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29节 恶有恶报,那善呢?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29节 恶有恶报,那善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威凝立那里,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pbtxt

他本是暴烈的脾气,容不得任何差错。若非如此,他亦不会执意要抓楚天赐回转,对楚天理亦是出手无情。

他自认为是公正的化身,自然不会让人看到他对亲人的丝毫偏袒。但到了这种时刻,他却很是茫然。

天赐死了,天理要步后尘……

“为什么?”楚威声音终有了颤抖,他不是畏惧,而是悲凉无奈。他楚威一生公正的维系云梦的规则,如今为何却得到了这种结果?

“为什么?”

赵思益却以为楚威在问他为何背叛云梦,大笑道:“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楚天赐,你为什么要问我?”

眼看楚天理踏上一步,赵思益咬牙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1看着楚天理停下了脚步,赵思益嚎叫道:“我已经受够了,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众人一怔,不想赵思益叫喊的这般理直气壮。

赵思益却是不停喊道:“这千余年来,云梦之人前仆后继的究竟做了什么?改变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我们本有通天的能力,却整日守在枯燥无趣的地下,我们本可以在世上呼风唤雨,但我却只能驱使禽兽,与禽兽为伍。大禹使用卑劣的手段从我先人伯益手上取得天下,我为何不能用点手段来做点什么,我为什么要改变这个轮回?别人都能加入这个轮回,我为何不能?”

“因此你就决定和夜星沉一起?你看楚天理求你,正好将计就计的利用楚天赐的出走搅乱云梦。”单飞问道。

赵思益冷笑道:“我若不用些手段,如何能离开云梦?”

“你为了自己,不惜牺牲和你朝夕相?”楚天理痛苦道。

赵思益丝毫不以为意,冷笑道:“楚天理,你在云梦真的呆傻了不成?你回头看看……”他不见楚天理回头,目光却从众人身上掠过,嘲笑道:“要成大事,哪需要那多的婆婆妈妈?你看看在场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德高望重的威震一方,宣扬着自己为百姓着想,但哪个手上没有染着贪婪名利的鲜血?哪个没有?站出来1

无人应声。

赵思益才待再说什么,单飞突然道:“别人去吃.屎,就是你也吃.屎的理由?别人犯错,就是你跟着犯错的借口?”

“你不用跟我讲这些假仁假义的道理。pbtxT”赵思益恶狠狠的望着单飞,你小子也不见得那么清白,只是伪装的好一些罢了。历来都是成王败寇,我既然输了,再反驳也是没用,但是我还能活下去的。”

眼中闪过狡诈的光芒,赵思益看着楚天理道:“我不死,楚天理,你就还能活下去,楚天赐的事情是我们两个做的,要错都错,要无错都无错。你爹现在还不出手,你难道真的傻到不明白他的用意。”

“我明白。”

楚天理那一刻目光阴寒,一字字道:“不过你赵思益算错了一点。”

“什么?”赵思益愕然。

楚天理却是一掌击来!

赵思益身受重创,但他本是惜命之人,不然在这种时候,亦不会还是极力辩解,眼看楚天理杀机毕露,赵思益心中凛然,在那刹那还能翻转手中的鹤刺向楚天理刺来。

不过他伤势极重,更知本不是楚天理的对手,赵思益出手时还能大叫道:“你杀了我就是杀了你自己1

嗤!

鹤刺被楚天理伸手夺过,正戳在赵思益的胸口之上,然后直透背心,深入到了赵思益依靠的树上,将他挂在树上一时未倒。

“或许很多人和你一样的卑鄙,但不是所有人和你一样怕死的。”楚天理握紧鹤刺的手掌青筋尽显,一字字道。

眼中先是讶然,随即是畏惧,再有的就是无边的恶毒,赵思益艰难的转望楚威,吃力道:“楚威,我死了,你儿子也一定要死的,不然叫什么公平?你说……”

他“是不是”三字没有说完,一歪头,死了。

有枯叶翻飞,盖不住他未闭的眼眸,那死不瞑目的双眼中还带着最后一丝的歹毒和诅咒。

众人沉默,不由望着那悲哀的老者和那个木然的楚天理。

手腕翻转间,楚天理已拔刀在手,向自己脖颈抹了过去!

“住手1单飞早想到会这样,在楚天理肩头微动时已纵身跃去,但快他一步的却是楚威。

楚威一伸手就扣住儿子的手腕,身后有蓝色光环开启。

单飞微怔间,楚威已将楚天理丢入蓝环,随即手臂连伸,将葛夫人、弦曲、弦歌三人亦丢入了蓝洞,盯着单飞道:“你让所有人滚出这里,不然就是所有人死在这里1

楚威话音远远传了开去,人却没入了蓝洞。

蓝洞封闭。

众人看着眼前的这种奇景,听到楚天理满是杀意的命令,均是不寒而栗。他们都知道楚威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着实有着这般本事。

孙尚香低声道:“单飞,楚威要杀儿子,不用等到云梦内动手。”

单飞亦是这般想。

郭嘉沉吟道:“但以楚威的性格,一定会做个解决的。单兄弟,楚威性格暴躁,姬归却是还能变通,你若能再入秘地,说不定能做些斡旋。”

单飞微微点头,心中在想——云梦若不开启入口,我撞破头也进不去了。转望颤若寒蝉的黄祖,单飞皱眉道:“黄祖将军,我想以你的‘英明’,如今也知道所有人不过是被利用而已。而长生一事不过虚妄,不然楚天赐亦不会被长生香所害,落成那般模样。”

他不知道楚天赐和长生香的关系,但想这人用了长生香,居然只变衰老没有化成白骨,倒也是件奇怪的事情。

不过伊始他只知道异形香能让人性情大变,谁又知道还能变成不死僵尸?无间本来就是穿越时空,但他却从未想到瞬间改变是那般的震撼。看来三香的秘密虽被逐渐挖掘出来,但三香真正的能力,世人亦不过是管中窥豹。

黄祖颤声道:“单大人所言极是,老朽一时昏庸被黄堂蛊惑才和单大人为敌,如今早就知错。圣贤有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还望单公子给老朽一个改过的机会。”

他虽老了,却不糊涂,说话时不敢去看孙策一帮人等,实则知道眼下能活命的机会就在单飞的手上。

单飞不由向孙氏兄妹望去,孙尚香轻垂螓首,还是坚持道:“单飞,我们既然承诺了,就不会改变。”

心中略有诧异,单飞总感觉伊人最近的话语有点双关。他若有所思,还是暂顾当下的形势,“那请黄祖将军带兵撤出云梦泽,不再骚扰这里,不知道黄将军意下如何?”

黄祖很是讶异,连忙道:“老朽正有这般打算,难得单大人和老朽不谋而合。单大人的仁义,老朽铭记在心,有朝一日定当重谢。”

他尝试走出几步,见众人居然都没有伸手拦阻,立即回归铁甲军阵中,传下号令,让荆州兵开拔撤出云梦泽。

就算没有单飞的吩咐,黄祖亦是一刻也不想留在云梦泽。他听楚威所言,又知楚威两个儿子尽数要死,只怕这人会将一腔怒火发在他的身上。事实已经验证,无论他黄祖有多少铁甲盾兵,还是挡不住楚威的出手,既然如此,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天幸孙家那帮人的脑壳坏掉了,居然看在单飞的面子承诺不杀自己,孙策死而复生,他黄祖还需另谋对策。

至于云梦泽嘛,他黄祖死也不会再来这里,他急急的离去,却根本不知楚威的儿子就要丧命,他的儿子黄射也不安全。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脚步声刷刷,众荆州兵默然的离开,很多人却是心中庆幸不已,暗想多亏单飞帮手,这才能逃离这个鬼地方,倒盼此人也能安然无恙。

这时天已明,却仍是阴沉的天色,云梦泽中更是沉沉暗暗。

单飞看了郭嘉一眼,郭嘉不用单飞说什么,点头道:“***劝说赵达。谁都不在了,他们留在这里做什么?”

微微的舒气,单飞顿时感觉疲惫欲死,但想夜星沉的谋划已是无法成行,眼下只要再处理云梦泽内部的事情,如果还能救下楚天理,那暂时可说万事大吉。

看了孙尚香一眼,单飞嘴角露笑,暗想接下来只要慢慢帮孙尚香找回记忆即可,就算找不回,他亦不勉强。

不待说些什么,单飞只感觉身后有异,蓝洞开启,弦曲竟从其中跳了出来。

众人均是诧异。

周瑜不由道:“弦曲姑娘,楚天理的事情如何了?”

弦曲微有脸红,缓缓摇头道:“我不知道,宗主让我出来找单飞入内,恐怕是商量这些事情。”

她出来后,目光就是若有意若无意的落在周瑜的身上,不过终究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目的,轻声道:“单公子请。”

弦曲这般说,脚下却是一动不动。

单飞倒没留意弦曲的异样,暗想如今火烧***,早点周旋还有转机。既然如此,有机会就万万不能错过,他扭头对孙尚香示意,“***去就回。你等我。”

他纵身一跃入了蓝洞,因为早有经验,单飞这次倒是潇洒的落地,可等站稳后单飞不由微怔,因为站在面前的并非姬归,而是一个神色清癯的中年人。

那人颌下长须,颇有用过飘柔的自信,见单飞落下,那人一句话差点又让单飞跳上去,那人自我介绍道:“单飞,我是徐过客,今日终于见到了你。”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