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45节 孙家隐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45节 孙家隐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到曹棺所言时本是心灰若死。

他有太多的期望,也经历了太多的失望。本来以为遇到曹棺后就能解开***,结果搞了半天,曹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听到曹棺最后所言,单飞顺他的目光望过去,困惑道:“你说”他实在不敢再有太多的期待。

每次抓空的感觉十分惨痛,他饶是意志坚强,也有点伤不起。

“孙尚香很可能就是晨雨1曹棺凝声道。

单飞身躯晃晃,搂紧了孙尚香,还能保持清醒道:“为什么这么说?”他要的确切的证据,同时提防曹棺出了误判。

曹棺若有意、若无意的总会有点意外!

“我在准备见你时,本来也不确信这点。”曹棺沉声道:“但我在见到你们后,几乎可以说孙尚香九成就是晨雨。”

我要的是证据,不是你随便的一句话!

单飞心中怒喝。

郭嘉多半看出单飞心中的怒喊,一旁道:“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女修能在孙尚香身上复生?”

“不错,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曹棺肯定道:“传说中,得到了女修传承的人,就是得到了女修的记忆和神通。不过究竟能运用女修的几成本事,还要看得到传承那人的悟性。孙尚香很有悟性,这点不容置疑,女修更能从孙尚香的身上苏醒,运用自鸣琴击杀了吕布,一切都说明孙尚香当初就在邺城得到了女修真正的传承,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这些事情。”

单飞心中大喜,“那还有什么问题?”

“晨雨和孙尚香并不相像。”郭嘉一旁轻声提醒道,他真的不想打击单飞,可又怕单飞误解后引发的伤痛更大。

“这点倒不是问题。”曹棺摇头道。

“为什么?”单飞、郭嘉齐声问道。

曹棺解释道:“你们没有听到过面由心生这句话吗?”

郭嘉饶是镇静,闻言亦失声道:“面由心生?”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单飞醒悟道:“你是说晨雨得到女修传承,亦被女修开始影响,然后她在成长时,会渐渐变成女修的模样?”

他对这点并不陌生。在他那个时代,整容技术就很流行,很多人都对天发誓说自己是天然绿色无污染,但孩子一出生后有没有污染很快就看的清楚。

因为基因不变!

基因技术在他那个年代已有发展,异形香很是神奇,但亦像基因终极研究的结果!

女修既然能影响传承者,说不定会改变传承者的基因!

他想到过晨雨会忘记他,却从未想到过晨雨因为无间效应加上女修的影响,面貌亦会改变,一听到曹棺“面由心生”四个字,他联想到更多。

心下震颤,单飞那时候还想到个奇怪的事情白莲花!

白莲花亦是变得让他陌生,甚至在他重逢后,几乎认不出来。

难道说白莲花也

他心中古怪,总有些不妥在心中,不过他暂时压住困惑,见曹棺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亦是这般想,这才在见到孙尚香第一眼的时候,认定是她得到女修的传承,亦可能是晨雨。我当时的确无计可施,但想孙尚香若真得到女修的传承,***这里的困局绝不为难。”

轻叹一口气,曹棺道:“她也的确轻易的就控制了自鸣琴,而且有了女修的记忆,对不对?”

孙尚香幼时曾到过邺城?

晨雨也在邺城。

她们都和女修的传承有关!

晨雨被诗言还给西域人后,西域人本希望晨雨得到女修的传承再回楼兰,结果因为鬼丰捣乱,晨雨下落不明,最后成为了江东的孙尚香?

单飞心中这般想时,更是搂紧了孙尚香,暗想无论怎么变,我这一次绝对不会让晨雨再离开我的身旁。

“这么说晨雨真的就是孙尚香?”

他问话时却没有留意到,孙尚香虽是紧闭着双眼,可眉睫颤抖,有滴泪水从她眼角沁出,无声无息的滑落。

曹棺并未径直回答,迟疑道:“我不知晨雨的下落,但知道她绝对是对抗鬼丰的关键。因此我顺便开始找寻晨雨的下落。”

顺便?

你那时候还在忙着什么?单飞心中不解。

曹棺继续道:“结果是我真的找到了更关键的线索。”

不要说单飞,就算郭嘉都是精神振作,齐声道:“什么线索?”

“我发现当初到邺城的人形形***,有个叫做孙钟的人很是特别。”

单飞根本不知道孙钟是哪个,郭嘉却是双眉微皱,随即道:“我记得孙坚的父亲就叫孙钟?你说的是孙坚的父亲吗?”

心中狂跳,单飞感觉益发的接近了***,脱口道:“真的?”

曹棺点头道:“不错1

孙坚的老子是孙钟?孙坚那时候还没死,孙钟亦没有死?孙坚知晓异形香的事情,他儿子孙策更是用了异形香迅疾称霸了江东!

孙家和三香素有渊源。

孙钟又曾出现在邺城

“你觉得是孙钟抱走的晨雨,然后改名孙尚香留在了孙家?”单飞心思飞转,将所有的线索连接后,凭直觉立即说出了这个***。

郭嘉不能不说单飞很有想象。

“孙家武功最高的是孙策、孙尚香二人。”郭嘉帮忙分析道:“听说孙策是得异形香的助力,孙翊虽有兄长风范,但若论武功魄力,却是远逊孙策。孙尚香的武功来的很奇特没人知道她如何炼就这么高明的武功。”

“不错。”

曹棺缓缓点头道:“这些都是非常奇特的事情,我在调查孙钟的时候,还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郭嘉不觉得丝毫有趣,他向外看了眼,心中发紧。

单飞的心神被曹棺吸引,他郭嘉始终没有忘记危机尚存。

石来离开的事情,郭嘉知道,他知道单飞亦知道,但二人均未多说什么。生死关头,他们只会为自己做出选择,却不会绑架旁人跟随送死。

强权绑架,英雄独扛!

不过石来应该不是逃走!

石来或许去看看还有什么逃命的方法?郭嘉心中猜测。

曹棺亦不像是要寻死的人,他如今还是这般自信,那他应该是有办法的,他的办法就算石来都不知道,石来就是不知道却关心众人的安危,这才急急寻找出路。

郭嘉对自己的想法不太确定,因为他根本猜不到曹棺的办法是什么。

“什么有趣的事情?”单飞询问道,只要和晨雨、孙尚香相关的,他都会觉得有兴趣。

“孙钟一直以来都是声名不显。”

曹棺皱眉道:“但我偶遇一个他的乡人,却从那乡人口中得知,孙钟种瓜为生,曾说自己见过什么司命郎。”

单飞一听“司命郎”三字,很快联想到算命一说。

顾名思义,司命郎不是朝廷的官职,而更像是天上掌控人间命运的神仙。

没有斥之为荒谬,单飞急声道:“然后呢?”

“那司命郎曾受他一瓜的恩情,临别时问孙钟有什么愿望。”曹棺认真道:“孙钟就说想要富贵,然后司命郎指点其将祖坟在某处下葬,说能保佑他孙家大富大贵。”

单飞有些诧异。

他知道这种神异事情多是那些大富大贵的人事后编出来的。

就像华夏历来的皇帝,出生若没有什么异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皇帝。

皇帝嘛,受命于天,老天在你出来的时候没有表示祝贺的话,你算什么皇帝?

在演义中,为了给孙家点神秘色彩,说孙坚的妻子吴氏做梦又吞月又吞日的,这才生出了孙策和孙权。

造神运动自古就有的。

不过未发迹的时候就说自己有神仙指点的人并不多。

曹棺沉声道:“我不觉得孙钟是见到了天上的司命郎,而觉得他可能遇到了异地的人,这才知道邺城女修的传承之秘,前往邺城抱走了晨雨。不然我实在无法解释,他身在江东,为何要千里迢迢的赶赴邺城?”

这次连郭嘉都是忍不住的叹服,“很有可能!孙钟知道求人不如求己,这才异想天开的将女修传承者留在孙家,希望能够振兴孙家。”

“这么说”

单飞激动的手心都在冒汗,“晨雨就是孙尚香无疑了。?”

“我还是不能确定,因为那时候的邺城,想接受女修传承的婴孩不止晨雨一个1望见单飞几欲抓狂的神色,曹棺真诚道:“单飞,我知道劝说诗言后引发的后果,就感觉很对不住你。”

单飞冥思苦想的功夫,听曹棺又道:“可郭嘉说的不错,眼下是兄弟齐心的时候,我只能将所知告诉你,却再不敢对你产生误导,我知道失望的痛苦。”

望见曹棺痛苦的神色,单飞终于想到一事,“诗言呢你”

他话未落,就见曹棺的面容扭曲,着实吓了一跳。

有脚步声传来,石来气喘吁吁的回转,急声道:“他们真的丧心病狂的凿穿山壁,泥浆已经涌来了。”

不用石来再说,单飞也发现脚下的鞋子全湿,伸手沾了点地下的积水嗅了下,单飞面色改变,“水中有了泥浆的腥味,他们不但引进大泽的泥浆,还嫌弃泥浆太慢,改变了水道要淹死我们。”

“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石来急声道:“我知道有条密道可绕开那泥浆涌来的方向。”

“来不及了。”曹棺淡然道。

“什么?”石来不解道。

郭嘉沉声道:“此间虽是复杂,但只有唯一的出路,那就是山腹迷宫。黄堂他们若想我们葬身此地,肯定要封住上面的迷宫,我们无论怎么走,都是逃不过他们的算计。他们这次不是让单飞进来,布下的自然是必死的埋伏。”

曹棺点头道:“郭嘉就是郭嘉,但我们并未绝望。单飞,你还记得当初看到十三铜人故事的那个地方?”

单飞心头一紧,失声道:“你说什么?”

当初探巨人棺的时候,曹棺就是丧心病狂的利用地震错开了厚重的岩层继续下探。那次冒险可说是不生就死,绝不是正常人利用的方法。

如今曹棺重提此事,难道是要用比当初更疯狂的方法?曹棺不走常规路线逃命,一直慢悠悠的等待死境的到来,如此反常的举动究竟是为了什么?

s:求!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806542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