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4节 撒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4节 撒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一颗心怦怦大跳不休,听孙尚香所言,瞬间想起个极为关键的事情。

孙尚香少见单飞这般冲动的样子,迟疑道:“我说我感觉到你方才在喊我。”

房中的众人困惑不解。

他们适才和单飞同处房中,听弦曲弹琴,见单飞静默,都未听到单飞说话,单飞什么时候在喊孙尚香?

边风、张治头、张辽均不认识孙尚香,不过见这女子身法如电,几乎是从边风身边硬生生的挤到这里,均知道此女子绝非等闲人物。

单飞心情激荡,感觉嗓子都哑,“你如何感觉我在喊你。你听到我喊了什么?”

孙尚香默然下来,似不知如何解释,半晌才道:“我那时候离此间不远,不过并没有看到这木屋。那时候四周都是暗的然后我就突然感觉看到了你看到你坐在一间木房中,周围坐着几个人,不过我只看清了你。”

众人惊诧。

什么叫感觉看到了你?

瞥见众人的嗔目结舌,孙尚香哂然一笑,“不用说了,不管怎地,我找到你就好。”

“说下去。”单飞握紧双拳,就感觉拳心都是汗水,坚持道:“郡主,请说下去。”

众人错愕。

他们不解单飞为何如此的执着,更不明白孙尚香在形容什么,不过他们均知单飞对此事很是看重。

孙尚香心中亦是奇怪。见到众人的神色,她知道大家是在怀疑她,她本来不打算说下去,见单飞如此,她还是轻声道:“那时候我看到你握着个油灯。”秋波微掠,落在木桌上的油灯上,孙尚香秀眸中闪过异样,惊奇道:“真的有这个油灯?和我方才见到的一模一样。”

单飞迅疾取了油灯递给孙尚香。

孙尚香不解的接过,不明白单飞是什么意思。

单飞盯着孙尚香,见伊人拿了油灯后除了不解外,倒没什么异样的表情,他心中略有失望,追问道:“你看到的就是这盏油灯?”

孙尚香打量下手上的油灯,肯定道:“不错,就是这盏油灯。我见到”感觉措辞不对,她那时离单飞还远,无论如何都是看不到这油灯的,孙尚香改口道:“我感觉到你握着油灯,心中满是伤感。”

“越来越奇了。”

白莲花自孙尚香到来后,始终神色不善,此刻忍不住道:“我不知道你那时在哪里,可你那时应该还在门外,而且出了边风手下的视野范围,不然就会被边风留下的哨兵发现。你能看到单大哥都是匪夷所思,如何能看到他心中的感觉?”

众人点头。

他们心中均有这般怀疑,唯独白莲花说出来而已。

单飞伸手止住了白莲花的下文,盯着孙尚香道:“你不用介意莲花说什么。然后呢?”

白莲花垂下头来不再言语。

孙尚香半晌才道:“然后我就感觉到你看着我,对我说你在哪里?”顿了半晌,无视众人的异样,孙尚香咬下嘴唇道:“我以为你是在找我,我也很快发现这里的亮光和木屋,然后就冲进来看看。”

“你只听到这四个字?”单飞追问道。

孙尚香点头道:“怎么,你还说了旁的话?”

单飞神色失落,半晌才道:“你那时候有没有旁的感觉?”

我只怕你有危险。

孙尚香并没有说出这句话,摇摇头后沉默下来。

众人亦是默然。

房中静寂。

亚克西突然叫道:“单老大,你是许了愿?你一定是对许愿神灯许愿了1

众人齐声道:“什么意思?”

亚克西见众人望来,想当然道:“这还用说,方才单老大不是一直握着油灯吗?他在许愿1

白莲花失声道:“单大哥你”她才要问单飞许了什么愿望,却又住口,因为她知道单飞不会有旁的愿望。

她一点不笨,不等亚克西说明,从许愿神灯、单飞见到孙尚香的表情早猜到些端倪,可她绝不承认!

亚克西激动问道:“单老大,你方才是不是真的许愿了?”

单飞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自己方才那种情况算不算许愿的。

不见单飞点头,亚克西肯定道:“你一定许愿了,而且你许的愿望,和这个姑娘有关。这位姑娘听到了你的愿望,这才过来和你相见。”

转望众人,亚克西大声询问,“你们方才都感觉有股寒意在流动是不是?那股寒意来的很突然,而且传自单老大这面,是不是?”

众人缓缓点头。

亚克西坚持道:“那肯定是许愿神灯有了作用。许愿神灯并没有完全失灵。”

众人向单飞望过来,见他脸色苍白,并没有一丝血色。

在场众人均知道单飞的沉稳,见到他这般神色,心中均想难道亚克西所言竟是真的?可单飞如果是许愿见到孙尚香的话,孙尚香赶来,他应该高兴才对,为何会是这般模样?

单飞心在颤栗。

只有他明白自己为何这样?

方才他握着许愿神灯坠入一种恍惚的境界,思念晨雨是在内心呼喊,然后有一股寒意、或者说是一股能量传了出去,偏巧被孙尚香听到!

这种事情说给在场众人来听,无一人会信,这超越他们的认知。

单飞却是坚信不移。

在他那个时代的几百年前,又有谁会想到能有无线通话,无线充电?这种想法说出去,都会被人耻笑,可后来这些事情均已实现,科技不停的进步,耻笑的人早化作了尘土。

人类所谓的科技和认知,还是太过的肤浅。

异形香和许愿神灯都有激发人意志的功能,激发意志就是在加强人的脑电波!

神灯比无线传输要高明许多,它能够传递脑电波?

方才是神灯将他单飞的意思加强传远,被孙尚香感应?虽然孙尚香感应到的不过是几个字,但孙尚香的确是感应到了,她甚至感应到单飞所在的画面!

为何只有孙尚香能感应到他的想法?

难道说孙尚香就是晨雨?!

一念及此,单飞就感觉口干舌燥,一颗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会不会是这样?还是有别的可能?为何晨雨和孙尚香并不相像?

他迅疾的回忆当初和晨雨相遇、分别的情况,知道曹棺若是改变了晨雨的命运,正常的情况下,晨雨绝不会记得曾经发生的事情。

从荀攸带来的消息邺城大面积失忆可证明这点。

旁人都开始慢慢的遗忘晨雨,作为当事人的她,能记住多少?

晨雨虽然立志要打破无间的宿命,但她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单飞不得而知。

最坏的情况是晨雨根本忘记了单飞。

不绝望的情况是晨雨还有点滴的记忆。

还有一种情况,晨雨以无边的毅力保存住对他单飞的记忆,可因为某种原因无法记起。单飞见多识广,知道藏边的“伏藏”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眼下的异样值得他仔细研究!

单飞寻找晨雨许久,蓦地发现这种线索,如何会错过?心思如电般,见众人讶然的看着他,单飞对着孙尚香道:“你那时候记得你是哪个?”

孙尚香真的不解道:“你怎么了?我当时如何会不记得我是哪个?你总不会不认得我了?”

“单统领自然知道孙郡主是哪个?单统领的意思恐怕是希望郡主知道自己是哪个?”荀攸突然道。

单飞一震,转望荀攸道:“你你都知道了?”

他不想荀攸聪明如斯,居然猜到了他要说的意思孙尚香就是晨雨!

荀攸微愕,心道我知道了什么?

他是曹操的谋主,见单飞和孙尚香走的如此之近,难免忧心。

人才难得。

奇才更是各方势力全力抢占的资源。

像单飞这样的人,有雄心野心之人若不除之,必定拉拢,雄主都不会放心这种人才落在旁人的手上。

孙策是雄主,此人为求成事定然不择手段,他派孙尚香来荆州,用意显然。

联姻本是权术之人用感情拉拢人才的最有效手段。

看着单飞和白莲花亲近,荀攸绝不反对。白莲花不和司空的敌对势力有关,白莲花对她荀攸虽是冷淡,却无敌意。

荀攸对于男欢女爱的事情持开明态度,单飞找一个也好,找八十个女人也罢,那都是他自己的本事。

不过单飞喜欢的人如果是江东的人,那绝对另当别论。

单飞若和孙尚香有了关系,对司空大大的不利!

见单飞神情很是急迫的模样,荀攸完全不知导,但是他按照自己的套路道:“我想单统领的意思是郡主乃江东郡主,蓦地到了这里,难道有什么想法不成?”

边风、张治头都傻了眼。

他们知道单飞是摸金校尉的统领时,都是震惊的不要不要的,如今见单飞认识的女人是江东郡主,而且和其藕断丝连,倒都了解了荀攸的苦心。

孙尚香是来搞破坏的!

你扯什么***犊子?!

单飞差点破口大骂出来,他如何不知道荀攸转的弯弯肠子?不过这时的他真的无暇理会这些,皱眉道:“郡主,我没有怀疑你的用意。”

他还待再说什么,就听房门处有人道:“单统领,我娘想要见你。”

众人回头望去,见是弦曲在说话,微有诧异,不知道弦曲的娘亲在这种热闹的时候找单飞做什么?

单飞转念间就做了决定,“好,我立即去见她。你先回去告诉你娘亲,说我马上就到。”他实在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问弦曲的娘亲,难得她主动来找。

看着孙尚香,单飞请求道:“郡主,我要出去一趟,你能否不要离开,等我回来再说一些事情?”

孙尚香含笑道:“我不会离开的,我还有事要和你说了。”

单飞略有紧张道:“你答应我,真的不会离开1

众人均有困惑,不知道单飞为何会特别强调此事,孙尚香亦是诧异,半晌才道:“我答应你。”

单飞长舒一口气道:“多谢。”

看着单飞快步离去,孙尚香感受到房中众人或好奇、或疏远、或排斥的感觉,她略觉孤单,才要找个空的地方坐下来,就听一人道:“你在撒谎。”

声音冷冷的激荡在孙尚香的耳边。

孙尚香缓慢抬头望去,迎上白莲花寒冷的目光,听白莲花一字字道:“我知道你在撒谎,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撒谎1

s:这个,能不能来几张鼓励下?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5060816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