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5节 大面积失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5节 大面积失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见荀攸说话间疼的眉间纹都在颤抖的模样,本不想让他多说,可听到邺城事情和自己有关,不由皱了眉头。

邺城会有什么事情和他有关?

黑山军?

曹洪?还是……

他想到这里时,劝慰道:“你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说也不迟。”

荀攸咳嗽着摇头道:“不行,我要先说完此事。”他微微的吸气,悄然看了白莲花一眼。

单飞看出荀攸的怀疑之意,沉声道:“放心吧,楼兰公主不是外人的,有事但说无妨。”

白莲花娇容灿烂,极为的喜悦。

荀攸默然片刻才道:“单统领,你还记得晨雨吗?”

单飞心中微,还能若无其事道:“我自然记得,怎么了?”

他说话间向白莲花看了一眼。

单飞再是木讷,如今也知道白莲花对其的情感,他很多次都想对白莲花提及晨雨的事情,可每次话到嘴边,都会被白莲花有意无意的岔开。

白莲花有着非同寻常的感觉。

她或许不像晨雨般一眼就能看出单飞所想,但单飞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她亦能猜出大概,她总能提前找到话题绕过去。

单飞每次想要开口都不能再说下去。

看着白莲花的盈盈泪眼,他真的无法开口。

如今听荀攸提及“晨雨”两字,他心中突有莫名的放松之意,瞥向白莲花,单飞静等她的问话。

白莲花什么都没问,她的目光掠远,看着对面空洞的墙壁出神。

鬼丰和她说过了?

她究竟都知道什么?

单飞一方面不是喜欢刺探秘密的人,另一方面也知道女人的回话,总是和谜语一般,问了更增疑惑,因此始终未多问旁的事情。

见白莲花如此,他知道白莲花多半是故作没有听到。

荀攸叹道:“你记得就好。那单统领想必还记得当初向晨雨姑娘求婚的事情了。”

单飞毫不犹豫道:“是1

他知道荀攸不是说废话的人,荀攸刻意提及此事绝非要给白莲花和他上眼药。

“然后呢?”

“那时在场的人很多。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单统领和晨雨姑娘的事情。”荀攸喘息着又道。

单飞稍有不耐烦,可知道荀攸不会自找罪受,他这般痛苦还说的话,就不是闲话。

他静待着荀攸的下文,荀攸亦没有让他失望,随即说的话让他心口狂跳。

“可如今……很多不记得此事了。”

刹那间,单飞身躯微晃,眼前发黑。

感觉身旁有纤手抓住他的手臂,单飞不用去看就知道白莲花在担心他。

扭头望去,见白莲花关切的问道:“单大哥,你怎么了?”

微微摇头,感觉白莲花的关切里似藏着什么不同,关切是关切……可更多的像是伤感……单飞并未多想,反手抓住荀攸的手臂道:“你是说……当初目睹我和晨雨成亲一事的人,很多已忘记了此事?”

荀攸略有诧异,还是凝重点头道:“不错。此事很是玄奥。”他气喘吁吁道:“事情极为奇怪,本来很多人对单统领当初的所为津津乐道,可在单统领离去后,很多在场的人居然开始怀疑此事是否真的发生过。田元凯、张飞燕甚至为此吵闹起来。”

见单飞一张脸苍白的可怕,荀攸还是坚持道:“张飞燕还清楚的记得此事,而田元凯一日醒来,竟向张飞燕求证此事,等得到张飞燕的***后,田元凯居然说张飞燕胡说八道。而我知道古怪后,调查了当初在场的众人,发现忘记此事的人越来越多……”

见单飞无力的坐了下来,荀攸担忧道:“单统领,你没事吧?”

单飞摇摇头,用自己听起来都是空洞的声音道:“我没事。”

荀攸困惑的说出此事,只怕单飞斥之荒谬,单飞却瞬间的明白了一切。

晨雨离去时想的极多,她在秦皇镜消失后的那段时间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众人帮其记忆发生的一切。

单飞事后还曾有过担心,向赵一羽等人询问晨雨的事情,赵一羽等人的回答给了他很大的安慰。

他们都记得晨雨。

单飞最怕的就是晨雨消失后,有关晨雨的一切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他却没有想到过,在他微有放松、有了希望的时候,荀攸居然给他这么个结果。

田元凯忘记了晨雨。

张飞燕还记得。

其余的人呢?

是不是亦会和田元凯般开始忘记,最后到了他单飞?

单飞心中发疼。

他亦知道荀攸为何问他有没有忘记曹棺了。

无间的影响极为可怕,荀攸这帮人亦发现无间的可怖之处,甚至怕曹棺做出的事情开始影响到单飞。

许久的功夫,荀攸终道:“不过丞相还记得此事。郭嘉亦记得。”

这是什么鬼?

单飞感觉晨雨的影响开始减弱,这种影响甚至开始和晨雨消失般一样消散,但听荀攸这么说,他还是振作了精神,“为何这么说?”

“郭祭酒说这可能和不同的人有关。”

荀攸皱眉道:“郭祭酒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头脑,而人的头脑会随着性格、年龄而有不同。有些人天生就是浑浑噩噩、记性奇差,有些人年纪衰老,亦会变得忘事。只有性情坚毅、极具能力的人才会记得此事。”

单飞似看到郭嘉立在他面前,对他说道你单飞就是性情坚毅、极具能力之人。

他知道荀攸刻意传话的用意,微微的吸气道:“只是这件事,不劳荀候亲自到了这里。”

荀攸眼中闪过赞赏之意。

他虽未亲历此事,但明睿之人多在于能更快、更强的接受新鲜事物,而且准确的做出自己的判断。

看到单飞眼中闪过伤痛的时候,荀攸有了那么一刻担忧他感觉这件事对单飞影响极大,他或许不该这早说出此事,不过他亦没什么选择余地。

见单飞如此快的调整回来,眼中重现坚毅的光芒,荀攸安慰道:“单统领果真性格坚毅之人。”

单飞涩然笑笑。

他会忘记晨雨?

不会!

别人忘记无所谓,他单飞一定会记得!

荀攸挣扎伸手要入怀,因伤痛颓然放弃道:“烦劳单统领从我怀中取出一张纸来。”

单飞从荀攸怀中摸出张折叠纸,展开看了眼,认出上面是曹棺的字体。

是曹棺的最新留言。

单飞,建安四年底务必取得刘表府中藏的自鸣琴,然后在云梦泽找到云梦秘地。之后凭自鸣琴可和我交谈!切记切记!

你曹棺多写几个字会死啊!

单飞捏着手中的留言,若不是无计可施,早就揍曹棺八遍。

他从字里行间看出曹棺亦有焦灼之意,可不解曹棺为何不详细的留言。

曹棺让他单飞去找云梦秘地,那曹棺呢?他在哪里?曹棺为何要给他一个期限?不在这个期限还是无法交谈?

建安四年?

他来到此间是建安三年,今年正是建安四年,如今年关将至,年底就是这月底。

感觉单飞虽有神通,但也多半蒙圈,荀攸解释道:“邺城变故发生后,司空开始焦灼起来。”

为什么?

单飞目露询问之意,荀攸迟疑片刻才道:“我不知司空为何会焦灼,但司空对此事已是极为关注。郭祭酒找我和司空谈论邺城的变故,郭祭酒分析道曹棺伊始恐怕亦不知道他做出的改变影响会如此惊人,如今他不知为何发现改变的难测、可怖……”

荀攸说到这里时,脸上很有忧虑。

单飞心中微动邺城那些人的记忆消失对曹操、荀攸来说是小事,荀攸这么担忧,难道是某些改变开始动摇曹营的根基了。

不过他自顾不及,实在无法再操心旁事,听荀攸又道:“等曹棺明白影响的可怖时,却已无能再来弥补,于是他一定要找你交谈才能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单飞嘿然冷笑。

若能有机会和曹棺交谈,他一定会问候曹棺的亲人的。

荀攸不理单飞的恼怒,解释道:“我等在单统领南下不久后就跟随南下,一直没追上单统领。郭祭酒计算时间只怕不及,就先建议石来谋划去取自鸣琴,等一见到单统领,就将自鸣琴送给单统领。我来到襄阳后,听到单统领就在寿宴之上,等不及寿宴结束,立即前来和单统领相见。后来的变化,单统领亦是明白。”

“郭祭酒呢?”单飞问道。

他知道这个杀马特有非同凡响的甩锅本事,可解决问题也绝对有一套,听闻郭嘉亦是参与此事,单飞精神稍振。

“他如今就在华容等你,除了要探寻云梦秘地外……也为你准备好探险的一切。”荀攸向房外望去,见到圆月在天,已现残缺,焦急道:“我等就算今晚启程,估计也要两三天才能赶到华容,离曹棺所限的时间最多还有十数天……”

单飞知道荀攸为何会如此焦急了。

十数天听起来很长,但他探的地方有百里之广,就算他单飞有自鸣琴在手,刘表十数年来都未能找到的云梦秘地,他单飞十几天就能找得到?

荀攸把他单飞当人来看,没有当作是神仙。

让单飞在这十数天里赶到华容,然后用自鸣琴探寻云梦秘地,接着用不知所谓的自鸣琴和曹棺交谈……

荀攸想想这些事情都是头大,根本全无头绪。

单飞怎么可能做到?.

ps:身体最近很差,郁闷。今天还是一节,调整身体中。感谢兄弟们的关心和体谅,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