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80节 不走套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80节 不走套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表做起这些事情来极为的轻车熟路,显然当年坑人的时候早经过了不少演练。

单飞却有些愕然。

他不想刘表给他一个剧本后,连彩排的机会都没有。

照这个剧本演下去?

他正沉吟间,白莲花已道:“我和单大哥一起。”

“不行1刘表很快道:“如果公主同行,这场戏绝对演不下去。”

在场众人均是点头。

按照刘表的这个剧本来揣摩,单飞是个卧底反杀的角色既然拷问不出自鸣琴的下落,那就接近荀攸,骗出自鸣琴的下落。单飞出手救荀攸还是情有可原,毕竟他和荀攸都是曹操极为信任的手下,单飞不救荀攸,眼睁睁的看着荀攸被问斩更说不过去。但多个白莲花,让单飞很难解释。

白莲花咬了下嘴唇。

刘表随即道:“我知道公主对单先生很是关心。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回自鸣琴,公主还请以大局为重。”

关羽本想问自鸣琴究竟是什么鬼?可见单飞点头,暗想单飞为人稳重,他这般认可,难道这件事在单兄弟眼中极为重要?

既然如此,关羽就将质疑暂且押后,先处儡的事情再说。

“可公主不用担心,这件事本需要先生和公主联手在我们得到自鸣琴之后。”刘表考虑一晚,不但将剧本的大纲完善,看来将分集剧情都想的妥当,“我们已确定云梦秘地就在华容以南,公主可到那里等候单先生。”

白莲花沉吟不语,纤眉紧锁。

“玄德、云长都和楼兰公主一起去,和单先生有个照应。”刘表看着刘备道:“玄德,单先生深入虎穴,我等需要多加策应。”

刘备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但不知究竟如何照应,暗想看刘表的意思,等单飞走了后再说不迟?

单飞沉吟道:“既然如此,我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得到自鸣琴,转到华容再和诸位汇合。当然少造杀伤最好不过。”

蔡瑁的脸色看起来好看些。

听刘表的意思,是让他蔡瑁配合将这场戏演下去,单飞要下狠手杀两个博取荀攸信任的话,他蔡瑁死在这场戏份里岂不冤枉?

见单飞决定时,白莲花快步走来,低声道:“单大哥,你多加小心。荀攸不值得信任。”

她说话时,眸光悄然向刘表方向望了下,又眨下眼睛。

你是想说刘表也不值得信?

无论信不信,自鸣琴一定是要拿到手的,不然怎么进入云梦秘地去找潜水艇的使用说明书?

单飞看出白莲花的提醒,微笑道:“好的,我会小心。”将手上的馒头递给白莲花,单飞微微吸气道:“蔡将军,请。”

蔡瑁向刘表望去,见刘表缓缓点头,蔡瑁传令下去,点兵和单飞向襄阳大牢行去。

日初升。

蔡瑁人在长街上,见四下人远,压低了声音道:“单先生觉得在哪里动手好些?”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按照刘表的安排,单飞很快会借故带荀攸去见刘表分辨,中途找机会离去,既然如此,大家商量好套路更好演一些。

“蔡将军路熟,不知道觉得哪里好些?”单飞谦虚道。

蔡瑁四下又望了眼,低声道:“襄阳大狱周边空旷,少有百姓人家。”

哪里的监狱都是这样!

蔡瑁皱眉片刻,伸手一指长街远处,“从大狱出来后并不利于立即逃亡,一会儿我等出来,要经过前方的菜市,那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有利逃逸。”

“只怕会牵连到无关的百姓。”单飞担忧道。

他方才对刘表所言是玩笑居多。

无论如何,他不会用取别人性命的方法来换取荀攸的信任。

蔡瑁叹口气道:“机会难得,若不选在那种地方,多半会让荀攸起疑。我等会尽量避免损伤,亦请单先生手下留情。”他虽未看过单飞出手,却显然知道传舍一战的惨烈,对眼前这少年着实不敢轻视。

单飞点头。

二人低声言语间,已进入东门菜市。古人斩人的时候,多半会选在这种地方,传说中这种定时杀人的地方怨气阴气都很重,容易闹鬼,必须选在向阳的地方,和有热闹人群之处才能冲淡这股怨气。

眼下不过清晨时分,菜市里人来人往的已很是热闹,单飞暗想一会儿要是逃亡,难免牵连些无故人家。

见不远处屋顶已是栉比如鳞,单飞心道从屋顶逃走是个好方法。

蔡瑁毕竟老道,看出单飞的用意,低声道:“此地已近东门,若是单先生能出乎不易出手的话,在关城令传出前,能冲出东城。”

顿了片刻,蔡瑁笑道:“我自然会配合先生的,关城号令也会传的慢些。”

这倒是技术活儿。

单飞望向高大巍峨的东城楼。

“一会我会让人在出城后的左手林间备上几匹快马。”蔡瑁做戏要做全套,“只要先生冲出东城,上马逃命,我等就会装作追不上的样子。剩下的事情,还望单先生自己多加戒备。”

单飞脑海中重复下剧本,多少有点紧张。

咱没演过戏,一来就干劫狱的买卖,难免有些激动。

二人低声交谈时,前方的襄阳大狱已现踪影。

襄阳大狱看起来占地不广,却极为坚固。单飞跟蔡瑁到了大狱门前,见大狱有高墙耸立、铁栏横挡,兵士戒备的极为森严。

见蔡瑁亲至,狱官谨慎的上前交谈几句,放二人进入。蔡瑁带单飞入了牢房,转入地牢前这才止步。

压低了声音,蔡瑁道:“荀攸是重犯,我等将其关在地牢,此间只有荀攸一人。一会儿先生若是带他出来,先见我商量下做个样子,然后我再带先生、荀攸出来。”

单飞知道蔡瑁是给他和荀攸叙旧的时间,点头示意知晓后走进了地牢,就听身后铁门“砰”的声响。他回头望过去,只见到铁窗后蔡瑁的目光看起来有些阴森。

牢狱里没有不阴森的地方。

若是天堂的话,大家怎会畏惧这里?

到了这里,人都要发霉的。

单飞感受着四周的潮气,走到牢狱的尽头,就见牢笼前的铁杆粗壮的如同孩童的手臂般,从铁杆间隙望过去,正见荀攸靠石壁而坐。

荀攸手脚都束着铁链。

牢中不过油灯一盏,昏暗的闪着。

荀攸听到有脚步声传近,抬头望来,见是单飞,荀攸微笑道:“单统领,寿宴时匆匆一别,不想这快又见。”

单飞不能不佩服荀攸。

若是常人被关押在这种地方,早就紧张失措的哭诉冤枉,荀攸居然还和坐在自家书房般。

“不过我想单统领也该来了。”荀攸见单飞沉默,微笑又道。

单飞心头一跳,琢磨着“该来了”三字的含义。

他照刘表的剧本演戏,却知道面对荀攸这样的人,只演戏绝对不行的。

这些都是人精!

在这些人的面前,些许的细微表情都会被他们解读分析来评判。

“我早就听说过单统领,不过始终无缘相见。”

荀攸见单飞不语,并不介意,慢悠悠又道:“我知道单统领对荀氏定有了误会。”

“什么误会?”单飞终道。

荀攸一笑,“荀恽、荀奇屡次得罪单统领,我若是单统领,亦会不悦。”轻叹一口气,荀攸缓缓道:“但单统领明睿之人,必知荀氏人多口杂,荀攸虽是竭力约束,难免仍会冒出些不成器的纨绔子弟。荀攸一直想为荀恽、荀奇向单统领当面致歉。”

单飞虽是摸金校尉的统领,荀攸却是曹操手下的谋主、封侯之人,如此态度若被外人看到,定会惊诧。

单飞没什么表情。

荀攸望见,微扬下眉头,“单统领不肯原谅荀氏那两个不成器的子弟?”

“我觉得荀候说错了一点。”单飞沉声道。

荀攸轻声道:“请单统领指点。”

他在寿宴时边瓦捅迫耍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