贾。若是有人因此损伤,班氏以后如何有颜面再立足西域?

呼哨连连中……冲入的马贼倏然变成三队,一队目标仍是沙丘的商人,另外有七人组成一队,霍然向班老爹冲来,同时还有十数黑衣人弯弓搭箭间,箭头有火光立燃,齐齐的射向班老爹帐篷旁数丈外伫立的一个帐篷。

帐篷立燃!

单飞心中微跳,他一见马贼这般作为,已感觉马贼的真正目标不见得是此间的财货,而是班老爹身后不远的这个帐篷。

班老爹如此冷静,并不全是为了稳定班氏子弟的信心,亦有保护那个帐篷的可能!

火箭出,班老爹霍然站起,神色更寒。

柱子和两个汉子见有七人纵高滚低的杀来,几乎毫不犹豫的纵身迎去。

空中血红。

冲来的七人一人毙命,但柱子三人却已有两人挂彩。

班老爹微微吸气,心中凛然。

他知道柱子看似心粗,但和其余的两个汉子已算班氏子弟中一流的好手,这三人联手,对付数十个马贼都不是问题,可面对那七人杀来,已方虽杀了一人,居然有两人挂彩?

这帮马贼恁地如此强悍?

班老爹虽是心惊,但他本是遇挫更勇的人物,霍然丢了酒囊,分开了身着的大氅。他身穿的大氅2颇有些蔽旧,可左右两侧的衣内却是寒光闪闪,赫然插着两排亮闪闪的飞刀。

纵高滚低的六人一见,有一人纵向了单飞,另外五人翻掌亮出小小的护心盾。

缠住班老爹!

这帮人显然是有备而来,更知道班老爹实为班氏的主心骨,他们若是能杀死班老爹,就可说成功了一半,只要那十数个射箭的同伴再抓住起火帐篷内的人,他们可说是***。

那射出火箭的十数个黑衣人几乎在羽箭飞出时、冲近了燃火的帐篷。

剩下的六人知道他们只需撑上一刻。

一刻足矣。

他们亦震慑班老爹的威名,知道其飞刀的犀利,明白这老者虽老、却着实有着班家人不屈的铮铮铁骨。

就算杀不了班老爹,只要能缠住班老爹,剩下的人手擒住帐篷内的人,他们虽是折损了不少人手马匹,但还是完全值得。

他们知晓班氏反击的强硬,算准了这些牺牲,唯独没有想到班老爹身边有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分出一人对付那年轻人,对他们而言已是高看之举,因为分出的那人就算面对班氏最精锐的子弟只怕亦不逊色。

夜色暗。

帐篷燃。

班老爹出手!

有六点寒光不分先后的射向那纵高窜低的六人,亦包括向单飞冲去的那个。六人中有一人喉间喷血,他虽用小盾护住了胸口要害,却不想班老爹瞄准的是他的咽喉。

一刀封喉!

还有三把飞刀落空,一刀割伤了一人的大腿、一刀正中另外一人的肩头。

班老爹射出飞刀时身形急滚,因为那一刻亦有无数暗器同时从那几人手上如冰雹般的挥出、正砸在他的落身之地。

“单兄弟,躲1班老爹眼睁睁的看着那被他割伤大腿的马贼已到了单飞的身前,单飞居然还是安然不动,班老爹不由骇然。

天地突亮!

有怒吼声中从燃烧的帐内传了出来。

马贼分出七人对付班老爹时,那十数射箭的黑衣人中已有接近帐篷之人。不顾熊熊大火,那人本要冲进帐篷,却不想帐中蓦地飞出一道凌厉的刀光。

刀光过,人两分,鲜血带着内脏洒向了黑暗,帐篷轰然坍塌。

那十数人霍然止步,弯弓、对准了帐中现出的一手持长刀的壮汉。壮汉身后正立着数个蒙面女子,更挡在一身材窈窕的女子身前。

众人心中大喜,已知道消息不错。他们只要再解决这卫护的壮汉,擒住那最后的女子,就算大功告成。

壮汉手持长刀,悲愤的脸上已有了无奈之色。

“公主,走1壮汉横刀。他无论离去或者对杀,均是轻而易举,奈何他却根本不能离开保护之人的身侧。

弓弦急绞。

熊熊火光热不了箭矢锋芒的杀意凝结。

一切发生在石火电光的那一刻,那些挽弓之人只想着解决前方的壮汉,却没有人留意冲到单飞身前的那个马贼突然跌落。

一根竹筷先一步洞穿那马贼的额头!

那马贼半空跌落时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那弹出一根筷子的年轻人,不信这年轻人轻而易举的弹指就用根竹筷洞穿了他坚硬的头骨。

这是什么本事?那马贼做梦也没有想过。

单飞出手——在向他冲来的那个马贼被班老爹伤了大腿后终于出手。他不想这种时候,班老爹还为他射出了一刀。

心中叹息,单飞弹指间就解决了一个马贼,用另外一根筷子刺入了火堆,挑起根燃着的柴禾,单飞再是一敲,手轻挥。

暗夜中不经意的挥手,快捷难言。

冲来的七个马贼一个被柱子他们三人所杀,另外一人被班老爹飞刀封喉,第三个被单飞竹筷击毙,如今还有四个。

有点点星火倏然射到最后四个马贼的眼前。

星火未如刀,却正中马贼的眼眸,那四个马贼本是全力的对付班老爹,哪想到会有奇袭突至。

四人不由捂眼。

那本是条件反射的反应,无论哪个眼眸受伤都会有那般动作,但那几个马贼在捂住眼眸的同时立即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在全力的纠缠班老爹,就不能有丝毫大意。没有人能在班老爹的飞刀下闭眼,他们更不能。

身形急扭,四人中有聪明的人还待退却,却是不约而同的感觉到喉间一凉,仰天缓缓的倒了下来。

几人咽喉中均是中了一把飞刀!

班老爹四刀射杀眼前剩下的马贼后,飞快的掠了单飞一眼,却顾不得再说什么,双手急提,班老爹已抽出了仅剩的飞刀。

爆喝声起,班老爹厉喝道:“看刀1他对付马贼本不会用呼喝提醒,但他这时却不能不呼喝。

羽箭飞出,全部射向火中屹立的壮汉。壮汉舞刀,瞬间磕飞了七八只羽箭,却还是被一只射中肩头、另外一只插在腿上。

那壮汉也是刚硬,不过略有踉跄,顽强的挡在那几个女子的面前。

十数黑衣人一轮羽箭才出,第二只羽箭早搭在弓弦之上。这些人驰骋西域,绝对是少见的射手,各个精绝箭术,连珠箭法最为擅长。

再过两轮,不过数个弹指,他们绝对能将这壮汉射杀当常可第二轮羽箭才是搭上时,他们已听到了班老爹的怒吼。

同伴好像没有缠住班老爹?同伴呢?难道……

转念间,那些人有的不由向班老爹吼叫的方向看了眼,浑身已然冰凉。他们看到火堆旁的四个同伴仰天倒下,随即看到有寒光飞来。

十数把飞刀没有先后的向他们射来!

鲜血飞溅。

羽箭亦飞,但在射出时再没有第一轮的准头。

十数人瞬间倒下半数,有几人退后要逃,却还有两人极为强悍,竟在那间不容发的时刻躲避开班老爹的飞刀,两箭射出时还能腾空跃过那个挥刀的壮汉,急奔壮汉身后不远的几个女子。

班老爹大惊。

他连毙五人、再用剩余的飞刀杀了那十数人的半数,看着那两人腾空纵起向那几个女子冲去时,急摸衣内,才发现飞刀已然用荆

那几个女子眼见那两个马贼彪悍如鹰般的冲来,却是未闪,毅然的挡在保护的那女子的身前。

有刀扬,马贼出刀!

有血溅,那几个女子眸中均露出讶然之意。

不但是那些女子,远观的商贾、冲来的班氏子弟、空中挥刀的那两个马贼均是有了那一刻的震撼。

有两把飞刀同时射穿那两个马贼的背心,准确的贯出那二人的胸口,带着两道优美的血丝涂绘在黑色的夜幕上。

飞刀及远。

马贼麻袋般的跌落。

众人再顾不得去看毙命的马贼,不由均向飞刀射来的方向望去,却见到班老爹两手空空的凝立,难以置信的看着火堆前的那个少年。

单飞正拿着班老爹丢弃的酒囊,默然的喝了两口,除了手中的筷子不见外,似没有任何改变。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