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99节 魔鬼契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9节 魔鬼契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群盗微哗,张治头也是目光讶异,他们均不想边风会做出这般决定。

单飞亦是讶异。

边风却是有苦难言。

他的确如阎行所说,虽有心为父亲报仇,可韩遂身边高手如云,他行刺韩遂时连韩遂的面都没有见到时,就被韩遂的手下击退。

有几次,若非他的手下人舍命相救,他早就死在韩遂的手里。

杀父之仇本是不同戴天,边风报仇不得,无奈之下才放手一搏来此寻许愿神灯。他知道阎行是韩遂帐下第一高手,武功高绝,这次有恃无恐的前来,必有杀他的信心。

权衡局面,边风为报父仇,立做决定——拉拢单飞,就算卖命给单飞也要击杀阎行。

阎行哈哈大笑起来,终望向单统领,许久不见。”

边风心中一沉,他没想到阎行居然是认识单飞的。

“边风,你实在是狗急跳墙的再无路走,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拉拢单统领,你可知道他是什么来头?”阎行笑道。

边风嗄声道:“你知道他的来历?”

“我当然知道。”

阎行扬声道:“单飞单统领,就是当今汉室曹司空手下最神秘的一股力量——摸金校尉的统领1

群盗哗然。

边风亦是错愕,他早知道单飞绝非常人,却没想到此子年纪轻轻,居然会有这般显赫的地位。

单飞从不把统领的这个职位当回事,但在外人眼中,摸金校尉本是曹营最神秘的组织之一,曹操能发迹,最少有摸金校尉半数的功劳!

这绝对是曹营实权派的组织。

此子年纪轻轻,就能坐上统领的职位,怪不得如此神通。

“单统领心在汉室,韩大人亦为汉室效力绞杀凉州的逆贼。”阎行讥诮道:“既然如此,单统领如何会和你们这些凉州盗贼联手?”

见单飞沉默不语,阎行眼珠转转,接着道:“荀侯,你说是不是?”

边风顺着阎行的目光望过去,见阎行正望着那受伤的文士,吃惊道:“荀侯……荀氏双杰的一个?”

“你总算还有点见识。”阎行叹息道:“荀攸荀公达,曹司空身边的谋主。张辽张文远,曹司空手下的猛将。”

群盗均惊。

当初他们见到单飞四人时,并未瞧得起,真没想到四人中有三人是曹营中响当当的人物。他们未见过荀、张二人,但如何会没听过他们的名头?

阎行又道:“边风,你这般逆贼,想要拉拢忠于汉室的曹司空手下为乱,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荀候,韩大人曾帮曹司空大败北方的逆贼郭援。曹司空近来,更希望韩大人并力袭取袁家的余孽***,韩大人对曹司空素来言听计从,亦对汉室忠心耿耿,如今曹司空的手下,总不会和叛逆联手对我等不利吧?”

单飞觉得阎行口才真的不错。

这家伙将以往的天坑、黑山的恩怨绝口不谈,避重就轻的谈及天下合纵,用意就是要分化曹营和边风的关系。

荀攸静默片刻,“阎将军所言不差。”

边风等盗耸然变色。

荀攸不紧不慢又道:“不过我等这次南下,曹司空有令,一切但听单统领的吩咐。既然如此,怎地来做,还要听单统领的意思。”

阎行脸色微改。

边风一帮盗贼不由望向了单飞,他们真没想到这少年会有这大的权利。

林中益暗,暗中带冷。

单飞心思转动间,沉声道:“阎行,我今日不想杀人的。”

若是个把时辰前,群盗听到这话儿,说不定早就哄笑出来。这刻他们听到单飞的言语,见凉州煞星阎行都要看单飞的意思,均是神色肃穆。

此人今日不想杀人,看来以前真的是杀人如麻,眼下难得想要放一天假了。

边帮主及时的拉拢此人,实在是明智之举。

阎行微微的吸气,手指尖触摸到腰间链子***的位置,“单统领的意思是?”

“荀侯说了,我等来此本有目的。”

单飞沉吟道:“我不想理会你和边风之间的恩怨,不过边风眼下是我的朋友。你若不出手,我是不会出手的。”

边风目露感激之意,听出单飞的相护之意。

阎行笑容冷淡,“那我若出手呢?”他身形微弓,看起来如同捕杀猎物的豹子般。

林中陡寒。

单飞立在树下却如风轻云淡,“你可以试试1

这时日已落,林中宛若地狱般的寒冷,群盗依稀只能看到两个人影昂然相对,一颗心都是揪了起来。

局面紧绷间一触即发。

半晌后,阎行蓦地笑笑道:“我今日也不想杀人的。”

众人错愕,倒没想到阎行这快的认输。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阎行若对单飞有十足的把握,何必和单飞这般低声下气的谈判?

“不过我感觉这地方始终太挤了些。”阎行轻叹道,“单统领,你若是在这里处理完事情后,能不能让我也带人独自呆会儿?”

单飞目光掠过了阎行,向他身后看了半晌才道:“阎将军这般客气的商量,我如何会不知好歹。”

转望亚克西,单飞问道:“你可得到了神的启示?”

亚克西不知高手间的气势,却感觉站在单飞、阎行之旁,如数九寒冬里什么都没穿一样,闻言不迭道:“得到了,我得到了。方才神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边风等人均是一怔。

他们就见亚克西和单飞伏地祈祷,话都不等说完就差点挨了一镖,亚克西什么时候得到神的启示了?他们怎么从未看到?

单飞扬了下眉头,倒是不出意料——亚克西这家伙在装神弄鬼,他早知道云梦秘地的下落!

“那好,我等就不打扰阎将军行事了。”单飞拉着亚克西走到群盗之间,向边风使个眼色。

边风体会到单飞的用意,低喝道:“我们走1

风萧冷。

林阴暗。

阎行立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单飞一帮人离去,居然再没拦截。良久,一人从他背后暗处闪了出来,恨恨道:“阎将军,边风是韩大人的心腹大患,单飞又杀了我弟弟,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不然呢?”阎行看了那人一眼,反问道。见那人忿然不语,阎行缓缓道:“杨秋,你要记住,这次行事要听我的。”

说话那人就是韩遂手下八将之一杨秋,他弟弟杨冬死在巨人墓中。杨冬虽不是单飞所杀,杨秋却把这笔帐算在了单飞的头上。

听阎行这般说,杨秋心中不满,敢怒难言,冷哼了一声。

阎行缓缓走进黑暗中,望向树下负手而立的一人道:“单飞武功精进许多,从方才拉开什么亚克西可见一斑。但我想以你之能,要杀他不难的。你既然答应助我,为何却不准备出手?”

那人背对着阎行,透过浓密的林木蔓藤遮掩,悠然的看着天空。

天空黯淡。

那人的眼眸却泛着不被沧桑岁月侵蚀的神采。

“我只答应过你,为你取支长生香,让你完成使命。”那人淡然道。

阎行天不怕、地不怕,但望着那人的背影,还是露出了敬畏之意,“你说过,云梦秘地不但会有长生香,还会有长生之法。我们跟着你,才最有希望到云梦秘地取到长生香。”

“我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不劳你来提醒。”那人轻然道。

阎行长吸一口气道:“那个亚克西似知道云梦秘地的所在,单飞亦有了然,我们不杀了他们,长生香和许愿神灯就会落在他们的手上。我等若是失手,你莫怪我们不能再遵守。”

那人突然笑了起来,肩头一抖抖的颤。

杨秋喝道:“有什么好笑?”

那人笑着道:“我笑你们也是韩遂手下的高手,怎么幼稚的和个孩子一样?”

“你说什么?”

杨秋断喝声中,倏然腾空向那人冲去。他对阎行畏惧,可对这个让阎行言听计从的人并不害怕。

他一腔怒火遭阎行呵斥后无从发泄,见此人居然如此轻慢自己,不由要出手给这人一个教训。

阎行低喝道:“且祝”

他声音低,伸手似要去拉,却慢了三分,眼中闪过几分狡黠的味道。

杨秋已然扑到那人的身后,一把就要抓住那人的衣领。

林中寒风过。

树叶旋。

人凝半空!

跟随阎行一路深入云梦泽的关中人手着实不少,他们均是隐在暗处,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所有人惊的心头狂跳。

杨秋身为韩遂的手下八将之一,若论武功,并非八将之首,可这样的一个人,在凉州亦是震摄羌人,勇猛难挡。

他蓄力一击下,就算阎行都是不能轻慢,没有人想到过,那负手之人不过一回手,就将杨秋抓在半空中。

凭空拎起!

杨秋偌大的身材,在那人的手上全然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

“夜先生,手下留情1阎行放声高叫,他方才故意没有留住杨秋,一方面是要试探眼前这个叫夜先生的人,另外一方面,却想给杨秋一个教训。

他知道杨秋不是夜先生的对手,可他真的没料到威猛的杨秋在夜先生面前,和纸糊的一样。

阎行虽想给杨秋一个教训,却不想其死在此地少了个帮手。

夜先生一只手将杨秋抓凝在半空,缓缓转身望向了阎行,悠然道:“我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你们也要记得和我的约定。”

望着夜先生的双眸中有精光闪过,***背后带着无尽的冰冷,阎行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林中只余夜先生的声音回荡不休。

“你们一定要记得——和我约定过的人,没有谁能够违背。不要说你阎行、杨秋不能,韩遂也不能!天底下,和我夜星沉有过约定的人,没有任何一人能够食言1

ps:祝大家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