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64节 内鬼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64节 内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画面中显出了一老一少!

老者苍迈的可怕,少者带着憨憨的笑容。

单飞望见那老少的同时,霍然向楚威望过去。他知道自己为何有见过楚威的感觉,实在是因为楚威和画面中的那老者很是相似。

老者和少年正是单飞在襄阳城救助过的老少。当初单飞曾帮过这老少,那少年为表达感激,亦给他一幅桃花林的小画

想起楚威方才说的话,单飞如今才明白,那少年不是见过桃花林幻境,而是真正的在桃花林呆过,不然他如何能画出那种栩栩如生的风景画像?

这老少是云梦秘地的?

他们好像倒没什么武功?

单飞又看了楚威两眼,更确信那老者和楚威面部轮廓很是类似。区别在于,楚威胡子花白,却是满头黑发,萧肃威严的外形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保养的上层人物。画面中的老者脸皮却是褶皱的如梯田,银丝般的头发在风中散乱,落魄的让人不忍目睹。

谁都难以将萧杀的楚威和那憔悴的老者联系起来。

老者莫非是楚威的父亲?不过这好像也不太可能!

单飞心中琢磨时,楚威已道:“你认识这两人?”他不用单飞回答,从单飞的表情就看出了这点。

单飞略有沉吟,“算不上认识,就是在襄阳城曾经见过。”

“你帮过他们?”姬归一旁道。

单飞记得楚威说过“逃出”二字,怎么都无法想象那两人是云梦秘地的叛逆,这老少如何有做云梦叛逆的资格?诗言偷出云梦秘地的下场不是上祭台就是死,那两人逃出云梦秘地的话

心中感慨,单飞实话实说道:“我看他们可怜,就送他们点盘缠。”

楚威拍案而起,喝道:“你说什么?”

他蓦一发怒,迫人的气势迎面而来,单飞皱下眉头,如实道:“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看他们可怜帮他们一把能如何?云梦秘地不和世俗人交往,难道世俗人做什么事情,定要云梦秘地同意不成?”

单飞语气已有尖锐,楚威闻言怒气更盛,但终究没有出手。

姬归一旁道:“你见到的那个白发老者叫做楚天赐。”

单飞心中微沉。

他记得带他来的那个汉子叫做楚天理!

“画中的少年叫做楚昭。”姬归又道:“他们本是楚威的”看了眼楚威,见其虽愤怒却不阻拦,姬归终道:“楚天赐是楚威的儿子、楚天理的大哥。”

单飞怔住,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在跳。

楚天赐是楚威的儿子?他看起来比楚威还要苍老许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变化?

姬归似看出单飞所想,轻声道:“天赐本是此间很有悟性的孩子,不过却因为一场意外导致如今的模样。”

“因为三香?”单飞感觉到自己声音有点异样。

姬归并未讳言,“的确是因为长生香。他在自身运用长生香后,反倒变得异常的衰老。”

楚威脸颊的肌肉有轻微的抽搐。

单飞垂下头来,不再对视楚威愤怒的目光,低声道:“对不住,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是不平则鸣,但得知楚威愤怒的缘由后,心中反倒有些歉然。

高高在上的楚威并不是愤然他单飞的出手相助,而是心痛儿子在别人口中变得可怜非常。

这对一个权威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楚威怒哼声中,终究没再呵斥。

姬归神色感慨道:“我等就是见天赐如此,又经他苦苦哀求,才让他带楚昭到了云梦秘地之上。这本是一个补偿。”

神色有丝悲哀,姬归缓缓道:“此间虽是神秘,但常年在此的人,若非极具毅力之人,难免觉得枯燥。”

单飞理解姬归的解释。

仿生的环境和真实的环境终究是有差别。

秘地的人也是人,亦难免有人类的七情六欲。此间春夏秋冬都有,田舍桑池具备,唯独缺乏的是红尘的热闹。

那种吸引对于寂寞的人来说,实在是致命的***。

“我等为了补偿天赐为云梦秘地做的牺牲,这才让他外出,却不想他居然失踪了。”姬归喃喃道:“你见过他们,那很好。”

单飞一颗心揪起来。

他想起方才无意中透漏出这老少在襄阳城,很怕姬归让他将这老少找回来。

“好什么好?”楚威不满道。

姬归苦涩道:“只凭天赐和楚昭两个人,很难悄然离开云梦秘地却不被我等发现。”

楚威眼现寒光,一字字道:“你认为是我放走了他们?”

秋风萧瑟。

黄叶催落。

单飞置身其中感觉周身有些发冷,一旁道:“他们那般模样,到了外界也没有提及云梦秘地,随他们离去又能如何?”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问心无愧,暗想看楚天赐的样子,宁可挨饿受冻也不想回云梦秘地,既然如此,何必让他们回来?

直到现在他才有点感觉到这所谓的桃花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最少有人不愿呆在此间。

“你说什么?”楚威怒视单飞道。

单飞心道你老糊涂了不成,我是在帮你!你难道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孙回转送死不成?

楚威似看出单飞的想法,凝视着单飞,萧瑟道:“从云梦秘地逃走的人,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上祭台!无论是谁都不例外,就算我的子孙亦不例外1

单飞暗自心冷。

楚威盯着姬归道:“你的孙女弦声亦不例外。”

单飞怔祝

他虽是有诸多猜测,却不想诗言居然是姬归的孙女!

怪不得姬归提及诗言的时候,慈爱中带着感喟悲伤之意这本是姬归很喜爱的孙女,期待她给秘地带来希望。

“姬归,你不要希望和我谈什么条件。”楚威凝声道:“不是我放走的那逆子和楚昭,但却是你的包庇下,让弦声三次离开了云梦秘地。”

姬归缓缓望向楚威,神色没有愤怒,只有无奈,“那你觉得该如何?”

“接我那逆子回转,我亲手将他送上祭台。”楚威寒声道。

单飞不能不说楚威不但脸皮如铁,一颗心也像铁做的。

“我方才说过了,只凭天赐那孩子,很难带楚昭离开云梦秘地的。”姬归看着冷笑的楚威道:“我没有怀疑你,但如果不是你,肯定会有别人帮手的,是不是?”

楚威冷然道:“不错,这就是你我找单飞来的目的。”

单飞眼皮子在跳,隐约猜到了什么。

姬归扭头望向单飞道:“秘地里有人帮天赐那孩子离开,我们不知道那是哪个,但是我们有办法查出来。你是此间唯一中立的人,我们希望你可以帮手。”

单飞皱眉道:“我很感谢两位的厚爱,但我”

我怎么查?我查这种事做什么?

单飞明白姬归、楚威找他的用意,楚天赐不可能就那么离开云梦泽,是云梦秘地有人在帮手的缘故。

云梦秘地规则如铁,不但要抓回楚天赐和楚昭,还要将帮助楚天赐逃走的人一网打荆

放走楚天赐的人是何用意?

怜悯还是另有打算

单飞无法预测,但他知道这绝对是件悲哀的事情,无论是否成功都是难以心安,但他又像难以撇开这件事。

云梦秘地的人不能亲自去查,因为谁都有嫌疑!楚威为求自证清白,这才主动找外人帮手。这些人或许对他单飞的武功不算认可,但对天女传人的这个身份还是认同的。

天女传人会给他们一个公正的结果。

“云梦秘地不会凭白求你的。”楚威冷笑道。

看单飞不为所动的样子,姬归缓缓道:“不错,这亦是云梦秘地的规矩,只要你在此事帮了我等”顿了片刻,姬归道:“我等必会答应你一个条件。”

单飞终有动容,“无论什么条件?”

他一直在想着曹棺、诗言的事情,暗想若真能成行的话,那对曹棺会是个很好的帮助。不过他还是想取得冥数的说明书。

姬归会不会让他只选一个?为什么我的队友都是拖后腿的?单飞暗自头疼。

楚威微皱眉头,姬归却道:“不错,无论什么条件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条件。”他这种许诺已是极大的***,无论此行如何,能让云梦秘地的人帮手做件事情,那已是极大的收获!

单飞还是保持着冷静,“但我不会去帮你们找回楚天赐和楚昭的。”

楚威神色冷峻。

姬归脸色黯然道:“不用你去找了,你只要将他们接回来。”

单飞心中微沉,“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了?”

“他们已经回来了,就在我们头顶不远。”姬归看到单飞的困惑,终于道:“有人将他们送了回来,说是知晓天赐他们是从秘地逃出去的,好心的抓他们回来。”

单飞握紧了拳头,“谁?”

“那人自称是蔡瑁。”姬归喃喃道。

单飞一怔,暗想蔡瑁身为荆州军区一把手,抓到在襄阳的楚天赐并不困难,可蔡瑁如何知晓楚天赐的底细?蔡瑁和黄堂、黄承彦是穿一条裤子的,刘表为求长生倒是无不用极。

“是谁送来的不要紧。”

姬归继续道:“放楚天赐走的人,知道楚天赐回转,为避责罚,说不定会有举动。”见单飞神色凛然,姬归轻叹道:“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带几个人去见蔡瑁,带回楚天赐和楚昭,暗中查出点线索。”

楚威补充道:“楚天赐、楚昭要上祭台,但帮助他们逃走的人亦不会免了责罚,你只要在此行中帮我们找出内鬼,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去做1

s:书友胖子龙第一个猜出正确***,很赞!本月最后一天了,手里有的兄弟还请把投给我。谢谢!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30095210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