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36节 班氏雄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6节 班氏雄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倒没想到班老爹会这般决定,见班老爹这般果断,他亦知道这老者绝不简单。虽没交费用,但他自信终究能够回馈班老爹,感谢道:“那多谢老丈。”

他加入了商队,不用半天对商队的组成多有了解。

班老爹在这个数百人的商队中有着绝对的威信,而他手下有着最少二百来号的人手,各个可说精悍能干。

有着这么一批汉子护卫,在如今这种地方,着实是股不容小瞧的实力,这也就怪不得有不少弱小的商群加入进来。

除班老爹所率的主队外,商队中最少有七八伙闲杂的商队,有一伙五个汉子组成的团体颇为显眼,为首那人脸上的一条刀疤示意其绝不好惹,对单飞总有看不顺眼的模样。

单飞只知道刀疤汉子叫做窦比,对于旁的倒不清楚,亦不想了解太多。

除了那汉子一伙外,旁的小商队或数人、或十数人,还有一队居然是数个蒙面女子组成。

单飞难免奇怪,暗想此道险恶,为何有女子跟随商队?不过都说好奇害死猫,他素来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班老爹多少破例的收留他,他却从不逾矩,更不去问东问西的故作熟络的反惹人讨厌。

在沙漠中行走远非旁道可比,在沙漠中行走一里甚至比在山路行走数里还要艰难。

快马绝难及远,行百里者半九十。

很多时候耐性和毅力更是重要,在沙漠尤其如此。班老爹所率的商队深知这个道理,不急不缓的在沙漠上向西行进,如斯数日。这一日,寒风冷吹,班老爹看着天空许久,行进了大半日就止住了商队,让众人扎起营寨休憩。

单飞不是天文学家,但从班老爹的脸色中却看出天气不太乐观。他跟着商队行进几日,倒感觉这商队行商居然和行军般秩序井然,班老爹对于沙漠的了解,也远比他单飞要多,既然如此,他就只需耐住性子,听真正的专家就好。

铅云更垂,单飞照例选择沙丘背风的地方休息。柱子走过来,对单飞已是难掩好奇之意。这几日柱子一直暗中观察着单飞,慢慢觉得这年轻人说的可能竟是真的。

这般旅途,就算久经风沙的他们都有疲惫之意,偏偏这年轻人始终是不急不躁的行进,在别人支起帐篷盖着厚毯度过寒夜的时候,只有这少年***在避风的地方一坐就是一夜。

班老爹曾请单飞随同他入帐篷休息,单飞看出柱子他们的戒备,摇头拒绝。

如斯一来,在柱子等人以为单飞会冻僵的时候,不想第二日晨起,所有人看到那年轻人如前日般若无其事的随队前行,均是有了惊异之意。

就连看起来准备找事的窦比见状,都是忍住了冲动。

这年轻人实在有着狼一般的隐忍和坚强。他说能从暴风雪中逃了出来,只怕不是虚言。

柱子身为西北的汉子,性格倒是真正的豪爽,看出单飞的奇异,柱子终于明白姜还是老的辣,班老爹从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走近单飞,柱子见其望来,多少客气道:“老爹请单朋友前往一叙,不知道单朋友可有空暇?”

单飞听出柱子的客气,微笑道:“长夜漫漫,正是无心睡眠。如此叨扰了。”

他跟随柱子到了一间帐篷前的篝火前,见火上煮着一锅热气腾腾的菜肴,班老爹正坐在火旁,见单飞前来,站起招呼道:“单兄弟,这边坐。”

柱子神色怪异。

他们当班老爹父亲般的称呼,班老爹却叫单飞兄弟,这个辈分怎么论的?

单飞倒是不以为意,知道真正看破的人物,反倒不会去理会虚妄的尊卑。缓缓坐到班老爹身边,单飞询问道:“不知老丈找我前来何事?”

班老爹摸着胡子,示意柱子拿个装酒的牛皮囊,先递给了单飞,哈哈笑道:“人老了,就喜欢唠叨,他们这些年轻人就怕老头子唠哕应不介意和我聊上几句?”

单飞接过酒囊喝了一口,再递回班老爹。班老爹倒是咕咚咚连喝了数口,放下酒囊道:“这种鬼天气,火和烈酒必不可少,不然非得冻僵了不可。”

上下看了单飞一眼,见其没有任何寒冷的意思,班老爹一挑大拇指道:“单兄弟这般抗寒,只怕是少有的内家好手。”

单飞微扬眉头。

他看出班老爹绝对会武,年轻的时候也应是一把好手,倒没想到班老爹对武功还会有内外之分。

勤练内息久了,单飞早知道内息的玄奥,亦知道内功绝非虚妄,人都是内壮外强,如今他再看那些肌肉梆子已是不足一哂。可这个年代好武的人多还看重兵刃、武力上,班老爹蓦地提及内家,显然对武学也有不凡的见识。

“班老爹说笑了。”道:“我只是比旁人抗冷一些罢了。”

班老爹大笑,递过一双筷子道:“没什么好菜招待,还望单兄弟不要介意。”

锅中炖菜正香,单飞微微嗅了下,微笑道:“能用价比黄金的胡椒炖菜招待,我已是受宠若惊了。”

一旁围火坐下的几个汉子都是一怔。

班老爹却是挑起大拇指道:“单兄弟非同常人,果然识货。”好客的主人最怕端出一壶好茶,客人却嫌茶水太烫。班老爹拿出最好的烈酒、用上等的胡椒炖肉待客,已是将单飞看作贵客般,柱子等人自然知晓,他们却不知道单飞如何能闻得出来。

“老丈过奖了。”单飞笑道:“我以前做过厨子的。”

班老爹怔住,半晌才道:“单兄弟说笑了。”他倒打破头也想不到单飞的确经营过酒楼,只以为单飞不想说出身份,本要试探的言语尽数咽了回去。

和单飞吃喝半晌,班老爹终于道:“如果单兄弟不是为了楼兰公主,那去楼兰做什么?”

单飞反问道:“一直还想请教老爹一句,你说的楼兰公主招亲究竟是怎么回事?”

班老爹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单兄弟难道没有听说,楼兰年前已传话西域各国,为年正韶华的公主寻找爱郎,西域三十六国的勇士只要未曾婚配均可前往,哪怕不是西域人士亦有机会中眩”

单飞略皱了下眉头,嚼着炖烂的羊肉问道:“老丈也准备试试?”

班老爹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夫的儿子都有了几个,这把年纪如何会有这般心思?”

单飞的目光不经意的从柱子几人的身上掠过。

班老爹看出他的意思,摇头道:“他们或许有点本事,西域亦不比中原,但西域奇人绝不少见,班家人是有心无力。我等这般提早前往楼兰,本是借机看看有没有‘旁的’机会。”

单飞头也不抬的吃肉,似没留意班老爹隐有暗指。

班老爹缓缓道:“单兄弟这般人物,却有极大中选的机会。”

柱子那帮汉子均是露出不服之意,单飞抬头笑道:“***楼兰本来是找最爱的人,却一定不是楼兰公主的。”

班老爹反倒一怔,“你去楼兰找个女人?”

“是个江东女子,老丈可曾见过?”单飞不报希望道。果如他所料,班老爹摇头道:“怎会有江东女子不远万里的前往楼兰?”

单飞笑而不答。

班老爹突然道:“单兄弟是个聪明人,难道不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单飞反问道。

班老爹看了单飞半晌才道:“老夫自认双眼未盲,知道如单兄弟这般的人物世上少有,既然如此,单兄弟在中原就不会默默无闻的,是不是?老夫对中原略有所知,以往却未听过单兄弟之名。”

单飞知道班老爹怀疑他隐瞒身份,亦知道他单飞的名声眼下绝传不到西域,轻声道:“似老丈这般人物,在世上恐怕亦不太多见,可我亦没听过老丈的名头。”

班老爹笑笑却不言语。

柱子一旁道:“你真的没听过班氏之名?你难道此生从未到过西域,竟不知道班氏……”

见班老爹挥手止住了柱子,单飞脑海中历史急闪,暗想在三国时期的正史、野史中好像并没有很有名的班姓人物,可听柱子这般说,班氏在西域显然不俗……

心中蓦地震颤,单飞失声道:“老丈莫非是班超的后人?”

他暗道自己糊涂,看这般人行兵打仗般的经商,他想到这些人训练有素,却忘记这本是家传的风范。

班老爹黝黑的一张脸被火光耀的乌黑发亮,“单兄弟认识……不,单兄弟听说过先祖?”他这么一说,无疑承认单飞说的不错。

单飞心中终有激荡,敬佩道:“久仰大名1

他如何会不知道班超?

东汉的班超,本是大汉极为让人钦佩的一代风流。

史载班超本东汉文臣,但一日投笔叹息道——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

这就是“投笔从戎”的典故。

别人换个职业最多不过是跳槽拿个高薪,班超弃文就武却造就东汉在西域最辉煌的三十一载。

从初到西域,率三十六个手下痛斩威慑楼兰的匈奴使者、说服楼兰投靠汉朝起,班超就开启了传奇的一生。

西域偏远,汉室所助条件有限,班超却以不多的人手先后说服楼兰、威慑于阗、平定疏勒,以夷制夷的联合乌孙,怒战莎车、车师、月氏等一帮不服汉室的众多附属匈奴的国度。

悉数平定!

以一介文人弃笔从戎却能傲啸西域、喋血万里,在西域的三十一载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封侯人物,单飞如何能不肃然起敬?

ps:书评区讨论的很好,大家看书都很仔细,我很高兴有你们的支持!谢谢大家!实体书下大概会在三四月出版,出版快慢取决上册***量,所以还请支持老墨的朋友们购买实体书上册,多谢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1:5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