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03节 众里寻她千百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03节 众里寻她千百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弦曲弹的居然是古曲《玄鸟》?

单飞对曲律并不擅长,不过记忆力极佳,恍惚中回过神来,刹那间忆起刘表曾经说的事情。

——《玄鸟》不是什么东西,是上古葛天氏之乐中的一阕。

在鲁恭王的时候,自鸣琴曾经会自鸣一曲《玄鸟》,后来自鸣琴渐渐没有了声息,直到接近云梦泽后才重新有了感应,自鸣琴渐成曲调,重奏《玄鸟》。

弦曲弹的是《玄鸟》,怪不得有鸟语花香、燕子归来的感觉。

据考证,古人记录的玄鸟更像是燕子。

自鸣琴和云梦秘地有关!

神灯亦和云梦秘地有关!

方才的《南风歌》和舜帝有关!

湘妃祠的湘妃不就是舜帝的女儿?

弦曲的娘亲手上拥有神灯,弦曲会弹《南风歌》、《玄鸟》,弦曲娘仨会不会是云梦秘地的人?

单飞很难做出这种猜测。

从他的角度来看,弦曲娘仨除了带着些秘密外,和寻常百姓其实没什么两样,弦曲、弦歌更像是邻家小女孩。

冥数中高手如云,云梦秘地比冥数还要神秘,可想而知,其中的人都是怪胎。

弦曲娘仨是正常人。

可单飞又很难不做出这般猜测。

一两个巧合还可说是偶然,可弦曲的娘亲***曲、弦歌实在有太多迹象和云梦秘地有关,她们蓦地出现在这里,亦是古怪。

心中转念。

琴曲欢快。

白莲花提醒单飞一句,再没有多言,这是她和单飞从刘表那面探来的秘密,她不想和旁人分享。

听着弦曲轻弹《玄鸟》,古朴中带着万物复苏的盎然生机,白莲花静静的立在那里,心中恬和。

此生始终这般该有多好?

她满足于此情此景,悄然望向单飞时,笑意涩然——单飞握着油灯在出神。

单大哥究竟是否知道她弹奏一曲《上邪》的用意?

他是知道的,他这般聪明的人,什么事情会不知道?他甚至知道远在万里的帕提亚帝国,又怎不知道近在咫尺的情感?

现在不是时候?

白莲花心中幽叹,看着单飞握着神灯的手有些抽紧,她心中微酸——若许愿神灯真的存在,她只许一个愿望。

一个足矣。

人总是不知道需要什么,贪婪的不停追逐,一直到毁灭还在惦记自己的贪婪。她却清楚自己的愿望,直到地老天荒。

单大哥呢?他会许什么愿望?若是真有可能,他一定会许愿早点见到晨雨。

咬了下红唇,白莲花感觉泪冲眼眶,微昂起螓首,却不肯移开目光。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单大哥,这已是她期盼许久的愿望。

曲声欢快。

似有燕子盘旋飞舞。

春暖花又开!

众人沉醉在《玄鸟》古曲中,宛若忘记了冬的严寒,只有亚克西身躯颤抖,目光始终盯在单飞的身上。

单飞有点不对。

亚克西感觉到单飞少有的走神,具体哪里不对,亚克西却是说不出来。

这些中原人也真忍得。

明知神灯在前,居然还能忍住不问,旁敲侧击的试探?这就是中原的文明?虚伪!亚克西心中暗叹,决定一有机会就再来游说单飞。

做人要直接一些。

他不敢抢神灯的。

在场的哪个都比他要高明,他若开了先例,后果不堪设想。

单飞心中震颤。

他那一刻也感觉自己有点不对,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他亦说不明白。

白莲花在***曲闲谈的时候,他已知晓白莲花的用意。

这是个聪颖非常的少女,她准备旁敲侧击打听一些东西。白莲花还和从前一样的善良,尽管她从冥数出来。

看着白莲花望着弦曲的表情,单飞知道白莲花在想什么。

感同身受的感觉,单飞了解。

很多人都是爬到顶峰后,就拼命遮掩自己曾经不如意的时光,因为每次回忆起来,会给他们一种重新泯然和众人般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人虚弱。

他们要消灭这种感觉。

白莲花不会,她记得从前的一切。

听着白莲花***曲的闲谈,单飞心中有着少有的轻松,他喜欢这种感觉,他的目光也很快重回到油灯之上。

这油灯究竟是不是神灯?它能够让人得偿所愿?

《上邪》乐起,弦歌无邪的歌声回荡在单飞的耳边。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单飞心中震颤。

他知道《上邪》,亦知道古曲的含意。他知道远在万里的帕提亚帝国,如何会不知道近在咫尺的少女感觉?

可他无法接受。

他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和白莲花提及晨雨的事情,可话到嘴边时,白莲花总能巧妙的岔过去。

他不能开口,他已知道白莲花知道的比他想的多,他亦清楚白莲花的感觉。

白莲花从未求他什么。

这是白莲花用身心在求他的一件事,他既然了然,如何会开口伤害这少女唯一的期盼。

他不知道如何解决。

或许云梦秘地事了,他就有离开白莲花的借口,那时候白莲花亦会明白他的心意。他如此想的时候,听到了《上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是白莲花借弦歌之口要对他说的话?单飞心中震颤,曲声过,言语刻骨,他有了恍惚的感觉。

他记起和晨雨初见的时光。

——我认识你?

——应该不会吧?

——那你认识我?

——应该也不会吧。

从初见的陌生,到生死不弃,直到默许三生后,他和晨雨说的话真的不多,亦没有轰轰烈烈。

平淡如水的相依。

铭心刻骨的诀别。

他泪眼盈眶,依稀看到朦胧的灯火那面立着带着面纱、同样朦胧的晨雨。

——单飞,我在等着你!

春暖花再开。

燕子归来。

伊人呢?何日归来?

他平日不想,但一想起来就感觉心口抽搐般的痛楚,他想要伸手去捂心口,他从未这般撕心裂肺的痛过。

原来思念如酒,时间久了,从来更烈。

他的手却无法动弹,他的手如黏在了油灯上一样,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虚弱。

燕鸣揪揪,掠过长空剪开了冬的阴冷,露出了春的温暖,晨雨在春光中越走越远。

晨雨!

单飞心中狂叫——你等等我。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好累,我不怕苦累,只求你能让我看你一眼,知道你在哪里!晨雨,你告诉我!

亚克西眼中突然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

玄鸟欢唱。

就算边风、张辽这般粗人,听到乐曲的美妙都是陶醉其中,一时间忘记了身处何在,只有亚克西盯着单飞、还有单飞手上的神灯。

亚克西听不懂中原的乐曲。

对牛弹琴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他只在想着如何将神灯带到帕提亚帝国和另外一盏汇合,因此在众人独“醉”的时候,他是清醒的。

单飞有问题。

灯火变暗,单飞一双迷惘的眼眸中像有什么在隐藏,逐渐的明亮……

亮的骇人。

如同油灯上雕刻的花纹。

花纹陡亮!

投入单飞眸子里面,瞬间燃了起来。

亚克西心中大骇,立即认为自己是错觉,青铜油灯怎么会燃?单飞的眸子如何会燃?

他就在否定自己时,油灯突灭。

玄鸟止鸣。

众人倏然陷入了黑暗中,可在陷入黑暗前,众人就感觉有股寒意倏然从单飞的方向扩散出来。

不是风,是寒。

众人均是说不明那种感觉,但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种感觉——就如曲音高亢,穿墙裂壁、透过人体的感觉。

无形却让人清清楚楚的察觉。

那股寒意从单飞身边倏扩,经由房中众人的身上,像从木板上透了出去,一直到了遥远的暗夜。

“小心1边风由“醉”到醒,蓦入黑暗,只以为有敌来袭,一个滚翻早到了墙角处。

灯光亮。

有点亮光从白莲花的手上倏然到了油灯之上,重燃了油灯。白莲花在那片刻,竟然拉着弦曲、抱着弦歌到了单飞的身边,急声道:“单大哥,你怎么了?”

亚克西到了桌下。

张治头上了房梁。

边风躲在墙角处,见荀攸居然未动,张辽横刀守在单飞的身旁。边风暗叫惭愧,亡羊补牢道:“单老大,什么事?”

众人见房中依旧,错愕间完全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单飞松开了油灯,就感觉周身前所未有的虚弱,亦不解发生了什么。见众人均在望着他,单飞迟疑道:“我不知道。”

张辽没见到周围的异样,回刀入鞘。

房外突有尖啸连连。

边风听到那是同伴的示警,低声道:“有敌1他说话间飞身扑出屋外,却感觉一股微寒擦着他身边到了房中。

灯火又闪。

房中众人惊诧,边风感觉有人入了房中,实在不信这世上有人会有这般敏捷的身法,回头望去,就见房中灯火又亮。

有幽香暗传。

一女子已站在了单飞的对面。

单飞听到有敌前来,第一意识就是阎行等人在暗处偷袭,示意白莲花守着荀攸,他闪身就要冲到房外,蓦地止步。

灯光亮,却亮不过来人如新月般明亮的一双眼。

微微吸气,单飞放下敌意,讶然却起。

“是你?”

来人竟是孙尚香!

孙尚香如何会到了这里?

单飞心中奇怪,就见孙尚香眸光闪亮,似有惘然一闪而过,见到他时,孙尚香很是惊喜,轻声道:“你果然在这里。你方才……方才,在喊我?”

房中静寂。

白莲花玉容微冷,单飞心头狂跳,难抑热血上涌,双眸如有烈火燃烧,“你……你……说……什么?”

ps:这一节,需要好好的仔细的看,内中含义很多很多。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