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2节 无路可逃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2节 无路可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街寂静刹那后,随即大乱。

“杀人了1

有人见到荀攸狂喷鲜血从马上坠落时,失声狂叫!

众人乱起。

这二十年来,天下各地纷乱。刘表权术一生,不过终究算是做了件好事,他保了荆州十数年的安宁。

不过事有利弊。

就因为这里的百姓太过安定,一遇到当街杀人、如此血腥的事情,乱的也比旁的地方要快。

单飞心头狂跳,霍然向蔡瑁望过去。

这是做戏?这怎么可能是做戏?他单飞还没带荀攸逃亡,怎么就会有人在菜场公然杀了荀攸?

就算是钓鱼执法,你也要给我上钩的时间埃

不是要让荀攸逃走吗?眼下荀攸不死也已重创!

刘表下的手?

除了刘表,又有谁敢在襄阳的东门菜市公然来杀荀攸?

念头不过转瞬间,单飞随即感觉自己的猜测有误。

蔡瑁神色铁青,嗄声道:“单先生”他低头向荀攸望去,神色焦灼无比。他有焦灼的理由,荀攸若死在襄阳,曹操怎会视而不见?

曹操大兵随即南下,接下来的事情,谁愿看到?

他们虽知曹操终究会南下的,卧榻之侧、岂容旁人酣睡?但这些年来,荆州、许昌始终没有太多事端。

一直将这个状况维持下去,是襄阳绝大数人的希望。

变化瞬间。

蔡瑁见荀攸落马,弯腰探身才要下马,陡然间爆喝一声。

一箭钉在他的左前肩,箭头瞬间透过轻甲穿出了肩后。

众人惊诧。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蔡瑁肩头上的那箭,实在难信有人不但敢在东市杀人,甚至会对荆州头号军方人物下手。

单飞亦不信。

这是谁安排的剧本,为求逼真,也太扯了些吧?

他转念间,一颗心早沉了下去。低喝声中,单飞纵身而起,坐下的马儿悲嘶间,已中了一箭。

单飞伸手重推蔡瑁。

蔡瑁闷哼声中,飞身跌落下马,空中怒视单飞如今这时候,你还要捅老子一刀?你做戏也看看场合好不好?

他有些发懵。

事情完全走样,本来按照计划,单飞带着荀攸伺机逃走,他蔡瑁跟随做戏摇旗呐喊,可怎么会有人真的要干掉荀攸?而且还要干掉他蔡瑁?

不是刘表的主意!绝不是刘表的主意!

蔡瑁闪过这个念头时,心中亦寒,他不知道是谁主使的这次行刺,但被单飞推落时才发现周围的情况。

四周锋寒,不知道有多少硬弓拉起,对的正是他和单飞的方向。

他跌落在地时,羽箭纷出。

蔡瑁的手下立即惨叫声一片。

这些手下跟随蔡瑁多年,自然都是兵士中的好手,可他们亦和蔡瑁般,从未想到过在自己的地盘时,居然会有这多人手前来伏击。

蔡瑁顾不得肩头剧痛,急滚到一个卖菜的摊贩之前,爆喝声中,奋力扛起了摊板。

“砰砰砰”响声如豆。

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利箭钉在了摊板之上。

单飞如何?

蔡瑁念头微闪,但此刻自救为主,又如何顾得了许多?

单飞根本也管不了蔡瑁。

荀攸落马、蔡瑁中箭、伏兵四起弓箭亦齐张时,他飞身离马,顾不得坐骑倒毙,一把推落蔡瑁后,就感觉毛骨悚然。

常人是遇强则弱,遇弱稀烂,他却是遇挫奋勇,遇强更强!

那一刻的他留意到两件事情。

不是蔡瑁的死活,弓箭手突出带来的危机,而是荀攸还未死,最大的杀机绝不在于周边的伏击弓手。

杀机就在东市那侧。

无论荀攸还是蔡瑁,都是被对面射来的飞箭所伤。

不过两箭!

如斯精准的箭术!

有马蹄声起。

蹄声乍一起,就如天边沉雷滚动,蹄声近前时,已如霹雳一般。

单飞从未想到有人纵马如闪电般的迅疾和威猛。

或许这世上只有一人能做到这点。

马非赤兔,人是吕布?

看着马上那人挥舞着死神镰刀般的长戟冲来时单飞背心全是冷汗。

吕布!

真是吕布带人杀来!

上一次吕布要取刘备、关羽的性命,因为这两人造成了他的死亡,这一次他要杀了荀攸,难道是因为荀攸献计,才导致他被曹操擒杀?

可这家伙怎么还有帮手?

这家伙还要帮手?

吕布不过两箭就干翻荀攸、射穿蔡瑁,然后挥动长戟杀来如同挥动着收割韭菜的镰刀。

锋利、轻易、简单!

单飞不等落地时,就一把抓住了荀攸向旁滚去。

利箭如雨般铺天盖地的射来,三分向蔡瑁、七分罩单飞,可没有一枝落在单飞的身上。

紧要关头,单飞几乎和幻影一般,利箭纷纷射落在地时,他早就带着荀攸从地上滚到了一旁。

铜钱开路。

血光四溅。

有弓箭手不等再射第二箭时,纷纷摔倒在地。

众人就见一道幻影倏然从地上到了半空,随即一路翻滚,竟顺着菜市的一根长杆滚了上去,转瞬就要到了最顶之上。

长杆已弯。

弓箭一般。

射向的方向正是鳞次栉比的远方屋脊!

荀攸还有气息。

那么犀利的一箭居然没有射死他,这家伙真的命大。

荀攸如果没死,那还可以按照剧本演下去,哪怕剧本由***片变成个灾难片。

他单飞挡不住吕布。

如今襄阳城也不会有能挡住吕布的人物。

带荀攸先到屋脊。到了屋脊之上后,顺屋脊而逃,吕布的马快,毕竟没有长了翅膀,总不成能飞到屋顶之上?

单飞滚上长杆时已默运急旋之力,眼见长杆弯到了极限,单飞撤力,等待着长杆弹动那一刻的震颤。

嚓!

长杆两断!

有手戟急速破空斩来,正切在长杆之上。那壮汉手臂粗细的长杆被那短小精悍的手戟一削而断。

是吕布的手戟!

此人马上步下全无破绽,长戟、手戟加上可辕门射戟的箭术组成了傲啸天下、牢不可破的立体攻防。

单飞堪堪飞到半空时,整个人已栽了下来。

他若是孤身一人,硬拼不行,逃命总是没有问题,无奈他手上还拎着百来斤的荀攸。若无长杆借力,他怎带得起荀攸?

单飞和荀攸如石头般坠下来。

手戟飞远,吕布手中的长戟荡开了汹涌澎湃的波浪,无数坠物被那长戟一扫就断,然后被长戟搅动升起,呼啸的向单飞和荀攸割来!

丢掉荀攸?

单飞那时候脑海中终于闪过这个念头,他和荀攸无亲无故,这种生死关头,若带着荀攸,再难躲过吕布这死神般一击。

可荀攸仍未死。

单飞额头冒汗,眼见寒风剌面迫在眉睫的关头,倏然爆喝!

风雷都凝。

单飞振臂。

荀攸整个人向屋脊的方向飞去。

单飞立坠。

一戟横切,断了单飞和荀攸的联系,随即化作凌厉的雷电向坠落的单飞轰来。

单飞急滚。

他从未有过这般狼狈的时候,当初檀石冲对其的三剑,如今看起来已如孩童玩耍一般,吕布挥舞着长戟追斩在他身后,无论他如何闪躲,都拉不开和吕布的距离。

只要一息的时间给他单飞一息的时间,他仍躲得开吕布追斩。

额头汗落,迷糊了双眼却无暇去擦拭一点。

单飞双目迷离,还能凭本能躲避死神的临近,不知许久的功夫,是刹那还是无穷无尽的逃亡

日光大耀。

东门菜市的冬阳鼓动着夏日般的灼热。

一刀斩来,过了单飞的身前,正迎上那无俦的阴寒。

刀是青龙偃月人如正阳高悬。

关羽出手!

单飞未看到来人,但感受到来人锐身赴难的豪放,立即意识到是关羽赶来帮他抵挡。

“当”的巨响。

菜市的喧嚣被那巨响声倏然凝结,狂奔的人群也似停留在奔逃的一刻

转瞬功夫,菜市炸了开来!

风云涌动时,半空中不知有多少碎屑散乱,有人的肢体、有血的飞溅,错乱在一锅粥的屠场间。

吕布***一步。

关羽爆退,凌空重重撞在一辆运柴的牛车上。只感觉气息全上,关羽瞬间涨红了如血的脸庞。

心下骇异不解,关羽那一刻并没有畏惧什么,却有太多的难以想象。

他如今借冬阳初升之力,加上蓄力的一斩,力道更胜当初传舍时的一战,可怎么看来,吕布比起从前更让人难以抵抗?

不是他关羽变弱,而是吕布变得更强!

刹那风起。

吕布策马挥戟。

关羽能用冬阳正气,吕布却如可以驱动菜市被斩的亡魂般,倏然到了关羽的身前。

长戟如铡刀般落下。

关羽内息才溃,不等催起时,见吕布若无其事的杀来,甚至更加的强悍。知再不能硬抗,关羽一刀戳地,人已远在数丈之外。

“吕布,刘备在此1一人远处嗄声叫道。

刘备赶到菜市不等反应时,就见到场面爆了般,他武功虽是不差,但在这里根本没有插手的空间。

可他明白所有的一切。

吕布要杀荀攸,如果兄弟关羽再是硬抗,恐怕要送命当常

或许他刘备很想让荀攸死,可此时此刻,他只想转移吕布的注意将吕布的注意从单飞、关羽身上移开。

一刻就好。

下一刻的功夫,刘备急滚,有一点寒光擦他脸颊带着血丝掠过,重重的射在了地上。

吕布飞出手戟后,长戟轻挥。

单飞堪堪到了屋檐之上。关羽、刘备为他争取了宝贵的片刻瞬间,只要他踏上屋脊,抓住屋脊上滚来的荀攸,前方海阔天空的再无阻碍。

狂风呼啸,遮云蔽日般。

“躲1

关羽、刘备同时喝道。

单飞回头,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

有牛车带着枯柴咆哮着向他冲了过来。

吕布不过一戟挑出,就带动千斤重的牛车向单飞砸来。

身形空中急转,单飞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还能空中腾挪,躲开那牛车重重的一击。

前方房屋坍塌。

单飞一脚踏空,终于还是向地下落去。

吕布挥戟,纵马腾空!

天地倏然一亮,有一点洁白冲破了浓云的遮掩,竟在电光石火间冲到单飞的上空,无暇的绽放。

是白莲花!

s:有的兄弟,还请帮忙投几票,多谢!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0081157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