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10节 有信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10节 有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晨雨歇,潮冷更盛,众人醒来时,透过遮天蔽日的林木望上去,感觉夜虽逝去,梦似未醒。

单飞起身后不等吩咐,边风早将群盗***起来,低声道:“单老大,还要向南吗?”

昨夜白莲花和孙尚香的那把火虽未烧起来,边风却因此对单飞死心塌地。

单飞是个能人,不用他出手,身边那两个女人就够阎行喝一壶的,只要能解决阎行和韩遂手下的八将,要杀韩遂就容易了。

那两个女人当然不会为他边风出手,边风很有自知之明的,但是边风想着如能有单飞帮手,他边风想要复仇何难?

边风自从父亲边章被韩遂暗杀后,一门.心思的就是想要复仇。

无奈韩遂雄霸西凉,身旁精兵十数万,绝非他区区一介凉州盗贼能够挑战。他***无奈的前来云梦泽,本想求许愿神灯,可他不是傻的,如果有单飞这么强横的势力不知借用,偏去求那个虚无缥缈的许愿神灯,那不是脑袋被门板夹了?

更何况,昨天他也握着神灯许了愿。

油灯还是油灯,所谓的灯神不知道是不是在休产假,根本对他不理不睬。

不止是他,房中的每人都拿着那油灯在研究。

单飞用的时间最多,不过看单飞的神色,似也没有发现。单飞不是个贪婪的人,再无所获后,径直将油灯放在桌案上。

然后白莲花、荀攸都对神灯左看右看。

昨晚漫长,众人排着队,拿着神灯看着谁和神灯有缘,结果就是——大伙浪费一晚上的时间。

亚克西一双眼黑的和熊猫般,更是恨不得抱着神灯睡觉。

边风徒劳无功后,坚定了放弃灯神来抱单飞这尊神仙的念头。

人嘛,都是现实的,讲求落袋为安。

边风既然有求单飞,知道人家帮不帮你不但看缘分,还得看心情,像灯神那样无偿帮忙的傻帽毕竟不多,大多数人肯费这种力气帮你,还是因为你有点儿作用。

他决定为单飞卖命,然后打动单飞,再取韩遂、阎行的狗命。

单飞见边风如此的殷勤,多少明白他的用意,暗想你主动来奉献,死了可不要怨我。

昨晚和孙尚香一席谈话后,他知道这次探险比去冥数还要危险百倍——随时都要死人的。

他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他一定要得到自鸣琴找到曹棺,他唯一的犹豫是……

单飞正考虑的时候,葛夫人从房外走了进来,望向了亚克西,却未言语。

油灯早熄,此刻正被亚克西抱在怀里。

见单飞也望过来,亚克西眼含热泪的和神灯分手,将神灯放在了桌案上。和单飞一起的时间不长,亚克西也算熟悉了单飞的性格。

大家客客气气的,彼此相安无事;你若是给脸不要,就不要怪人家把你抽的啪啪的。单飞虽不拿那神灯,但是怎么来算,神灯还是落不到他亚克西的手上。

看着葛夫人拿起了神灯,单飞又无意购买,亚克西眼泪落下,才要说声再见的时候,就听葛夫人道:“单统领,我亦要回转,你能否和我一路?”

众人蠢你要去哪里啊?这不是你的家吗?单飞怎么会和你同路?

单飞心头一跳。

他一直猜测葛夫人就是云梦秘地的人,葛夫人要回转,不就是要去云梦秘地?葛夫人一直没告诉他云梦秘地的具***置,难道她要亲自带他前去?

葛夫人为何这么做?

单飞想不明白,见葛夫人看向房外,弦歌正牵着孙尚香的手,不知怎地已和孙尚香极为的熟络,弦曲却在望着房中的白莲花,很是依恋。

“两个孩子不舍得就这么分离,央求我一晚。”葛夫人轻声又道。

单飞见葛夫人神色落寞,微笑道:“我倒想跟夫人‘同路’,就怕夫人不便。”

葛夫人笑笑,淡然道:“那又有什么相关呢?”

她拿着油灯向房外行去。

边风立即望向单飞。

单飞不解葛夫人话中的意思,略作沉吟就做了决定,“让出三匹马给夫人和孩子。”

亚克西热泪盈眶,忙道:“我的马儿可让出来1他觉得和葛夫人一路,就有再琢磨神灯的机会,让出马匹倒是心甘情愿。

葛夫人道声谢,策马南行。

荀攸伤势稍好了些,勉强可以乘马。他计算时日,感觉月底更近,本不解单飞为何又要带上三个累赘,但见葛夫人居然也是向南,暗想单飞年纪虽轻,做事却稳,莫非感觉这葛夫人很有作用?

众人各怀心思的前行。

葛夫人对云梦泽的道路很是熟悉,往往在山穷水尽再无道路时,总能找出曲径前行。

如此一来,不要说荀攸,就算边风都是心中暗想——这个妇人像是一辈子住在云梦泽的样子,单飞能让此人领路,亦有非凡的本事。

一路上,弦曲和白莲花轻声细语,有着说不完的话儿,弦歌却始终赖着孙尚香,孙尚香对其倒也极为疼爱。

众人见状,暗想各人倒有各自的缘分。

昨晚白莲花、孙尚香剑拔弩张,今晨再见,全然和忘记般。

这自然也是单飞的本事。

边风正叹息能者无所不能时,前方突有人声传来。

众人微缓马势。

边风带着群盗没什么领军作战的大局观,不过还是派几个盗贼在前方稍加探路。探路的盗贼很快回转,低声道:“边老大,前面有一伙好像道上的土人。”

他说的是暗语,就是说碰到了同行的土著,对方像是本地的强盗。

边风又要向单飞请示来表达心中的敬仰,单飞微扬下眉头,“我们赶路要紧,他们若不拦路,任由他们了。”

大伙儿均是点头,单飞早策马到了葛夫人的身旁,就见前方涌来十数人,为首有七八人看起来有点本事的盗匪,余众更像种地的百姓吃不饱过来做个***。

那一伙盗匪看起来准备干一票就回去吃午饭,见到单飞一帮人装备更齐,连马儿都有,稍收敛了狂态。

在此地,有马儿的人本来就和单飞那个年***个夏利差不多。

军方都缺马,单飞这帮人马匹数量不少,那伙盗匪一见就知道对方不太好惹。

那伙人为首之人腆着肚子站出来道:“兄弟哪条道上的?我等是有事路过,大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何?”

单飞笑笑,“如此最好。”

他示意众人先行,边风这边的群盗策马而过,见有人还挤在路旁,有盗贼一鞭子抽过染远点,不要妨碍老子赶路。”

边风这帮人在凉州都是嚣张惯了,不然当初也不会找单飞的麻烦。群盗听边风的吩咐,对单飞一帮人保持尊敬,但对旁人并不客气。

盗匪扬鞭,对方那人亦是剽悍,怒目伸手间一把居然拉住了抽来的鞭子。

林中陡静。

对方为首那盗目光冷然。

边风等人就要形成合围之势。

单飞一鞭挥出,卷回己方盗贼的马鞭,微笑对为首那盗道:“我等急于赶路,请勿见怪。我们走。”

他示意众人莫要找事,边风等人见状,讪讪的策马前行。

那剽悍之人见单飞等人走远,重重的唾了一口骂道:“你们有马儿了不起吗?老子等找到了桃花林,要什么就有什么。”

他身边有个土鳖模样的盗匪随声附和道:“老七说的不错。眼下正事要紧。”

剽悍的老七转望身后的一个后生,低声威吓道:“言有信,我们跟着你走了三遍了,不要说神仙,鬼都见不到,就遇到了一帮***。你再找不到桃花林,信不信我扒你的皮?”

他手按到刀柄作势威胁,蓦地回头望去。

众人均是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单飞无声无息已站在他们的身边不远。

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七心中诧异,见单飞微笑的望着他道:“你在和言有信说话?”老七不知道单飞走的远,耳朵却灵。

听到“言有信”三字,单飞立即想到张辽曾经说过的话——郭嘉就是因为听闻言有信的事情,这才寻到湘妃祠,进而失踪。

单飞一直担忧郭嘉的安危,却始终没有头绪,听到“言有信”三字,如何会不回来问上一句?

刷!

老七拔出腰间的单刀,“你算个什么东西,要老子答你?”

他身旁的人霍然并肩。

为首那盗贼更是露出警惕之意。

老七憋着一肚子火,早就看单飞这帮人不顺眼,见单飞如此询问,和同伴都觉得单飞亦是为桃花林而来。

既然如此,他如何会对单飞客气?

话才落地的光景,老七想着先下手为强,一刀就要向单飞劈去,陡然见眼前黑影闪现,有人伸手向他抓来。

老七身手绝对不差,见状怒吼声中单刀展动,才劈出两刀,就见对方虚晃一拳,老七横刀才要格挡时,就被对方一拳击在了小腹之上,正疼得弯腰的时候,又被对方踢在了脸上。

闷哼声中,老七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树上。

余众有几人才要上前,就见眼前寒光闪现,骇然之际均是纵身***,等连退数步时,才见一汉子立在他们身前。

刀在腰畔,宛若未出一样。

出刀的是张辽。

踢飞老七的却是边风。

二人见单飞霍然回转,自然跟随,见老七对单飞动手,边风急于表现,二话不说的就击飞了老七,见身旁的张辽瞬间连出四刀,逼四个援助的敌人回退,边风心中暗赞。

为首那盗匪才要出手,蓦地见到两人如此强悍,骇然道:“你等是哪个?要做什么?”

边风扬声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曹司空手下第一高手单统领在此,问你们话是给你们面子。你们算什么东西,胆敢向单统领出手?”

.

ps:再求几张月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