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626节 楚天赐的真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26节 楚天赐的真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揭穿赵思益的计划后,并没有什么得意,他有的只是无奈。数千年来,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从来没有停过,夜星沉不用动手,只凭煽动人性丑恶的那面就能翻云覆雨,而历史上这种示例亦从未少过。

他不卷入,并非不清楚。他不卷入,反倒是因为太清楚。

看到赵思益先惊怒后带着得意的笑,单飞立即明白一点——赵思益还有反击的筹码。很少有人供出同党还会这么得意的……

单飞顺着赵思益的目光望过去,心中沉冷。

赵思益看的却是楚天理!

楚天理立在那里还和长***般的挺直,但那一刻却僵硬的如石头一样。

楚威顺着赵思益的目光望过去,本是铁板般的面容终有了分颤动。

许久的光景,楚威未语、楚天理亦是沉默,赵思益却是放肆的狂笑起来,“楚威,你不是很公平的人吗,为何不问问我同党是哪个?单飞,你不是很聪明吗,如今可想到我的同党在哪里?”

楚威怒吼声中倏然到了赵思益的身前,伸手就要拍死赵思益……

赵思益神色惊怖,但还是咬牙道:“你要杀人灭口?这就是你楚威的公平?”他声音尖锐,却如钉子般的刺在楚威的胸口。

楚威的手掌停在了半空,神色冷酷的可怕、也痛苦的可怕。他那一刻看起来不再是云梦铁血无情的行刑之人,而更像是个衰弱的长者。他只有两个儿子,眼下已死了一个,一听赵思益所言,他瞬间明白了什么,那一刻他的确杀心大起,只想杀了赵思益了事。他恨自己方才为何不径直杀了赵思益……他动手本来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

但他终于没有动手。

他或许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但他毕竟是个恪守自己世界公平的人,他不能破坏自己世界的公平,明里暗里都不能!那样的话,他无疑是杀了自己。

对于规则,有人根本无视的可悲,有人却是痛苦的清醒。

单飞目光亦冷,但终于还是问道:“你的同党是哪个?”

所有人均是怔祝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内情,但无论哪个都看出赵思益说的同党就是楚天理,而且楚天理的神色已证明了这点。

所有人不说、就连黄堂都没说,是怕楚威的怒火落在自己的身上。

谁都没想到单飞会问。

单飞却知道自己一定要问的,他不能逃避这个问题。逃避了,以前做的所有的努力就不会有什么意义。

赵思益也是***,可随即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这么聪明的人,如何会看不出来?我虽是监视云梦泽外敌之人,但楚天理这些年已开始在云梦泽外出没,他是我的帮手,楚威如何不知?”

楚威嘴角抽搐,并没有反驳。

单飞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云梦为何要派赵思益和楚天理跟他出来。

一直是赵思益和楚天理这两人监视着云梦泽内的一切,也只有这两人可能放走楚天赐。姬归、楚威虽老了,却不糊涂的,想必早盘算多遍,深知这点。姬归和楚威让他来查内鬼,而内鬼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却没人想到是两个!

“是你赵思益看天理不懂事,哄骗楚天理帮楚天赐逃走的,对不对?”楚威厉声喝道,他心中还有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赵思益又是大笑起来,“楚威,原来你是这么公平的,为了让儿子逃脱也是不惜歪曲事实?楚天理1

他厉喝道:“你拍良心说一句,是不是你苦苦哀求我放走的楚天赐和楚昭?”

楚天理未语。

他或许急躁些,但他的确不会撒谎,也不屑,真正高傲的人如何会用谎言掩盖***?

砰!

一声大响后,楚天理已被楚威一掌击飞,重重的撞在树上。楚天理一口鲜血将将喷出之际,楚威已跃到儿子的身前,举掌又要拍去,却是不由有些犹豫。

“住手1

单飞在那间隙闪身挡在了楚威的面前,厉声喝道。

孙尚香大急,几乎同时跟在单飞的身边,紧握住新月刀柄。单飞绝不是楚威的对手,加上她孙尚香亦是远远不能,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要和单飞并肩作战。

“单飞,你滚开1

楚威眼有红丝,怒指单飞道:“你不要以为为云梦做了些事情,就可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就可以左右云梦的事情1

单飞面对杀机尽显的楚威,昂然道:“楚威,你错了,我从来没有想左右什么,我亦没想到你不过是懦夫一个1

一言落地,众人静寂。

云梦泽死了一样。

黄堂神色喜悦,郭嘉、孙策、甘宁等人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微有闪身,郭嘉、孙策已不约而同的站在单飞的身侧。

郭嘉、孙策何等人物,早看出楚威乃暴怒之人,亦是世间不出的高手。楚威若是出手,单飞绝对无能阻挡。

这比当初单飞身为家奴却去呵斥世子险恶百倍。

加上郭嘉和孙策,只怕仍旧难以阻挡楚威,但这二人却是不由自主的站在单飞的身旁,因为他们信单飞的选择,他们也支持单飞的选择。

楚威有些***,这些年来,他素来高高在上,从未想过会被人说成是个懦夫。

“你有种1

楚威字字泛冷道:“你有种就再说一遍1

单飞不等开口,孙尚香已抢先道:“不错,你就是懦夫一个,你难道宁可杀死自己的亲人来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和公平,却从未有勇气去查明其中的***?”

众人又愣。

孙策忍不住离妹妹又近了些。

单飞看着为他抵抗的孙尚香,神色感动,将她拉后了些,沉声道:“尚香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话。楚威……”

神色恳切,单飞诚挚道:“你们说过,只要我查出内鬼,你们就会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个……我总没有说错?”

不少人都是脸红心跳,他们那一刻想到的均是其中的好处。

楚威冷厉的看着单飞,“你要提什么条件?”

众人望见楚威萧杀的神情,又如同被冷水泼来,倒感觉有好处也不见得有命去享。

单飞半晌终道:“让楚天理说几句话。”

“什么?”楚威有些不解。

单飞沉吟道:“我想让楚天理说几句话,这就是我的条件。”

众人愕然,从未想到单飞居然这么轻易的用掉了自己的条件。孙尚香眸中却泛着激动的光芒。

她方才只怕楚威最先对单飞出手,不由抢先回答,希望就算楚威出手,她亦能帮手阻挡,她从来没有信错这个少年。

楚威如铁的脸色终有几分动容,许久才冷然道:“你要他说什么?”

单飞转身望向楚天理,轻声道:“楚天理,现在是你给自己辩解的时候了。”

“我无话可说。”楚天理哑声道:“人是我放的,爹,你杀了我好了。”

楚威闷喝声中又要一掌击去,可见到单飞、孙尚香联袂挡在楚天理的身前,终究没有击下去。

单飞略有皱眉,还是轻声道:“楚天理,我见过楚天赐和楚昭,我从来不认为帮他们是件错事。我不认为你做错了什么,可你有勇气赴死,为何没勇气说出***?”

楚天理怔住,他未想过这个遭他轻视的少年会为他着想。

“你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楚天理哑声道。

“他单飞不能代表云梦。”楚威冷厉道:“楚天理,我早知道你不成器,可我从来没想到你不成器到这种地步……你……”

他不等说完,楚天理喝道:“是,我是不成器!爹,我不成器,你杀了我好了1

楚威怔住,半晌才道:“你以为我不敢?”

“你敢的,你有什么不敢?1

那默然的汉子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激荡,嘶声道:“大哥成器,他一直听从你的吩咐,可他变成了怎样?”

楚威神色暴怒,“他亦是个不成器的儿子1

“是的,他是不成器,可他为云梦奉献了一切,他不欠云梦什么了。”

那本是少言的汉子泪水涌上眼眶,嘶哑道:“云梦先人是伟大,立志去实现黄帝都未能***的轮回,伟大到为了制止今日这些可鄙的行为不惜千年如一日的守在这里忍受孤寂。”

黄堂冷笑不语。

楚天理嘶声又道:“可大哥不伟大?他为了你、为了云梦,竭尽所能的去努力,他本是个天才,但他终究被长生香所毁,反变成那般可怜的模样,他对你说过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就算那般模样,对你还有内疚,他内疚没有实现你的期望,他伤心你的失望1

楚威暴怒中本来准备出手,可见到从未落泪的儿子垂泪时,楚威的身躯已忍不住的发颤。

楚天理再不隐瞒,流泪道:“云梦秘地的所有人都戴着沉重的枷锁,大哥戴的最多,他为了你的一个‘成器’的希望,毁掉了自己的一生,却从来不敢拥有自己的希望。伟大有错吗?伟大的人为何要忍受别人没有的痛苦?伟大的人难道不能拥有自己的希望?!爹,你知道大哥有什么希望?”

看着颤抖的楚威,楚天理惨笑道:“爹,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你只知道实现自己的期望。可我们也是人,终究还有别的期望。大哥那天跪在我的身前,落泪对我道,‘弟弟,大哥无能再实现爹的希望,可真不想昭儿再如我一样,大哥不敢求爹。’大哥没再说什么,他知道云梦规则如铁,生为云梦人,死为云梦鬼。可我就算是个不成器的人,如何不知道大哥在求什么?你让我怎么做?我也不敢求你,因为我知道哀求也不会有结果!你是云梦的行刑人,如何会忍受亲人犯错?”

任凭泪水肆意流淌,楚天理终于恢复了冷静,“放了大哥和楚昭离去,我已想到事情会有泄漏的一天。对也好、错也罢,我不想再去分辨,也无能去分辨。爹,事情是我做的,你要杀我,我再无话可说,动手吧1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8:22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