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32节 互相帮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2节 互相帮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桃花缤纷,芳草凄美,楚天理压抑的哽咽听起来有着寒冬的冻凝,在场围观的众人望见,有些人泪水盈眶,有些人缓缓垂下来头来。.』.

影像中楚威继续道——姬归,我有个请求。

——我总是说不过你,你要请求什么?

——我上祭台前要出云梦泽前往楼兰,夜星沉在此间留言要和我们在楼兰相见,他就一定会在楼兰等着我。我解决了夜星沉再回来上祭台。

单飞微震。

他知道白莲花潜入此间又离奇离去,这留言是白莲花代替夜星沉所留?亦或是赵思益借机鱼目混珠的留下?

这细节眼下关紧要,但夜星沉居然会算到计划会失手,这才向楚威挑战,将楚威拉到楼兰做个解决?夜星沉不会放弃灭世的目的,他终究还是要鼓动白狼秘地的人加入进来,而女修也要趁机铲除白狼秘地……

无形中的冥冥宿命终究还是要将所有人推到楼兰做个终极解决!

——你不是怕我逃了吧?

影像中的楚威冷声道。

地上的姬归和影像中的姬归一样的无奈——你若是肯逃倒还好办一些。楚威,你武功不会逊色夜星沉,但若论计算,你只怕还是……你小心一些。

——那好,我现在就走。我若死了,天理可做行刑长老。他虽和我一样冲动些,但是个正直成器的孩子。你告诉天理……你告诉他……你什么都不要说!

影像中的楚威向前方望去,目光中终露出一丝不舍。

他楚威何尝不明白姬归所言,他自负极高,但此番交手,他处处落在下风,若不是单飞力挽狂澜,他说不定已然中招。此去楼兰实在是凶多吉少,他为了一个儿子楚天理担下了过错,可另外一个儿子楚天赐却死在夜星沉的手上,他若不面对,如何能够心安?

——姬归,你答应我!答应我不说!

——好的,我答应你不说。

楚威踏入蓝色的光环后消失不见,影像亦是消散。楚天理跪地难起早就泪流难止,父亲虽未说告诉他什么,但他如何不知道父亲想要告诉他——在父亲心中,他还爱着“不成器”的儿子。

不说可能是不会表达,不说却不会比表达出来少上许多!

姬归眼中很是感慨,许久才道:“单飞,我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你们猜出来的,一切也是你们。”

单飞正色点头道:“不错。”

姬归摆摆手,众人散却。姬归缓缓向前走着,单飞跟着他身旁,就见他走到一棵桃树下坐了下来,单飞才待开口,姬归有些疲惫道:“单飞,你若是我,会如何来做?”

单飞想了半晌才道:“我无法比老丈做的更好了。”

姬归苦笑道:“我们都是有点本事的人,可我等或许可以轻易的杀死一个人,但却真的很难改变一个人的。”

单飞心生感喟,暗想这数千年来兄弟反目父子成仇的事情屡见不鲜。哪怕君王都是无法改变父子的仇恨,甚至因此自鸣得意,也就怪不得世人难离可悲的循环。

“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不要想着去改变一个人的习性,不要想着去影响一个人的感情,也不要想着去否定一个人的决定。”单飞终道。

“能说出这种话的朋友实在是个少见的聪明人。”姬归缓缓点头道:“我没有安慰楚威,因为我知道对于某些人来说,一定要旁人安慰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所在,但对一些人来说,安慰更像是羞辱,他们不需要安慰,只肯独自在暗处舔舐自己的伤口。”

单飞知道姬归说的是楚威,亦知道对于要强的人来说,同情安慰反倒更是负担。

姬归喃喃道:“我无能改变楚威坚持的规则,更难以感同身受他的痛苦,因此也不想否决他的决定,我能做的只是同意他去楼兰。”

望向了单飞,姬归期待道:“楚威虽是暴躁些,但他想破除轮回的心思和先祖并无二致,他不是个坏人,你会帮他的,是不是?”

单飞微愕,“老丈说笑了,我有什么本事帮他?”

“你客气了。”姬归鼓励道:“人的本事不仅包括武功,而圆熟规则亦不过是个匠人罢了,能去解决世人不敢面对的问题才是真正的本事亦是勇者所为。楚威不敢面对规则的改变,因为他不知道意义所在,可你却敢,这是你和别人最不同的地方。”

单飞默然。

“你有很聪明的朋友,不过也有不地道的朋友。”姬归突然道。

单飞皱眉道:“曹棺怎么了?”

“不是曹棺,他离开这里了。”姬归摇头道。

单飞愕然,实在不解曹棺为何肯离开这里。

姬归微笑道:“诗言说服了他,他先去了楼兰。”

单飞暗想恐怕只有诗言有这般本事,见这对苦命鸳鸯这般,他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怎地。不过姬归说他哪个朋友不地道?他还有哪个朋友在云梦秘地?

姬归迟疑片刻才道:“我和楚威本来立誓不出云梦秘地的,可楚威却出去了。”

单飞对此的确有点奇怪,不解道:“为什么?”

“因为好像那个潜入云梦秘地的白莲花对此间做了个改变。”姬归缓声道:“这里衰老了。”

单飞心中微沉,“衰老了?”他想不出太空船如何会衰老。

“你没有现这里暗了许多?”姬归反问道。

单飞霍然抬头,但见桃花林明艳依稀,却有种秋天的萧冷,他被太多事情分心,蓦地现这点,失声道:“此间动力不足了?”

他是个现代人,一景象,立即想到此间能源供给弱了。这和电灯因为电压减弱导致昏暗很是相似。

姬归轻叹道:“你说的不错,你那个朋友实在是个有本事的人。她不但潜入此间偷走破天鼓又安然离去,还能给我等留言约战楼兰,甚至还搞坏了这里的动力。”

单飞嗔目结舌,不知白莲花如何能做到这点。

“这想必亦是夜星沉的算计。”姬归喟叹道:“我虽不齿夜星沉的为人,却不能不说此人实在有世所罕见的头脑,他一定要将云梦拉进他的计划才肯善罢甘休。单飞……我等不知如何控制冥数的方法,但他似乎对云梦秘地却很清楚,但这……怎么可能?”

见姬归皱起眉头,单飞心中亦是困惑,惭愧道:“因此……这里要渐渐变得不适合人居住了?”

姬归点头,“据我估算,三年左右若是恢复不了你那个朋友的破坏,此间的人若不离去,只怕再也不能离开这里1

单飞倒吸了一口冷气,“夜星沉自知斗不过你们,这才想办法先逼你们离开?”

“多半如此。”

姬归皱眉道:“楚威就是因此才破誓出了这里要解决一切,他赶赴楼兰,亦多少因为此事。”

“我若见到那个朋友,定会帮宗主询问此事。”单飞汗颜道。他知道姬归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和他和颜悦色的商量实在是好脾气。

“多谢。”姬归感激道:“单飞,我等暂无能助你重掌冥数,但你以后若是前来,此间欢迎之至。”

单飞见姬归很是疲惫,知趣的站起来道:“那我就此告辞前往楼兰。”他才待离去,不等走上两步,突然见葛夫人从远处走来,不由又止住了脚步问道:“夫人有何吩咐?”

葛夫人含笑道:“还未谢谢单公子的出手帮忙。妾身本想和姬重设宴招待感谢,可…单公子恐怕等不及了。”

单飞自然不是为了吃顿饭而耽搁事情的人,含笑道:“等下次吧。”他转身要走时,葛夫人突然道:“单公子,妾身想了很久,还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夫人请讲。”单飞客气道。

葛夫人轻声道:“当初单公子为救我等,主动去吸引不死鸟。我等到了山顶洞中,白莲花姑娘和孙郡主曾做个约定。”

单飞精神微振,“什么约定?”

“白莲花姑娘说你来此间有目的。”葛夫人沉吟道:“她和孙郡主立下赌约,说谁能帮你达成愿望,就留在你的身旁,不然就不要总是拖累你。”

单飞心中震颤。

他倏然明白为何孙尚香谈及以后的打算时,总有欲言又止的神情,而且面对他时,孙尚香总是有点儿离别的伤感。

“白莲花姑娘很有自信。”葛夫人又道:“孙郡主是个要强的女子,妾身知道,要强的女子总是会有自尊,她既然答应了赌注……”似想再说什么,葛夫人飞恍然的表情,询问道:“你明白?”

单飞缓缓点头道:“我明白。”

葛夫人微微笑道:“你明白就好。”

“不过我不懂一点。”单飞迟疑道:“夫人为何要帮我?”他知道若无葛夫人的许愿神灯,他就不能现孙尚香是晨雨的征兆,葛夫人将许愿神灯交给孙尚香也似有意为之。眼前这个妇人淡,实则有着少见的智慧。

葛夫人眸光微亮,“因为我知道一点,有人会忘恩负义,单公子这种人却会礼尚往来。我等若是有事,单公子定不会吝于援手的。”

她虽有点交换的意思,单飞却不讨厌,只是奇怪这女子要他帮忙什么,眼开启,单飞示意间迈入蓝洞,下一刻的功夫已见到孙策周瑜还是守在原地,孙尚香却不在左近。

心中微明,单飞沉声道:“尚香呢?”眼见孙策神色犹豫,单飞径直问道:“她去了楼兰?”

孙策讶然,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

ps:书评区有杂音难免,支持老墨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不用和他们争辩,没啥意思。这里说几句,第一,书没扑,哈哈。第二,因为合同的优越性,所以起点给的推荐少。但是出乎意料,成绩还不错。最后说一句,证明你们选书的眼光都很好。哈哈!祝大家小年快乐!***收拾卫生,小年打扫卫生,东北的习俗,你们哪里也这样吗?亚洲第一***,**翘臀,***身材完美身材比例!!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ian1在线观看!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