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501节 神灯的秘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01节 神灯的秘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见到亚克西怪异的模样,不由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听到亚克西用蚊子般的海豚音说出“阿拉侗三字,单飞心中微震。

阿拉丁神灯?

亚克西是在说妇人手上拿的就是阿拉丁神灯?

妇人手上有盏铜灯,造型古朴,不是当今三国的铜器,更似殷商的样式。

单飞一眼认出这些常识,无法进行更近一步的判断。

那面的边风见到正中的木房内走出个妇人,亦是发怔。他想这荒郊野岭中,居然有这样的一个妇人在此间出没,着实要有非一般的胆色。

云梦泽本来就是人迹荒芜,兽迹却绝不稀少。在这冬风阴冷的夜中,时不时的有野兽哀嚎声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人多气壮,更兼其中有不少好手,才对野兽的出没并不在意,若只有一人行在此间,胆小的说不定都会被吓死过去。

这妇人……

众人都在转着这个念头时,就听房中有人叫道:“娘……怎么了……”

随着叫喊声,有两个女孩子蹦蹦跳跳的出来。

一个女孩子十二、三岁的模样,容貌清秀,见房前突然多了这多人,略有讶异,更显文静。

另外个女孩子更是年幼,不过五六岁的模样,蓦地见到群盗在前,有些胆怯的躲在娘亲和姐姐的身后,只露出黑溜溜的一双大眼睛好奇的偷望着众人。

这娘仨在群盗面前,如同面对群狼的绵羊,那妇人神色却是镇静,凝望众人不语。她看出小女儿的害怕,以手轻轻拍着小女儿的头顶。

就算荀攸、张辽、白莲花都是讶异,他们没见到房中还有旁的男人,不知道这娘仨如何能在这种环境存活下来。

边风略有尴尬,转望单飞,静等他的示下。

单飞的目光从油灯上移开,见妇人目光微掠,落在他的身上,单飞上前一步道:“夫人,我等在云梦泽有些事情要办,不是……”

他“坏人”两字没出口,因为看到边风那帮人的装扮实在不像是好人,改口道:“我等对旁人没什么恶意,不过想要稍加休息,看看天明就走。你们不用担心害怕。”

那妇人的眸子极为明澈,看了单飞半晌,“此间简陋,恐怕容不下这多人了。”

一滴水露在单飞的脸颊上,单飞抬头望去,见有阴雨淅淅沥沥的从上空树叶间隙中渗落,意识到开始落雨了。

冬雨阴寒,再加上云梦泽泥泞非常,探险只怕更是艰难。

单飞大为皱眉,还是决定道:“那我等不再打扰。”他一摆手示意离去,亚克西拼命的抓住他的手,眼中全是话儿——你不能走啊,阿拉丁神灯就在这里!

单飞却感觉巧的不能再巧——他们正要寻第二盏神灯,神灯转瞬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如何会有这种事情?这种神灯,又怎么会在妇人手上当作油灯来用?

“娘,下雨了。”那大些的女孩子轻声道:“他们也挺可怜的。”她没有明言,不过为单飞等人求情的意思很是明显。

边风等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闻言倒是深感惭愧。

那妇人见状终道:“诸位若不嫌简陋,此间的中堂和右手的空房,就为诸位遮挡风雨用了。”

亚克西忙道:“多谢夫人。”

他一扯单飞,显然不肯舍阿拉丁神灯而去——他就是为神灯来的,如今见到神灯,甚至把云梦秘地的事情都抛在脑后。

单飞转念间,微笑道:“多谢夫人。”他低声对边风道:“你叫你的手下老实一些。”

边风毫不犹豫的回身喝道:“承蒙夫人借个避雨的地方,你等都给我老实一些,若有不轨的行为,别怪老子三刀六洞1

群盗轰然响应。

那妇人当先走进正中的房间,将油灯顺手放在房中的木桌上给众人照明。

房间一时间明亮温暖。

单飞、边风几人入了木房,见木房倒还宽敞,不过仍旧挤不下许多人。那妇人善意的让出两间木房,他们自然不好意思再连另外一间也占了,好在群盗早有准备,边风让人在房前屋后搭起了携带的帐篷,又升了几堆大火,给这冷夜中带来些温暖之意。

让群盗自己用饭,边风却捧了点简单的干粮肉脯送到单飞、荀攸几人面前。

荀攸几人不想转瞬和凉州的盗匪扯上关系,见边风很是恭敬,除白莲花外,荀、张均是还以微笑。

边风更是振奋。

他在凉州倒是大大的有名,但知道单飞等人名头更响,存心恭敬。被单飞出言救命后,边风早有了盘算,侧身挤到桌前低声道:“荀侯,我看韩遂早有反意,绝不如阎行说的那般对曹司空言听计从,曹司空若有意取韩遂的狗命,边风愿身先士卒的为曹司空卖命。”

见单飞看着他,边风补充一句,“边风这条命也是单统领的。”

你属猫的?有几条命卖啊?

单飞不想管此间恩怨,沉默不语。

荀攸早见多了这种场面,微笑道:“我若回转许都,定向曹司空禀明此事。”

他合纵连横多年,知道话不说绝对的道理,如今暂时敷衍边风,到时候无论鼓动韩遂剿灭边风,还是让边风进攻韩遂,都看时势而定。

边风兴奋的搓手道:“多谢荀侯,边风绝不敢忘记荀侯的指点恩情。”

那面的亚克西也早挤在桌前,随意吃了两口干粮,眼珠子几乎都挂在桌案上的油灯上。

见边风说着闲话,亚克西再也忍耐不住,蓦地伸出手去,将油灯一把抓在手上。

灯影摇曳。

边风一惊,低声道:“你做什么?”

“是……是……阿拉叮”亚克西双手捧着油灯,颤声道。

除单飞外,众人并不知此事,闻言都是耸然动容。

边风霍然站起,张治头自入此间后,始终不和众人为伍,***房屋的角落,听亚克西说那油灯就是阿拉丁神灯,身形微弓。

张辽目光如刀,倏然钉在边风和张治头身上。

荀攸看着单飞不语,白莲花却为单飞留意着周边的动静。

只有单飞还稳坐在位置上。

房中静寂。

灯火昏黄,照众人神色迥异。

张辽当初对三香就不热切,如今对许愿神灯亦无感觉,他和郭嘉等人失散后,一直想着如何来寻郭嘉,但当神灯出现时,却想着这东西可能苡杏茫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