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90节 救难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90节 救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湘妃祠堂内静寂下来。

看着油灯倏转,“卡”的声响似还回荡在三人的耳边,荀攸游目四望,白莲花凝神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单飞微有讶然。

油灯半转后,祠堂内并没有任何变化!

这不是机关?

那这种设计的用途是什么?

他念头才转,蓦地听到“砰”的一声大响。荀攸差点从担架上跳了起来,白莲花和单飞却是倏然回头。

响声是从祠堂院门处传来。

砰砰砰!

大响接二连三,就算荀攸都听出是有人在拍门,拍的惊天动地般!

是谁?

三人都在转着这个念头,暗想如果是郭嘉那帮人,寻路不拘一格,绝不会这般作为,如果是旁人……谁会到这荒无人踪的湘妃祠?

白莲花在等单飞的决定,单飞却在静待。

拍门声持续不绝,似乎无人应门就不会停止般。

单飞念头数转,看了眼香案上的香灰,暗想从这香灰的数量看来,应该还有不少人前来上香。他和白莲花、荀攸一路寻来,真的鬼影难见,而看地图所标,这附近也绝无人家,究竟是谁会长途跋涉的来这里上香?

常人若是想到这里,多半会联想到神仙鬼怪。

单飞一生可算是猎奇无数,见过无数的怪物——那是由于变异或者是人类不常见的生物,什么果真的从未见过。

不是鬼上香,那就是人在进贡。

外边拍门的人是来上香的?

他转念间,看向白莲花。白莲花见状,立即又守到了荀攸的身旁。

如今就算荀攸都看出,白莲花对他荀攸并没什么好感,不过因为单飞的吩咐,白莲花还是耐着性子做事。

单飞赞许的点头,持着竹竿到了门前,拨开了门闩。

门倏开。

单飞眼中喜意一闪,随即大惊。

门外站着一质朴的汉子,看门开的时候手掌停在了半空,等见到单飞时,眼中蓦地闪分厉芒,一拳击向单飞的胸口。

白莲花亦惊。

以常理度之,此人拍门而入,绝非武功高明之辈,不然久拍门不应,早就翻墙而入。偏偏这人和单飞还有丈许的距离,一拳就能击到单飞的胸口。

这是极为高明的武功,靠的是脚步的灵动。这样的一个人蓄意钓人去开门,用心叵测!不过等看清那人的面容时,白莲花娇容微变。

单飞倏然退却一步。

不过一步的距离,那拳已击在了空处。

那汉子出拳无功,神色更忿,爆喝声中早就纵到了单飞的身前,旋风一脚踢来。他动作疯狂如虎,不过一招一式却是干净分明。

转眼间,那汉子已击出七拳,踢出两脚,白莲花见单飞只是躲闪却不还手,只以为他出了意外,心焦之下,白莲花再顾不得荀攸,就要跃出帮手,就听单飞道:“莲花,你不要出手。”

白莲花迟疑的光景,单飞出手。

他手有竹竿,却是弃之不用,双手倏探,竟在间不容发的光景抓住那汉子的双手,脚下用力如弩射,倏然将汉子顶在一棵树上。

那汉子神色骇异,还待反击挣扎时,就听单飞沉声喝道:“张辽大哥,是我,单飞1

汉子正是张辽!

单飞心情激荡间,就感觉神女灵符微热,有力道顺着他双臂倏然而出,灌注到张辽手腕间。

那股力道极为轻微,不过单飞还是感觉的到。

张辽本是愤怒欲狂的模样,闻言蓦地一怔,本是茫然的眼眸蓦地闪过丝喜意,“单飞……你是单兄弟?”

单飞立即点头。

张辽脸上喜意才过,双目泛白,已然晕了过去。

单飞将张辽托到堂中放下,切脉片刻,缓缓松开了手,转望荀攸道:“他是脱力晕了过去,等他醒转应可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荀攸惊喜交集。

他自然认得张辽,见张辽突现,荀攸知道玉尺方才所说的“都死了”就不是事实,这算是个好事情,可以张辽如此身手之人,还是中了暗算,敌方的能力实在让人想想都是心凉。

单飞和荀攸一般无二的想法。

白莲花突然道:“单大哥,我明白了。”

见单飞望来,白莲花振奋道:“什么博山、玉尺不是撞鬼了,而是和张辽一样,失去了理智1

白莲花在许都城见过郭嘉和张辽。

那时的白莲花地位卑微,见到这帮人出现,都是默默的躲在不起眼的角落,不敢给单飞添加麻烦,不过她记忆奇佳,时隔许久,还是认出了张辽。

荀攸略有皱眉道:“失去理智,是什么意思。他们发疯了?”

“和发疯差不多1

白莲花见单飞很有鼓励的意思,全当说给单飞来听,“方才我见到博山用斧劈门时就感觉奇怪。院门明明只要划开门闩就能打开,他偏偏去劈门,以他的能力,只要劈了几次,那门就会裂开,奇怪是门后的划痕甚浅。”

略加思索,见单飞注目倾听,白莲花继续道:“张辽明明认识单大哥,适才却对单大哥出手,当单大哥是敌人一样。单大哥,你迟迟没有出手,就是看他是否神智清明?”

单飞点点头。

白莲花见状更是确定道:“因此他们是失去了理智——张辽、博山和玉尺三人都是一样的情况。这也能解释为何博山会做出那种古怪的举止,张辽他们明明没死,玉尺却说他们都死了。”

荀攸自负才智,听白莲花分析,亦不由点头道:“公主说的不错,他们的确很不正常。杀他们的不可能是景帝时的梁孝王。”

他在寿宴曾经见过白莲花,并不知她的来头。后来见白莲花一直小鸟依人般,荀攸对其并不重视,哪想到这少女还有这么细致明晰的心思。

白莲花拦截吕布的时候,荀攸早就昏死过去,他若见到那境况,恐怕更对白莲花刮目相看。

“单大哥,我说错了吗?”白莲花见单飞不语,惴惴问道。

单飞默然片刻才道:“你说的应该不错,这也是我眼下能想到的最可能的***。不过……我有一点奇怪。”

“是什么?”荀攸、白莲花齐声问道。

单飞沉默片刻才要开口,蓦地向身旁望去。

张辽已睁开了眼眸。

单飞随即道:“张大哥,你感觉怎样?”他来的途中,早用竹节做了几个水壶装满了清水,知道张辽脱力口渴,将装水的竹节凑到张辽的嘴边。

张辽嘴唇干裂,喝了几口水后精神复苏道:“单兄弟,你来了?那最好不过1

他看着单飞,再无适才的疯狂之意,不过神色却有迷惘,“这是……湘妃祠,我怎么会到这里。单兄弟,是你救了我?你也见到桃花林了?”

单飞心中微震,反问道:“桃花林?”他下意识的摸了下怀中。

“是啊,是桃花林。”张辽神色闪过丝惊惧。

单飞看到张辽的表情时,心中微冷。他知道张辽的禀性,这本是个抑郁寡欢可却少畏惧的汉子,如今张辽突然变成这般模样,那张辽面临的究竟是怎样的梦魇?

蓦地想起什么,张辽道:“郭嘉呢?你没有救回他?”

单飞凛然。

张辽神志清醒后,一见单飞的表情就知***,霍然站起道:“单兄弟,郭嘉极其危险,你……”见单飞坐在那里未动,张辽多了分迟疑,“你能和***救他?”

他和单飞分别许久,蓦然重逢后仍和从未分开般的亲近,等见到单飞安静的模样,他心中这才微有不安。

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

单兄弟也改了?

知道郭嘉身处险境,是兄弟都要去救,单飞为何无动于衷?

良久,荀攸一旁道:“文远,救人一定要救,但我们总要将事情先弄清楚再说。”

张辽醒转后,激动中始终未留意旁的方面,闻言见到荀攸,失声道:“荀侯,你如何受伤了?”

荀攸苦涩笑道:“我的事情说来话长,不过先将你的事情说清楚。”

张辽瞥见白莲花时更是错愕不解,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子为何出现在这里。

半晌后,张辽终道:“我奉司空之令,和郭嘉南下接应单兄弟。”

单飞对曹操这个命令没什么意外,暗想曹操这次真的急了,派出的都是能协同作战的战友,不像在邺城时,以激将为主。

张辽又道:“石来去盗自鸣琴,郭嘉说我等先到此间为单兄弟探取线索。本来我们准备和单兄弟约定在华容见面,那里毕竟还有点人烟。不过郭嘉后来得到一条线索,感觉此地极可能和云梦秘地有关,这才换到了这里。”

张辽所言和荀攸大同小异。

单飞知道张辽少说废话,不卖关子,任由张辽说下去。

张辽简洁道:“最近云梦泽流传个桃花林的传说。对了,玉尺有没有将那桃花林的图纸给你?”

“玉尺、博山都死了。”荀攸一旁道。

张辽手脚发凉,见荀攸支撑下了担架、勉强靠墙而坐的样子,突然道:“单兄弟,对不祝我方才不知你的难处。”

他见单飞对救郭嘉一事很是迟疑,心中难免不满。

三人可是结拜的兄弟!

单飞为何听到郭嘉有难却是动也不动?

可明白了眼下的情况,张辽知道误解了单飞——留守的玉尺、博山身亡。前途险恶,他张辽身体衰弱,功夫剩下不到了两成,荀候重创,在场还有个娇滴滴的女人,单飞再大的能力,也是束手束脚。

郭嘉都已中伏。

这般阵仗去救人,那不是送死一样?

张辽素来直爽,知道自己的问题后,随即坦然致歉。

单飞笑笑,“是兄弟就不用说这些的。荀侯说的不错……”他伸手入怀,从几张纸中捡出两张铺展在地。

“你见到的是哪个桃花林?”

张辽见到地上的两张纸上画的都是桃花林,吃惊道:“玉尺不就画了一张桃花林给你?你手上怎么会有两张?”

ps:为什么会有两张?兄弟们还有记得的吗?呵呵,求几张月票!恢复两更!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