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1节 突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1节 突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狱中阴寒。

昏暗的灯火冲不破单飞脑海中的疑云。

这个荀攸在做什么?

单飞本身是个丢锅高手,他的原则素来是——为了出风头吃苦头的事情,他从来不做!他早过了逞强意气的年纪,看到别人想做好事时,素来都是让别人去接。

接锅的那些人很多时候被利益***,看到的都是好处,却少去想背后的问题。

权术之争无非是利益的博弈、**的催动。

他不贪利益,就躲过了大半的险恶和陷身其中的勾心斗角。

人生有太多有意义的事情,他重活一次,就不想再在其中耗费时光。

饶是如此,他终究还是一步步的走进这个圈子——布局下套的都是绝顶的丢锅高手,单飞就算是个八爪章鱼,如今看起来也有点丢不赢。

可无论如何,他还是坚持按照自己的原则处理事情。

没有原则的人,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他没想到荀攸居然又丢来一锅。

冷静!冷静!

见荀攸古怪的看着他,单飞面无表情的看着荀攸,许久的光景才道:“荀侯真的会说笑。”

不用你荀攸,我单飞说不定早见到了自鸣琴好不好!

荀攸脸上的惊诧之意更盛,良久的功夫才道:“单统领,你不是摸金校尉的统领吗?”

你说的是废话!

单飞不动声色,暗想你荀攸就算有苏、张之口,我看你也唠不出我想听的嗑儿,不想荀攸接下来的话让他毛骨悚然。

“你还记得曹棺吧?”荀攸终道。单飞不等发笑时,就听荀攸凝声道:“这一切本是曹棺所令1

单飞一把抓住了铁栏,失声道:“曹棺又有消息了?”

“不错1

荀攸见单飞终于开始“上道”,舒口气道:“谢天谢地,你还记得曹棺。”

单飞见荀攸惊悚的表情,内心也开始惊悚起来,“为什么……我会不记得曹棺?”

他忘记曹棺才见鬼了。

但听荀攸的意思——很怕他忘记曹棺?

“这件事说来话长。”荀攸放松的表情绝非做作,“但我目前实在没法和你叙说太多。单统领,此事事关重大,我等是听取曹棺的建议前来盗取自鸣琴。”

“曹棺在哪里留言的?”单飞突然道。

荀攸先是诧异,随即道:“是用以往的方式。司空和石来应该和你说过……曹棺在许都不是有个当铺?”

单飞点点头,“我知道了。曹棺都说了什么?”

荀攸恍然道:“原来单统领是怕我骗你。”

单飞的确有这个想法。

别人说啥他信啥的话,他就不是单飞了。可听荀攸提及当铺,记得当初传信的事情,单飞知道荀攸没有说谎。

这件事本是隐秘。

除曹操、郭嘉、石来等人知晓外,旁人本无从得知此事。荀攸知道这点,这么说……曹操也让其参与了此事。

“事情诡异,单统领小心些也好。”

荀攸见单飞等他的***,压低声音道:“他说让我们为你取了自鸣琴,你只有用自鸣琴去云梦泽后,才可能和他进行联系。”

“什么?”单飞怔了片刻,皱眉道:“荀候,你知道曹棺去了哪里?”

“我……”

荀攸看单飞的眼神如同看个老年痴呆症患者般,“我自然知道,他去了十数年前。单统领,你到现在难道还不信我?”

“我不是不信你。”

单飞脸色古怪道:“你既然知道曹棺去了十数年前,那我怎么可能和他联系?”

他本来以为这是个根本无法***的难题,也以为荀攸会困惑,不想荀攸反倒笑道:“单统领,这件事的确匪夷所思,一般人想都不敢想,但荀攸并非固步自封之人,既然参与此事,也会明白一些。”

顿了下,荀攸谨慎道:“据曹棺留言的意思是——只要你找到自鸣琴到了云梦泽,以你的神通,很快就能联系他,他在十数年前就可以和你进行交谈。”

狱中静寂。

单飞脸上的表情可说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他虽早知黄帝那帮人的确是高科技——有他这种现代人都难以理解的科技,可他真的没有想到过,黄帝那帮人能破时空对话!

他那个年代还是无线通话,收费的那种,可黄帝的那帮人不但能破碎时空的穿梭,还能进行异时空交流。

这是什么黑科技?

单飞根本无法想象,但他终于知道黄帝他们利用的工具就是自鸣琴!

曹棺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这么肯定,那他肯定有确信的缘由。曹棺和他要谈什么?会不会和晨雨有关?

单飞心绪飞转时,随即道:“因此荀候来这里,就是要为我偷什么自鸣琴?”

荀攸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我等还有***太多的事情要考虑……单统领,孙策复活了?”

单飞一怔。

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秘密,他单飞没说,江东自然不会张扬此事,荀攸又是如何得知?

荀攸见单飞不语,微微笑道:“孙策复活,吕布死而再生,司空虽还在征战河北,但不能不解决此事。”

见单飞默然,荀攸淡淡道:“不过此事倒不劳单统领费心,我等自行处理就好。”

单飞明白荀攸的意思。

从许都到邺城,从邺城到了丹阳、襄阳,单飞对交战一事并不热切。

刘表或许狡诈,可他有句话没有说错——兵祸连结,苦的从来都是地方的百姓。

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势力为了各种理由发起战争。

哪怕再是强调战争的正义性,可是受苦的是百姓,得利的始终是那些发起战争的人。战争本是人类的劣根所在。

山姆大叔没事就喜欢对软柿子捏捏,打了这里打那里,谁会认为他是正义的?

大叔是在用消费***生产,转移国内矛盾的同时、拉内需维持世界第一的位置呢!

他单飞不喜欢战争,可曹操不会因为他放弃战争的。

荀攸的意思是——你单飞是摸金校尉,和曹棺有交情,只管摸金的事情,其余的事情,有别人解决!

沉默许久,单飞终道:“下手的是摸金校尉?石来他们?”单飞当初看到盗洞的时候,就感觉很专业,如今想来,除了石来那帮人,天底下还有哪帮人会有这般本事?

荀攸点头道:“不错。下手是他们。”

“那你还来送死?”单飞质疑道。他心道你荀攸真的视荆州英雄为无物?偷人家东西,还大摇大摆的现身对人家拽的二五八万一样。

做贼做的像你这么嚣张的,怪不得刘表想砍你。

荀攸神色凝重道:“我不是来送死,而是这件事实在关系太大,我不能不来。我来此地本有三个目的。取得自鸣琴见单统领交代此事是一个目的,其余的事情……不如出去再说?”

单飞一怔。

荀攸露出老辣的笑,“单统领非同凡人,以摸金校尉统领的身份,却能成为刘表坐上之宾可见能力的一斑。刘表让你前来,不就是为了探得自鸣琴的下落?”

单飞沉吟道:“他说你若不交出自鸣琴,就将你斩了。”

剧本是这么来的,可到如今完全脱线,他单飞怎么做?

荀攸笑道:“他若真的敢斩我,我倒真不敢前来。”

见单飞沉默,荀攸低声道:“司空为了配合我等的计划,让大军兵临博望。刘表知晓此事,还寻求斡旋的机会,能拖就拖,肯定不会抢先发难。”

顿了下,荀攸继续道:“最少除张飞在新野有纠结兵力备战的迹象外,荆州还没有大举调兵的迹象。”

单飞只能说这个荀攸算计的多。

“不过刘表老谋深算之人,他虽是奉单统领为座上宾,却不会信你。”荀攸缓缓又道:“单统兵莫要被其的虚伪仁德所惑,他利用你后,说不定就会对付你了。”

我感觉你们都是一个套路。

单飞何尝不知道这点。

刘表又是黄月英、又是让荆州的对他单飞拉拢,但这世上放嘴炮的多,大多属于双面胶的,现用现贴,贴完就甩……

“荀侯的意思是……”单飞试探道。

荀攸沉吟道:“此事不劳单统领费心,你只需将我带出此间。我……见到刘表,自有旁的话说。”

还按不按剧本来?

荀攸不让单飞救命,还有别的算计?

单飞思索间站起道:“好1

他到了牢房前,见蔡瑁还在那里守候,低声道:“蔡将军,荀攸想见见荆州牧。”

蔡瑁面无表情道:“好。”

铁门打开,蔡瑁带兵走进来,他开了铁栏、却不解开荀攸手脚的铁链,向单飞使个眼色道:“单先生,荆州牧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给荀攸最后一个机会。他若再是不招出失物的下落,谁都保不了他的。”

这个蔡瑁倒是个好的龙套。

他这么说,是给我救走荀攸准备借口?

单飞琢磨间,在蔡瑁的押送下,和荀攸出了地牢。

大狱外已有马匹备好,荀攸亦有一匹。

众人翻身上马,蔡瑁前头开路,让众兵士将单飞、荀攸围在当中,顺着原路回转。

日头高升。

前方有嘈杂的人声传来,单飞见菜市益发的近了,心中略有紧张——究竟是否按照计划来?

一切又回到正常的剧本,他此刻带荀攸逃命还是有很大的把握……

菜市已近,蔡瑁回头笑道:“荀攸,你若见荆州牧再不招认的话,这里可能就是你的葬身……”

他“之地”二字不等说完,倏然变了脸色。

众人皆惊!

北风寒。

寒不过空中的光芒一点!

有一点寒光破空呼啸而来,倏然截断了蔡瑁的下文、冷了单飞的脸色、重重射在荀攸的胸口!

鲜血喷涌。

荀攸马上坠落!

ps:求点订阅,求点票。说要结束的书友,有点过早担忧了,这本书写了不到一半而已。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