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09节 致命的危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09节 致命的危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雨连绵,点点滴滴的落下。打湿不了随风飘动的衣袂,却拨动着难安的心弦。

孙尚香感觉到单飞在望着她。

她不敢去看。

等心弦稍平时,孙尚香才回头飞快的看了单飞一眼,很快的将视线移向自己的脚尖,“我一路跟过来,始终感觉你就在我前方不远。”

“感觉?”单飞心头颤抖。他想起和晨雨攻克邺城时的场景。

孙尚香嫣然一笑道:“你恐怕不知道,我从小就是追踪的好手,无论别人藏在哪里,只要在不远的地方,我想去找,就能感觉的到。”

“很厉害的本事。”单飞若有所指道。

孙尚香笑笑,“我在找你的时候,在路上发现个垂死的人,他是个发丘中郎将,你的同行。”

单飞皱了下眉头,想起玉尺、博山发疯的事情,“那人疯了吗?”

孙尚香诧异道:“为什么这么说?”听单飞将湘妃祠的事情简略说了遍,孙尚香目露诧异道:“他们恐怕是受人的暗算。”

单飞早有这个想法,也一直担忧郭嘉的死活,虽说郭嘉好像过几年才会死,但如今万事没有定论了。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到看似风平浪静的云梦泽中,随时都会爆发无边的险恶。

将心中的担忧说出,单飞只想让孙尚香提高警惕。

孙尚香点头道:“我亦这么感觉,因此……”她没说下去。

单飞接道:“因此你一觉察我有危险,就如飞的奔来?”

孙尚香抬头看向远方,“你信我说的?”许久不闻单飞的动静,孙尚香娇躯微颤,凝向单飞道:“你……”

“我信1

单飞轻声但坚决道,“人这一生,总有值得相信的事情,不然未免太过可悲。”

孙尚香芳心舒畅。

她一直憋着股怒气,若是单飞也怀疑她的话语,她说不定拂袖就走,可望见单飞坚定的目光,孙尚香微笑道:“你就是与众不同,或许你见识广,总会信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单飞心中微酸。

他一直想将事实说出,可见到孙尚香如此,他试探的话语已然无法开口。

孙尚香是个独特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判断,若是他单飞冒然说出将孙尚香当作晨雨的事情,伊人会如何反应?

不信,不满,忿然,排斥……

或许会适得其反。

单飞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没有哪个**的女子会喜欢男人将她当作旁的女人。

孙尚香若是不满离去,他恐怕更加的麻烦。

单飞想到这里时,提醒自己莫要心急。孙尚香只是感应到他的心声,这件事实很难说明别的事情。

他虽未多问,但已清楚明白,孙尚香仍无晨雨的半分记忆,不然孙尚香对他肯定是另外的一种感觉。

伊人不是晨雨?还是伊人就是晨雨,却将和他单飞的经历彻底忘记?

单飞默然难语。

孙尚香不知道导极为复杂,蹙眉道:“那个发丘中郎将没有发疯,最少在我看到他的时候是没有发疯,我知道他是清醒的。”

单飞相信孙尚香的判断,“然后呢?”

“他受了致命的伤,见到我的时候回光返照,求我立即赶赴湘妃祠去告诉……郭嘉。你认得郭嘉?”

见单飞点头,孙尚香凝声道:“他让我告诉郭嘉,千万不要去云梦秘地,谁都不要去,那里有杀人的陷阱1

单飞皱眉。

孙尚香道:“我虽不认识郭嘉,不过我感觉你会和郭嘉相会,这才赶到湘妃祠。”

单飞不能不说孙尚香的直觉很正确。

孙尚香接着道:“结果我只发现两具尸体。之后……我继续追踪你的下落,然后在深夜就……”

摊摊手,孙尚香道:“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见单飞沉默不语,孙尚香纤手十指微绞,随即松开双手故作轻松道:“好了,我要告诉你的事情都说完了。我……”

“你还不能走。”单飞突然道。

孙尚香嘴角浮出丝笑意。

无论白莲花如何奚落,无论荀攸等人如何看她,只要单飞说上这么一句,她就会义无反顾的留下来。

“我需要你帮手。”单飞心思飞转,见孙尚香微有不解,单飞微笑道:“你一定会帮我的,是不是?”

孙尚香立即道:“你为了孙家出生入死,我这次前来,就是……就是……告诉你,孙家不会算计你。你的问题,就是孙家的问题。”

单飞心下稍安,沉吟道:“你遇到的发丘中郎将是被人所伤?”

孙尚香点点头。

单飞喃喃道:“他多半是探得到什么秘密,却被敌人发现后追杀。”

“我也这样想的。”孙尚香蹙眉道:“云梦泽不但地势险恶,还有很多波势力隐藏。杀死发丘中郎将的人不是孙家的人,那就可能是刘表的人。”

“亦或是……不应该是他们……”

单飞又将阎行的事情略有说及,分析道:“阎行是个谨慎的人,没必要先和曹营交恶。”摇摇头,单飞道:“发丘中郎将见过世面,他都认为是危险的事情,那肯定是有致命的危机,我们一定要多加防范。”

“但无论那里有多危险,你一定要去的,是不是?”孙尚香明了道。

单飞苦笑道:“我一定要去的,因为我不但要去找潜艇的说明书,还要去见曹棺。”心中只是道——你若是晨雨,***那里,本来就是为了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孙尚香极为讶然,“你去见曹棺……他……”

单飞看着孙尚香道:“他说要帮我寻找晨雨。”他将曹棺的事情亦是如实的说出。

对于孙尚香,他不再隐瞒什么。孙尚香知道的越多,越有利形成她自己的判断,说不定……会让她记起什么!

孙尚香玉容微黯,转瞬强笑道:“你让我帮忙去找晨雨?你放心,我一定会帮忙的。”

单飞留意到孙尚香表情的变化,忍住心中解释的冲动,微笑道:“那好,一言为定。”略有沉吟,单飞建议道:“你今晚莫要在这儿站一个晚上了,我带你去葛夫人那里,她会让你留上一晚。”

孙尚香赞同道:“好。”

“你一定要帮我的。”单飞才待离去,止步道:“尚香,你能不能答应我,一定要和我到秘地见到曹棺后,再想走的时候,才会离去?”

孙尚香芳心颤抖,一时间不知什么滋味。她从未听单飞这么称呼她,她面对单飞时,单飞素来称呼她为“郡主”。

客气的疏远。

今晚的他,为何会突然改变了称呼?

他这般坚持,究竟有什么用意?若他真的找到晨雨后,她就算不想走,又怎会不离去?

孙尚香心乱如麻,反问道:“你不信我?”

“我信你。”单飞看着孙尚香的玉容,良久伸出手来。他握着拳头,拇指和尾指伸展。

孙尚香不解道:“怎么?”

“我们做个约定。”

单飞含笑道:“只要我们约定后,你答应我的事情,就不能反悔。”

孙尚香凝望了单飞良久,终于伸出纤手,亦如单飞般。二***面相抵,四指相对良久,孙尚香脸色又红,她从未和哪个男子有如此亲昵的动作。

“要多久?”她终于问道。

单飞松开了拳头,握住了孙尚香莹白纤细的手腕。

孙尚香略有挣扎,却未发力,“这也是约定要做的?”

“不错。”单飞终于松开伊人的玉腕,轻叹道:“我们‘这次’的约定,你一定要记得了。”

孙尚香不解单飞言语的深意,微笑道:“我感觉你防贼一样呢?对于和你约定,我每次不都记得吗?我忘记了哪次?”

单飞转过身来,忍住眼中的泪光涌现,若无其事道:“葛夫人可能是云梦秘地的人,她若不说,我们也不用逼问什么。不过我想……你也不会逼问什么了。”

二人到了葛夫人的房门前,单飞轻敲房门,就听身后有人道:“你又来偷什么?”

见弦歌从柴堆后走出来,单飞微笑道:“我想让这位姐姐在这里留宿一晚,不知道……”

“你不让这位姐姐和你们一起,是怕她和那个莲花姐姐打起来,是吧?”弦歌瞪着大眼问道。

单飞略有尴尬。

他的确有点这个意思,在白莲花收手的时候,他已看到白莲花和孙尚香的剑拔弩张。他了然白莲花的性格,知道她为何出手。

往事点滴的涌过。

他已明白当初的莲花为何会说曹宁儿的不是。

“你们不会和这位姐姐打起来的,是不是?”单飞终于笑道。

弦歌哼了声,拉住孙尚香的手走入房中。

单飞在门前立了片刻,缓步向荀攸所在的木房走去。

孙尚香亦有尴尬,她进房后见葛夫人坐在窗前望过来,才要开口,就听葛夫人轻声道:“你若不嫌弦歌多嘴,可和她一起睡下。”

弦歌拍手叫好,拉着孙尚香到了房间角落的一处地席下坐下,和孙尚香共盖一床被子,弦歌凑到孙尚香耳边道:“你是不是就是晨雨?”

“什么?”孙尚香不想这小女孩蓦地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是晨雨?”弦歌诧异道,“那就奇怪了。”

“奇怪什么?”孙尚香不由问道。

“你还不知道?”弦歌瞪着大眼道:“方才那个贼……用许愿神灯许愿,想要见他最爱的女人,然后你就到了他的身旁。神灯很灵的,你若不是晨雨,怎么会突然到了他的身边?”

孙尚香心中微颤,蓦地醒悟白莲花为何对她那般敌视,为何一口咬定她在撒谎。

这是巧的不能再巧的事情。

她亦明白单飞今晚看她的眼神为何那般……温柔,以往的时候,他对她虽是真诚,但一直都有点客气的疏远。

夜雨寒,她的一颗心始终温暖,哪怕这温暖到了云梦秘地后就会烟消云散……

“你不是晨雨,你又是哪个?那个贼为何对你像对最爱的人般?”弦歌又道,她没留意到娘亲若有所思的坐在窗旁,正透过窗前的一面铜镜看着她和孙尚香。

孙尚香一颗心慢慢沉冷,听着房外淅沥冰冷的雨声,涩然道:“我是孙尚香1

ps:你的订阅,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请订阅阅读。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