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47节 致命的错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47节 致命的错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看到下方万树芬芳、春色不尽的桃花林时,先是震撼,随即游目四望。

他不是个浪漫的人。

当初在邺城时,和晨雨的浪漫也是兄弟们帮忙营造的。

面对如此美丽甚至可说是瑰丽的景色,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他们历尽千辛万苦,这次真的算到了云梦秘地,曹棺、郭嘉他们呢?

他低头望去,很快发现曹棺、石来在他的脚下,郭嘉却在他的头顶。

他们五人都是漂浮在空中,缓缓的下落。

郭嘉饶是镇静,遇到这种奇异的事情、又看到这般壮丽难言的景色,还是神色讶异。不过他很快在空中负手欣赏起下方的景色来,回到悠然之意。

只要还活着,他就会选择轻松自在些。

看不到下方的曹棺、石来的神色,单飞扭头向孙尚香望过去。

孙尚香轻咬红唇,那一刻倒没有什么惊吓的表情。

一路行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新愁旧情浓了相思,远了相眺。她醒来时听到单飞急问晨雨下落时,认定她就是晨雨时,心绪飘遥

牵手还能有多久?目的达成,或许就是离别时刻的来到。在看到桃花林时,她却终于抛却了愁绪,沉醉于那一刻的逍遥无扰。

感觉到单飞望过来,孙尚香脸色微红,回眸望来道:“好美的景色。”

我真想和你永远留在此时此刻,或者我们种上一***桃花林,不再理会勾心斗角,远离了世俗尘嚣

她心中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单飞柔声道:“那我们以后有机会,种这么一片桃花林好不好?”

芳心微颤,孙尚香低头未语。

你怎知我想和你种上一***桃花林

她垂头的光景,并没有留意到单飞脸上闪过丝失望

抬头再望,她只看到单飞脸上浮出的笑容,终于从陶醉中回到现实,孙尚香低声问道:“这是哪里?”

二人察觉脚踏实地时,就听一人温和道:“老夫称此地为世外桃源。”

单飞、孙尚香携手并肩的回望去,就见一黄发老者盘膝坐在一棵桃树下笑望着二人,抚着黄须道:“老夫许久未见到如此天作之合的一对儿,不敢请教两位大名?”

孙尚香略有异样。

她经历了狼群、食人鸟、迷宫后,认定此间不会欢迎外人的到来,不想初到此地后见到的老者居然是这般的和蔼可亲。

“在下单飞。”

许多人都是遇强则弱,遇弱不强的,单飞的特色是遇到强弱都有办法用一种方法交流下去。

谦逊、真诚,轻松自在的活法,问心无愧的面对。

黄发老者缓缓点头道:“好名字。想必为你起名字的人,希望你能是个自由自在的人。”

单飞怔了下,他不知道巫灵儿是否真的这么想,但感觉老者说的很有道理。见老者望向孙尚香,单飞索性道:“她是江东郡主孙尚香。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孙尚香有些异样,没想到单飞给她这么一个评价。

老者微微一笑。

单飞终问道:“还不知道老丈高姓大名”他准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开始试探。

“他叫姬归,我方才喊的就是他1曹棺的声音中有丝颤抖。

单飞愣祝

在蓝洞出现前,他的确听曹棺喊过姬归的名字,又说什么女修、天女传人均在这里,姬归不会视而不见。

蓝洞转瞬就开。

当时情况紧迫,单飞真没有多想什么,但一听曹棺所言,才意识到曹棺喊的就是眼前这位祥和的黄发老者。

这老者和黄月英类似,都是黄头发,差别就是他不是黑皮肤。

曹棺说了,姬归不重视他曹棺的死活,但对女修、天女传人不会视而不见。姬归开启时空之门就是因为他和孙尚香的缘故?怪不得他只问了单飞、孙尚香的名姓,对于负手而立的郭嘉、沉默胆怯的石来,却是看也不看一眼。

这老者如何会确定他们的身份?

单飞片刻间想到这些,见老者微微点头,对曹棺所言直认不讳,一时间反倒不知说些什么。

“却不知此间是什么地方?”郭嘉一旁问道。

姬归微微一笑,“老夫方才已言明”

他话音未落,曹棺上前一步喝道:“姬归,诗言在哪里?”

郭嘉听姬归说过什么世外桃源,但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他释疑,因此重新发问,等见到曹棺的模样时,郭嘉微微吃惊。

曹棺双眸红赤,握紧的拳头关节咯咯作响,额头的青筋如蚯蚓般的蠕动,看似一言不合,就要对姬归老拳相向。

姬归轻叹道:“十数年你已到过此地,问过我这句话。”

单飞凛然曹棺的表现,心中戒备又有滑稽的感觉对他而言,这十数年好像不过是半天的功夫而已!

因为在不久前,他看到曹棺在十数年前,如今曹棺返回,十数年可说是转瞬即逝。

曹棺嗓子都哑,“是的,我问过你可你说你说”他本是沉稳的人,这刻情绪却变得异常的激动,“你说这里没有诗言。”

“不错。我十数年前的***和如今一样”

姬归正色道:“这里没有诗言1

曹棺怪叫一声,纵身而起时十指探出,看起来就要掐住姬归的脖子!

众人惊诧。

哪怕就算石来都知道,能开启如此奇诡门户之人,必定有非同凡响的本事,曹棺心机虽深,武功却绝对不高,他这么做,和飞蛾扑火有什么区别?

单飞早感觉曹棺的异常,在曹棺纵身而出时,亦跟着飞出,一把抓住曹棺的背心,硬生生的把曹棺拎了回来。

他知道眼前这个姬归看似和蔼,恐怕和夜星沉一般,不但传承了黄帝的文明,还有黄帝他们的神通。

哪怕只是一成,放在世俗中就和神仙仿佛了。

此人的深不可测只怕还在夜星沉之上!

和这种人有得谈自然要谈,你曹棺本来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如今却和吃***药一样,究竟在做什么文章?

姬归见曹棺扑来时动也未动,见单飞拉回曹棺,亦不过微微一笑,“天女传人的身手果然不差。”

他说话时的声调根本没什么波澜,似乎在说今天你吃饭了没有般的平淡。

单飞一听,知道自己的功夫在这老者面前恐怕不足一哂,转望曹棺低声道:“三爷,有些话慢慢讲好不好?”

曹棺身躯颤抖个不休,可终究松开了双拳,嗄声道:“姬归,你骗不了我,我知道你们派人捉回了诗言。”

姬归轻声叹道:“老夫说过,这里并没有诗言1

单飞心中不解,暗想当初曹棺使用无间香,就是要回弥补过错,甚至要救回诗言的性命。当初诗言守在天坑中不见天日,曹棺再和诗言相见,定然会改变些事情。

怎地会变成诗言被云梦秘地的人抓来?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曹棺到此,还是要救诗言?

郭嘉一旁负手旁观,突然道:“我等初到贵地,难免言语不周。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老丈莫要见怪。”他知道这种局面下,最好的方式就是缓和下矛盾,轻轻的一句话先表明自身的善意,只想慢慢查明事情后再做打算。

他和单飞般,都是谋而后立之人,不过对往事亦是糊涂,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姬归微笑道:“老夫不会见怪,最近本近大喜之日,难得天女传人到此,老夫着实喜欢。只是”

略有停顿,姬归客气道:“看诸位很是疲惫,不如先小憩一日再来详谈如何?”

主人这么商量,单飞、郭嘉都是入乡随俗之人,亦怕曹棺和姬归开战,齐声道:“悉听老丈的吩咐。”

姬归轻拍手掌道:“天理,带这些贵客去休息。”

众人回头望去,见一汉子不知何时到来,他全身上下均在黑色的披风内,就连一张脸都在披风的阴影内。

汉子背负单刀,刀柄高过头顶。

刀柄极宽极长,显示使用人的手掌亦很大。黑色的刀柄,缠着一条血红的丝巾,在桃花林中轻轻的飘动。

此人和世外桃源格格不入!

郭嘉奇怪中带着警觉,他武功极高,但亦在此人悄然接近丈许内才有察觉,暗知这汉子的武功着实不容小瞧。

“有劳兄台了。”郭嘉客气道。

那汉子不过“哼”了声,领众人向桃花林深处走去。

众人行进百来步,就觉得前方豁然开朗,有土地平旷,房舍难数。房舍旁的良田、美池、桑竹一应俱全,单飞等人若是不知道这里是在大泽之下,几乎以为是到了个太平乡村。

那汉子领几人到了两间房舍前,闷声道:“你们在这休息好了。”他说完后转身就走,倒没有任何客气。

单飞无暇琢磨那汉子的态度,一入房间后立即道:“三爷,怎么回事?”

曹棺抓住了单飞和郭嘉,满目通红道:“你们一定要帮我。”

单飞本要甩开曹棺,但见他绝望的神色,终究有些不忍,“你要我们帮手,总要说出***1

郭嘉亦是点头。

曹棺抓着单飞和郭嘉,如同握住最后的希望,嗄声道:“我错了,我错的实在厉害。”

泪水两行,顺着那黝黑干裂的脸颊流淌,曹棺哽咽道:“我当初只以为诗言是不满我的所为,这才躲在天坑。我千辛万苦的找到她,本想改变我的过错。可我知道无力去改变从前的曹棺这才决定此生要陪着她哪怕她再不认识曹棺。我劝她出了天坑,陪她游荡天下,只想尽自己最后的时光让她欢颜。”

孙尚香对曹棺本没什么印象,但看着他痛楚抽搐的脸颊,却是忍不住的心伤。

曹棺深爱着诗言。

他这一次不再选择高傲的倔强,而是选择了牺牲自己的一切默默的陪伴在爱人的身旁。

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能为诗言做到的极限!

单飞许久才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不觉得你做错了什么。”

曹棺紧张道:“可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一件更致命的事情!诗言是从此间逃出去的,她躲在天坑中,等我的时候亦在躲避此间人的追杀!因为一入此间的人,本是再不能出了云梦泽!违抗者从来只有死路一条1

周身抽搐,曹棺痛苦道:“我以为我是爱她,却不知道我又害了她1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20081139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