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94节 我数到三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4节 我数到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曾经历过眼前的景象,知晓自己是处于个奇异的投影世界,而这个世界展现的又极可能是黄帝时期的情形。

两千多年前、绝对史诗级别的纪录***!

他不懂得黄帝那帮人如何将此事记录并留存下来,但深信这是古时曾经发生的历史。

光环呼啸而来,伊始在天边不过是极为耀眼的一点,转瞬间就如太阳般的灼烧耀眼,等从单飞头顶掠过的刹那,在单飞看来,那飞行器的规模就和整个襄阳城从头顶飞过一样的壮观!

飞行器如同燃着般,从单飞头顶的万米高空斜斜向下的迅疾掠过,而早在这之前,一点光华已从飞行器上剥离出来,半空中如同追踪导弹般向单飞射来。

虽知不过是幻象,单飞还是惊的目瞪口呆,一颗心怦怦大跳个不休,他眼睁睁的看着那点从飞行器上射出的光华正中他的面前。

大泽惊涛骇浪般的被劈开。

有无边的泥泞扑面卷来。

单飞屏气凝神,在那光华击中大泽的片刻,还能看到那光华瞬间就入了地面,如烙热的铁器切入黄油般深深的、毫无阻碍的扎了下去!

身后有光华大耀。

万米高空上的那飞行器坠入到远方的大泽中,爆出最后耀眼的光芒!

有泥石流咆哮着冲天而起,遮挡了无边的天空。

陨石撞击地球的场面亦是不过如此。

天昏地暗,世界末日般。

不知许久的功夫,等天上的泥石流终于再次落下后,云梦泽缓缓恢复了平静,单飞那一刻如坠入梦中,感觉到有点光华深深的藏在他脚下的地底,一闪闪的终归寂灭。

景色流转。

单飞从记录中清醒过来,远远望见白莲花几人还焦灼无比的站在远处,他略有沉吟,缓步走了过来。

白莲花轻舒一口气,笑靥绽放。

荀攸、张辽见单飞脸色阴晴不定,不好打断他的思绪。等单飞望过来,荀攸立即问道:“单统领,怎么回事?”

单飞已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次显示的景象虽是奇特,却符合他的预期,反倒是上次的西王母玉瓶让他困惑重重。

如今的记录显示的确有更高文明创造的飞行器曾经坠落在云梦大泽里,而黄帝、炎帝、蚩尤、九天玄女他们很可能乘坐这个飞行器到达的这里。

云梦秘地如果就是那个飞行器的话,那肯定不在这里,而在离此更远的云梦泽。

单飞粗略估算下飞行器离他头顶的距离,想着飞行器最后坠落的角度和速度,感觉飞行器坠落的地面,离此间最少还在百里以上。

不过落入云梦秘地的不止是太空船。

有个东西在太空船坠落前,曾经从飞行器中脱离出来坠入此间,深深的藏在地下,而且就在他方才踩的红点之上。

那是什么东西?

桃花林的传说是不是和那东西有关?

那异物如今所在的位置,恐怕不比女修之棺埋的深度要逊色,从此推断,飞行器坠入大泽的深度也是极为的恐怖。

就算他单飞处于的时代,要挖掘脚下那东西都是毫无办法,更不要说如今的年代。这里是大泽,地下水的情况复杂到难以想像,挖掘地下最忌讳的就是地层的难以预测。

黄帝他们还是从飞行器中出来了?

要不是如此,华夏也不会有那般匪夷所思的文明流传下来。

这说明飞行器和地面有通道!

不过云梦秘地的确比冥数还要难以琢磨,若非明了太空船的运作,一样无法出入。

单飞片刻间想到这些,见荀攸、张辽都在等他的***,缓缓摇头道:“地下有东西,不过据我来想,此间并非云梦秘地。”

“地下是什么东西?那东西可让人坠入幻境?那单统领为何没什么事情?张将军为何会有问题?”荀攸一连数问。

张辽面红耳赤,沉声道:“单兄弟,这次***看看,辛苦你们接应了。”他听出荀攸的怀疑之意,不由想要亲赴那里求证桃花林的存在。

单飞一把抓住了张辽,缓缓道:“张兄,你让我想想。”

张辽见单飞皱眉,倒不想让其为难。

沉默半晌后,单飞终道:“我将方才所见和你们说说。”他将方才那一幕并无隐瞒的说出。

白莲花倒还正常,张辽和荀攸听后自然心中大惑,荀攸更是道:“那空中的光环的是什么?真的是神仙和仙境一起坠落此间?单兄弟为何能看到?我等为何只看到单兄弟在那里站着,全无异样?单统领我不是怀疑你,而是这些事情实在太难理解。”

荀攸问出问题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嗦,害怕单飞不悦,忙表明心意。

得,越说问题越多!

单飞终于明白为何要有神话流传下来了。

你要用科技语言对古人叙说此事,就如同博导和小学生讲引力波一样。这时候直接用一句这是神仙搞出来的。那一切都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古代能有马未来、魏伯阳那等头脑的人,毕竟少之又少。

“荀候就当是有神仙地坠入了云梦泽吧。”单飞用了终极的解释方案。

“单大哥,我感觉你的猜测可能有些问题。”一旁的白莲花轻声道。

她这么说时很有些惴惴不安,单飞见状笑道:“你有什么想法?”

望见单飞鼓励的目光,白莲花鼓起勇气道:“你方才说,是地底那物会让人出现幻觉?”见单飞点头,白莲花明确道:“但博山、玉尺亦出现了幻觉,他们离这里还远。你在湘妃祠的时候,感应器上并没有反应。”

单飞缓缓点头,“你的意思是?”

“博山他们出现幻觉,不像因为这里的原因,而极可能是遭人暗算。你在此间无事,我们无法断定此物究竟是否能引发人的幻觉,我们必须要再看看旁人是否有事,才能确定是此物的影响,还是旁人在暗算。”白莲花清晰道。

荀攸、张辽感觉这少女说的极有条理,均是赞同,张辽更道:“既然如此”他话才出口,就见单飞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白莲花倏然到了荀攸的身旁。

张辽见单飞、白莲花神色凛然,意识到有问题出现。他收声侧耳听去,很快发现周围有刷刷的响声,还伴随着轻微的呼吸。

有人在接近。

张辽心中戒备,惊诧的看了白莲花一眼。

他对单飞极为看好,和郭嘉南下时,更听郭嘉提及单飞若是假以时日,武功造诣绝非等闲,只怕他们都是难以追上。

张辽闻言没有丝毫不悦,反倒为单飞欢喜,再见单飞时,张辽感觉其神华内敛,知其武功更进,不然也不会拉他去救郭嘉。

可白莲花也比他张辽警觉?张辽心中实在难以相信这点。

来人是谁?

若是朋友,不会这般无声息的潜来。

难道是当初暗算郭嘉、张辽的那些人?

四人同时想到这点,单飞早以眼神示意,和张辽成掎角之势退至一棵粗壮的树下。

这时西落的日头光辉未散,光线却难刺透遮障的树木到达此间。

云梦泽始终处在暗冷、潮湿和阴森中。

影绰的人群渐近,看起来有数十人之多。他们见单飞等人有了戒备,并不顾忌的包围上来。

等见到单飞几人镇静的立在那里时,那些人均有讶异。

一壮汉大咧咧的站出喝道:“你们是哪个,到这里做什么?”

荀攸本自惊凛,暗想我荀攸随曹公纵横天下多年,这次流年不利,难道要命丧这里?可见那人一副盗匪的样子,荀攸反倒镇静下来,主动道:“我等是来求仙女保佑的,壮士莫非亦是要求仙女保佑?”

那壮汉一怔,随即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这里有什么仙女还不滚开,莫要妨碍老子行事1

他一声断喝,身后有十数人哈哈笑了起来。

有人戏谑道:“你身旁不就站着个仙女,莫非就是你们求来的?你们既然求完了,不如让我们来求求如何?”

一长相猥琐的汉子说话间,站出来向白莲花走去!

众人又是哄笑。

这些人有大半是来自关中,来此地自有目的,见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了人在,悄然的围过来准备猎杀。

他们无法无天,杀人不眨眼,见单飞等人有了戒备,这才没有突下辣手。不过等见到面前的四人荀攸受伤,白莲花娇滴滴的惹人可怜,单飞不及弱冠,唯一有个棘手的汉子似有本事,又如何是他们的对手,那些人不由都是放肆起来。

猥琐的汉子滴着口水,眼看就要走到白莲花的身前。

一人突然闪身到了白莲花的身前。

那猥琐的汉子一怔,见单飞挡在面前,凶相流露道:“我数三个数,你最好识相的滚开,不要耽误老子和仙女还愿,不然老子敲断你全身的骨头1

这本是他们威吓别人的不二法门,胆小的人若遇到他的威吓早就避让不及。

可见单飞目光掠远的看向他的身后,全然不将他放在眼中的样子,那人眼露凶光,凝声道:“一”

单飞未动。

“二”

那人“二”字落地,不等再数,早拔了闪闪的牛角短刀在手,一刀扎向单飞的胸口。那人狡诈非常,在他眼中信用纯属狗屁,他故作数三之语,就是要杀单飞一个措手不及。

呼!

砰的大响。

那人短刀才出,人已倒飞而起,重重的撞在远方的一棵树上,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嗤”的一声后,那人的短刀钉在了自己发髻上,颤颤巍巍的抖动,映照着他全无人色的脸颊。

林中静寂。

那数十人中倒有大半退后了几步,惊骇的望着那有如未曾出手的少年。

s:求了。有的兄弟还请投票给我,多谢!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90***350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