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78节 燕雀和鸿鹄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8节 燕雀和鸿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月广寒。

北风萧瑟。

白莲花出了庭院,沿着寂静的长街行去,一直到了荆州牧府外营帐扎结的地方。数百西域人马前来荆州,得荆州牧的特许,可在城内设下帐篷。

回转到自己的帐篷内,白莲花静静的燃起炉火,席地而坐。看着虚空重温着和单飞说过的一切,许久的光景,白莲花轻叹道:“姜叔叔,你来了?”

下一刻的功夫,鬼丰已立在帐内,看着孤寂的白莲花道:“你看起来有点沮丧。”

白莲花本要摇头,却又点头道:“看着孙尚香和单大哥重归于好,我不开心。我见到孙尚香的时候,知道她在嫉妒,她也不喜欢看到我和单大哥在一起。”

咬了下红唇,白莲花道:“嫉妒的种子一播下,就会生根发芽的。我本来以为只要稍加利用,就会让孙尚香离开单大哥,可我没想到她那快的自省,单大哥亦是对她不差。”

她在鬼丰前,从不隐瞒什么。

青铜面具闪着比霜雪还要寒冷的光芒,鬼丰的语气却是平静,“你不会因此放弃单飞的,是不是?”

白莲花嫣然一笑,“自然。”

“你现在仍旧喜欢单飞?”鬼丰缓缓问道。

“是。”白莲花毫不犹豫道。

“比以往更加的喜爱?”鬼丰又道。

“是1

白莲花回答的仍旧没有片刻迟疑,可她还是有些困惑道:“姜叔叔,你问这些做什么?”

“为什么?”鬼丰缓缓问道,见白莲花蹙眉不解,鬼丰补充道:“你为何感觉到比以前更爱单飞?”

白莲花沉默下来,认真的思索。

鬼丰不等她的***,继续道:“如果他还是从前的那个单飞,你是否还会这么执着的去爱?”

白莲花想了许久,喃喃道:“姜叔叔,我真的从未想过你说的这个问题。在冥数的日子里,每在我孤独无援的时候,都是靠想着单大哥才让我克服了一切。在冥数见到单大哥那一刻,我真的如同做梦一般。”

她托腮望着对面的炉火,如同不久前面对单飞一般。

可在那时,她不敢如此述说。

她很怕怕自己熬得过冥数的苦难,却挺不住拒绝的语言。

“我不知道用了多少努力才压抑住自己的情感,我怕我会坏了他的事情,让他迟疑为难。”

少女喃喃自语,旁若无人般。

鬼丰静静的立在帐门前,并不打断。

“本来我们的计划,和单大哥暂且无关。可见到单大哥立在荆州牧府前,我就知道,我不能再当他是陌生人。”

少女眼中带着无尽的思念,“我很快的改变了计划,随即让单大哥认出我来。因为我怕”

“你怕什么?”鬼丰接了句。

白莲花涩然道:“姜叔叔,你不是对我说过,既然爱就一定不要放手,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刻这个世界还会不会存在。”

面具后的眼眸有寒光微闪,鬼丰无言。

“我怕和他错过了这次相认,下一次不知道又会到了什么时候。我怎等得那些想念的时间?”

白莲花嘴角带着甜蜜的笑,“他真的认出了我,你不知道那一刻的光景,我好喜欢。”

她没用什么华丽的词藻来形容,她不需强调什么,“喜欢”二字是她那时全部的情感。

“我发现我辛苦的那些日子全部值得。”白莲花终于向鬼丰望来,“我想他若是从前的单大哥,我就是从前的莲花。他变成了现在的单大哥,也就有了现在的白莲花。”

顿了许久,白莲花轻声道:“我这么说,姜叔叔你是否明白?”

她细腻的心思难以言表,说出来后知道很多人不会懂得,可姜叔叔会懂的。

“我明白1

鬼丰缓缓点头道:“燕雀不知鸿鹄之志,因此鸿鹄和燕雀始终不会飞到一起。和配不配无关,和习气有关。因此燕雀若爱上鸿鹄的话,从来不应该等待鸿鹄低头,更不应该去拉低鸿鹄的志向聪明的燕雀,只会希望飞的和鸿鹄一样。”

他用的是另外一种譬喻,白莲花听了,喃喃道:“不错,我是想飞的更高的燕雀,追上鸿鹄般的单大哥。可单大哥若是燕雀的话,我就算是鸿鹄,亦会飞在他的身边。”

她说的自然而然。

帐内静寂。

唯余火燃。

“噼啪”的木炭偶尔爆发出夺目的光彩,却不舍得跳出火炉的臂弯。

鬼丰轻轻叹口气,转身想要离去,听白莲花突然叫道:“姜叔叔?”

止步却未回头,鬼丰静待白莲花的下文。

许久的功夫,白莲花轻声道:“姜叔叔,我一直未曾谢谢你。没有你对我的帮手,我不会认知更广阔的世界,更不会有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不用谢我”

鬼丰沉默片刻,“你想说的不是这些?”

白莲花看着那神秘难测的背影,良久才道:“我记得初次和姜叔叔见面的时候,我手上有块硬饼。”

鬼丰淡淡道:“我记得你分给我一半。”

“那时候的姜叔叔就不是吃那半块硬饼的人。”白莲花轻声道:“姜叔叔,我不再是从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女孩。很多事情,我再重新想想,发现很有些奇怪。”

鬼丰沉默。

白莲花缓缓又道:“冥数的人都是狂傲无边,秦奋却是一直惊奇我的进展。用了区区一年的时光就达到了今日的成就,我自己都感觉有点奇怪。”

“你要说什么?”鬼丰道。

白莲花半晌才道:“当我还是孩童的时候,你就找到了我,之后你再来见我,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机缘,但对姜叔叔来说只是偶然?”

鬼丰缓缓转过来,脸上狰狞的面具带着寒冷,“然后呢?”

白莲花看着那森冷的面具,心中有点陌生,可却没有畏惧,“我只是感觉,姜叔叔似乎早就认识我的在我给你硬饼之前。”

面具后的鬼丰无声无息的笑了,“你怕我对你不利?”

白莲花摇头道:“不是。”

“那你就不用再多想什么。”

鬼丰转身离去,只在夜风中留下淡淡的一句话,“你应该多留意刘表的,当年能单***匹马凭一纸空文就定了荆州的人物,不会那么简单1

帐帘垂落。

火光更闪。

白莲花幽幽的叹息,不再多想。她如睡莲般轻轻蜷缩在火炉旁,望着一闪闪的火光时,如同望着单飞般的轻柔,“单大哥,明天我又会和你相见。我很喜欢。”

晨光初起时,单飞睁开了双眼。

他***柱香的光景,洗漱后出了阁楼,未下楼的时候,他目光微凝。

无风的冬日里,有霜花凝树。

哈气成霜。

一人静静的站在树下,听到阁楼这边的声响,转头过来,笑的比冬阳升起更加的温暖。

“单大哥,你猜我带来了什么东西?”

白莲花举起一个包裹严实的袋子,俏皮的问道。

单飞缓缓走下楼来,抬头先望望白莲花头顶树叶的霜花,皱眉道:“你来了很久?”

“没多久。”

白莲花双手捧着那袋子送到单飞的面前,如同当年一般,“单大哥,你猜猜这是什么”

单飞接过那袋子,半晌才道:“馒头?”

“我就知道单大哥一定能猜到1

白莲花笑意盈盈的解开了袋子,露出热气腾腾的几个馒头,她将袋子再次捧到单飞的面前道:“记得在许都的时候,也是如此。你没吃早饭是不是?”

见单飞并未动手,白莲花轻笑道:“你怕有毒吗?”

单飞默然片刻,“不是。”

他伸手从包裹中拿出两个馒头,递给白莲花一个。

白莲花开心的接过。

单飞将馒头重新包好拎在手上,咬了口馒头,感觉到馒头的柔软和香气,问道:“还加了很多调料?这么清香,用过了花瓣?”

白莲花开心的笑道:“单大哥,什么都瞒不过你。怎么样?比起许都时,是不是又要好上许多?”

单飞点点头赞道:“比起我教的要好很多。莲花,你一直都很聪明。我”

“可若是没有单大哥的点拨,这种馒头根本不会出现的,是不是?”白莲花眨眨眼眸问道,见单飞犹豫着什么,白莲花道:“你肯定在猜我这么早来找你肯定不是为了送馒头来的?”

单飞终于道:“你来做什么?”

我就是送馒头来的!

如果没有别的事端,我和你并肩在长街走上几天,我都喜欢。

白莲花看着单飞默默的啃着馒头,微笑道:“单大哥真聪明,猜到我有旁的目的。我昨晚回去后想了一夜,刘表今天一定会找你的。他等不及了。”

单飞不等应声时,就见蔡瑁远远处快步走到近前,低声道:“先生和公主都在,那是最好不过,荆州牧有请。”

单飞看向一旁轻笑的白莲花,竖了下大拇指。

二人跟随蔡瑁到了荆州牧府,就见刘备、关羽早立在门前,众人交换下目光,在蔡瑁的带领下到了议事堂,就见刘表已端坐在堂中。

见众人前来,刘表咳嗽一声道:“多谢几位辛苦赶来。”

单飞知道刘表要行大计去捉拿盗取自鸣琴的窃贼,如今着实刻不容缓。

刘表让刘备、关羽前来,莫非是想让刘备、关羽协助他单飞行事?

刘备眼中满是期待,当先道:“荆州牧招我等前来,不知道有何差遣?”

刘表微微一笑道:“我想放了荀攸。”

刘备倏然色变,吃惊道:“什么?”

s:假期结束,今天都该上班上学了吧?哈哈,终于不用羡慕你们可以休息游玩,我却还要码字。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