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39节 破碎时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39节 破碎时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曹棺在呼唤单飞!

单飞、卢洪、石来听到如幽冥处传来的“单飞”二字时,均知道曹棺来了。

曹棺一定会来,他既然约定单飞在此间相见,如何会不来?

他怎么来?

曹棺何在?

卢洪本要出手合攻郭嘉。

一定要除去郭嘉,不然他此生难安,但听到曹棺的声音突至的时候,卢洪却是隐身暗处暂时未动。

他对曹棺真有难言的畏惧,他准备看看形势再说。

曹棺能始终压他卢洪一头,靠的不是姓曹,而是真正的头脑。

单飞环望四周一眼,不见曹棺的身影,放弃了寻找曹棺的打算,已然落在自鸣琴左近。

孙尚香接踵而至。

竟无人阻拦。

单飞微怔,随即明白过来,檀石冲、荀奇这时候绝不会来送死,黄堂、吕布却已有了先除郭嘉的打算。

这些人更想知道如何能通过自鸣琴寻到云梦秘地,他们希望通过他单飞找到去云梦秘地的通道。

只有他单飞能做到!

单飞刹那间想到许多,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在他落足的时候,自鸣琴忽然明耀的刺眼,转瞬有股巨力从他腰后传来,将他硬生生向自鸣琴相反的地方拉去。

怎么?

是黄堂、还是吕布阻挡他单飞接近自鸣琴?

那股巨力来的极为突然,单飞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

众人惊诧。

空中炸裂。

狂风、惊雷、怒火再加上一丝春色柳絮激荡个不休。

三人冲撞间,郭嘉居然能翻身过了二人,转瞬向单飞冲来。

早在郭嘉之前,孙尚香及时出手,一把抓住了单飞,急声道:“怎么?”

孙尚香清清楚楚的看到没有任何人向单飞出手,单飞这时候亦不会做戏迷惑旁人的耳目,他蓦地现出这般异常,难道和自鸣琴有什么关系?

单飞反手一探,早将通灵镜取在手上,急喝道:“尚香,走开1

自鸣琴上倏然分出一道红色的光华,径直照在通灵镜上。

光华足有水缸粗细。

单飞神色异样,他对孙尚香不是高声叱责,而是紧张。

通灵镜和自鸣琴之间有了反应。

不是应和,而是排斥!

方才就是他携带的通灵镜中突然传来了一股怪力,将他硬生生的扯离了自鸣琴。如果简单来形容,就像磁铁同向相斥般。

不过自鸣琴和通灵镜之间的相斥比起寻常磁铁的同向相斥要强悍更多,这才让他单飞忍不住的倒飞。

据葛夫人所言,自鸣琴本是女修之物,亦是女修和单鹏保持联络之物。

通灵镜是单家的利器,亦是单家使用无间香的工具。

如此算来,自鸣琴和通灵镜间不应是相吸吗?

那眼前是怎么回事?

单飞困惑不解,但确定排斥力道是从通灵镜上传来后,见自鸣琴和通灵镜之间有连接的光线,如何敢让孙尚香上前?

他使用无间穿越时空都是提心吊胆的担心各种意外,孙尚香若被通灵镜带走到另外的时空,他无论如何都是弥补不回这个遗憾。

孙尚香看出单飞的凝重,一颗心揪起来,她知道无法帮助单飞,飞身到了郭嘉近前。

火把尽灭。

自鸣琴的光华益发的明耀,照众人神色各异。

郭嘉挡在单飞的身前,手中的青丝曲折如意的盘旋,居然将吕布、黄堂的攻击尽数挡下。

黄堂急攻之下,见逼退郭嘉如同移山般的艰难,实在不知此子如何有这般韧性,又从哪里习得这么高明的剑法?

是剑法!

那青丝曲折,但已透着森森的剑意。

见孙尚香助阵,黄堂忍不住喝道:“如仙,等我们拼个两败俱伤后,你有什么便宜可占?”

如仙飞身而至,吩咐道:“杀了孙尚香1她的命令是向貂蝉等人所下,自己却是亲持燕剪划向郭嘉!

单飞感觉到身后交战的惨烈,却无暇理会。

曹棺的声音再次传来,“持通灵镜接近自鸣琴,碎掉时空,我会见你。”

单飞满脸黑线。

他在刹那间将通灵镜换了方向,只盼能产生相吸的效应,但前方的阻力丝毫没有减弱,光柱几乎将他周身罩住,他亦尝试持通灵镜迫近自鸣琴,但在迈出一步后,就感觉压力陡增。

曹棺让他接近自鸣琴?

若是半刻前,单飞丝毫不觉得这任务有什么困难,但如今只在迈出一步后就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长长的吸气,单飞上前。

自鸣琴下的空间内,有水波一样的波纹在荡漾。

那里的时空似开始产生了漩涡!

破碎时空?

旁人不解曹棺所言,单飞却多少明白曹棺的意思,他和曹棺之间差了十数年,这种距离本不是任何世人能够拉近的。

黄帝那帮人能!

他们拥有无间利器,对宇宙空间的认知异常的高明。

单鹏经常使用无间香穿越时空,他能和女修联系,本来就是靠黄帝等人传下来的文明***了时空的障碍。

他单飞如今就在用通灵镜去除他和曹棺之间相隔十数年的时间,见到曹棺所在的空间?

再迈两步,单飞面红耳赤,那一刻就感觉手中的通灵镜重的和山岳仿佛,不要说前行,就让他托着都难。

自鸣琴下的空间波纹更是扭曲。

你什么时候能开?

单飞根本说不出话,气息急转,闷哼声中再进一步,前方波纹动荡的更是激烈。

“单飞,再走七步大约可以。”曹棺的声音是从自鸣琴下的空间传了过来,益发的清晰。

单飞差点***。

有利刃破空而至,檀石冲看出便宜,早飞身抄起被单飞丢弃的火剑,一剑斩来。

荀奇滚身亦上。

檀石冲选择的是单飞的侧面,荀奇却想从光柱中穿过来将单飞刺杀。

必杀单飞!

黄堂等人对单飞的生死还有犹豫,檀石冲、荀奇二人若有选择,绝对会考虑先杀单飞。

当的声响!

有新月明亮,挡住了那本是必中的一剑,孙尚香早在檀石冲冲来前杀退了刺客,挡住了檀石冲的一剑,还能迫开檀石冲。

不过她知道无暇追斩,眼下当以守护单飞为第一要务,本要转刀锋向荀奇斩去时……

荀奇已至光柱中。

蓦地狂吼一声,荀奇怒喷鲜血,从那光柱上如炮弹般弹射开来,重重的撞在石壁上,等落下来的时候,已然奄奄一息。

没人去看荀奇,所有人看着通灵镜和自鸣琴间连接的那道光柱,极有畏惧之意。

那光柱居然不能入内?

入内就会反弹出来?

自鸣琴的奇异如今才算真正显示出来!

“孙尚香,去帮单飞。”郭嘉喝道。

孙尚香稍怔刹那,随即回刀入鞘,双掌推在单飞的背心之上。她听到曹棺所言,知道单飞只要再进七步一切都会有个***。

还剩六步。

事已至此,他们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遵从曹棺的吩咐。

郭嘉既然这么吩咐,就是要帮她和单飞扛下一切攻击。

奋力帮单飞向前迈进一步时,孙尚香的嗓子发咸,感觉自己心跳如鼓,一口鲜血几乎要喷了出来。

她终于知道单飞为何如此痛苦。

前方如同横隔着不可逾越的天堑!

她和单飞联手向前,居然不过又进了一步?第二步就和推动山岳般的艰难和无奈?

自鸣琴下的空间随即裂开一道缝隙,其中似有桃花盛开,露出了落叶缤纷的粉红之色。

单飞发现自己不但错开了空间,还移动了时间?

曹棺和他同时间的并行操作,如今应该也在冬季才对,那如今曹棺所在之地怎么会是在春天?

不过他无暇去考虑这些细节,只是在想着——孙尚香在助他,那郭嘉怎么办?

单飞竭力推动通灵镜向前时,对如今局面却是了然。

黄堂、吕布、如仙再加上卢洪和那帮刺客……檀石冲虽屡败在他单飞、孙尚香的手上,可绝非等闲之辈。

所有的敌手尽数攻向了郭嘉。

也不能不攻向郭嘉!

单飞、孙尚香前行中均被光柱笼罩,众人看到了荀奇的前车之鉴,无论如何都是不能透过那光柱对单飞阻挠。

郭嘉挡在孙尚香身后,亦是护住了单飞。

杀掉郭嘉,才能控制单飞和孙尚香。

空中蓦地传来如狼嚎般的怒吼,吕布久攻不下,长戟旋转有如风车般的斩向郭嘉。

红色的丝带闪出,倏然缠住了郭嘉手上的青丝。

貂蝉出手!

青丝红带僵持不下。

不过一刹。

高明的刺客和真正的高手般,都能抓住那片刻的破绽。

郭嘉似乎已尽全力。

他不但要抵抗住吕布、黄堂的狂攻,还要兼顾如仙的出手,如仙看似出手轻柔无依,可郭嘉宁可换上三个檀石冲,也不希望再加上如仙。

全力下的郭嘉就会有了破绽,貂蝉就抓住了那转瞬即逝的破绽,制住了郭嘉手中的青丝剑。

郭嘉的脸色瞬间苍白如雪。

众人尽皆看到便宜,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攻击向郭嘉涌来,就算卢洪都是悍然冲来,他虽是瞎了一只眼,却益发的剽悍,知道时机稍纵即逝。错过了这次,再杀郭嘉不知猴年马月。

其中有飞燕寒剪。

寒剪的那头正是蹁跹的如仙。

如仙手持寒剪攻来时,美眸中却闪过丝犹豫之色——就这么杀了郭嘉?郭嘉在这种要命的时刻,除了脸色苍白外,竟还没有半分退却的打算?

如仙心中悸动。

郭嘉不能退!

不但因为孙尚香、单飞就在他的身后,还因为无论他和单飞都知道如今这一刻等了许久,再错过的话,无论哪个再想重现都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如雷霆般的重击轰在郭嘉的近前。

青雾弥漫。

有一道青雾倏然蒸腾而起帮郭嘉挡住了致命的攻击,青雾再冲到郭嘉的身上。借力后退,郭嘉重重撞在了孙尚香的背心上,居然将单飞、孙尚香再向自鸣琴的方向推进了两步。

还剩四步。

郭嘉咯血。

如仙眼中闪过丝不忍之意,明光照耀下异常的黯淡。

长啸声起。

青雾倏然分解化作了七道青丝,明光耀,七道青丝在明光下变幻着流离沧桑的七彩。

不是青丝,是剑!

七剑齐出!

郭嘉反击!

ps:月中了,手里有月票的兄弟帮忙投下月票。谢谢诸位!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