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6节 糊涂的清醒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6节 糊涂的清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倒没荀攸那么焦急,听荀攸说完后,他不过点点头道:“好了,荀候,你休息吧。”

望见单飞转身要找地方休息的模样,荀攸微有错愕,叫道:“单统领……你可有办法了?”

“没有。”单飞干净利索道。

荀攸一怔,良久才道:“单统领,司空他对此事极为重视,亦对你极为器重,司空让我和郭祭酒南下,本是要相助你了……”

他本还有什么话想说,瞧见单飞仍没什么动容的表情,止住了下文。

单飞“哦”了声,轻轻叹口气道:“你可是看我没有办法,又不焦急,认为我不会尽心为司空做事了?”

荀攸沉默。

他早知单飞的本事,亦从没有小瞧眼前这少年,可听他一口就道破自己的心思,还是忍不住的惊异。

单飞半晌才道:“我这个统领的职位有名难实,从未做过什么正经的事情。可司空对我从未慢待,我有求的时候,他素来一口应允,邺城的百姓就是在他的承诺下得以保全。”

荀攸脸色异样。

他常见的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显耀,荀奇为做登城第一勇士而奋勇的事情,他亦知晓,他从未想到世上还有人拼命登城只是为了城中的百姓。

单飞接着又道:“既然如此,司空若有急,我不会视而不见。只是我不知道司空的真正的用意……”

看着荀攸不语,单飞道:“你也不知的,是不是?”不等荀攸的回答,单飞继续道:“如果就是去云梦泽寻找云梦秘地的话,焦急是没用的。刘表急了十年都没头绪,我急个几天亦是没什么用处。我眼下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请单统领指教。”荀攸立即道。

他在曹操身边多年,如今年近半百,除了对曹操、和郭嘉、贾诩等谋士的建议很是重视外,如此对待个年轻人实在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焦急对你的伤势不利,你若不想伤情恶化、还想多活几年的话,最好宽心些。”单飞慎重道。

荀攸哑然失笑,没想到单飞会给他这么一个建议。不过他还是点头道:“多谢单统领指教。”

单飞微微摇头,荀攸却没留意,见单飞又要离去,低声道:“单统领……多谢。”他这次谢的是单飞的救命之恩。

荀攸中了吕布那箭侥幸未死,可若没有单飞出手,若被吕布一戟击中,荀攸穿八件护身甲都没用。

单飞笑笑,出门找了些稻草回转铺在角落,稍加整理道:“莲花,你睡这里吧。”

白莲花立即点头,见单飞又拿着些稻草铺到了对面的角落,白莲花不由道:“单大哥,我晚上睡觉很老实,不会打人的,你不用离我那么远的。”

“我做梦会打人的。”单飞笑道。

他说话间将一堆火移到了门前,掩住门板以挡野兽,又点燃了房中的火炉,将房中墙上挂着的两件破烂兽皮分别丢给了荀攸和白莲花,这才盘膝坐了下来。

天才暗,风早吹夜寒。

远山有野兽咆哮,惊怖又凄冷。

或许野兽也是凄冷的,唯有用嘶吼和爪牙才能掩盖住自身的孤独。

单飞调息近半夜的光景,起坐到了荀攸的床边看了眼,见其终于沉睡的模样,扭头又向白莲花的方向看了眼,见伊人斜倚着墙壁紧紧的握着那兽皮衣依稀的睡着……

移回了目光,单飞向炉中又添了几根干柴,回转再次闭上了眼眸。

他并没有留意到在他转身坐下的时候,微风吹窗,白莲花长长的眼睫在寒风下轻轻的颤动下,有如心弦。

许久的光景,白莲花轻轻睁开秀眸的一线,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单飞,并没有什么安眠。

她脑海中想的只是和姜叔叔交谈的话语。

“你单大哥喜欢一个女人,叫做晨雨。”姜叔叔淡然道。

单大哥喜欢别人了?

她那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很痛,痛的和撕裂一般。如今痛的虽然不是那么厉害,可每次感受单大哥有意无意的疏远,她心中还是有着丝丝的痛。

痛的不经意的就能扯动着心弦。

若是以往的莲花,只能选择默默离开,她有什么争取的机会?

很多差别本和天堑一般。

单大哥和她之间,始终隔着道天堑,从遇到那一刻起。

哪怕她拼命全力的追赶。

姜叔叔说的不错,爱祈求不来,像单大哥这样的男人,她只能尽力的跟住他的脚步,而不能期望他会停下来。

她那时候再不再将曹宁儿看作是对手。

曹宁儿不配单大哥。

因为单大哥以前虽是家奴,却始终如天上的雄鹰般高傲。人就是如此奇怪,有些人有着天生展翅的机会,却自甘奴仆般的被世俗奴役,有些人哪怕就算是个奴仆,始终却有着雄鹰般的高远。

曹宁儿只想将单大哥束缚在她自己认知的世界,这是单大哥和曹宁儿根本不能合拢的原因。

她离开时没有一天不想着回转,她期盼着单大哥能等她一段时间,可单大哥这种男子怎么会没有女子喜欢?

她只盼单大哥不要轻易的爱上别人。

叫做晨雨的那个女子,应该会很出众吧,若非如此,也不会让单大哥轻易喜欢。

“但你不用担心晨雨,你需要担心的只有孙尚香。”姜叔叔又道。

“为什么?”

她那时很是不解,因为她知道单大哥不是三心二意的人,就和她一样。等她听到姜叔叔说明了一切原委,她的心中微有喜欢。

姜叔叔那时候笑的很是奇特,“我不信晨雨能打破无间的宿命,这世上除了单家,只有我更懂无间。就算是曹棺,也不过略微触碰到无间的皮毛而已。无间对世间有两种影响,不止形而下的器物,还关系到形而上的道。既然发生了改变,源头不在,影响自然会渐渐消散,道器全变。”

她那时候凝神苦思,若有所悟道:“它还会影响人的记忆?”

“自然。”

姜叔叔淡然道:“人的记忆本来就是脆弱不堪,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很多人却根本不知道,这些判断本来是出自头脑。最不值得相信的不是眼耳、反倒是头脑。头脑做出这种判断,却是推诿于眼耳。”

见姜叔叔突然大笑起来,她很是不解问道:“姜叔叔,你笑什么?”

“我笑这个荒谬的事实就和这个荒谬的世界一样。”

姜叔叔笑过后轻叹道:“统治人的头脑和统治这个世界的当权者其实一模一样,做出自欺欺人的判断,却来愚弄旁人听信,而且很多人偏偏会相信,你说这种情况是不是很好笑?”

她尽力的去理解,她知道姜叔叔和芸芸众生有些差别,可她又知道,姜叔叔说的事情,犀利、冷漠但难以辩驳。

***往往是痛的。

就如爱情一样。

那些放肆大笑人生的人,或许不过是在麻痹着自己去思考。都说一笑解千愁,但笑过之后呢?遇到千愁诈尸后,再去寻找更多的笑料,借以让自己沉沦?

“很多史书的记载都会自相矛盾,很多人的记忆都是凌乱不堪,他们根本不敢面对这个现实,甚至连明晰的勇气都没有。他们只能将其压抑入梦或者遗忘,否定别人的记忆和认知,他们需要的是个稳定的、能活下去世界……能活下去就好。”

姜叔叔淡然道:“可这种存在在我看来,已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哪怕再过两千年,人依旧会如此,甚至变得更加的变本加厉。变化的是外在,不变的是内心的贪婪。”

她倒没有如姜叔叔想那么多。

看到姜叔叔眼中的寒光,她亦没有太过留意,她想到的只是单大哥。

“单大哥会忘记晨雨?”

“不错,因此你只要爱他,一切都会改变。”姜叔叔做出结论道。

她心中很是欣喜,随即道:“可我为何要防备孙尚香?”

等听完孙尚香的事情后,她自信道:“我会击败她。”

姜叔叔的神色似有些怪异,良久才道:“你绝对不要小瞧她。”

“为什么?”

她问出了***,却没有得到***,不过她并没有丢了自信。

有能力的她,不再是那个期待奇迹出现才能改变自己命运的莲花。

晨雨的影响会不复存在。

单大哥会忘记了她!

当初她想到这里时,很有喜意,等听到荀攸提及“晨雨”时,她亦没有什么嫉妒之意,她甚至想装作没有听见。

过去的事情,要让它过去。

她决定当自己全不知道这些事情。

聪明的女人本和男人一样,该糊涂的时候,还是要糊涂。

可是……当她看到单大哥伤心却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为何不再有丝毫喜意,反倒和单大哥一样的伤悲?

丝丝的痛楚。

一点点的抽搐。

爱一个人,原来感受的不但是他的喜悦,还会分担他的伤悲,恨不得分担他的伤悲。

或许爱到骨头里的伤痛,就如受伤的树木一样,开春时,脱皮抽芽、去旧换新,但在骨头里的伤痕,不过在凝疤。

每一次都在坚强的生长,每一次又是难以避免的触动着那道疤痕。

她终于轻轻的合上了眼眸,进入了梦境。

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她却不知道在她合上眼眸没有许久,单飞睁眼向她望来。

没有太久的停留,单飞转望窗外那呼啸寒风中萧瑟的树叶——一夜风冷,不知几许挣扎的树叶。

ps:写出来有点慢,求几张月票提速!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