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21节 岳父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21节 岳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思如灯,其中光晕凝结似豆,尽数落在孙尚香如月的明眸里。

看着扭头望向远处的单飞,望见他眼中的泪影,孙尚香良久才道:“石来既然在此间留下了记号,以他的能力,多半会在道路的尽头等着你?”

单飞回过神来,摇摇头道:“不见得,此间有荆楚那帮刺客出没,说不定等待我们的是那些刺客。他们对于这里比我们要熟悉得多。”

孙尚香叹口气,不能不说单飞考虑真的周到,“我们要过了你说的华容道,然后解决那些刺客,找到石来和自鸣琴,然后去见曹棺”

心中微动,孙尚香奇怪道:“曹棺脑袋没有问题?他为何一定要在这种困难的环境下见你?”

单飞也想过这个问题,暗想曹棺素来是不折腾不舒服的老司机,不过他这般折腾,倒真像还有旁的目的。

“我不知道。”单飞摇头道。

孙尚香对曹棺完全没什么印象,很快回到迷宫的问题,“你说这些断竹节会活动的,造成无尽的变化,那我为何没有感觉竹节在动?”

单飞笑道:“这是我要和你说明的第二件简单的事情。”

简单吗?

我看起来真的很笨?

看着孙尚香盯着他的表情,单飞微笑道:“你知道地球吗?”

孙尚香只能垂下头来,有些心虚道:“不知道你说什么。”

单飞默然片刻,心道自己竭力在帮孙尚香回忆点东西,看来都是徒劳无功。他曾和晨雨提及过地球的事,见孙尚香完全没有印象,单飞暂时将这个实验搁浅,解释道:“我管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叫做地球,这个地球是悬在半空,不停的高速旋转,但我们感觉不到。”

孙尚香很是茫然,“我的确感觉不到啊,你说的是真的?”

单飞很快换了种方法,“假设你坐在马车里,马车如果行驶的异常平稳,一点颠簸都没有,你不通过外界的景物判断,也应该不会发现马车是在动的?”

孙尚香认真思索,蹙眉道:“有时候好像是这样。”

单飞舒了口气,暗想给你们这些人解释物理知识不如让***当体育老师。不过对于孙尚香,他还是少有的耐心,指着竹节组成的方阵道:“假设我们从顶端走下来的话,走在这节竹节上。”

他为求说的清楚,搓了两个泥丸放在竹节上,“这是你我。”

孙尚香凑过来凝望着那两点泥丸,眼中柔情闪过,“是你我,你我在一起。”

单飞怔了下,微扭头看了眼孙尚香,见她认真的看着竹节,玉容上温柔无限,单飞半晌才道:“在我们的感觉中,竹节是不动,实际上,所有的竹节都是在运动的。”

他取过最上的一节竹节,在地上划了半圈凑到那有泥丸的竹节之前。

孙尚香眸光闪亮,“我知道了,你拿的竹节就是那有断***、或者我留下刀痕的竹节。”

单飞赞道:“你想通了最重要的一点1

“因为竹节是运动的,也就能解释我们为何往前走,却能看到后面的痕迹?”孙尚香问道。

单飞点头。

孙尚香一点明了,余下的问题全部醒悟过来,“我们是走在运动的竹节上,看似向下走,但竹节若是反向而转,那我们过了这竹节”

她一手拿起带着泥丸的竹节反向运动升高,又拿着个平行的竹节对上去,“我们看似向下,实际上,又回到了原地!竹节是动的,抵消了我们行走的努力。环境虽在变化,我们从一节竹节到了另外一节竹节看似前行,可走在另外竹节上的时候,另外的竹节又运动回我们方才的地方,我们极可能是在原地踏步?不过竹节应该说这附近山腹内部的每段路程运转的极为巧妙,让我们根本觉察不到这点1

单飞微笑道:“你已经说的很明白。不过此间运行的应比你说要更复杂。”

孙尚香摆弄着手上的竹节,暗自骇然。

这道理如果用更简单的话来形容,他们的确如在竹笼奔跑的老鼠,竹节是换,可他们始终在原点。

若非黄帝那帮人,又有哪个有这般鬼斧神工,将一座大山变成个玩具般运作?

不过他们建立这个迷宫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真的按你说”

孙尚香暗想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怎么可能到地下?不过她毕竟亦是极为聪颖的女子,发懵是因为处于很陌生的领域。明白了原理,孙尚香失声道:“我们根本不用走的。”

单飞笑了起来,目露惊叹。

孙尚香振奋道:“如果竹节是画圈的。”她拿着那有两个泥丸的竹节划了半圈,已经运行到了竹阵最底。

“如果竹节运动为真,那我们就坐在这里,竹节就能将我们送到底部”

孙尚香眸光闪亮,极想得到单飞的赞扬,她本无视男人的目光,可对于单飞,她倒很想听他表扬两句。

单飞倒是不负她的期待,赞许道:“你能想到这点,已是非比寻常。你说的差不多了。”

孙尚香听出单飞的未尽之意,心中微冷道:“这么说我们如果坐在这里,还是不能到了云梦秘地的入口?”

单飞笑道:“只差了一个关键的环节。这竹节转的圈子不见得会去那云梦秘地的入口,而可能转到中途又转了回去。”

孙尚香发起呆来,“这其中的运动是一环扣一环。如果按照我的方法,我们坐到死也不过是转个大圈圈?”

单飞点头道:“不错,若非如此,也困不死那些人。前行的人多是原地踏步,坐以等待的人也不过是在转着圈子。”

他感觉若用复杂的机械表内部运作原理来形容此间的运转更为贴切,不过孙尚香肯定没见过钟表,他亦放弃这个努力,见孙尚香托腮望着他,单飞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做。”

顿了片刻,单飞低声道:“你记得,无论发生了什么变故,你一定不要远离我。”

孙尚香眼中有了惊惧,“我若是离开你,跑到了另外的竹节上,那我们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单飞轻轻拉住孙尚香的纤手,“你明白这点就好。”

孙尚香心中凛然,“边风的那两个手下蓦地失踪,他们就是被竹节送到另外的地方?我若是”

她心颤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无论是单飞还是她,若是有分误差,此刻很可能天各一方,此生再不能相见!

她孙尚香无论如何都***不了这里的机关,而她置身其中,单飞又如何能够找得到她?

一念之间,或许就是生死永隔。

单飞微笑道:“事实是苍天注定让你我在一起的,无论怎么变化。有时候不见得一直找下去才有发现,说不定你就坐在此间,***就在你的眼前?”

望着单飞咄咄的目光,孙尚香却移开了秋波。琢磨着单飞的言下之意,她缓缓的松开了单飞的手,“眼下我们怎么办?”

瞥见单飞眼中的失落,孙尚香抓住他的衣袖笑道:“你放心,我会珍惜性命,不会轻易离开你的。”

单飞精神再次振作,解释道:“我方才的一个时辰中,就是在寻找石来留下的暗记。”

“他的暗记不会变,但位置会变。”孙尚香提醒道。

单飞点头道:“我亦在各个竹节间留下痕迹,参照石来的暗记,再加上自己的记录来推断竹节运动的规律和循环时间,进而算出每个竹节可能运行到的深度。石来应该也是这么计算的。”

这对孙尚香来说,已和天书一样。

单飞微闭了眼眸,不久倏然睁开道:“如果我计算的不错。”他拉着孙尚香的手,突然向前方奔走,不久后他停了下来,看着洞壁上自己留下的暗记,微笑道:“它果然转到这里。我们要等下去。”

孙尚香明白了大概,可在这种环境下真的两眼抹黑,只能牵着单飞的衣袖,盼能给他一点精神的力量。

单飞等了盏茶的时间,向回奔去。

他不停的反复,或退后或前行,时而做着暗记,时而在空中画算,有时还会凝神思考。

孙尚香见他额头见汗,知道单飞此刻如和高手较量般吃力,不同的是,他需要极大的消耗脑力。

轻轻拿出丝帕,为单飞擦擦额头的汗水,孙尚香默默看着单飞,那时从未想到如何出去,而是在想着白莲花说的不错,一直都是我在拖累他。我究竟该做些什么?

单飞转头突望了孙尚香一眼,眼中有神光闪烁,“好消息。”

“找到了?”

单飞沉声道:“如果我猜的不错”

他话未说完,斜下方突然有光亮传来,单飞再不多言,一把拉住孙尚香的纤手,向光亮之处窜去。

前方陡亮。

地势倏扩。

一条石阶斜斜向下通往一间极为宽敞雄伟的石室,四周有熊熊的火把高燃,给此间平添了许多炽热和奇异。

掌声响起,石室正中站有一人,见单飞、孙尚香窜下,抚掌笑道:“天女传人果然名不虚传。老夫自进入此地后,看到无数人死在迷局中,也只有阁下这般人物才能这快的想通关键后***迷局,寻到此间。”

目光从单飞和孙尚香十指紧扣的双手掠过,那人遗憾道:“阁下这等人物实在难见,老夫本想将小女许配给你的,奈何你们实在无缘,如今看来,更是不太可能了?”

孙尚香秀眸中有丝讶异,她看到了个儒雅的长者,隐约记得在哪里见过。

单飞看着那长须飘飘的老者,神色亦是惊诧,良久才道:“我也一直在想,荆楚黄氏中能和黄堂联系的究竟是哪个,不想却是老丈。”

s:这老者是谁,很容易猜了吧?你们之前想过他的隐藏身份吗?哈哈。快来给我投月票吧!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