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4节 邺城变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4节 邺城变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骏马飞驰间,襄阳渐远。

看着吕布终究没有追上来,单飞暗自松了口气。

单飞很是惊奇白莲花和吕布交手时,不但毫发无伤,还能刺瞎吕布战马的眼睛?

白莲花的功夫远超单飞的想象。

“擒人擒王、射人射马”的道理他肯定懂得,不过很多人面对吕布的追杀时,不但忘记了马,还会忘记了妈。

能和吕布正面对战的人都非简单人物。

刘备那种人,对吕布都是不能正撄其峰,和正邪无关、和实力有关。

单飞面对吕布时,深切的感受到吕布骇人的实力。他不是没想到干掉吕布的战马,但是他就算发动铺天盖地的反击时,吕布一人一马看起来仍旧毫发无伤。

吕布是疆场上的无敌猛将,自有驾驭防护马匹的策略。

单飞那时候真的再无暇去考虑吕布的战马,就算针对战马下手,恐怕亦是力不能及。

白莲花和吕布交手对战时,居然能射瞎吕布的战马?

单飞想想都觉得很是钦佩,他实在不懂白莲花怎么做到的这点。

吕布恐怕也不懂,因此没有追上来?

前方林近,有四匹马儿系在林间。

蔡瑁总算做了件靠谱的事情。

单飞见坐骑早就累的疲惫不堪,低声道:“莲花,换马。”

他从马背上带着荀攸跃起,飞身到了一匹战马上。

白莲花并未如影随影,轻盈的飞身到了另外的空马上面,眼中满是喜悦的光芒道:“单大哥,我们去哪里?”

“先离开这里。”

单飞认了下方向,策马东行,一口气又驰出十数里的功夫,这才翻身下马。他在马上早摸了荀攸的鼻息,发现他是重伤,不过还未死。

诧异间,单飞在荀攸的胸口略加检视,很快发现荀攸不死的奥秘。

荀攸外罩文士大袍,贴身穿了件黑丝的护甲。

他单飞不也有这样的一件护甲,类似防弹衣的功能,能抵挡尖锐的物体刺透身体。

蔡瑁身着轻甲,都被吕布一箭透肩射过,荀攸要是没有这件防身护甲,早被吕布一箭射个透心凉。

这世道能活得久点的人,自然有他的保命方法。

单飞嘀咕时,又发现荀攸虽避免了对穿肠的下场,但护甲只能防利箭透体,却不能抗重压吕布那一箭力道奇猛,隔着护甲还硬生生的击断了荀攸的一根胸骨,这也怪不得荀攸直到现在还没醒来。

疼的啊!

人在剧痛下的昏迷,本来就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

摸索着为荀攸扶正了胸骨,单飞不等去找时,白莲花已取过几根粗短的树枝送上。

单飞赞赏一笑。

拿树枝先固定了荀攸前胸后背,单飞不等再说什么,就见那面的白莲花已做了个简易的担架。

担架的布面用的是荀攸身上的长袍,有结实的长藤栓在担架上,一左一右的系在两匹战马上。

“单大哥,将他放在担架上好一些。”

单飞不能不说白莲花考虑的周到,他一路横负着荀攸前来,已有些疲惫。将荀攸放在担架上,省了他单飞很大的气力。

“不过带着他做什么?”白莲花纵身上了一匹战马,知道单飞不会在此多做停留。

“他知道自鸣琴的下落。”单飞低声回道。

见荀攸仍在昏迷不醒,白莲花问道:“去华容吗?”

当初按照刘表剧本的安排,他们应是去华容汇合。

单飞知道华容的所在。

当初前来襄阳时,他还特意路过了华容,不为旁的只为曹操败走华容道的传说。

当初应该说后来的曹操在赤壁战败,根据演义所言,曹操是从华容道取道回了襄阳,诸葛亮早有预判、让关羽在华容道拦截住曹操,结果关羽又放走了曹操,然后有人就说诸葛亮聪明的不得了放走曹操不但让关羽还了曹操的人情,还为了鼎足三分而考虑,不然关羽在华容道干掉了曹操后,不就是孙家的天下了?

那隆中对还玩个鸟?

这完全是马后炮的分析。

事实是诸葛亮根本没有参与赤壁之战,当初没人能预料到周瑜会赢,自然更没有兵力埋伏在华容道。

不过华容道还是出了名,单飞也亲自去瞻仰一下,后悔了半年。

那不是人走的道路。

潮湿阴冷,到处都是泥泞的沼泽,一不小心都会身陷其中不得出来。

这也就怪不得曹操从此路逃命,还用了不少士兵填坑。

现在要去华容道?

单飞略一转念就道:“我们先北行。”他将荀攸放在担架上,翻身上了另外一匹战马,本来还担心两匹马儿不能同步,不想不等他吩咐,白莲花已和他并驾而行,完全没什么意外发生。

白莲花人在马上再没问什么,嘴角始终带分明媚的笑。

二人并辔向北十数里后,单飞再取道向东十数里,眼见日头要落山时,暗想就算吕布来追,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三人的所在。

转个大圈子后,单飞这才取道向南。

华容在襄阳的东南江陵和江夏之间的位置。

北风寒,吹走了夕阳最后一丝的温暖。

单飞见前方山影重重,低声道:“找个地方歇息一晚再走。”

白莲花闻言向山中一指道:“那里好像有人家。”

单飞举目望去,见山林内隐约有木房显现,不知那是不是猎户人家,和白莲花策马入山。

林中的木屋不过一间,只看房间木板上悬挂的霉烂的兽皮、锈迹斑斑的斧头时,单飞就知道这的确是猎户居住的地方。

白莲花下马入房看看,喜悦道:“单大哥,没人的。”

看着白莲花的兴高采烈,单飞笑笑道:“***寻点食物和药材。”

“我准备食物,你去找药材。”白莲花丝毫不觉得麻烦,反倒很是喜欢。

单飞同意时将荀攸移到了房中。

房中冷清,猎户不知是逃了还是死了单飞摸下简陋的木塌,发现灰尘甚厚,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模样。

简单清理木塌后,单飞将荀攸放在了木塌上。

荀攸一直昏迷未醒。

单飞为其把脉半晌,出房去寻草药。

他早知无论中医西医还是中西医合并,最本质的方法都是利用人体自愈的特点,因此无论哪个医生给你看病后,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多喝水,多休息。

不休息吃什么都是没好的。

得病大多时候不是因为少休息?

山间草药难全,单飞忙碌了大半个时辰,找到几种扶正祛邪的草药,回转后见白莲花不但支上架子烤起了野兔,甚至还用破锅为他准备了热水。

单飞煎药后,让半昏迷的荀攸服下。等他走出房中,见白莲花静静的等候却不用饭,单飞坐下来道:“吃吧。”

白莲花立即将烤熟的兔子送上,又从火堆中扒出煨热的馒头递给单飞。

单飞接过后叹道:“辛苦你了。”

白莲花嫣然一笑,“这怎么叫辛苦呢?以前不是常做这些事情?”惬意的舒了口气,白莲花不理略有灰尘的白衣,却取水洗净了容颜,这才回转单飞的身边坐下来。

二人静默。

片刻后,白莲花吃着馒头道:“单大哥,接下来做什么?”

“不知道刘表的人眼下会在哪里?”单飞沉吟道。

白莲花微笑道:“你管刘表做什么?我看他痴迷长生,对我等这么客气,也不过是利用我等来取得长生之道罢了。我们接近他本是为了取得自鸣琴,只要自鸣琴到手,我们就去云梦秘地,单大哥,你不用对刘表有什么内疚之意。”

单飞回头看了房内的荀攸一眼,暗想你们两个倒是一样的腔调。

沉吟片刻,单飞道:“鬼丰是你的姜叔叔让你帮我进入云梦秘地?”

“是埃”

白莲花重重点头道:“他说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些,剩下的事情,天底下就只有单大哥能够做到了。”

在黄月英、刘表面前,她很是咄咄逼人,因为她不再甘心轻视,可在单飞面前时,她只为单飞骄傲。

望见单飞默默的吃着食物,白莲花小心谣大哥,你怀疑姜叔叔会对你不利?”

单飞沉默。

他不能不说如今的白莲花很是敏感。他看出白莲花对鬼丰的信任,既然如此,他就不会在白莲花面前对鬼丰轻易做出评点。

到目前为止,鬼丰看似奇诡阴险,但单飞却很难说出他的问题。

不同的人,对不同的行为本有不同的判断。

鬼丰劫持了曹宁儿一事,落在白莲花眼中,说不定觉得姜叔叔是为她着想呢?

没有回答白莲花的问话,单飞喃喃道:“吕布为何要杀荀攸呢?”

白莲花不由笑道:“单大哥管那多做什么?你总不成准备想为荀攸报仇吧?其实只要再等一段日子,看谁在此事中获利就可知道***所在了。”

“你想的倒简单。”单飞笑道。

本来就是这样。

白莲花眸光如波,似不经意的从单飞身上掠过看向了远方。

单大哥,如果依照我的想法,云梦秘地也不用去的,只要你在,我们就是每天在这里打猎说说闲话不也很好?

房中传来了剧烈的咳!

单飞放下馒头闪身到了房中。

白莲花却是细心的将食物包好,这才到了房中,听荀攸急促道:“单统领,这是哪里?”

单飞见荀攸痛的咧嘴,安慰道:“襄阳东北。”

“怎么会在襄阳东北?”荀攸微有错愕,随即道:“单统领是为了甩开追兵吗?”

单飞暗想此人在重创下思绪还能如此清晰,怪不得被曹操重用。

“可我们一定要尽快的赶到华容,我们时间不多了。”荀攸忍住痛道:“月底,月底前,你必须要找到云梦秘地。”

见单飞愕然,荀攸低声道:“我有件事还没有和你说,邺城发生了件极为奇特的事情和你有关1

s:昨天一整天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什么也没做就是睡觉。今天早上起来也不舒服,勉强写了一节,今天就这一节了。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2094726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