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16节 相见不相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16节 相见不相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尚香心惊。

外洞出了问题,不然张辽听到她的喊声后没有道理不回应!

她离开不过是炷香的时间,油灯还未熄,外洞那些人手为何会蓦地失去了联系?

白莲花也出了意外?

这怎么可能?

当初她和白莲花对峙的光景,已知道这如莲花的女子绝对有非同一般的本领,白莲花加上张辽、边风一帮盗匪,有谁能这快让这些人失去反应?

孙尚香不解。

她和旁人般,遇到这种事情都是惊凛;可她和旁人不一般的地方是——她并不如旁人般急急的冲去看个究竟。

遇到危险后惟有冷静才能救得性命。

左手持着油灯,孙尚香右手指尖触碰在新月刀柄上。手腕轻挥时,新月刀出,她已用刀尖在石壁上划了个“十”字。

每过十步,她就用新月刀在石壁留下一处刀痕。

她探寻内洞时,只有一条道路斜斜向下,无穷无尽般。在返回的时候,她本不用做这种看似多余的举动,不知为何,她偏偏觉得有必要进行这般操作。

因为她心中居然闪过会迷失的感觉?

这里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孙尚香看了眼油灯,发现油灯内的灯油似乎都已燃干,偏偏油灯还在燃着,散着昏黄而神秘的光芒。

这亦是奇怪的事情。

她明明知道此间险恶难测,看了眼油灯后,不知为何,偏偏分心想起了和单飞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我认识你吗?

——我想……我们、不应认得。

这是她和单飞见面后彼此说的第一句话,她清清楚楚的记得。

在单飞和她做了约定时,单飞说了——我们“这次”的约定,你一定要记得。她那时听到这句话时不安中又有些失笑。

单飞的意思好像是她忘记了什么?

不可能!

她记得和单飞经历过的每件事情。

在见到单飞的第一眼时,她就知道少年的与众不同。无论单飞如何蓬头垢面的站在那里,他和那些盗贼还是不同的。

白英陆六他们是盗匪,她一眼就看得出来,做盗贼久了,总会留下点草莽的气息。因此在喜儿几乎一箭射死白印时,她出手将白印拿下。

当时丹阳大乱将成。

她必须用雷霆手段将一切祸患扼杀在未萌。

三哥不懂事,可她必须懂得。从年幼起,每次见到娘亲的泪光时,她就立志和娘亲一般承担起孙家人的重任。

沉甸甸的重任!

父亲身死,大哥因此而遭遇匪夷所思的祸端,娘亲劳心而终,可孙家不会倒下去,因为还有二哥和她孙尚香在。

有人要搅乱丹阳。

她敏锐的察觉到这点,在拿下白印后,她立即让陆六去将他们的老大叫来,她怀疑这帮人蓦地到了丹阳,和丹阳的隐患有关。

单飞和喜儿侃侃而谈时,她已知道单飞和要颠覆丹阳的势力不同——这根本是个看破世俗的人,怎会去考虑阴谋颠覆着什么?

她站出来后本想致歉——喜儿太过妄为,总做些冲动的事情,可在单飞望来的时候,她心中突颤。

单飞认识她?

她以女儿敏锐的心思觉察到——单飞看着她的目光绝非初见。

——我认识你吗?

她不由问出了这句话,她从不记得单飞,单飞为何看着她却像熟悉的模样?

那时单飞就将她当作是晨雨?

暗道阴森。

孙尚香缓步前行。如今危机笼罩,她本该集中精神应对的,为何她偏偏想起很多许久以前的事情?她分心之下,并没有留意到油灯似乎散发着异样的光辉。

迷离又清晰。

不会的!

单飞那时候不应该把她当作晨雨,如果单飞把她当作晨雨的话,之后和她见面的时候,就不会有那种刻意疏离的表情。

心爱的女人出现在眼前,他会有些异样的举动,单飞像是曾经认识她,却没有当她是心爱的那个女人。

单飞是诚恳的,她从未见过这般诚恳的男人,他对谁都不想以险恶之心揣度,他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彼此真诚相待;可单飞又是聪明的,他知道自己的愿望不可能实现,他没有埋怨,只是知道在什么场合做些他坚持的事情。

清楚中带分无奈,无奈中又有着宽容。

她刻意让单飞担当丹阳郡丞的那一刻,她知道他是为难的,可他又没有推辞什么,或许在他的心中,因为慈济堂的事情,他欠她孙尚香一个人情?

之后的事情如电般闪过脑海。

她很是担心单飞有些应付不来,哪怕有人送信前来,将单飞的一切背景说个分明。

送信的人是担坎蝗晃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