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22节 四凶和诺啊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22节 四凶和诺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者正是黄承彦,黄月英的父亲!

单飞记得此人在荀攸到襄阳贺寿时,曾为刘表撑场面却被荀攸呛白到无语,结果现在荀攸生死未知的不知道到了哪里,黄承彦还在此间兴致勃勃的想着嫁女。

好饭不怕晚,吃到嘴里的才是本事。

听黄承彦的意思,他的头脑也不是盖的,和单飞用类似的方法找到这里,怪不得诸葛亮、黄月英都会点机关术,莫非是这老头子传下来的?

黄承彦拂须笑道:“阁下见微知著,一见老夫在此,迅疾推出许多事情,实在让老夫钦佩不已。”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口水点滴滴,黄承彦看着单飞很是欣赏,流着口水又深有憾然的样子,“在老夫看来,择女本是贤惠第一,美貌倒是其次,阁下这般不同的男子,难道没发现这点?”

单飞微笑回道:“令爱黄月英的贤惠,我感觉还埋在云梦秘地。”

孙尚香咬唇想笑,已记得黄承彦是哪个。联想到此人的身份、单飞方才的话语,孙尚香又是暗自心惊。

冥数往事仍在眼前。

黄堂不满夜星沉准备扶植孙氏的策略,勾结外人破坏徐先生的计划。无论丹阳变故、狼牙峰暗斗、严白虎的死而复生,都蕴含着黄堂勾结荆楚势力的反击。

黄堂始终在冥数,他能做到这些事情,肯定要和荆州势力暗通气息,荆楚势力中有人在总揽大局推动这些计划。

单飞说过,能活着到此间的人绝对不傻。

狼群、***鸟加上诡异难测的迷宫,早将太多人扼杀在途中。

此间肯定不是云梦秘地,还是云梦秘地的外围!

饶是如此,云梦秘地如此神秘,若非有非凡的本事,恐怕连云梦秘地的影子都摸不到一点。

黄承彦是摸到影子的人,亦是和黄堂互通气息,暗中策划人手对孙家反击的人!

单飞一开口就提醒她这点,是让她当心。

联想到突如其来的刺客,荀攸等人的神秘失踪,孙尚香再看黄承彦时,完全是不一般的心情。

荆楚那刺客组织,莫非亦和此人有关?

黄承彦摇头笑望单飞道:“我倒有些不赞同阁下对小女的评价。”

火把熊熊,照得黄承彦奇异难测,不过他说话始终和和气气,像和单飞商量一样。

孙尚香暗自冷笑,她感觉此人和夜星沉仿佛,镇得住场子时就会表现修养,可若是到图穷匕见的时候,说不定比谁表现的都要凶残。

“在下洗耳恭听。”单飞亦客气道。

黄承彦不紧不慢道:“小女出生就和旁人不同,难免受世俗异样的目光,此等环境下,她有争强之心在所难免。”

单飞缓缓点头,暗想知子莫若父,只凭黄承彦这句话,他对女儿亦是关心的。

“不过小女本性却是极为善良,她若爱上个男子,定会收敛锋芒,为那男人全力着想,从这点来说,她的贤惠不在云梦秘地,而在她爱的男子那里。”黄承彦认真回着单飞的玩笑话,“阁下若被小女所爱,你就会看到她的贤惠。”

单飞不等言语,孙尚香冷冷道:“原来老丈不辞辛苦的守候在此,就是为提亲而来?”

孙尚香心中很有些不快。

不止因为眼前这人就是暗中给孙家捣乱的人,而且因为这人张口闭口黄月英的,很有说媒的意思。

她本以为黄承彦会矢口否认,不想黄承彦抚掌笑道:“都说江东郡主刀箭双绝,不让须眉,如今看来,郡主若论心思巧妙,还在刀箭之上。”

看着孙尚香,黄承彦微笑道:“老夫正是说媒而来。”

单飞看起来要晕了过去。

他辛辛苦苦赶到这里,却是为了相亲大会?

“郡主难道不信老夫所言?”黄承彦含笑道。

孙尚香淡然道:“我真不知道老丈拿什么让我们相信?”

“我本不需要让郡主相信,我只要让单大人相信就好。”黄承彦不咸不淡道:“不过看单大人和郡主联袂而来,老夫倒觉得亦需要向郡主表明诚意了。”

孙尚香见黄承彦说的认真,心中讶然。

单飞听到说媒,似有些急不可待道:“不知道老丈如何表明心意?”

“单大人见多识广,可知道此间是什么所在?”黄承彦突然问道。

单飞暗想你是马肚子打马掌,实在离题太远了。

他自入此间后,始终在盘算着如今的局面。他如孙尚香般,早想到如果荆楚刺客组织暗藏于此,黄承彦和那些刺客很难逃离关系。

那些刺客是反孙家的,也是和假严白虎搅在一起的。

假严白虎就是刘磐。

黄堂、刺客组织和刘磐有关系,多半也就和刘表有关了,黄承彦是荆楚世族,为家族利益考虑参与此事并不出奇。

出奇的是黄承彦看起来铁了心要做他的老丈人。

黄承彦现在卖的是什么药?

他单飞如何应对?

转念间,单飞叹口气,试探道:“在下虽知此地和云梦秘地必有关系,但怎如老丈明了?这些年来,荆州牧请老丈经营此间,又让在下来探此地,老丈若是真有诚意,不妨指教一二。”

一切还在刘表的掌控下?

这些年来,刘表在荆州不是吃干饭的,他一心在探明秘地。黄承彦和刘表不但是连襟,还是合作关系?

做这种事情,不但要亲信,还要沾亲带故才能保守秘密?

黄承彦目光闪动,微笑道:“此地本是琴鼓山。”

单飞对这个并不熟悉,向孙尚香望了眼,见她轻轻摇头,单飞随即道:“老丈起的好名字。”

“非也非也。”

黄承彦摇头道:“这如何是老夫起的名字?此乃《山海经》中所载。”

来了!

单飞一听《山海经》,暗想黄承彦多半要出点干货了。他看过《山海经》,奈何当初是当作神话来看的,并未详细去记,哪里想到这是一本科普书?

再说他记忆后也是作用不大,《山海经》流传到他那个年代,早就变的面目全非了。

黄承彦见单飞不语,主动道:“《山海经》中记载的荆山山系,自景山起到琴鼓山止,一共有二十三座,此地就是《山海经》中记载的琴鼓山。”

“等等……”单飞突然道。

黄承彦微笑道:“不知单大人有何指教?”

单飞真的很谦虚道:“不敢说指教,只是我有点问题不明。”他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好奇道:“据我所知,《山海经》乃伯益记载?”见黄承彦点头,单飞又道:“书中有海外、海内的地理记录,又有天下诸山的记载?”

“不错。”黄承彦再次点头。

单飞质疑道:“书中记载,荆山的山系长约数千里,从西向东方排列。琴鼓山既为止处,那就绝不会还在荆山左近。”

孙尚香对这种地理知识一窍不通,闻言茫然,真不知道单飞脑袋里如何能装得了这多稀奇古怪的知识。

黄承彦抚掌笑道:“阁下看似不太明白《山海经》,听老夫所言,一口却道出这点谜团,足见细心之处。”

顿了片刻,黄承彦道:“阁下可知为何会出现这点问题?”

总不是大山在移动?

孙尚香见过鬼斧天工的山腹移动迷局,倒是立即想到这点。她随即又感觉太过异想天开,只怕被单飞笑话,忍住了猜测。

单飞老老实实道:“在下真的不知,还请老丈解惑。”

黄承彦微笑道:“这一切倒是要‘归功’于大禹。”

“他篡改了历史?也篡改了《山海经》?”单飞比孙尚香知晓得多,为求知识亦不怕丢脸,开口猜测道。

“孺子可教也1

黄承彦感慨道:“我等这般谈论,若落在狗苟蝇营的俗人之耳,他们没能力、没魄力、甚至没胆量去想,定当我等是无稽之谈。好在阁下身为天女传人,对世间奇事都有包容之想,老夫倒不嫌卖弄说说前事,不然难免有对牛弹琴之感。”

孙尚香冷哼一声,暗想事到如今,到哪里都有看我不顺眼的了?

她不知道黄承彦说的“狗苟蝇营”之辈是否包括她,但想黄承彦若铁心嫁女的话,如何会对单飞身边的女人有好感?

你快弹吧。

单飞心中催促,还能故作风雅的和黄承彦把这出戏唱下去,“多谢老丈抬爱。”

黄承彦拉足了感喟,这才道:“阁下非同凡人,又从冥数回转,我亦不用拐弯抹角的叙说远古之事。上古黄帝和蚩尤争雄,蚩尤败走西疆,可天下并非从此太平无事,有忠于蚩尤的势力仍在暗中隐藏,听闻阁下不但是天女传人,还是巫灵儿之子,如此算来,应知直到女修之时,黄帝和蚩尤两脉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休止。”

单飞点点头。

黄承彦接着道:“只是女修在自封沉眠邺城后,蚩尤那脉的势力又是蠢蠢欲动,有四凶悍然***。阁下知晓是哪四凶?”

“共工、三苗、鲧和シ珊敛挥淘サ馈?p> 黄承彦赞许道:“老夫知单大人既然博学多才,定知这点。这四人见女修自封,认为天下再无人能约束他们。共工设计炸裂了天下大地,引发洪水泛滥,淹死黎民无数,而当时舜帝在征伐共工之时,感慨天下苍生苦难,治理中原洪水时,同时派身边亲信诺向西去拯救那里的百姓,诺这个人被那里的百姓感激,那些人不知中原姓氏称谓,都顺口叫其‘诺隘。”

单飞一怔,失声道:“诺啊?”

ps:猜中“诺氨是谁的书友给101分了,多给一分鼓励你继续开开脑洞……月票继续投给我,精彩回报你!~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