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33节 再遇白莲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3节 再遇白莲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凝立良久,已知女修传人宿命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他伊始只以为有曹棺这黑手推动一切,可一步步的走下来,他才意识到命运让他来到这里,他如果不想屈服在命运之下的话,就一定要做个彻底的解决。

他不能再忽视女修。

或许这就是命。

孙尚香既然身为女修的传人,有意无意的都会被女修推动;他既然已是单家的传人,如何能躲避单家传下来的使命?

无论他怎么盘算,但在桃花林中开个包子铺前,他一定要击破这个轮转!

没有悲哀,单飞那一刻有的只是镇定,微笑道:“我猜的。”过去握住孙策的手,单飞轻声道:“孙兄,你我都对尚香很是关怀,这点不容置疑。”

孙策倒有点受宠若惊,心道你要是这么说,应该叫我一声舅哥才对,叫什么孙兄还是太过见外了。用力的点头,孙策问道:“你要说什么?”

“尚香去楼兰做什么?”单飞询问道。

孙策苦涩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骗你。”他差点开始对天发誓。

单飞盯着孙策道:“但你总会有点儿猜测的?”

孙策点头道:“我猜测她去楼兰好像是因为你,因为她让我转告你——你不用找她,但她去过楼兰后,却一定会回来找你。她请你等她。你一定会……等她……对不对?”

单飞唯有苦笑。

他一听葛夫人提及白莲花的赌约就已明白、这赌约对孙尚香如同一根刺般,以伊人要强的性格,无论孙尚香是否知道自己是晨雨,定要亲手解决这个问题。

心弦急颤,单飞突然面红耳赤。

孙策见状急声问道:“怎么了?尚香有危险?”

单飞那一刻却想到曾经发生的一幕——不久前流年让天地全变,孙尚香消失不见后随即回到身边说过她回来了。

当时他就以为孙尚香恢复了晨雨的记忆,可随后孙尚香岔开了这个问题,他只以为是他猜错,可孙尚香很快就说——你放心,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

孙尚香竟知道他和晨雨说过的话!

而在他适才进入云梦秘地之前,孙尚香更是对他说过——单飞,我们既然承诺了,就不会改变。

伊人说的不是她和孙策对黄祖的承诺,而是晨雨和单飞之间的承诺?!

单飞脑海中往事连闪,差点拍碎自己的脑壳,这不经意的几句话都是孙尚香向他暗示她已记得往事!

伊人没有明说,或许是因为女修的影响、亦或许是骨子里的自尊,伊人不想再牵连他,这才要独立解决?

见孙策握着他的手有些僵硬,单飞皱眉道:“危险会有的。”感觉到孙策的担忧,单飞安慰道:“但我亦会立即赶赴楼兰。孙兄,你放心,我会照顾尚香。”他说完转身要走,孙策突然道:“单兄弟……”见单飞不解望来,孙策迟疑道:“尚香适才还问我是否知道家祖的事情。可我对家祖所知寥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这些?”

单飞早感觉孙钟在幕后推动着什么,也知道孙尚香对孙钟亦有怀疑,这才想要查明此事。点头示意知晓后,单飞大踏步的离去。

孙策看着单飞背影半晌,扭头望向了周瑜。

周瑜始终默然,见状道:“大哥,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孙策缓缓握住了周瑜的双手,感慨道:“公瑾,我知道你若知道我到了云梦泽,定会赶来和我相会。也多亏你及时赶来救了那些人,我等总算帮了单兄弟。”

周瑜微笑道:“大哥何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我进入云梦泽后亦是不知从何下手,见到阎行那些人鬼鬼祟祟的忍不住跟过去,却发现他们看守着葛夫人、荀攸等人。阎行乃西北悍将,不知为何如惊弓之鸟般,被我轻易的吓走,之后的事情,倒不用我多说了。”

孙策轻声道:“我知道你赶来后定当问我以后的计划,甚至赶来之前,你亦有了计划。”

周瑜英气勃勃的眉头略有扬起,“大哥倒是深知我心。我听到大哥死而复生一事着实欣喜,想当年你我意气张扬,联手纵横江东十年,何等快意?自从你去后,我始终谨记你的吩咐,观天下之势而动,抓紧夯实孙家在江东的根基,你既然复出……”

凝望孙策,周瑜目光咄咄道:“当年你去见袁术时我就说过——你成行后,我助你完成大志;你若死了,我为你报仇。这个承诺此生不变,大哥想做什么,小弟自然跟随。”

孙策默然片刻才道:“我征战江东十年间一心想的事情只是平定天下,完成家父未能完成的大志,可如今……”他没有说下去,实则是不忍辜负兄弟的意气。

“大哥亦要去楼兰?”周瑜扬眉道。

孙策缓缓垂下头来,低声道:“公瑾,这些年我负亲人实多,尚香为我这个大哥出生入死,眼下单飞都知道她会赴险赶去帮手,我这个做大哥的如何会装作不见?”

周瑜神色感慨,却是哈哈笑道:“大哥为亲人之故前往楼兰,我如何会拦?大哥未免将兄弟看得太不近人情一些,只是……”他有些迟疑道:“我在江东却难以……”

“你不能离开江东。”孙策按住周瑜的肩头,“江东还要辛苦你。”他见周瑜点头,亦知道如此兄弟就不用废话,感喟道:“本想和你痛饮一场,可一切还要我从楼兰回转再说1

周瑜并不拦阻,蓦地记起一事道:“大哥,你的事情可对大嫂说及?”

孙策身躯微有僵硬,垂头道:“这件事我自来处理。”

周瑜略有奇怪,听孙策这么说,他倒不好过多的询问,提醒道:“大哥,对于云梦之间的纠葛我不算清楚,不过楼兰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西**遂和西域很有纠葛。阎行又暗中囚禁了葛夫人等人……”

“夜星沉看来和阎行很是熟悉,在西北就一定会利用韩遂的力量。夜星沉看似孑然一身,实则对人性的弱点***极为谙熟。天下熙攘,多为名利,要挑动西北那些野蛮人的冲突更是简单。”孙策谨慎道:“我不会怠慢此事。”

周瑜放心道:“大哥这么说,我再没什么担心。你一切小心,兄弟等你回来1

二人轻轻击掌,一切尽在不言中。

孙策再不多说什么,转身尾随单飞的方向离去。周瑜凝望到孙策的身影不见,这才伸手轻轻粘住片寒风吹起的枯叶,轻声道:“冬风吹冷江南叶,燕子归来春徘徊。不想不经意已过了许多年,大哥,你再回来时,只怕又要许久了。”

他知楼兰路远,这一去一回间都要耗时甚久,更何况孙策要面对极大的险恶。心中担忧,但他知孙策既然决定、做兄弟的只要鼓励就好,至于成败倒是难以考虑许多,可想到和孙策一别再见不知何日,周瑜难免心中惆怅。

不知哪里有琴声铮铮的轻响传来,给这寥落死寂的云梦泽带来几许燕子归来时春的期盼。

周瑜略有扬眉,喃喃道:“玄鸟?此间竟有人能弹奏上古之曲,却不知是何等人物?”

×××

单飞离开孙策、周瑜后,径直奔向西北的方向。他知世间沧海桑田都变,如今的地理和他那个时代大有不同,要去楼兰极不方便。

但他知道楼兰地处西北,孙尚香要去楼兰,亦会取道西北。林中奔行,单飞还不忘记留意四周的动静,可半天并无收获,他终于微有叹气,知道孙尚香既然决定独自面对此事,如何会给他留什么线索?

微慢脚步,单飞暗想出了云梦泽后买匹快马经武关、潼关都可取道关中,从关中再走甘肃向***的路线迟早能到楼兰。

他那个时代,这般路途都是千里迢迢,这个年代着实算是漫长的旅途。单飞微有吸气,虽很有疲惫,但内息流转间精神已然振作,可精神稍醒时他已霍然转身。

身后有人!

他只留意前方的动静,略有凝神之际已发现有人跟在他的身后。才待道破,单飞蓦地收声,因为那人已缓缓的从树后走了出来。

天阴沉。那人闪出时,云梦泽中都有了明丽的鲜艳。

那人竟是白莲花!

单飞怔祝

白莲花看着单飞时,神情微有犹豫,不过她还是缓缓走到单飞的身前,见单飞并无言语,本要伸手握住单飞的手掌,白莲花却是翻手变出个竹筒般的东西。

那东西黑黝黝的似铁非铁,上面不时流转着几丝光华,看起来和流年的材质很有些相像。

“单大哥,你猜猜这是什么?”白莲花轻笑道,扫去了犹豫的神色。

单飞看着那东西半晌,就感觉心口的神女灵符似有感应,但他终究没有伸出手去,只是反问道:“破天鼓?”

白莲花盈盈笑道:“不错,这就是破天鼓。我听说你只要参破其中的玄秘,就能对冥数更了解一些。单大哥,我知道你一定要从夜星沉手中夺回冥数,因此帮你将这东西先取了过来。”

见单飞并不伸手,白莲花忐忑道:“你觉得我在骗你?”

“我知道你不会骗我。”单飞半晌才道。

白莲花刹那间容光灿烂,但望见单飞似在想着什么,终于小心道:“那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单大哥……我……”她本有很多话说,但见到单飞这般表情,知道他已知道很多事情,反倒害怕再多说什么。

“莲花。”单飞脑海中转过了无数的想法,他知道鬼丰、夜星沉的计划中,白莲花亦是重要的一环,可他终究没有说破,只是道:“我能不能请你做件事情?”

“是单大哥的事情,你不用说什么,我一定会为你做到。”白莲花斩钉截铁道。

“若是关系到别人呢?”单飞缓缓道。

白莲花没有正视单飞的眼眸,缓缓垂下头来,轻声道:“我不知道。我恐怕……恐怕……”霍然抬头,白莲花眼中已有泪水,仍旧坚决道:“我恐怕做不到1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