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06节 曹棺的失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06节 曹棺的失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才看到信手拈来雪花盟飘红打赏了,感谢。也感谢众多兄弟的打赏订阅支持谢谢你们!

单飞知道这妇人会对他说些事情,没料到妇人开口就提及晨雨一事。他才考虑到孙尚香是否就是晨雨,蓦地再听妇人异常熟知的提及到晨雨,单飞惊诧难免。见那妇人静静的望着他,单飞很快镇静了下来。

“还不知夫人贵姓?”

“你叫我葛夫人就好。”那妇人淡然道。

葛夫人?

玄鸟乃葛天氏之乐,葛姓应是葛天氏传下的姓氏,这妇人是葛天氏的后人?单飞能这般想,是因为他在冥数的时候,见到的话事人均是极有背景的人物。

这妇人是云梦秘地的人?

单飞心有猜测,不想唐突,缓缓道:“我倒真没见过葛夫人。”

葛夫人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轻淡道:“我本来也不知道你的。”

本来不知道?

单飞困惑时,听葛夫人道:“单飞,单鹏之后,巫灵儿之子。单鹏、巫咸本是女修护卫,两家遵女修之令,世代以诛杀使用异形香为己任。如今的单飞,是曹操手下摸金校尉的统领,为人……值得信任。”

见单飞益发的愕然,葛夫人笑了起来,“我说的对不对?”

单飞不想葛夫人对他如此的了然,掩盖了错愕,微笑道:“除了最后值得信任的一句外,其余的事情,倒可信任。”

弦曲在屋中一直默默倾听,闻言“咯咯”一笑。

“你不奇怪我怎么知道你的事情吗?”葛夫人若有所思道。

单飞径直点头道:“是有点奇怪。”

“我知道你,是因为一个人。”葛夫人幽幽叹道:“和你们对待我女儿一般,多年前他见到我的时候,亦给我一块玉佩,博取了我的好感。”

伸手出来时,她手上多了块雕琢精美的玉佩。

玉佩是汉时的花纹,这不是太罕见的玉佩,不过极为的美丽。

男人看东西,多看功用女人看东西,留心美丽。

单飞见葛夫人还珍藏着玉佩,暗想那人难道是葛夫人的情人?他这么想倒是自然而然,女人保留男人的东西,多是为了记念。

“我知道人都如此。付出点儿东西,总是希望有些收获的,当初他给了我这块美玉的时候,我就想他会有目的。”

葛夫人悠然道:“人性本如此。他这么做,总比土匪要强很多。”

“是埃”单飞有些尴尬,想问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弦曲、弦歌都是天真的邻家女孩,这个葛夫人却是阅尽沧桑的女子。在这种女人的面前,他如果还想知道事实,就最好不要动用什么心机。

心机这玩意,谁都会用。碰撞下的变数,谁都难以预测。

单飞是个忍得住的男人,虽然急切要听晨雨的事情,还是静等葛夫人主动说出。

“我那时真的无法抗拒这玉佩的***,我收下了这玉佩,也就算答应了为他要做的事情。”

葛夫人看向单飞道:“方才对你评价的那番话,是他十数年前告诉我的,那时候的我,还是个未嫁的少女。”

单飞脑海轰鸣,感觉有些眩晕。

见到单飞怪异的表情,葛夫人轻声道:“你是个聪明的人,应该知道他是哪个了?”

“曹棺?”单飞说话的时候,声音干涩。

只有曹棺!

若不是曹棺,谁能在十数年前就知道他单飞是摸金校尉的统领?

葛夫人缓缓的点头,“不错,他自称是曹棺。他不是土匪,长的倒和土匪一样。很奇怪的一件事是不是?我在遇到你前不久,突然就想起了此事。他见到了我,给我一块玉佩,然后托我做一件事。”

神色有些异样,葛夫人轻叹道:“很奇怪的一件事。我以前从未记起,但就在不久前突然就记了起来,然后我就有了这块玉佩。”

单飞一点不奇怪。

这和甄宓、甄逸他们的记忆完全一模一样。

曹棺和他如今所为仿佛,在十数年前同样的时间段到了云梦泽。

他和曹棺处于个平行的空间内,曹棺生活在那个空间,还在不停的改变事情。

曹棺遇到了葛夫人,那时候葛夫人还是个少女。曹棺算定他单飞在年底会来,而且极可能碰到葛夫人,这才让葛夫人传言。

因为曹棺,葛夫人才知道晨雨。曹棺要托葛夫人说的就是和晨雨有关的事情!

单飞在刹那间就贯通了一切线索,实在是因为他已熟悉了曹棺的套路。

就在十数年前的平行空间内,曹棺着手改变事情,而这个效应,转瞬影响到如今的单飞。

只是曹棺知道他单飞会来云梦泽还是情有可原,曹棺又是如何知道葛夫人肯定会出现在这里?

葛夫人看着单飞怪异的表情,喃喃道:“你对他好像没什么好感?”

单飞笑笑,“是啊,如果可能的话,我恨不得立刻穿过十数年前,打他一顿的。”

一旁倾听的弦曲又笑了起来。

葛夫人看了女儿一眼,轻声道:“弦曲不懂得事情,还请单统领莫要见怪。单统领年纪轻轻,就能让那些桀骜不驯的人听命,想必很有本事?”

单飞感觉说是说否都不妥当,微微一笑。

葛夫人静默了片刻,重回话题道:“我记得自己当初并不明白。”

她说的古怪,但说的亦淡然,“不过我事后很快醒悟过来,曹棺用了无间是不是?”

这本是极为隐秘的事情,单飞见葛夫人如常说出,更确定她是云梦秘地的人只有云梦秘地的人才会对这种事情这快了然,因为他们接触的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环境。

“是的,他是用了无间。”单飞坦陈道。

“你是单家人,想必也会用无间?”葛夫人又道。

单飞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现在我终于确定,无间是真的可以改变某些事情的。”葛夫人幽幽一叹,喃喃道:“你知道吗?我决定见你的时候,本来准备请你帮忙改变一件事情。”

见单飞皱下眉头,葛夫人笑道:“你不用为难了。我改变了主意。”

单飞真的莫名其妙,不懂葛夫人的真正用意她想改变什么?为什么又不想改了?

“其实……”

单飞琢磨着措辞道:“我每次使用无间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因为我不知道改变后是否如我们所愿。”

葛夫人凝望单飞良久,这才道:“如你这样的年轻人,却有这般的想法,也就怪不得你能掌管无间。”

她摇摇头,不再提及无间的事情,继续道:“曹棺说,我就算不理解,也记住他的话传给你,因为你一定会理解的。”

沉吟片刻,葛夫人终究道:“他说他去年在邺城……”顿了下,葛夫人补充道:“他说的去年,离现在应该是十数年前了,因为我的记忆虽是近来的日子才有,记起的却是十数年前的事情。”

见单飞完全理解的样子,葛夫人不再解释,接着道:“他劝诗言做了一件事情,改变了晨雨的命运。他本来算的极好。”

单飞握紧了拳头。

葛夫人喃喃道:“就算不听曹棺说,看你的样子,曹棺改的也像出了问题,看来这世上真的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无论你如何去改。”

看了弦曲一眼,葛夫人见女儿正凝望着手上的玉镯出神,完全不再听这面的谈话,葛夫人暗自摇头。

“曹棺说,结果他发现他的改变出现了可怕的错误。”

“什么错误?”单飞忍不住问了句。

“晨雨没有如他意料般的走向,如今他也不知道晨雨去哪儿了。”葛夫人重复着曹棺所言。

单飞心头剧烈一跳。

听魏伯阳所言,晨雨是白狼圣女,可如今他发现孙尚香和晨雨有很大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晨雨。

如今的曹棺竟不知道晨雨的下落,那曹棺究竟在改什么?

“不过这也不完全是他的问题。”

望见单飞不满的表情,葛夫人道:“他是这么说的。他说是出了意外,而所有的意外,是因为鬼丰1

单飞倒吸口凉气,“鬼丰?”

葛夫人确定道:“不错,是鬼丰。”

“他也用无间去了十数年前?”单飞心中凛然。

葛夫人摇头道:“曹棺料到你会这么问,对我说,鬼丰没去十数年前,而是他曹棺的改变,引发十数年前鬼丰的反弹。”

她说出这话来,只以为单飞不理解,没想到单飞居然点点头。

“你明白?”葛夫人迟疑道。

单飞真的明白。

使用无间后并非是去改变一个木偶世界,而是去影响一个真实的世界,这种影响并非你预知事情的走向就能改变。

如当初他在冥数的岛上遇到赵云般,他的改变,就引发了赵云的反弹,甚至可说是致命的危机。

这又如一拳打在弹簧上,你以为可以将弹簧如棉花糖般打扁,可弹簧若是极具韧性,就会将同样的力道还给你!

你改变多少,就有多大的影响还给你!

曹棺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了个改变,偏偏他遇到了十数年前的鬼丰,引发鬼丰的反弹影响,鬼丰不知做了什么操作,让晨雨不知去向?

十数年前的鬼丰改变了什么?他应该知道晨雨的去向?

单飞琢磨间,葛夫人舒口气道:“你明白就好,我还真的头疼如何解释这件事情。曹棺告诉我,你眼下必须要找到晨雨。”

单飞恨得牙关发痒。

你曹棺搞的什么破事?你把晨雨搞没了,如今又让***找她?我是要找晨雨,可没有你曹棺,我根本不需要去找好不好?

曹棺你这个***对手,你是鬼丰派来的卧底吧?

葛夫人望着单飞沉声道:“他请你一定尽力而为,因为只有你和晨雨联手,才能对付鬼丰的计划,因此他让你到了云梦秘地后,用自鸣琴和他联系,他会全力帮你来寻找晨雨1

s: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