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27节 得道多助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27节 得道多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声音空中激荡,良久未绝。风吹过,卷起了枯叶的呜咽。

楚天理脸上的泪水缓缓落下,却不拭去,对于要死的人来说,擦不擦去泪水又有什么区别?

楚威身躯那一刻抖的如风中寒叶,但还是提起右掌,颤声道:“好,我想到你……你……”

看着儿子落泪,若是以往的楚威早就大声呵斥,可不知为何,那铁板一块的心儿如今终于有了丝颤抖。

“不成器”三字再也说不出口,那本如一把利剑、刺伤儿子的时候亦是刺痛了自己。

千年的承压,让身在云梦之人戴着沉重的枷锁?无尽的轮回,让哪怕楚威、姬归这般的人物也是不堪重负?

他们明知问题的存在,可是千年的思索,始终却难有收获。

楚威身为云梦行刑之人,苛于责人,可更是严于律己。虽是心中伤痛,但想到自己的儿子若是犯错都不去追究的话,那他如何再去维系云梦千年来的规则?

规则一破,希望更是飘渺。

心中极为酸涩,楚威还是厉喝道:“既然如此,我就……”他手掌就要向楚天理拍下时,单飞凝神以待,绝不准备放弃。

孙尚香再也忍耐不住,大声道:“楚威,你疯了不成?”

众人深有同感,却唯独只有单飞敢来顶撞,唯有孙尚香会这般呵斥。

楚威没有立即出手,终露痛苦道:“你不懂……”

“是的,我是不懂1

孙尚香鼻梁微酸道:“我不等记事时,爹已过去,数年前娘亲又是过世,我少爹娘的教诲,很多事都不懂。但若有亲人有难,我无论如何都会想着去救亲人,而不是想着将他一杀了之1

伊人侃侃、眼中盈泪,单飞见状忆起冥数一事,忍不住向孙策望去,正望见孙策扭头看着自己,虽看不到孙策的表情,单飞还是还以一笑。

孙策微微点头示意,心中暗想——当年那还是孩子的尚香就已异常懂事,我为父亲的心愿征讨十年,却素少照顾这个妹子,反倒让这个妹妹前往冥数救我。如今云梦泽险恶仍在,我孙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妹妹的安全。

孙尚香坚持道:“我是不懂云梦的规则,我亦不清楚其中的瓜葛,但楚天赐让儿子楚昭自由一些有什么错?楚天理让大哥临死前实现最后一个心愿有什么错?如果这都算错的话,那世上什么是对的?”

直视如铁的楚威,孙尚香大声道:“云梦之地一直自诩是个公平的地方,有着不能改变的规则。但规则若是不能保护善良,那要规则有什么作用,那和君王的冷血统治有什么区别?规则若会让人变得丑恶,那规则就一定出了问题1

霍然伸手指向赵思益,孙尚香正色道:“善良无错,利用善良之心获利却自鸣得意之人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1

赵思益微凛,眼中闪过怨毒之意。

孙尚香却是全然不惧,大声道:“我若是没有听错的话,的确是楚天理放了楚天赐,这个问题我们暂时放在一旁,但绝不是楚天理将大哥的事情告诉给夜星沉的,是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赵思益,你们云梦不先齐心对敌,反倒自相残杀又是什么道理?”

单飞、郭嘉都是露出赞许的表情,暗想孙尚香果真是个聪明的女子,懂得在这种时候转移矛盾的道理。

但二人看得更深,知道如今的情况和曹军的“围而后降者不赦”般,甚至更烈。

历来都有太多不近人情的规则却被很多人反奉为圭臬。

孙尚香所言无错,可云梦千年规则下产生的桎梏绝非伊人只言数语就能够化解。不过单飞、郭嘉均是极具毅力之人,还是耐心的等待扭转的机会出现。

若非如此,郭嘉亦不会水滴石穿的来影响曹操,单飞也不会在许都一番火锅军规的讨论后,在邺城毅然和于禁对抗,力图扭转改变冷血的军规。

麻木的规则很是可怕,但更可怕的是麻木规则下变得麻木的人。

单飞、郭嘉一冷静、一不羁,却都是知晓变通之人,那一刻均在想着解决赵思益后,如何救下楚天理才是关键。

“爹,我临死前还希望你能答应我个要求。”楚天理泪眼中有寒光闪动,他说完后缓缓看向了赵思益。

赵思益见楚威、楚天理父子冰冷的望过来,心中大寒,还能大笑道:“楚天理,你可是要在临死前杀了我?”

楚天理不语,但谁都看出他的决心。

“可你绝对杀不死我的。”赵思益嘲讽道。

众人微有异样,暗想赵思益驱使鸟兽堪称一绝,但真论武功,只怕不如楚天理,赵思益这般自信所为何来?

楚威未语。

孙尚香芳心沉冷,她意识到楚威的默认,但楚天理杀了赵思益后,亦是楚天理毙命的那一刻。

“你知道为何杀不死我?”赵思益得意道:“因为有人不会让人杀我1

众人忍不住看了眼黄堂,见其悄然后退,知道赵思益说的不是此人。顺着赵思益的目光望过去,孙尚香都是有些讶然。

赵思益看的却是单飞。

单飞略扬下眉头,他自己亦感觉匪夷所思,但知道赵思益没有疯,这么说定然是有缘由的。

“你觉得我会救你?那我简直就是菩萨了。”单飞叹气道:“可惜我不是了。”

赵思益听出单飞言语中的憎恶,却在笑道:“你不是菩萨,但你是英雄对不对?”

又来这招?

单飞忍不住看向黄堂,暗想你们这些人能不能***的清新一些。英雄得罪你们了,为何英雄对敌时总先要自捅一刀?

这一次没有张辽、甘宁的问题,单飞自然不会自缚手脚,含笑道:“阁下说错了,我从来没想过做什么英雄的。”

赵思益冷笑道:“但你是单飞对不对?”

单飞对此倒没否认,心中那一刻突然有了丝凛然。

赵思益慢悠悠道:“你等恐怕都不知道,云梦有个规则,云梦虽不许自己人走出云梦泽,但允许一些有功之人的亲人在云梦泽之上出没。”

单飞微微吸口凉气,感觉到寒冬的冷酷无情。

“你这个***1楚天理再也按捺不住,一步就到了赵思益面前,挥拳就要向赵思益打去,但拳在半空,楚天理却是硬生生的停住,脸颊肌肉扭曲道:“你为何定要帮外人和云梦做对?”

赵思益淡然道:“你也说了,我不是人嘛。和禽兽呆在一起久了,染些禽兽的习性何足为奇?”

众人无语,暗想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实在无话可说。

“可你们还有人性的,是不是?你们还是自诩善良的,是不是?”

赵思益恶毒的看着孙尚香,显然早把孙尚香方才所言记恨在心,“你们若是没有人性,楚威就不会到现在还不对我下手,因为他若杀了我,就一定也要杀了楚天理。楚天理也不会求***放了楚天赐,你孙尚香也不会对我横加指责,而你单飞……”

单飞见赵思益望来,皱眉道:“赵思益,你真是个小心的人。”别人或许听不懂赵思益在说什么,他已猜到赵思益所恃的是什么。

赵思益哈哈笑道:“不错,荀攸、边风那些人的性命,你不会不救的。姬归的儿媳、两个孙女弦曲、弦歌,你也不会不救的,是不是?”

神色怨毒,赵思益一字字道:“在这里的人无论哪个杀了我,葛夫人、弦歌、弦曲这些人统统都要死1

单飞瞳孔微缩。

他知道赵思益不是虚言恫吓,被吕布那么一闹,张辽带着众人离去,却被吕布逼来传话。但这里本在荆州兵和赵思益的控制下,剩下的荀攸、葛夫人这帮人若是不落在荆州兵手上,那就极可能被赵思益捉祝

赵思益虽是一人,可他能控制狼群、蛇群、不死鸟,荀攸、葛夫人等人如何是他的对手?

楚天理拳头颤抖,终究没有击了下去。

他心中痛楚,可那一刻亦知道这一拳下去的后果。他外在冷酷,内心实在软弱,不然也不会见到貂蝉中箭后心痛、亦不会宁可承担过错也要放过大哥和侄子。

赵思益虽对云梦之人很是歹毒,可他楚天理却是不能不顾及云梦的那些人——他本将所有人当作亲人一样看待。

缓缓推开楚天理的拳头,赵思益慢慢的站了起来,谨慎的看着楚威,却对单飞,只要我活着离开云梦泽,我管保葛夫人、荀攸那些人都会安然回转。”

“你凭什么让我们信你?”单飞急想着对策。不过他知道赵思益若论老谋深算或许不如夜星沉,可是要论老奸巨猾,实在不遑多让。没有确信的逃命把握,赵思益绝不会轻易交出葛夫人等人。

“但你一定要信我的,是不是?”赵思益叹息道:“单飞,你如今没有别的选择,帮我说服楚威,我信你能做到这点。”

他缓缓就要向外退去,眼见楚威、楚天理虽还未动,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一人突然道:“赵思益,你错了,单飞根本不用选择什么的。”

众人望见说话的正是孙策,不由愕然。

孙尚香听出大哥声音中的自信,急声道:“大哥,你有办法?”

孙策一摆手,止住了孙尚香的下文,萧肃道:“你赵思益千算万算,却还漏算了一点。你自甘于禽兽为伍,我等却还有兄弟的。”

“你要说什么?”赵思益讶然失笑。

“你如果不懂,为何不回头看看?”孙策淡然道。

赵思益霍然回头,他不怕众人趁机出手。因为众人要出手也不会等到现在,只要他有底牌人质,他就根本不用动手。

他本是自信满满,可在回头的那一刻,脸色倏然变得铁青。

人群不由自主的闪开,有数人从人群中走了过来,为首那人赫然是葛夫人,她身边跟着一双女儿,正是弦曲***歌!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