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98节 千里追杀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8节 千里追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边风看起来已被亚克西洗过脑那是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的表情。

不过他听了亚克西所言还是有些异样,因为他不知道单飞会不会把他们当作是疯子。

神的旨意、神的亡灵

边风若不是很执著的为父报仇,对这个传说又有发现,见到亚克西后更是印证心中所想,这刻早就拍腿而起,大叫你胡说八道什么。

荀攸、张辽都有***的感觉。

单飞居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啥?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吃惊的看着单飞,感觉这小子接受事物的能力简直和阿拉丁一样。

亚克西本来在等单飞质疑的,见他居然问都不问,迟疑道:“你不问问什么是神的亡灵?”

单飞镇静道:“是不是你见到神灯后,突然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好像神在操纵一样,可你看不到神的?”

边风神色更是讶异。

亚克西颤声道:“你怎么知道?”

单飞笑笑。他知道很多西方人多说有什么神的启示,不过在他看来,要不就是那些人脑袋和别人不一样,要不就是如他般见到了远古的纪录片!

他看亚克西鼻子挺大,脑袋倒和常人一样,感觉神不会轻易选中这小子。既然如此,单飞想到的就是神灯说不定和玉瓶般有记录,亚克西见到神灯后,极可能看到了其中的影像。眼下西面那些人的认知,还不如荀攸他们呢,华夏将此事理解为神仙,那面人就当作是神迹、神的启示。

叫法不同,其实大同小异。

张治头再看单飞的眼神已大不相同,张治头这帮人自认掌控着秘密,见单飞如此,却感觉这小子知道的比他们还要多。

单飞通常情况下不会这般显耀,如今故作无所不知的样子,无非是想套取对方的秘密。

买卖就是这样。

囤积居奇是生意人的不二法门,但是生意人若感觉囤积的货物没那么奇特,就会贱卖一些,有时候说不定还会主动送给你呢。

单飞知晓此道,微笑道:“那神灯是不是将你突然带离了王宫?”这和他方才经历的事情仿佛,他做此推测自然而然。

“是啊,是埃”

亚克西不迭的点头,对单飞敬畏到五体投地的地步,“我就是在面对神灯的时候不知怎地,突然被神带到了这里,一片汪洋的地方当初我是不知道这是云梦泽的,后来我凭记忆画出来,又找很多人询问,等问到东方商人的时候,才知道中原有个云梦泽和神的启示很像。”

这小子真下过苦功夫。

单飞寻思间,听亚克西又道:“神告诉我,云梦泽还有一盏神灯,和安息的神灯本来是一对儿,若是能让两盏神灯在一起会有更奇特的神通。”

单飞见亚克西说到这里时眼珠子乱转,心中微有怀疑。

“神说这里有湘妃祠?让你到湘妃祠西南找神的第二次启示?”单飞问道。

亚克西方才说过这话,见单飞旧事重提,迟疑下才道:“是这样。”

你小子在撒谎!

单飞心中冷笑如果神灯是蚩尤带到西方的,那时候湘妃还没出生呢!那怎么会有湘妃祠?神灯如何会记录此事?

边风没文化好糊弄,你以为我也是文盲?

单飞知道亚克西不见得老实。

亚克西可说是与虎谋皮,如何会信边风许愿后,就让他将神灯带到安息帝国?亚克西如果不傻,那就是他还有底牌。亚克西看似老实的什么的都说,说不定也有装作的成分。

单飞看破这点却不说穿,微笑道:“如果边帮主不介意的话,我们也想在这里看看,神究竟会给亚克西什么启示。”

边风忙道:“单朋友肯在此帮手,我等欢迎不及,怎会介意?”他本来对亚克西自信满满,如今见亚克西在单飞面前和瘪三一样,对亚克西的信心自然弱了许多。如今的边风倒感觉信神的启示不如信单飞更靠谱一些。

“眼下要怎么做?”单飞“谦虚”的看着亚克西道,“你如何才能受到神的启示,要洗礼斋戒吗?”

亚克西更是钦佩,“单朋友真的无所不知,我信奉的教派在接受神的启示前,的确要洗礼斋戒,而且要禁欲的。”

单飞不知道亚克西隶属西方的哪个教派,不过他知道西方很多教派都是这个套路。眼下他不关心这些,沉吟道:“那我们还要等?”

“不用,不用。”

亚克西忙道:“我来的一路上就在斋戒诚心,而且绝对没有近女色。”

边风道:“这个我倒可以作证。”

群盗都在笑,多少有些嘲讽的嘻们这帮人杀人放火的无所不为,对所谓的斋戒均不看在眼中。

“要接受神的启示,还需要个帮手。”亚克西恳切道:“单朋友,你可以帮忙吗?”

单飞笑道:“好啊,不过我不懂什么,还请你来指点。”

亚克西喜悦道:“单朋友是我见过的最具大智慧之人,肯定一学就会。你依照我的举动来做就好。”他见单飞并不反对,四下望了眼,缓步向那埋有异物的地方走去。

单飞心中微震,暗想这家伙的确知道不少事情。

群盗见单飞、亚克西向前走去,均是围在他们的身后。

荀攸、张辽看向单飞,暗想那地方若真有怪异,这般人会不会一窝蜂的发疯?

白莲花忍不住又捏住了天蚕丝线。

“你们留在这里就好。”单飞看出他们的担忧,低声道:“我想亚克西不会带我走很远的。”

果如单飞所料,亚克西到了红点左近后就停下来,回头对边风道:“边帮主,我要静寂中才能得到神的启示,请你带人退后些。”

边风“哼”了声,带众人退到数丈外。

亚克西这才用手在心口画了个十字,匍匐在地,同时示意单飞跟着照做。

单飞做起来倒也熟练,跟亚克西一般跪下。他真不知道西方的信仰到了东方,黄帝他们的设备会不会认可?

他这次没有立在红点上,倒不虞有什么异样,就见亚克西伏地后用极低的声音道:“单朋友,神灯还在此地以南的百里。”

单飞一怔,他知道那里会有云梦秘地,神灯在秘地里大有可能。亚克西如何会知道?他也要去云梦秘地?亚克西为何要告诉他单飞这些事情?

亚克西伏地后再次起身,向单飞挤了下眼睛,双手合十大声道:“神啊,求你赐予我妈呀1

嗤!

一道凌厉的风声倏然射向亚克西心脏的位置!

众***惊。

群盗对亚克西装神弄鬼早有不耐,若非边风的缘故,早对其不再客气。见其匍匐在地的祷告,群盗心中多少有些嘲弄,不信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他们哪曾料到,亚克西才发出祈祷求你赐予我个妈,居然有神就给了亚克西回应。

单飞脸色微变,他人在地上尚未起身,一把拉住亚克西,一掌拍在地上,和亚克西平平的移开丈许。

嚓!

一飞镖从亚克西身边擦过,钉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树上,没树半截。

边风、张治头最先凛然,齐声低道:“小心,有埋伏。”

二人示警间,边风斜依树后,张治头飞身上树。

群盗这才如梦方醒,原来不是神给了启示,而是阎王在向他们招手。

呼喝声中,众人纷纷寻地势遮掩住身形,看着前方的动静。

亚克西的裤裆已湿,额头汗珠子滚落。他知道若不是单飞及时拉了他一把,他已经是个死人!

神也救不了他!

许久的功夫,边风牙齿缝中迸出了几个字道:“阎行,你来了1

单飞微凛。

黑暗中影影绰绰的不知掩来了多少人手,片刻后,一人缓缓从暗影中走了出来,腰间鼓起一块,双眉如双刀般斜插入鬓,赫然就是阎行韩遂帐下的第一高手。

单飞心道许愿神灯一出,不但神有启示,什么妖魔鬼怪亦都聚在了这里。

他和阎行很早以前就打过交道。那时候阎行奉韩遂之令寻找长生香,探到巨人棺时入了曹棺的算计。

后来阎行潜入天坑,依旧没从曹棺手上讨得好。阎行从天坑逃命后,在黑山左近曾又出现。

这小子四处乱窜,如今居然又到了这里。

单飞沉吟时拉亚克西到了树后,亚克西心惊胆颤间还不忘记道:“多谢多谢,单朋友。”

阎行离众人数丈远时已然止步,哈哈大笑道:“边风,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你和我真的是有缘之人。”

边风在暗中冷哼一声。

阎行如在自家庭院般随意,“边风,你父边章不肯归附朝廷,被韩大人所杀。韩大人对你等网开一面,你却不知悔改,反倒纠集了凉州的叛逆与韩大人为敌,实在辜负了韩大人的一片苦心。”

边风咬牙道:“阎行,我见过***的人,可像你和韩遂这般颠倒是非的***人物,我真的从未见过。”

阎行目光微寒。

边风凝声道:“家父和韩遂那狗贼同时起事结拜,韩遂为求权利,暗算家父在先,绞杀我边家族人在后。我边风从韩遂狗贼手上逃脱后,此生唯一的目标就是取他的项上人头,还有你这条护院狗的1

单飞不能不说***难测。

前一秒的功夫,韩遂还是正义的化身,转眼的功夫,韩遂看起来就是两面三刀的杀人狂魔了。

他真不知道此间究竟,不过终于明白边风为何要成立“杀韩帮”,原来韩遂背叛了边风的父亲边章,这才导致边风一心复仇。

韩遂也是狠辣,居然派阎行千里跟踪追杀。

阎行冷淡道:“是非自有公道。你数次卑鄙的行刺韩大人不成,早就应该知道你自己的斤两。凭你的本事,此生无望的。”

边风紧咬牙关,对此倒没反驳。

“于是你就信了什么许愿神灯的鬼话,千里迢迢的来此许愿。”阎行淡然道:“可你恐怕从未想到过,许愿神灯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上前一步,阎行杀意全出,自信道:“边风,这次你逃不了的。看来你只能许愿,明年的今日,你在此间的坟头草能长多高了1

边风很是紧张,突然道:“单朋友,你若能帮我杀了阎行,我此生奉你为主!你若有什么事情,边风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1

他权衡形势,知道阎行有备而来,已方绝不占上风,单飞方才出手惊人,拉拢单飞入伙毙了阎行已是他最佳的选择。

s:猜猜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大雨天,能看到有人投月票,是很高兴的事情。有月票的兄弟,麻烦你投一票,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