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15节 诡异的山洞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15节 诡异的山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和你赌了。”

孙尚香说出这句话时,没有什么自信,但有一股无边的坚决。

众人默然。

白莲花眼中闪过喜意,不想孙尚香选择了迎战,她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高声道:“孙尚香,我一直不服你,可你能选择和我做赌,我对你倒有些改观。”

你是否改观,孙尚香依旧是孙尚香。

孙尚香这般想时,冷淡道:“我知道你为何不服我。”

“你知道?”白莲花眸光闪动。

“因为方才单飞让我带他们逃命,却没有吩咐你。”孙尚香轻淡道:“在单飞的眼中,我毕竟比你可靠一些。”

白莲花眼中燃起熊熊的怒火。

她不能不说孙尚香真是少有的睿智,一口就说破她的忿然所在。不错,她就是伤心为何在这种关键时候,单飞选择相信了孙尚香!

“你知道单飞为何吩咐我带他们来此?”孙尚香反击道,她已做了决定。

输赢对她的结果都是一样,可她还是不要输。这本是她多年养成的性格,她不要落魄低头的离去,孙尚香要离开,也会选择昂首的离开。

白莲花不语。她不是不知,而是猜到了也不想说出。

“因为单飞知道,在最危险的时候,你只会救他,可我和单飞都会选择尽力救下在场所有的人,因此单飞不能将这里的人托付给你。”孙尚香轻声道。

荀攸微有心颤。

他一直想着如何让白莲花击败孙尚香,听到孙尚香这般说,他一直执行的策略却有了几分动遥

如今的情况极为险恶,可说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个人。危机关头,孙尚香可能会救他荀攸,白莲花却不见得。

白莲花照顾他荀攸是因为单飞的吩咐,没有了单飞,谁知道这女人会做些什么?

荀攸心颤的功夫,白莲花反击道:“你拉拢这里的人,是想利用他们帮你吗?这可是你我之间的赌约。”

“我知道。”

孙尚香恢复了平日的从容,“你也不用这么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怕我失信吗?”

白莲花微笑道:“你不会告诉单大哥这个赌约的……所有人也不会说的,是不是?”她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笑意盈盈。

众人望见白莲花的眸光时,心中都有些惊凛。

张治头从头到尾都是少说话,见白莲花似有警告,他心中微哂,暗想我堂堂汉中祭酒,还怕你这个女人?

但回想到当初在木房中,白莲花和孙尚香僵持的那一幕,他又难免凛然,白莲花这个女人爱一个人异常执着,她若是恨起一个人来,那情形难以想象。

不多事就好,你们的纠葛,我何必理会,张治头心中暗想。

孙尚香知道白莲花想利用众人约束她行事,又不想单飞知道此事。白莲花在单飞面前一直都是温柔听话的样子,白莲花不想单飞将她看作狠辣的女人。

明白白莲花的用意,孙尚香并不说破,她知道自己的确不会和单飞提及此事的,她亦不想在单飞眼中变成个长舌妇。

“单飞恐怕要回转了。”

孙尚香收敛了心神,凝眉道:“可我们还没有做什么。此间山洞深邃,我们需要探探。”

“不错,总不能等单大哥来做一切事情了。”白莲花微笑道。

边风等人暗叫惭愧,心道不能让单飞事事亲为,不过也不能让白莲花、孙尚香来做此事。心思微转,边风吩咐道:“李响、张放,你们两个去里洞看看,不要走远,一有发现立即回转禀告。”

那两人都是凉州盗贼,望向黑黝黝的内洞时心中都有不愿,不过摄于边风的威严,应声向里洞走去。

众人见白莲花、孙尚香都安静下来,才记得危机未除。边风探头向山洞外看看,不见恶鸟和饿狼,很快缩回头来道:“这种恶鸟不像总在这里盘旋的,眼下消失了。”

荀攸皱眉道:“我总有一种感觉……”顿了片刻,见众人望过来,荀攸看着葛夫人道:“狼群出来的古怪,似乎刻意把我们向南驱赶。”

众人逃命的时候都是心惊胆颤,静下来听荀攸所言,倒都有这种感觉。

“那些***的恶鸟也像特意守候在这里。”荀攸又道。

边风动脑的能力不强,虚心请教道:“荀候想说什么?”

“我只怕……这是有人的安排。狼群将人赶到此间,***的恶鸟将剩下的人尽数杀掉。”荀攸缓缓道。

孙尚香心中凛然,她记得那个死去的发丘中郎将说过千万不要来此。莫非那人指的就是这里的饿狼和恶鸟?

众人均是露出难信之意,边风更是吃惊道:“这世上怎会有人有这般本事?”

荀攸沉吟不语,似在思索什么。

边风问不出什么,本想问问孙尚香单飞什么时候回来?不过知道孙尚香亦是不知,如今不好催促,边风皱下眉头时,孙尚香已道:“你派去的那两人怎么还不回来?”

边风也感觉李响、张放二人离开的时间长了点,掏出个竹哨用力一吹,哨声在洞中远远的传开去,颇为刺耳。

片刻后,众人均是露出凝重之意。

哨声响亮,李响、张放二人只要不聋,里许都能听到,不会始终没有音讯。

“他们出事了。”孙尚香断然道。

众人心中发寒,他们才从饿狼、恶鸟口中逃得性命,躲在洞中只以为是个安身之所,哪想到这里也不安全。

“我再派几个人去探探。”边风警惕道。

孙尚香暗想你干不掉韩遂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洞中真有险恶,李响、张放失踪,你再派几个人过去,不是让敌人分批吞掉?

“不行,***看看。”孙尚香片刻间就做了决定。

众人怔祝

边风的手下再看孙尚香时,都是露出敬佩之意,他们方才听边风所言,只怕边风吩咐到自己头上,不想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主动请缨。

“***。”张辽沉声道,他知道孙尚香在单飞心中的份量,暗想若是孙尚香出了意外,他真没法和单飞交代。

孙尚香摇头道:“张将军,不用这般。”见张辽执意跟随,孙尚香轻声道:“张将军,此间很是危险,你责任更重。”

张辽饶是骁勇,此刻也是心惊不已,看出孙尚香并非客套,张辽嘱咐道:“郡主,你发现不对后立即呼叫回转。”

他知道孙尚香武功绝非泛泛,甚至比他张辽还要高明,暗想孙尚香探路倒是最理想的人眩

那个白莲花……始终不语,张辽知道她并无探路的打算。

“这有哨子。”边风将哨子擦干净递过去,见孙尚香未接,边风略有尴尬,建议道:“我们不如就在这儿等单统领回转再做打算?”

众人如今对单飞都有依赖,闻言均是点头。

孙尚香心中却想,单飞穿越后若没有碰到恶鸟,必定飞速到达此间,如此说来,我和白莲花争吵时,他可能已经赶到。他不能立即回转,想必不肯浪费时间,说不定会到里洞查探。

一念及此,孙尚香芳心发热,心道李响、张放如有危险,那单飞呢?

“我不会有危险!我要去看看。”

孙尚香安慰众人后才待向里洞走去,葛夫人突道:“洞内黑暗,你拿着这油灯吧。”她入了此间后一直默然,在荀攸向她问话时亦没有答话,此刻才起身将手中的油灯递了过来。

众人心中都有奇怪,暗想我等一路连跑带颠的,你拿个油灯还会有灯油存下来?

没有灯油,孙尚香拿个油灯何用?

一点火星亮了油灯,葛夫人微笑的看着孙尚香道:“你小心些。”

众人见油灯又亮,均是错愕不已。

亚克西却是丝毫没有奇怪,暗想神灯就是神物,始终能点燃有何奇怪?传说墓室中,不就是有什么长明灯吗?他见葛夫人将油灯给了孙尚香,心中发热,本要主动请缨为孙尚香掌灯,可望着里洞的阴森,亚克西终于还是压住了心中的冲动。

孙尚香接过油灯后也是略有奇怪,不过还是道声谢,缓缓向内洞走去。

外洞宽敞,内洞渐变狭窄,不过亦有两人的高度,并马可过。

孙尚香不急于前行,留意着洞壁,发现似有人工斧凿的痕迹。她心中暗想,若是单飞在此,或许能发现更多的事情。

咬了下嘴唇,孙尚香微眯眼眸,用身心倾听着周边的动静。

洞内静的可怕。

只有外洞的声音还是依稀传来,张辽的声音低沉的传来道:“郡主可好?”

孙尚香运力回道:“没事。”

如斯数次,听张辽的声音开始低微,孙尚香止住了脚步,心中暗骇。

前方仍不到尽头,不过是一条道路斜斜向下。

孙尚香前行的时候计算脚步,感觉自己约莫走了数十丈的距离!

她初见这山包时,从不感觉此间会恢宏如此,但看这条道路如同通往地狱般的深邃,也是心中震骇,一时间犹豫是否要继续探下去。

李响、张放他们呢?

他们一直探了下去,才没有听到边风的哨声?

孙尚香一路行来,并没有发现这两人的踪影,心中隐约感觉不对。在这两人接受边风的命令时,她看到二人都流露出不愿胆怯之意。

李响二人既然畏惧,怎会探得很远的距离?

那他们为何会不见?

孙尚香心中戒备,就感觉前方的洞道如同个怪兽的大口,而她已经走到怪兽的嘴里,正一步步走向怪兽的嗓道。

回转再说!

孙尚香当机立断做了决定,一步步的向后退了几步,不见前方的动静,这才转身向来路行去。

若是旁人,在这孤寂无声的环境中,心惊胆颤的多半举止失措,孙尚香还能保持镇静的回转,但她走到路途的一半时,一颗心已沉到了谷底。

前方没有半点动静。

“张将军。”孙尚香鼓劲叫了声,周身开始发冷。

她清楚的记得,走到这里时,张辽从外洞传来的声音还很宏亮,可她运劲喊去后,周边许久的沉寂。

外洞再无半分动静!

s:新的一个月了,兄弟们不少都会有保底月票,还请投给老墨吧!月票多了,老墨写起来精神头更足。哈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