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8节 不可想象的杀人凶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8节 不可想象的杀人凶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三人谈的多,走的却不快。谈话间,三人均在留意周边的动静。

他们都知道郭嘉那面极可能出现意外,除白莲花外,单飞、荀攸都知道一点你不是着急忙慌赶过去就代表紧张关切。

你那是去送死。

除了让敌人满意外,很难让自己赞许。

单飞、荀攸都不会做送死的买卖。

这时他们绕过了一处坡角,前方林木参差,灌木杂生,穿过了那灌木密林,远方现出个祠堂。

林木掩映下,三人见祠堂青瓦红墙,朱门深院,远远望去就感觉规模不校

荀攸听到单飞发问,心中蓦地醒悟过来。

他终于明白单飞要问什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建立一个祠堂所花的人力绝非等闲,少有人会做无利可图的事情,如果由朝廷和地方官府建立,一定会有记载和目的,绝不会像眼下一样默默无闻。

如果是家族建立的祠堂,这附近根本没什么人家居住,建立起来是为了哪般?谁在这里建立的湘妃祠,目的究竟是什么?

祭奠?

人都没有,怎么来祭奠?

郭嘉若出意外,会不会和建湘妃祠的那些人有关?

荀攸越想越是奇怪,更发现那沧桑的少年有种常人难企的细心他在向荀攸望来时,就知道郭嘉出现了意外,而且在考虑着意外的来由。

嘴角带分涩然,荀攸道:“我对此一无所知。”他没什么隐瞒,他虽有才华见识,毕竟不是万事通,不可能连云梦泽一处不起眼的祠堂的经历都研究的清清楚楚,他亦是最近才从郭嘉那面得知的此地。

单飞更是不知。

可他知道一点,能让郭嘉说不能解释的事情,绝对蕴藏着巨大的风险。

早跃马下地,单飞持着自制的长竹竿缓步向前。

竹竿如***,一端尖尖。

前方就是祠堂的大门,远看恢宏壮丽,走近来看时,才发现无论院墙、朱门,都有剥离陈旧的感觉。

不过建筑很结实。

单飞做出这种判断后,早绝了外息,缓慢的前行时除留意院墙周围的动静,还在听着院内的生息。

他勤于内息打磨,有时候甚至感觉气息都能充盈到发梢,暗想古人说的怒发冲冠看起来并非夸张之语。

人是不是真的内息到了一定境界,都能运到发梢之末把帽子顶起来?

他现在发现很多成语流传下来,绝非古人信口杜撰,而可能是依据某些事实来描绘。就如开心一词,现代人往往都不过认为是形容人喜悦的心境,但在密宗中,开心之意却是打开心轮的无数微小气脉,类似能达到禅宗四禅八定后的受乐境界。

那是真正的开心一种内心大乐喜悦、更像解脱的境界,而非被情感所催的一时欢愉。

单飞感觉自己还没有到“开心”的境界,但他耳力本精,再加上内息充盈,方圆十丈内若有人埋伏,除非到了他这种内息之境,他全力留意下,绝对能听得出来。

院内无人。

这让郭嘉都有意外的地方,寂静的可怕。

单飞看不到院墙内动静,就要推门进去,有倩影蹁跹,白莲花已到了他身边。

“单大哥,我来。”

白莲花才待上前,却被单飞一把拉祝

“不用,你来保护荀侯。”

荀攸心生感激,他知道郭嘉那面肯定发生了变故,而且极为致命,不然郭嘉不会到现在还全无音讯。

单飞、白莲花均有自保之能,若有意外,死的第一人肯定是他荀攸。

他荀攸知道危险,可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单飞和荀氏素有旧怨,平时单飞对他一口一个荀候的叫着,看似客气,实则疏远。关键时候,单飞还能想着他荀攸,荀攸虽是久经权术,还是难免内心触动。

“单大哥,你不用将我当作以往那个弱不经风的女孩子来看。”白莲花咬了下红唇道。

单飞笑道:“但我最少得把你当作女人来看。在女人面前,男人总喜欢逞强出点风头的。因此你莫要和我争了。”

他说话间已向大门走去。

白莲花嫣然而笑,不再坚持,心中默默道那你小心。

她知道单大哥会小心,不想分他的心神,可心内仍不由的念嘱。

单飞用竹竿动下门环,“啪啪”两声传开,在寂静的湘妃祠内外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没有任何动静。

单飞在用竹竿拍门的时候,就感觉门是在内拴住的。不闻响应,他手中的长杆顺着门缝刺入,硬生生挤进门缝,刺在门栓之上。

手腕轻动,门闩已落,院门缓开。

荀攸目露惊赞之意,他不懂这些技艺,可略一思索就知道,门闩本是用来防备外人的,自然不会让人从外边打开,单飞一杆开门看似简单,但对大门结构的了然、运劲的巧妙均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可他惊赞才起,惊诧随现!

门口有人影一闪。

院门既然上闩,就说明院中有人,不然这些人总不会栓了门,却从院墙跳出去?荀攸早有此想,知道单飞亦明白这点,但这时见到人影时还是心中震颤。

种种迹象表明,门后不应有人的!

单飞那一刻神色凝住,握紧手上的竹竿准备刺了出去。

他武功未到绝顶,可神经着实经过了千锤百炼。

无论今生的出生入死,还是以往的墓中探险,他随时都要应对最紧急的危险。门后有人出乎意料,可他一颗心那时颤都不颤。

跳出个僵尸来,他都有应对的心理。

眼中诧异,单飞垂落了竹竿。

那人影仰天倒了下去。

是个死人!

单飞一步步的接近那人,看到那人脸色时,用竹竿轻轻触碰下那人的胸口腹部道:“这人死了最少两天了。”

对于活人,他不敢妄言对死人的判断,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白莲花不忘单飞所托,将荀攸连人带马均牵了进来,并没留意地上的死人。

她真的不关心死人是哪个,也从不觉得她会认识。

不过她下意识的向门后看了眼,心道这人肯定是趴在门后死的,单大哥开启了院门,这人被院门重力所催,这才仰天倒下。

若是以往的莲花,就绝不会想到这点。因为那时的莲花只知道畏惧、躲避,但她如今去除了畏惧,亦打开了探索明微之门。

“单大哥,你看。”白莲花突然指向院门道。

单飞回头时目光微闪,用竹竿合上了院门,顺便挑起门闩拴住了院门。

院门是楠木所制,红漆涂表,着实坚固无比。可在院门的背面,却有着无数尖锐之物劈砍出来的划痕,看起来极为的触目惊心。

单飞低头望去,就见地上落有一柄五尺长斧,寒光迫人。

白莲花随即道:“单大哥,这人死的很奇怪。”

“怎么?”单飞沉吟问道。

“看他的情形,他似想要劈开门板冲出去,然后死在了门后。”白莲花迟疑道。

单飞用竹竿翻转下那人的尸体,见其背后的衣衫沾染了院中的尘灰,可没什么破损。他这么观察,是想看看这人是不是在劈门的时候遭遇到了暗算。

“他身上好像没什么伤痕?”白莲花问道。

单飞点点头。

“可他不瞎,他要出去,明明只要拉开门后的门闩就可以出去,为何要费力的去劈门板?”白莲花轻声问道:“他劈门板若不是为了出去,又是为了哪般?总不成门板有古怪?”

单飞默然,盯着死人那张惊骇的脸。

死人不会说话,看起来无法回答白莲花的问题。

“是博山。”荀攸突然道。

见单飞望过来,目光满是询问,荀攸神色肃然道:“死的这人叫做博山,发丘中郎将的高手。此人叫做博山,因为精通寻龙点穴之术,博知华夏群山龙脉之故。此人身手高强,而且见识广博。”

地上那死人体格壮硕。

单飞看着长斧,神色困惑看其兵刃体魄,此人臂力着实不弱,不过门板后的划痕很是浅淡。

“长斧是博山的兵刃。”荀攸凝声道:“他和郭祭酒一起到了湘妃祠。”

三人默然。

他们猜测的没有问题,郭嘉这面出了意外,发丘中郎将的高手都死在这里,那郭嘉的情况绝不容乐观。

“其余人呢?”白莲花直言道:“都死了吗?”

单飞心中微冷时,陡然间耳尖微动。

“有人声。”白莲花同时道。

二人听觉敏锐,在微风吹来时,同时听到远方似乎有***声传来,单飞身形掠起,回头对白莲花道:“保护荀候。”

见白莲花早去牵马,他的吩咐已是多余,单飞不想白莲花对他所言如此遵行。他顾不得多想,身形纵飞如鹰,上了棵大树略加观望后再是一纵,已到祠堂偏殿之侧的一处竹林前。

林前俯卧一人,手脚微动,似在艰难爬行。

单飞闪身到了那人身前丈许,一杆刺出,就将那人挑了起来。

这种地方,他实在不能不加倍小心,避免对方使诈偷袭。

那人和博山类似的精炼装扮,立起时,脸色同博山一样的惊骇发青,陡然见到单飞,那人突然大喝一声,手中有尺子类似的兵刃向单飞击来。

“单大哥小心。”白莲花尖声叫道。

“是发丘中郎将玉尺。”荀攸急声呼叫。

单飞那一刻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并未反击,不过退后数步。那人一击还在半途时,手中的尺子怆然凄凉的飞扑落地,人亦随之扑倒。

单飞上前托住那人,沉声道:“我是单飞,荀攸亦在,郭嘉郭祭酒呢?”

他看出那人离死不远,只盼那人能说点有用的线索。

那人眼中有神采微微闪现,回光返照般,“单统领?”他显然听过单飞的名头。

单飞立即点头,就见那人笑道:“都死了,都死了1

那人这种时候还能笑的出来,已是诡异的事情,他说的话更让单飞暗自心惊,可单飞还是不想放弃最后的线索,沉声道:“凶手是谁?”

那人笑的本是诡异,那一刻却是惊得铁青的脸颊都要扭曲起来,他一把反握住单飞的手掌,嗄声道:“是是梁孝王!杀我们的是、梁孝王1

冷风吹过。

单飞背脊汗毛尽竖。

s:折腾一周,身体总算好些了,明天更新开始正常。求点月票助力。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