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495 阿拉丁神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495 阿拉丁神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是单飞出的手,不然真的见鬼了!

围住单飞、白莲花的那些人均是这般想。

他们见同伴一刀刺出,十人中倒有九个想着这小子死定了。等见那小子似动也未动,出手那同伴就被摔的命都去了半条,不由心中惊吓。

所有的人如临大敌的看着那少年,不信、又是不能不信这少年武功高绝,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他们竟未看清单飞是如何出手!

张辽见状,亦是难掩惊诧之意。他目光锐利,知道那人出手刺向单飞时,单飞不过伸手掠过了短刀,抓住那人的胸口扔了出去。

动作奇快。

发力古怪!

常人必须屈肘振臂的发力,单飞好像在抖动手指间,就有大力迫出。

张辽虽知单飞武功必有精进,却难想他武功如何能够精进如斯。他张辽自负武功,暗忖仍不及单飞这般鬼魅般的出手。

“我等是来见见传说中的桃花林,不想和谁为敌。”单飞看着远方马上一人道:“你们要行事,我等不会阻拦。”

来人虽众,单飞一眼就看到了马上的那人。

那人瞎了一只眼,戴着眼罩沉默的坐在马上,单飞看到那人第一眼时就知道,此人绝对是这些人中头领。

狼群中的头狼不用寻,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有弯刀挂在那人的马鞍上,弯的如月般。

中原战场多是首刀,少有使用这种弯刀的人物。

单飞暂时得到这个判断,倒不想另起争端。

在这帮土匪面前,忍让从来都是让他们变本加厉施暴的催化剂,单飞就是知道这点,这才用雷霆手段击伤一人后再来谈判。

“你小子算什么,也能阻拦我们?”

先前那壮汉见同伴被单飞扔飞,还不信单飞能有这般的本事,霍然上前一拳向单飞击了过来。

人有时就是如此,不亲身尝试一把,总觉得看花了眼。

那壮汉的拳头堪堪到了单飞胸前时,“砰”的一声响后,单飞上前一步,那壮汉已然倒在了地上。

众人又退。

他们这次终于看到了单飞的出手。

单飞一步上前,不但到了那壮汉的身旁,还躲开那壮汉的一拳,顺便一掌切在那人的脖颈上。

壮汉立晕。

干净利索的出招,却又诡异难言。

众人均知对敌时,只要你能抢先击倒对手,无论对手怎地犀利都是无济于事,但这种情况,除却暗算外,实在只有在传说中才能听到了。

这少年什么来头?恁地这般高明的身手?

单飞仍和没事人一般望着那首领道:“我不想和别人为敌的。”

有几人忍不住要骂,那首领一摆手,众人立止,那首领终于道:“酒泉边风,还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边风的口气冷静自信,一开口就像单飞注定认识他一样。

单飞倒真没听过这个名字,回头看了荀攸一眼。

荀攸、张辽心中微震。

他们和单飞不同,单飞对关中的人物就知道马腾、韩遂、马超、阎行、庞德一帮人,至于旁人,若是和考古无关,单飞认知多少欠奉。

张辽熟悉关中,荀攸知晓天下大势,均知近来凉州一带出现伙儿马匪帮派,为首的头领,就叫边风。

荀攸更知内情,扬声道:“原来是‘杀韩帮’的首领边帮主,我等久仰大名了。”

单飞一怔。

他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先是所谓的韩流,暗想难道两千年前就有人对棒子不满,意识到他们会用意念统治宇宙,这才抢先下手干掉韩流?

不过他随即知道自己猜的有问题,因为荀攸随即道:“传闻中边帮主和韩遂素有旧怨,这次远赴云梦泽,莫非想找仙女许愿除去韩遂?”

原来“杀韩”说的是要除去韩遂。

单飞心中暗笑,听边风略有惊诧道:“阁下又是哪个?”

荀攸吃惊他边风的名头,他边风何尝不惊错荀攸一口就能道破他的心意?

“我等来此就是想看看桃花林的仙女。”

荀攸心思微定,暗想这帮人不是刘表的手下就好说。他听了白莲花、单飞的猜测,早在怀疑是不是刘表在暗中下手,等知道来人是为了韩遂,荀攸自信陡来。荀攸知道对于这等人,以利益左右足可动摇立常

不过桃花林的秘密怎么会传到凉州那里去?

荀攸暗自奇怪,微笑道:“我等不过是云梦泽的匆匆过客,和韩遂绝没有什么瓜葛,边帮主大可放心。”

边风见荀攸有意隐瞒身份,冷哼一声道:“张司空,你意下如何?”

单飞、荀攸均怔。

他们知道如今的天下只有曹操才被称为司空,却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姓张的司空又是哪个?

单飞转目望去,见边风身后不远的树下立个灰衣人。

日西落,此间又暗,那人立在树下就和树皮般的贴着,若非边风发问,众人几乎难以发现那人。

张司空桀桀道:“边帮主客气了,你要除去这些人,我等同舟共济,自会出手。不过我看这些人倒还有点本事,若是携手的话,说不定能早助边帮主报了杀父之仇。”

荀攸听那人的口音奇怪,心思飞转间,突然道:“原来是系师的手下张治头祭酒。”

林中静寂。

许久的功夫,那灰衣人缓缓从树旁走出来,目光如钉子般刺在荀攸的身上,“这位先生见识之广,实在让我等叹为观止,我未出汉中多年,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姓?”

他这么一说,无疑承认荀攸说的不错。

荀攸微微一笑,“我听闻汉中张系师手下有一君、双子、三祭酒最是闻名。三祭酒就是司空张治头、司马黄牙和司徒杜无康。因此我一听阁下说的是汉中口音,又是司空之职位,这才斗胆猜测阁下就是张治头汉中张鲁系师手下的三大祭酒之一。雕虫小技,倒让张祭酒见笑了。”

林中又静。

荀攸说的谦逊,众人心中却是叹服,他们均知道若无非凡的见识、博览的认识做支撑,无论如何都是猜不中这点。

单飞知道张鲁。

张鲁是如今雄踞汉中的一方诸侯,听闻其是天师张陵的孙子,又是西汉留侯张良的后人,身份尊高。张鲁的势力自然不如曹操,若论神秘之处,张鲁却是远超曹操。

据史载,张鲁后来投降了曹操,同时将张陵创建的五斗米教引入了朝廷,而后来南北朝时期,无论北方强盛一时,可和帝王平起平坐的道主寇谦之、还是南方为梁武帝出谋划策的山中宰相陶弘景,均可说受了张鲁的影响。

华夏的道家看似不如西方的宗教占据过统治地位,可道家的影响却是深入华夏的骨髓之中。

从黄帝成为道家的****起,一直到后来清朝的义和团、袍哥会、白莲教,华夏从来不缺道家的表演。华夏五千年来,道家可说是渗透到华夏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

不夸张的说,华夏没有哪个王朝能摆脱道家的渗透而独立成事。

掌权者均对道家用而不宣,最重要的是为了维系自身的统治。

当年张角一声令下,就能让天下大反,信仰的力量和影响可说是惊人,哪个当权者会宣扬这种教法?

张治头是张鲁的手下,他和凉州悍匪边风来此,就是为了桃花林传说?

单飞见荀攸为他接下话头,乐得清闲的退到一边,却在暗中琢磨其中的关系。

张治头抚掌笑道:“中原多俊彦,我张治头在汉中默默多年,不想一到中原,就碰到阁下这种人物。”

荀攸微微一笑,略有自得之意。

他身为曹操的谋主,如今却成为单飞的拖累,难免闷郁,如今寥寥数语以展见识,他感觉胸口的伤痛都是减轻了很多。

不过他终知轻重,盘算着局面,抢先道:“我等有求于仙子,这才赶赴此地,不想桃花林传说更像是无稽之谈。我兄弟探了许久,始终一无所获。”

他话不等说完,边风冷淡道:“绝不是无稽之谈。”

荀攸心中没什么不满,反倒很是欣喜,他知道和人犟嘴无益,从中能得到什么才是聪明人该做的事情。

“边帮主的意思是?”

“你虽是见识虽广,只怕亦没听过阿拉丁神灯的传说。”边风眼中闪过丝热意道。

荀攸怔祝

他这次的确不知道边风在说什么。

单飞本不想说话的,见到荀攸吃瘪也不想为其出头,但听到“阿拉丁神灯”五字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诧异,“边帮主说的是西方的许愿神灯?”

边风怔祝

不止是他,所有人看似都有不解的模样。

荀攸不信单飞武功惊人,见识居然也是如此胜出,边风却不晓得这少年为何连这等秘事都知道。

“你亦知道阿拉丁神灯?”边风急迫道。

“略有所知。”单飞迟疑道。

“那不妨说来听听。”边风本是冷漠的神色,这会儿却是狂热起来。

单飞不知道边风所知和自己在床头听过的故事是不是一个版本,这时候却不能不说下去,“我听闻西域更西的所在有个传说,有神灯悄然传在人间,只要有人能寻到神灯后,擦拭下就会有……神仙出现,能实现你的三个愿望?”

“是三个?”边风失声道:“你确定?”

我确定什么?

单飞不想自己听说的一个***神话让边风如此热切,皱眉道:“我听说是三个。”

边风放声狂笑道:“你果然很有见识,可你是否知道,在这世上,这样的神灯一共有两个,一个被人从中原带到了西域更西,而另一个……就在这云梦泽?”

单飞怔祝

ps:求几张月票,谢谢蛙了!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