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08节 夜雨心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08节 夜雨心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荀攸暗自叫苦,他方才唯恐白莲花不对孙尚香下手,等见到两女剑拔弩张的形势,他却有点后悔。

这两女若是动手,在房中最先倒霉的恐怕是他荀攸!

张辽、边风等人都是神色讶异。

他们和孙尚香、白莲花均不熟悉,可在孙尚香和白莲花针锋相对的时候,他们却清楚的感觉到这两女子的犀利。

这两个女人恁地会有这般强大的气场?

边风当初认单飞为老大的时候,就看出单飞的非同凡响,能让凉州阎行商量说话的人物岂是等闲?

在边风看来,有两个女人为单飞争风吃醋再正常不过,男人能为女人争风,女人为何不能为男人暗战?

在这世上,优质的资源都是要抢来的。

边风既然有墙头草的特点,天生就有辨清今天吹的是什么风的本领,可他真的从未意识到,为单飞争风的这两个女人的武功均是如此的强悍。

未动手,这两个女人显露的锋芒就让他已心生颤栗,悄然的向后退去。

张治头才从房梁上下来,看起来亦要再窜到房梁之上。

白莲花右手微扬,房中大亮。

谁都没有看清她的动作,就见许愿神灯上的灯火一暗再跳,有火星从油灯上分离,倏然就到白莲花的手上。

火星瞬间怒燃如炬,燃在白莲花白玉无暇的手心之上。白莲花身着的洁白襦裙微微扬起,房中有气流暗涌,她那一刻看似就要将如炬的火球向孙尚香掷了过去。

妖术?仙法?

众人一见白莲花如此,心中惊悚,不想天底下会有一种武功如此的诡异难言。

亚克西终于看出不妙,连滚带爬的冲出房外。

张辽亦扛不住二女子之间的杀机,伸手一带,拉着荀攸贴木板而立。

荀攸舒了口气,暗想回转许都后,定要向曹司空说说张辽的好话——此人仗义。

房中众人均不堪白莲花油然而起的气势,纷纷躲避,唯独孙尚香还是坐在桌旁,纹丝未动。

火光怒燃间,迷幻千万。

眸光如月,破障清然。

孙尚香就那么坐在桌案之旁,心中讶然,她早知道白莲花必有非凡的本事,却不想其出手的招式居然这般诡异,不过她全然不惧。

惧就会退,退就会输。

她绝不会输!

有新月刀鸣,清音绕梁。刀未出鞘,已凤鸣千里,刀若出鞘,或许斩不断相思的缠绵,却破得了如魔的侵染。

房中欲炸。

边风、张治头已准备向房外退去,他们看得出来,白莲花仍在蓄力,她的出手一击甚至可说是石破惊天。

孙尚香能否接下来白莲花的一击他们不得而知,但他们已自认无法接下。

雨丝落。

夜风轻轻凉凉的吹到了房中。

火光陡灭!

唯有桌案上许愿神灯的一点昏黄独落在两女子的身上。

众人呆住时,就听白莲花娇然笑道:“单大哥,你回来了。”众人扭头望去,就见单飞不知何时已立在门前。

“怎么了?”单飞目光微闪,微笑问道。

白莲花在望见单飞那刻早熄了手中如炬的灯火,而她的手掌仍如羊脂般白洁,没有半分灼烧的痕迹。

“单大哥,我和孙郡主好久不见,想给她变个戏法。”白莲花轻轻走到单飞的身旁,关切道:“你方才去见那夫人,没有什么问题吧?”

众人讶然。

他们虽知女人心思难测,却从未见过如白莲花这般的女人,从上一刻的杀气千万,瞬间就能变成温柔如水的样子。

见单飞摇摇头,白莲花扭头看向孙尚香道:“郡主,我戏法变的不好,还得请你多多担待。”

孙尚香冷然不语。

白莲花蓦地收手,孙尚香自然不能趁势斩杀,她也感觉到单飞到了她的身后。

见孙尚香不答,白莲花又望向荀攸道:“荀候,我知道你对孙郡主所言很有怀疑……”

“啊?”

荀攸不想白莲花灭了手中的火,却将火引到他的身上。

“在场这多人都看着呢,荀侯男子汉大丈夫,总不会否认自己说过的话吧?”白莲花轻声又道。

荀攸脸色微红。

他自然记得曾说过什么,可一切都是白莲花引起,他是随声附和。此刻的他却不能同样的反咬白莲花,那实在是有失风范,也没有任何意义。

白莲花轻叹一口气道:“我知道荀侯一直对江东之人很是怀疑,自然也就怀疑孙郡主所言。可是……”

望着脸色红的发蓝的荀攸,白莲花缓缓道:“如今我等在这诡异难测的云梦泽,无论有什么恩怨,都应该齐心面对,而不是自乱阵脚。荀侯,你说是不是?”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啊!

荀攸差点***。

他本自负才智,若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绝不让旁人,哪想白莲花或许没有疆场的运筹,但在方寸之间的变化,实在让他应接不暇。

“那是,那是。”荀攸强笑道。

白莲花望向默然的孙尚香道:“郡主,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呢?”

孙尚香冷哼一声,站起向门外走去。

单飞转念间,跟随孙尚香走出了木房。

白莲花望见单飞、孙尚香先后出了此间,却没有跟上去,转头看向荀攸笑道:“荀侯,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经方才一事,我只怕孙尚香会将怨气出在你的身上,荀侯不得不防。”

荀攸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白莲花轻声道:“不过荀侯若是有难,我不会置之不理的。”

荀攸咳嗽道:“多谢公主。”

我谢你个大头鬼。

事到如今,他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看似天真的少女,此女人为了单飞,随时都会毫不犹豫的卖掉他荀攸。

不过他亦知道白莲花的意思,要想除去孙尚香,白莲花会和他合作。

大伙彼此间不过是利用的关系。

能有这种盟友加盟,他荀攸自然信心大增,但和这样的盟友合作,他着实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夜雨凉。

孙尚香远离了木房,走到一棵大树下,感觉单飞跟在她的身后不远,她缓缓转身过来道:“我答应过你,要等你回来。”

单飞看着垂头的孙尚香,心中热血激荡,终于忍住呼唤“晨雨”的念头,“多谢。”

你不用谢的。

你为孙家赴汤蹈火,我为你做这点小事,又有什么值得感谢的呢。

“如今你回来了,我要走了。”孙尚香轻声道。她只走了一步,就止住了脚步,低头望去,就见衣袖牵绊。目光移上,就见到衣袖的另一端正在单飞的手上。

回眸凝望单飞的双眼,孙尚香未语。

“你说过有事要对我讲的。”单飞微笑道。

孙尚香哑然失笑道:“我差点忘了。”

她“感觉”到单飞的忧伤,“见到”单飞痛苦期盼的眼神,“听到”单飞的呼唤,只以为他处于极为紧迫的情况找她,这才飞奔前来。

寻到单飞,见其安然无恙时,她满心欢喜;察觉到他喷火炽热的目光时,她心中讶异;没来由的受到白莲花的奚落,她心中委屈。

究竟委屈什么,她自己不愿深想。

她没有撒谎。

为何所有人都不信她?

见到单飞温暖的目光时,孙尚香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她决定不再提及那稀奇古怪的事情。

如今想想那件事,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吕布追杀你的事情,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离开了襄阳。”孙尚香解释道。

单飞“嗯”了声,他虽有心仔细询问孙尚香如何感受到他许愿之事,见伊人轻声细语,还是耐心的听下去。

“刘备、关羽很是着急,不过追不上你们。”

他们最好别追上。

单飞感激这两位的热心,但实在担忧他们会再和吕布遭遇。

“他们见到我时,说刘表说了,你如果逃过吕布的追杀,一定会到云梦秘地的。刘表说,云梦秘地应该在华容湘妃祠以南的百里左近。”

单飞见伊人在侧,并没有着急离去的模样,心情放松下来,点头道:“我们正要赶赴那里。”

“你不觉得奇怪吗?”孙尚香问道。

“奇怪什么?”单飞顿了下,突然道:“你等等。”

孙尚香微怔,就见单飞飞身到了旁的树上,再落下时手上多了几根丈高的树枝,抖去其上的雨水,单飞将树枝斜插在周围。

寒风凉,夜雨菲菲,却已不能冷到二人的身上。几根树枝就在森冷的云梦秘地搭建出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孙尚香目露喜悦,赞道:“你很聪明,我就没想到这点。”

单飞微笑道:“我以前的时候多在野外做事,倒是习惯了这些事情。”轻拍下额头,单飞回到正题,“你想说刘表既然知道云梦秘地,为何不想法进入,还谎言欺骗我等?”

他曾和孙尚香、鲁肃提及过刘表的事情。

探寻云梦秘地可说是千头万绪,一定要有可靠的帮手。在单飞心中,孙尚香和鲁肃是可信的。

见伊人轻点螓首,单飞道:“我想刘表不是不想进入云梦秘地,而是因为那里有极大的障碍或危险。他不和我提及此事,一方面是怕我拒绝帮他,一方面亦可能以此当作和我讨价还价的本钱。”

孙尚香轻轻点头道:“我和鲁先生均是这般想。刘备和关羽随即赶赴云梦秘地,我让鲁先生带人去那里等我,我问了城兵……看了马蹄痕迹,发现你是向北离去。我……”她欲言又止。

“你怕刘表消息有误,又感觉我可能迂回撇开追踪。”

单飞目光灼热,轻声道:“你担心我,于是……你就跟了下来。”

孙尚香玉容泛红,移开了目光,许久的功夫才道:“你说的没错。”

冬风寒,孙尚香说出那几字的时候,内心颤的脸颊都在发热。

你说的没错,我担心你,我也很在意你,因此在白莲花让我发誓说从未喜欢你的时候,我是如此的怒然。

ps:最近书评区挺热闹的,继续热闹吧,咋猜都行!哈哈,就是别忘了订阅投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