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35节 幻境、惊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35节 幻境、惊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怔祝难得自鸣琴这时候及时救场冒出了几个音阶,打铁要趁热,他作秀般抛出自鸣琴就是为了吸引对手的注意。

方才突围不算成功,这次他拼了老命也要拦住所有的硬茬子,让孙尚香先行离去。

这次的把握绝对很高。

他心中有这个自信,自信不是因为自鸣琴,而是他发现个最救命的事情。

单飞在准备行动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都被自己做的假动作吸引,不由抬头向自鸣琴看去。

怎么回事?

神真的不满他的胡说八道,给了他一个闭嘴的启示?

自鸣琴居然就那么的定在了半空。

所有人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静止在半空的自鸣琴,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哪怕是一张纸、一根羽毛抛在半空都会缓缓下落,这些人肯定不知道万有引力,但从常识判断,认为这如石头一样的自鸣琴绝不可能就那么定在了半空。

有神迹!

光线柔和而明亮的洒落,让众人一时间均是忘记了动手,不知接下来究竟要发生什么。黄承彦更是目光明亮,诧异中有着赞叹之意。

他见过自鸣琴,认定这是上古神物,但自鸣琴在他们手中把玩许久,除了偶尔的冒出几个音符外,再没有旁的异事发生,让他也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直到今日,他见到自鸣琴突现异状,暗想这玩意是认人的,难道非得在单飞手上才能有奇特的事情发生?

孙尚香心弦尤为震颤。

不知为何,她看到自鸣琴这般模样时居然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凝望着那柔和明亮的光线洒落,她那一刻都忘记单飞让她逃命的事情。

她甚至忘记了身在何处!

脑海倏然轰鸣,不知有多少景象从她脑海中如狂风卷叶般的翻过,转瞬间,有一幕陡然定在了她的脑海。

高山耸兀,郁翠中染着千古的世事变迁。

一女子正背对她坐在山顶高台上眺望着远方。女子流彩飞扬,带着天地的明丽,亦带着流年的沧桑。

“单将军”女子声音悠慢,天籁传来一般,“昔日黄帝以破天鼓、自鸣琴开创此间,将此地取名为琴鼓山,应会想到这里虽是高峻,终有一日会沉入大泽之下。沧海桑田下,何能不变?”

单将军?

这女子是谁?她在叫着哪个?我又坠入了幻觉?我在什么时候开始坠入的幻觉?是了,是在看到自鸣琴出现异样的时候。

她不知自己为何在近日来屡次坠入幻境,虽知道自己周围还是杀机重重,却还想再看几眼。

这是哪里?

琴鼓山?!

是了,黄承彦说据山海经里记载,这里应该就是琴鼓山。她还是在琴鼓山上,那时候琴鼓山未沉入大泽之下。

她看到的是数千年前的琴鼓山。

极目远眺,就见山势本连,磅礴壮阔也只有这样的高山才能在山腹中做出那种妙绝人寰的迷宫,更远处才是浩瀚如海的大泽呈现。

如孤岛一样的山。

似沧海般的泽。

仿佛仙境的女子。

还有

她看到山中走兽极多,有野***、麋鹿还有很多长着一头角的怪牛,天空中飘着红白相间的云彩!

是***鸟!

孙尚香暗惊的功夫,随即想到这如果是幻境的话,那她本不应该害怕什么,幸好那些怪鸟变个性子般,在空中不过如优美的风景点缀,对天地间的飞禽走兽并没有展开致命的攻击。

“单将军,你为何不回话?”山巅那似仙子的女子曼声轻道。

“女王说的是,千古沧桑下,何能不变?”答话那人似就在孙尚香身后,声音低沉,亦有感慨之意。

“可你不会变的,难道不是吗?”远眺的那女子轻盈的回眸。

孙尚香骇然退后一步,她终于看到那女子的面容。本来无论那女子长相如何,她都不会惊诧,可她实在没有想到过,她看到的居然是自己!

她看到如明镜中的自己,却看得比镜中还要清晰。

如月牙般的一双眼眸,嘴角似笑非笑,亦如新月般。

这女子她孙尚香和这女子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她孙尚香因为家世缘故、随时要应对孙家惊涛骇浪的危机,总是要保持着淡然的冷静。而眼前这女子乍一看巧笑嫣然、天真无邪,不过孙尚香却还是一眼就看出这女子骨子里有着掌控苍生的犀利霸气!

本是截然相反的表情、内藏水火不容的性格,却被这女子完全的融在一起。

我和她

孙尚香心下骇然时,急急扭头向回话的那单将军望去!

后退一步,孙尚香失声叫道:“单飞?1

她看到了单飞身着重铠的单飞,英气勃发、又是双眉紧锁的单飞,和她认识的单飞相似、却又相去甚远的单飞。

单飞没有看到她,当她透明般,只是凝望着坐在山巅、傲世天下的女子。

“你”孙尚香不由的伸手摸去,很想确定一下。

这本是震惊下不由自主的动作。

平日里她是不敢,只怕情意表露的太过明显。她总能很好的克制住自己,从小到大,她都是善于掌控情绪的女子。

在幻境中,她又需要害怕什么?

纤手颤抖的伸出,摸到带着温度的一张脸,孙尚香纤手微颤,倏然缩回时发现景色偷换。

眼前还是单飞,四周又坠入火光闪闪的地下,还有头顶减弱的明光。

“你”孙尚香一把握住单飞的手掌,意识到自己清醒过来,顾不得什么,低声道:“你你看到了什么?”

自鸣琴光芒收敛,从天空落下。

单飞讶然的看着孙尚香,顺手接住了从空而落的自鸣琴,皱了下眉头低声道:“我看到你一直在看着自鸣琴,和他们一样。”

你怎么了?

单飞心中叹息,方才所有人都在痴迷的看着那散着明光的自鸣琴,连黄堂、卢洪这种老奸巨猾人物都被突出的神迹吸引。

凡尘中,又有哪个不会迷恋神迹?

单飞最快的清醒过来。

机会来了!

他就要提醒孙尚香离去,由他尽力来挡住这帮人物。不想孙尚香居然也迷失其中,而且比常人都要痴迷。

这是怎么回事?

孙尚香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女子,单飞看到痴迷的孙尚香,肯定不会在这种时候将她丢出去。

自鸣琴悬在半空虽是神秘,不过众人看了半晌,不见更多的奇迹发生,均是扭头望向单飞。

单飞心中警惕,看着似坠入幻境的孙尚香,不由上前一步,就碰到她伸手出来,摸到他的脸颊。

心中微怔,单飞见孙尚香又急急的缩手回去,一时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两位要亲热,似乎也不急于一时。”黄堂看着自鸣琴跌落在单飞的手上,不由脸红心跳。他和黄承彦一样的认知,知道这东西很邪门,一定要在某些人的手上才会有反应。

“方才怎么回事?”黄堂上前一步道。

单飞心思飞转,微笑道:“不知为何,方才我突然感觉捏不住自鸣琴,它像是活转一样,自己到了半空,难道是想给我们一些提示。”

若是自鸣琴没有异常,单飞的举动难免让众人怀疑,如今就算檀石冲听到,都有点将信将疑起来。

“那它落下来又是什么意思?”黄堂紧张道,唯恐错过一丝有用的信息。

“我也不知道,还要试试。但我方才似乎看到了什么”

单飞立即道,其实他什么都没看到。见孙尚香虽还有些发怔,但可说是恢复了正常,单飞向她用个眼神,“我要再念个咒语试试。”

他在提醒我离去。

孙尚香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意识到单飞的用意,微微点头。

无论自鸣琴有什么奇异,她必须要离开了。

单飞心中微喜,喃喃道:“天灵灵、地灵灵,三皇五帝齐显灵,急急如律令1他见过的古怪绝对不少,对什么藏边咒语、道家符均有了解,此刻说出很有点专业神棍的风采。

自鸣琴抛起!

众人不由因习惯抬头再望,单飞却是望也不望,大喝声中,一拳打到黄堂的脸前。

黄堂这次真的做梦也没想到单飞会倏然翻脸,而且这一拳虎虎生风,简直要打出他黄堂的脑浆一样!

低吼声中,黄堂毕竟身手高明,就在单飞拳头打到鼻尖前,还能急急的微侧身躯,伸掌挡在脸前。

砰!

单飞激烈的拳风将黄堂的脸皮吹的和梯田一样褶皱起来。

黄堂闪。

单飞一拳以攻为守的拦住黄堂,却在下一刻冲向檀石冲,一把夺过他的火剑。

檀石冲自习武以来就是剑不离身,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夺了去。可他受伤着实不轻,单飞又如间歇性神经病般发作的极为突然,眼见单飞从他手中夺过火剑,檀石冲想也不想的就滚了开来。

单飞一剑劈向吕布!

孙尚香早就纵越而起,在单飞为她拖延时间时,飞冲向外。她这次不过是一个纵越,就过了前方的众人。

夺回石来!孙尚香新月刀锋已贴在腕底,下一刻的功夫就要抹向擒住石来的那个蒙面女刺客。

有人桀桀笑道:“单飞,你骗不了我的1

一人如炮弹般追到孙尚香的身后。

是卢洪。

单飞骗过了众人,唯独卢洪却看破了单飞的打算,知道唯有拿下孙尚香才能迫单飞就范。

卢洪为何也有如斯高强的身手?檀石冲都是远不及他,此人的能力,甚至远胜檀石冲

孙尚香虽未回头,但对身后的形势极为了然。

单飞为她拖延住黄堂、吕布和檀石冲,可黄堂、吕布绝不会被单飞拖延太久,他们一招就甩开了单飞,下一刻就要向这方向冲来。

若要救石来,就要杀了那女刺客。之后她难免要和卢洪纠缠,黄堂、吕布随即就要冲来,单飞的计划可能再次失败,那时候黄堂他们屡次受骗,再也不会有任何犹豫一定要拿她孙尚香逼迫单飞。

孙尚香心中为难,但新月刀锋芒显现。

秀眸中陡然闪过丝讶然,孙尚香新月刀未出时,心中震撼。

那擒住石来的女刺客蓦地跃起,迎她孙尚香而来,衣袖中有一道暗影轻淡刺出,却从孙尚香身边擦身而过,刺中卢洪的右眼!

血光溅。

众人惊骇。

s:周末一更的原因:一来是为了休息,好好构思情节。二来是辅导下孩子功课。还请诸位书友理解,多谢了!有的兄弟还请投几票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3080713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