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3节 被追杀的幸福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3节 被追杀的幸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菜市如屠场般。

从荀攸落马到牛车飞来,亦不过转瞬之间。可在众百姓心中,如今的情景已和世界末日一样。

单飞落下时,正暗自叫苦,眼见白莲花突然飞来,心中更急。

他知道白莲花早非当初那无依的少女,能够一掠十数丈到了刘表近前的少女,身手绝不简单。

可这刻却是生死瞬间。

白莲花怎么应对得来?

他自顾不及,要救荀攸、躲避吕布的追斩,如果白莲花有事……

不等他再想时,白莲花已娇叱道:“单大哥,接祝”

白莲花出手!

她纤手挥动,阳光照在她的纤手时,如同半透明般的穿过……

白莲花让他接什么?

单飞坠下时双臂急催,满空的飞柴碎木倏然聚到他的身前。

他必须反击。

以攻代守才能争取众人闪避的时光。

空间似扭曲旋转,阴阳鱼现。

他不知道以后的张三丰创出的什么太极拳法是否和他一个路数,但这种致命的关头,他灵台反倒清醒异常。

慌乱不能救命,清醒却能。

千斤能催,一羽均现。

有一点丝线粘住他的手腕,单飞心中微动,长啸声中,双手催动,早将吕布砸来的牛车组件半数送了回去。

天地风旋。

万物如被卷在龙卷风中一般,以让风云色变的气势呼啸向前。

菜市的众人虽在逃命,可见到单飞在这般绝境下还能施展逆天一击时,均是诧异的不能眨眼。

白莲花娇躯已落在屋脊之上,手臂急扬。

单飞就感觉手臂处有一股大力拉来,他似被一股透明的丝线拉动,双足离地尚远时就已反身纵起。

白莲花挥出了一根近乎透明的丝线。

那丝线透明纤细,却是极为坚韧而且深具弹性。

这是什么线?

单飞无暇去想,上升途中还能一把拉住从屋脊滚落的半死荀攸,下一刻的功夫,他已和白莲花并肩立在屋脊之上。

这时冬阳寒锋。

菜市混乱。

唯独屋脊上并肩而立的单飞、白莲花二人衣袂纷飞、飘然若仙!

单飞脚尖沾实,回头望去时,眼中惊诧爆闪。

龙卷风已至吕布的身前。

吕布催马未止。

长戟前探。

单飞出招如同风云运转,吕布还击却似风云中的雷电。

雷电一击就穿过了那狂啸的风云,将风云撕开条裂缝,吕布从那裂缝中呼啸而过,纵马转瞬到了单飞、白莲花立足的屋脊前。

“走1

白莲花早看出不好,飘然的顺着屋脊滑了过去。

单飞轻功独步,在屋脊上虽拎着一人,亦是如御风而行,但见到白莲花轻盈的身形时,还是心中赞叹。

赞叹不过一瞬。

单飞随即傻眼。

他身后的屋脊似雪崩一样的开始崩坍。

吕布不舍的追来!

本以为到了屋脊上,就能阻挡吕布的追击,单飞从未想到过吕布持戟如同开着挖掘机般,就那么肆无忌惮一路推翻房屋的追杀过来。

这房屋的质地不过关。

单飞暗叫糟糕时,和白莲花终于奔到了屋脊的尽头。

前方长街宽敞。

有几匹无主的马儿轻嘶凄然。

单飞、白莲花互望一眼时想的一致,毫不犹豫的纵身而起,分落在长街的马儿之上。

马儿长嘶人立,单飞一转马头,喝道:“去城东1

白莲花秀眸中闪过丝喜悦的光芒。

“好1

她不想多说什么,看着单大哥将荀攸横负在马前、拨转马头向东门狂奔而去时,随即跟上。

冬阳暖。

尘风扬。

二人纵马驰骋在长街之上。

单飞神色焦灼,因为他已看到身后扬起的烟尘。

吕布追过来了。

这家伙究竟要追到什么时候?

虽知道丢下荀攸,他单飞说不定就不用逃命,一切干净利索。吕布要杀的是刘备、关羽、荀攸、曹操一帮取他性命的推手。

吕布没有道理杀他单飞。

可单飞却不能丢下荀攸荀攸未死,荀攸还知道曹棺的事情,既然出手救下,就没有道理半途而废。

纵马狂,单飞眼见前方的城头渐近,后方一骑就如千万骑般迫近,眉头紧锁。转望向白莲花时,单飞心中微怔。

白莲花嘴角带丝笑意。

她有什么主意?单飞心中琢磨。

白莲花不如单飞般想的那多,她根本未想去城东后会如何。

单飞离去后,她心中觉得有些不妥,她总感觉事情不见得会按刘表的计划来走。单飞一去,她很快向刘表建议,偕同刘备、关羽前往襄阳大狱看看形势。

她是试探。

刘表没有反对。

刘备、关羽对她都很是好奇,他们之间的话题却只是单飞。

近菜市时,刘备已道单飞若是带荀攸逃走,菜市是个好地方。

鏖战疆尝能身经百战的将军多是知天时、知人和、更知地势。

刘备知地势,哪怕这是襄阳的菜市,他亦能看出在其中运兵冲拒格挡的手段。

高手运兵,本在方寸之间。

刘备说的不错,白莲花也有这种感觉。

看到单飞、蔡瑁一帮人等从菜市那旁走近时,她心中喜悦。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她今晨辗转难眠,早在蒸好馒头后,就悄然到了贵宾馆来等待单大哥。

夜未央。

晨曦尚远。

她就静静的站在树下,感受着要见到单大哥那一刻的喜悦。

喜悦原来很是简单。

心意却要用复杂的手段遮掩。

惊觉突升。

吕布第一箭射出前,她已发现了吕布的行踪。她没有考虑旁的,毫不犹豫的向单飞冲去,最危险的时候,并肩在一起才会心安。

天崩地裂。

海枯石烂。

菜市如修罗场般血腥,她和单大哥并肩逃亡中,却只感觉幸福无边。

她要求的本简单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单大哥在身畔。

马蹄急骤如心弦般震颤,感受到单大哥望来时,白莲花还以一笑。

城兵吓傻。

百姓逃窜。

他们从来没想过只有三骑冲来,竟给他们以千军万马杀来的浩瀚,尤其最后追赶的那骑,似凝聚了无数冤魂的念力冲来。

“关城1有人断喝。

城兵傻眼,有人已去推动城门。

单飞远远听到,恨不得砍了那个喊关城的将领你把这阎王关在城中干什么?放出去不更好一些?

呼啸尖锐。

有寒光一点正中白莲花所乘那骑。

是吕布的手戟!

吕布追到不到半箭的距离。

马儿悲嘶中冲天而起。

白莲花在马背上轻盈跃起,不顾单飞的摆手呼喊,倏然扑向了城墙。

单飞心思电闪,竟不再理会白莲花,纵马向将关的城门冲去。

吕布在追他和荀攸,只要他将吕布引到城外,白莲花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城门将关未关,只剩下一骑的间距。

合上后,又是一场没胜算的苦战。

单飞眼见形势紧迫,爆喝声中身形前冲,那时几乎离开了马背,拎着荀攸和奔马平行的窜出了城门。

城门将将合拢!

单飞心中微喜,随即想到白莲花不知如何了?她到了城头若悄然离去,以她的轻功,应该无恙。

砰!

一声大响后,城前地面都在颤动。

单飞长吸一口气,抓住荀攸的那只手全是冷汗。

他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吕布撞破城门冲了出来!

有木屑铁钉飞溅。

这怎么可能

襄阳乃荆州重地,城门的质量自然不用怀疑。

虽知城门尚未完全合拢,亦知城门设计时,都是为了应对外敌,城门内面并没有外边那面坚固。

可这是城门!吕布居然撞破了城门冲了出来?

这家伙还是人吗?

单飞早知道人中吕布的潇洒,但今日见其的举止,才知道他的强悍这不是人间的高手,而是冥数的魔王!

怎么办?

单飞心中焦急,暗想吕布骑的虽不是赤兔,可那马匹看起来也和铁打的一样,他单飞和荀攸合乘一骑,怎么也逃不过吕布的追杀。

只有希望蔡瑁还办点正事,在城外林边备下马匹。

单飞思绪急转时,早策马扬鞭准备冲到那里换马。

马儿跑出数丈后倏然而止。

吕布没有追上来。

单飞心中奇怪,不知道这个吕布是不是开始犯了糊涂,追到这种地老天荒的时候怎么会突然放弃?

城头有莲花绽放。

白莲花从城头飘然而落,倏然到了吕布的头顶。

单飞大急。

他不知道白莲花怎么能冲上那高高的城墙,又从城楼冲到城外,可他知道白莲花的用意白莲花要缠住吕布,为他拖延时间。

狂风大作。

吕布对那城头飘落的女子并不敢怠慢,挥戟向天,如天神怒吼般。

天昏地暗,尘土高张。

单飞再顾不得荀攸,纵马回转就要接应白莲花时,就见狂风土扬中有白莲翩翩,出入生死中居然没有半丝障碍。

不过片刻的光景,狂风中有暴怒声响如晴空霹雳般。

白莲花被狂风震荡,倏然向单飞的方向飘来。

单飞毫不犹豫的催马相迎,见白莲花纤手挥动时,单飞陡然调转马头向旁斜斜奔去。

旁人不知,单飞却是清楚明白。

有丝线缠住了他的手臂。

他不需奔到白莲花的身前。

果不其然,白莲花本是飘然若落的模样,在单飞策马旁奔时陡然娇躯微颤,如同放飞的风筝般再次高扬飞起。

等到单飞稍缓马势的时候,白莲花已轻盈的落在马后。

单飞不知道一马三人能奔多远,可这时候只能纵马狂奔。蓦地就听身后有马儿悲嘶,回头望去,就见吕布的那匹健马已跌落在尘埃,再也无法站起。

吕布凝立,居然不再追上来。

单飞马时吃惊的问道:“怎么?”

“我刺瞎了那马儿的双眼。”白莲花轻声道。

单飞先喜又惊,“你有没有受伤?”

只感觉有纤纤手臂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腰间,然后他就听白莲花低声道:“我没事,一点事儿都没有。单大哥,你不用担心。”

嘴角带丝幸福的笑,白莲花搂着单飞的腰身,将面颊贴在了单飞的背心上,心中只是道单大哥,这种被追杀的时光、我很喜欢。

ps:手里有月票的兄弟,还请给几票,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