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35节 组团去楼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5节 组团去楼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江南的雪儿尚带着丝柔弱,西北的大雪在寒风的劲吹下刮在脸上,却已如刀割般,但再大的雪终有止歇的那一刻,就如冬去了春来从不改变一样。

楼兰为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国都泥城,位于当代***的若羌左近。楼兰西近且末、精绝、于阗等国,东北望车师,西北通焉耆。在孔雀河的灌溉下,又为西域丝绸之路上最东的当道国,在中原益乱时,得益身处通商要道、难民的大量涌入,楼兰反倒益发繁华起来。

要去楼兰,先过玉门关。

唐王之涣一首凉州词中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已说尽了西北的荒凉寂寞,而楼兰还在玉门关的六百里之外,在中原人眼中,实则已是蛮荒国度。

丝绸之路听似繁盛,终究不比中原的繁华。此中行走之人不但要忍受天气的无常、沙漠的无情、更要面对大漠中的马匪、狼群和野兽的袭击,旅人可说九死一生下才能真正到了沙漠中的绿洲楼兰,因此行人历来都有结队前行的习惯。

天下熙攘,皆为名利。

古道行商凶险,然则无论从中原带去西域的财货,还是从西域带回中原的物资,就算寻常的货物都能身价数十倍的增长,若是珍稀之物,赚取的价值更可说难以估算,因此就算危险、就算明知或许一去不返,还有无数人亡命在这条遍是杀机、亦满是生机的古道中。

雪未消,却已有商队出了玉门关,踏上了前往楼兰的希望之旅。但在茫茫大漠中,人类哪怕自诩万物之灵,亦是显得异常渺校

天高云沉。

有只商队正在艰难的跋涉在荒漠中,蓦地有响哨连连,那出行的商队不用多说,早对外自动围成一圈,有大车形成如墙的阻挡,精壮的汉子挺起胸膛、亦亮出刀***守在最外,迎接着最为凶险的时刻。

领队的是个面色黝黑的老者。

那老者姓班,商队都尊称声班老爹。听到警哨传来的时候,班老爹不由眉头紧锁,新年才过,如今天寒地冷,雪还未消,若非急于赶赴楼兰,他亦不会这早出塞。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大漠的强盗若非穷凶极恶,却素少有这早出来打劫的习惯,可前方的探子示警,显然是遇到了什么怪事,却不知是什么?

不多时,前方有骑马的汉子急奔而来,那汉子身上肌肉虬结,看起来着实雄壮,只是看其长相,还是略显青涩。

班老爹不见远方高扬的尘土,暗想应没有大队的马贼前来,皱眉道:“柱子,怎么了?”

那叫柱子的青壮汉子神色惊奇,低声道:“老爹,前方有古怪,有个人向这个方向行来。”

班老爹轻叱道:“有人前来有什么稀奇?”他知道这条路上总有商旅,多少感觉柱子大惊小怪。

柱子低声道:“可他就是一个人,而且看起来比我还要年轻,又什么兵器都没带。”

班老爹再次皱起眉头来,举目向北方望了去。

柱子说的那个年轻人正向商队走来。

那年轻人看起来着实风尘仆仆,身着的平常的布衣很有些破烂,头发亦乱的如鸟窝般不加收拾。

年轻人很有落魄之意,唯独一双眼眸还是极为明亮,亮的如暗夜中的星星般。

不用柱子多说,班老爹也知道柱子为何惊奇了。

实际上,商队的每个人看那年轻人都和看怪物一样。如此茫茫荒漠,商队都是自感危机,却有人能独自行走在荒漠中,看起来没有奄奄一息还是颇有生机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

不过年轻人虽看似奇怪些,但神色和善,商队戒备的壮汉都是纷纷落了下刀***,微舒了一口气。

那年轻人径直到了商队前,目光略扫,已落在班老爹身上,微笑抱拳道:“老丈,在下不久前赶赴楼兰,却遇风雪无奈回转。不知道老丈的商队前往哪里?”

班老爹心中微惊,暗想这年轻人看似不大,着实比柱子老练太多,这年轻人不卑不亢,一眼就看出他是首脑人物,目光岂是等闲?

人老了,想的就多。

班老爹常年纵横西域,着实见过太多奇异的人物。眼前这人虽是年轻落魄,班老爹却没有任何怠慢之色,试探道:“据老夫所料,半月前这里倒应有些大风雪。”

那年轻人神色钦佩,苦笑道:“老丈说的不错,我在玉门关的时候也听向导这么说过。只是我一心赶往楼兰,这才匹马出关,哪想欲速难达,反迷失其中。今日看到老丈的商队,这才赶来求教。”

柱子喝道:“你要骗哪个?如果你真的遇到大风雪,如何能活下来?”

商队的众人亦是露出怀疑之色。

沙漠中气候难测,但这些人常年在丝绸之路上出没,对每月的天气变化多少了解。沙漠冬有奇寒、夏蒸酷热,新年左近和盛夏时分均不是好的行商时间。若非他们这次因事赶赴楼兰,本还要稍晚出关。要回转就要等夏前、若是错过夏时,再回转就要到秋季才好。

这年轻人说他半月前经历风雪,如今的沙漠奇寒难耐,看他的这般穿着,如何能在那种奇寒下捱下来?众人想到这点,都难免感觉这年轻人如此撒谎,必定是另有机心的接近商队。

不过众人还是齐望班老爹,等着他的决定。

班老爹打量了那年轻人良久才道:“阁下这般心急前往楼兰,也是为了楼兰公主招亲一事吗?”

年轻人稍怔,摇头道:“我倒不知此事,我是去找……一个朋友。”

说话间,年轻人不由想到孙尚香虽在江东长大,但以往身为晨雨时曾独闯昆仑,应该比我要聪明很多,她如今应该无恙吧?

年轻人正是单飞。

他从云梦泽出来后,买匹快马后径直从武关取道关中,然后沿凉州向西北进发,经张掖、酒泉、直到敦煌玉门。

一路可说千里迢迢,他饶是精力强悍,亦是多经风霜和歧途。到玉门关时,还是大雪满关时,他思念孙尚香,只想早日见到伊人,告诉她不用理会太多、你我并肩面对就好,伊人的事情,本来就是他单飞的事情!

守关的兵士听说单飞要出关,看单飞都觉得看疯子一样,差点将其关入大牢。幸好单飞入乡随俗,为人又是随和,轻易化解了常人难以处理的矛盾,和守城的官兵都能熟络起来。

他对班老爹所言均是实情。等积雪稍薄后,他没有在玉门关打听到伊人的消息,暗想孙尚香莫非早闯西域?

一念及此,他再也难耐,虽听向导说沙漠还会有落雪、奇险无比,但他稍备马匹和干粮清水,等个好日子后毅然出关。

他以前亦去过楼兰,但那是在两千年后,他亦是重要人物,凭借现代化的设施,倒不感觉沙漠的难缠。可在这极不方便的古代,他又缺乏向导,遇到暴风雪时,终于知道天地之威实在难以硬憾。

马儿冻死,他却仗着精绝深厚的内息抵抗风寒,以马肉为食,以雪为水的捱下来,却终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鲁莽。知晓不久后终有商队前来,他这才在耐心打磨内息时守候要道,终等到班老爹的商队,这才赶来相见。

他见到商队时暗自苦笑,将一切如实相告,看出众人的怀疑之色,单飞倒不奇怪,真诚道:“听老丈这么说,商队莫非去楼兰为了楼兰公主招亲一事?”

他知道楼兰兴盛,公主出嫁肯定要大肆铺张,眼前的这老丈如此说,多半是瞄准其中的利益。

班老爹感觉这年轻人颇能听音知意,略有沉吟道:“你被风雪迷路,这才想要和我等同往楼兰?”

单飞笑道:“正是。”

柱子急声道:“老爹,你真的信他胡说?他……”

班老爹一摆手,止住了柱子下文,含笑道:“好,多个朋友多条路,阁下若不嫌弃,我等不妨顺路同往。”

单飞微喜,伸手在怀中摸了下,微有尴尬之意,“还不知道老丈需费几何?”他知道这般商队多是有某个主要的势力主事,而小的商群为求安全,会交些保护费用加入进来。他不想破例,不过他经历那场风雪后,除了必要东西未落,金钱这些身外之物倒是不剩了。

班老爹见状,如何看不出单飞的窘迫,微笑道:“阁下既肯加入已是老夫的面子,老夫如何会收什么费用?”

他一言出,众人惊诧,更有几伙冷眼旁观的商旅露出了不满之意,他们都知道班老爹看似随和,实则在西域颇有威望,这才交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加入进来,哪想到班老爹对单飞会是一文不收,那些交了重金的人自然心有不满。

班老爹却是另有打算,或者因为经验、或许因为年轻人真诚的微笑,更多是因为他看到单飞衣衫多破、鞋底亦薄,着实是经过大风雪的模样……

身在这般境遇的年轻人,还能不卑不亢的谈笑风生,丝毫不见沮丧之情。只凭这份冷静和毅力,已让班老爹感觉值得相交。

这年轻人绝对有非常的本事。

一点行商费用换取这样的一个人入伙,旁人或许费解,但对于班老爹来说,却是值得一做的买卖!

ps:书友“芊千纤阡”在书评中对莲花和单飞的评论很赞。赞。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