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99节 诗言的答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99节 诗言的答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郭嘉问话时用了个巧妙的策略,暗想只要诗言回答,他总能有点结论。pbtxt单飞一听,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他千辛万苦的到了这里,最重要的目的不亦是为了这个***?

诗言良久才道:“曹棺,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郭嘉和单飞均是怔住,没想到诗言居然采用了避而不答的方法。

“你说1曹棺倒是毫不犹豫。

“至于如何请你帮忙,我会和单飞说及。”诗言轻声道。

曹棺很是诧异,他不知道诗言有什么计划不能当面对他来说,一定要单飞来转达。

“眼下你们先离开这里。单飞,你将孙尚香……送到外边后,再回转片刻,我有话想和你说。”诗言商量道。

连郭嘉都是暗自纳闷,不知道诗言这么安排的用意。

看到曹棺的迟疑不舍,诗言微笑道:“你如果连这件事都无法做到,我怎么能信你会帮***做事呢?”

曹棺看到诗言眸中的期待,一咬牙,转身方要下祭台,就听诗言轻唤道:“曹棺……”

霍然止步,曹棺以为诗言改变了主意,忙道:“什么事?”

“你怕死吗?”诗言问道。

曹棺怔了下,他做梦也没想到诗言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不敢立即回答,只怕再有差错,曹棺认真思索了许久,“我怕死。不过我是怕我未向你说出我真正的心意后就死去。如今……我什么都不怕。诗言,如果有可能……”

“我要替你祭天”几个字迟迟没有说出,曹棺不是不敢,而是知道说出亦是没有用处。

诗言微笑的看着含泪的曹棺,眸中亦有雾气道:“好。那我会让你做件极为危险的事情,单飞会告诉你去做什么。你如果做到了……”她说话间看了祭台下的姬归一眼,低声道:“我们说不定有再见的机会。”

众人惊诧。

姬归在台下好像没听见一样。

曹棺更是难以置信道:“真的?”

“自然。”诗言含笑道:“我骗过你什么?”

曹棺认真的回忆良久,精神渐渐振作。他蓦地发现诗言对他是有隐瞒,但诗言真的从未骗过他什么!

缓缓走出祭室,曹棺看着门户再次关上,扭头望向留在外面的郭嘉道:“郭嘉,你有什么想法?”

郭嘉负手默然片刻,双眉微扬道:“我只看出诗言决定去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一定要单飞去做,而且需要你的帮手。pbtxt除此之外,我暂时没有别的想法。曹棺,诗言不是故弄玄虚的女子,她不肯……”

看着树下还在昏迷的孙尚香一眼,郭嘉低声道:“诗言不肯给出晨雨的***,一定有她的难言之隐。那诗言的难处究竟是什么?”

曹棺亦明白这点,但真的想不到问题的***。

×××

单飞也想不明白,他将孙尚香送出了祭室,回转到九层祭台之顶独自面对诗言时,亦和郭嘉一样的困惑。

只要一个“是不是”就能解决的问题,诗言为何不对他说出***?

“你一定奇怪我为何不径直给你***?”诗言凝视着单飞,轻声道:“这世上如果有三个人知道晨雨是不是孙尚香的话,我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单飞抑住心中的激动,苦笑道:“你若说出来的话,我会很感激你。”他知道另外两个应该就是孙钟和鬼丰。

“我若不说呢?”诗言反问道。

单飞沉默了半晌,“我觉得你会有不说的道理。我和你虽是初次见面,却早听曹棺、晨雨说过你。晨雨最尊敬的是你,曹棺最爱的是你,我想能让曹棺、晨雨依恋的人,做事必定有她的道理。”

诗言的眸中满是赞赏之意,“晨雨没有选错你。”

单飞心中不知何种滋味,他感觉诗言既然这么说,问题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想诗言眨眨眸子道:“我可以告诉你***,但如今已不仅仅是一个***那么简单。你和孙尚香之间有个极大的阻力……”

“我和孙尚香?”单飞的目光如星光般的闪亮。

“是的,你和孙尚香之间1

诗言微笑强调道:“这个阻力非你们二人能够抗衡,我就算告诉你们***,增加的亦是你们的磨难、甚至会引发更激烈的抹杀,那时候我们的问题更大。”

单飞喃喃道:“***会增加我们的磨难,引来激烈的抹杀?”

诗言轻声道:“因此我方才选择了沉默。”她说话间眸中闪着坚毅的光芒,“但沉默不是代表着我不会反抗,我不是怕死的人,曹棺不是……你看起来也不是?我们既然不怕死,那还畏惧什么?我们需要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情。”

单飞皱了下眉头,不知道诗言为何几次提到“死”字。

“你要帮助晨雨!晨雨虽立誓***宿命,但她眼下是最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不会让她失望的,是不是?”

单飞半晌终道:“我不会。”

黄河上就开始承诺的那个少年,如今从未忘却。他说过的话,他全都记得。

诗言露出了欣慰的笑,认真道:“眼下你要找的已不止是晨雨,你亦要和晨雨般去***这两千年的宿命、还有女修传人的宿命。”

单飞看着诗言慎重的神色,知道这女子如今说的每句话都有深意,他暂时记了下来,径直道:“我怎么帮助晨雨?”

他一直想帮晨雨,但是以前他根本找不到晨雨,如今听诗言的意思——孙尚香就是晨雨?

诗言没有明言,单飞如何会听不出这点?诗言不会平白关注他和孙尚香之间的问题。

“我……”诗言沉吟半晌才道:“单飞,你到了此间,听到我爷爷提及了往事,知道我做的一切。我似乎将这个世界变得更糟……”

“你没有1

单飞否认道:“如果人人都如你做的一样,这个世界早就击破了黄帝之后的轮回。”

他没有撒谎。

爱一个人不会有错,期待一个人做出善良的改变亦不会有错,如果这些都是错,那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诗言秀眸闪亮,轻叹道:“谢谢你。我以前很是沮丧、本来已少了信心,但我等到了曹棺,如今又听到了你的话,让我信心更增。单飞,你和晨雨都应该知道——磨难对软弱的人来说,就是意味着逃避退缩,可对于坚信自己想法的人来说,磨难只会让你我不再软弱,更会让我们清楚的明白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1

单飞发怔,鼻梁微有酸楚,记得诗言最后说的几句话就是晨雨当初给他的留言。

“流泪意味着软弱,意味着你再没有了办法。”诗言轻声又道:“你要寻找到问题的***,靠的本不应该是泪水。”

单飞身躯微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诗言。

诗言露出丝狡黠的笑,“你看,我知道很多事情的。”

“这是……”

单飞嗓子发干,记得这几乎就是孙尚香当初在狼牙峰镜室内和他的对话。他对这几句话的印象极为深刻,因为当初他听到孙尚香这般言语,就曾想到过——孙尚香和晨雨说的不同,意思却是出奇的相似,晨雨是个坚强的女子,孙尚香亦是。

诗言将那孙尚香说的那几句话几乎原封不动的说出来,之前又提及到晨雨的留言,这女子究竟是如何知道这般隐秘的事情?

这本是不可能有第三人知道的对话!

诗言是误打误中,还是刻意用这两句话提醒他单飞——晨雨忘记了他,却还有着从前的性格?

“这都是你和晨雨说过的话。”诗言轻轻的吸气,神色间略有紧张之意,却坚背跛锷邢阌昧诵碓干竦坪臀医涣鞯氖焙颍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