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76节 墓碑的故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6节 墓碑的故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莲花愕然——有什么故事是和她有关,又会和所有的人相关?

秀眸微转,白莲花略有俏皮道:“单大哥要讲的故事难道也会和刘表有关?”

她想开个玩笑,不想单飞居然笑笑道:“很有可能。”

夕阳落荆

青晖漫天。

冬风吹来,房中很有寒意,单飞四下望望,找到了早备下的炭炉,点燃了炭火,轻声道:“这木炭虽暖,不过点燃后,会有种毒气弥漫,凝聚多了会让人中毒死亡。因此你以后若燃木炭时,千万记得——不要紧闭门窗。”

白莲花一旁帮手生火,低声道:“我记得了,多谢单大哥。”

木炭黝黑,她纤白的玉手捡起时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看着点燃的炭火,白莲花轻声道:“单大哥莫要忘了,我家本是打铁出身,知道这些事情的。”

单飞看着身旁艳丽的佳人,回头望向缓缓燃亮的炭火,席地而坐。

白莲花亦在单飞身边坐下来,继续道:“那时候家里穷,不要说穿金带玉,天冷的时候,就算木炭都舍不得多烧。大哥打铁后,我和小弟将炉子内未烧尽的木炭扒出来,然后夹杂柴禾、干草、牛粪一块点燃。”

咬着红唇,白莲花轻声道:“我们不舍得多点,往往是升火煮了粥饭后就移开柴禾,在生火的坑上铺上木板,就能在那上面睡上一晚,早起的时候,还不算冷。”

“那时住的地方和如今天壤之别。”四下望去,白莲花明艳的容颜终有了丝涩然,“这里要散风,我们住的地方是漏风的,晚上寒风呼啸的时候,还怕寒风早早的吹走了温暖。”

沉默了许久,白莲花平静道:“寒夜难捱。有时候,有温暖的毒气,我们也不舍得让其被寒风吹走的。”

单飞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打断。

白莲花摊手笑了笑,似驱散着以往的阴霾,轻声道:“不知道小弟和大哥如何了?”

“他们很好。”

单飞接道:“大锤重开了铁匠铺,乌大娘包子卖的好,乌青……”他蓦地想到乌青,暗想这小子还在丹阳。

不过他并不担心。

乌青是跟他出来混的,作为男人,要有自己闯荡的经历,总是跟在他单飞的身边,不见得是好事。

白莲花见单飞未再提乌青,倒也没有多问,只是道:“我想他们都会过的很好,毕竟最苦的日子都能熬过去了。”

秀眸中有丝想念,白莲花不等开口,单飞就道:“小弟在读书,没事就往药堂跑,他对医药很有兴趣。”

单飞将从乌青嘴里得知的事情,原封转述给了白莲花。

白莲花默然片刻,“我大哥总说读书无用,单大哥你又不在许都,小弟还能读书……是曹大小姐让小弟如此吗?”

单飞点点头,叹服白莲花聪颖如斯,一想就通,“曹大小姐很好……”想到鬼丰在邺城外的山谷对曹宁儿说的话——你记住我的劝告!有一个人见到你后,用的手段只怕比我要恐怖得多!

那时候单飞不知道鬼丰在说哪个,可如今总算有点概念。

鬼丰说的就是莲花!

往事一幕幕的回转,当初单飞每次见到曹宁儿和莲花掐架的时候,都感觉奇怪,但到如今,他如何再能糊涂的故作不知?

“曹宁儿对小弟很好,对你……也没什么偏见。”单飞悄然的化解这段恩怨。

“她是看在单大哥的面子上照顾小弟的。如是没有单大哥,谁都不会对我们这些低贱的人看上一眼,有的只是高高在上的呵斥和施舍,对不对?”白莲花淡淡道,望到单飞转目过来,白莲花垂下头来,“单大哥,你究竟要说什么故事呢?”

单飞拨弄着炉中的火炭,看着炭火艳艳的燃、黯淡的闪,终于道:“其实也算不上一个故事,***过很多地方。”

我知道。

白莲花心中轻声道——我从来都知道单大哥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你的本事,本是经过磨练而来。

“楼兰很远了,不过***过楼兰更西的一个地方。大概又能走从这里到楼兰那么远的距离。”单飞比划一下,本以为白莲花不会理解,不想白莲花点头道:“那里是不是很荒凉?我见冥数记载——这世上本是蛮荒的世界,经历过先人的炸裂和大水淹没后,只有几块地域才算完整,其余的地方多是支离破碎。”

炸裂?

单飞反倒有点不明白,白莲花见状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书上是那么说的。书上说共工为了给蚩尤复仇,炸裂了大地引发洪水泛滥,大禹得黄帝神通,也要治理了许多年,这才将大水重归正道。”

单飞愣神片刻,暗想我到这里还能看到点儿人类也不容易。

他知道黄帝、蚩尤交战时肯定惨绝人寰,蚩尤甚至用死光一点就毁灭了印度的数万人口,这场战役比传说中影响的还要深远。却不想黄帝之后、直到女修之前,这场大战的余波益发的惨烈。

共工炸裂了中原……或者这个世界,引发洪水滔天,然后大禹治水才将这个世界保存下来?

看起来这场战争不仅仅是在中原交战了,甚至波及到了整个世界?单飞越想越是出神。

许久的光景,白莲花托腮看着单大哥,我说错了什么吗?”

单飞感觉那一刻的莲花,仍如以往般的……依恋。

从前的他,从未留意到这点。

只是在他望去时,她不会再如以往般移开目光。

“我倒不知这件事。”单飞有一说一道,“我到了那里后,看到个教堂。”

“什么是教堂?”白莲花不解问道。

单飞微笑道:“那是一种……让人相信什么的地方。人活在这世上,总要相信点什么才能坚定的活下去,不然始终浑浑噩噩的如草木般。”

“世上还有这种地方?”白莲花惊叹道,不过她没有任何怀疑的表情,单飞说的话,她相信一定是真的。

“单大哥去那里要信什么?”

单飞笑笑,“我到那里不是想要信什么,我是听说那里有块石碑……墓主是无名的。”

“能让单大哥不远万里去看的石碑,我想神奇之处恐怕不下自鸣琴了。”白莲花想当然道。

单飞摇摇头,“那石碑没有奇特的地方,就是普通的花岗岩造的。有意义是上面的几句话。那墓碑的主人道——当他年轻时,他富于幻想,梦想就是改变这个世界。”

他说的不算是什么故事,白莲花听的津津有味道:“是吗?那他的梦想很是伟大。我以前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大哥能学好,小弟能好好的学下去。”

单飞看着那追忆往昔的少女,良久才道:“那你呢?你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

白莲花垂下头来,认真考虑许久终于摇头道:“没有遇到单大哥前,我觉得生活只有苦难要捱下去,不知道要捱多久,没有气力多想。”

单飞半晌才点点头,他理解白莲花所言。

“那人还说了什么?”白莲花轻声又问。

“当他长大后,发现他已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于是只想改变所处的国家。”

白莲花“哦”了声,“原来这样。可所有的国家不都一样?兴盛、灭亡,反反复复的,他怎么改变?他能够脱离这个反复吗?”

单飞怔了下,暗想白莲花的见识早非当年,和鬼丰般都是一言中的。

半晌,单飞终于又道:“当他垂垂将暮的时候,他发现他根本不能改变身处的国家,他最后的理想只想改变下自己的亲人。”

白莲花若有所思的听着,这次居然一声不吭。

“最后在他行将入土的时候,才发现他不要说改变亲人,就算连自己的习性都是无能改变。”

白莲花轻咬下嘴唇,突然道:“他能有这个看法已然不差,有些人一辈子活下来,只会埋怨别人的不对,他能看出这点,已经超过别人。”

见单飞看着她,白莲花微有羞涩的低头道:“单大哥,我说错了什么?”

在黄月英、甚至在荆州之主刘表面前,少女侃侃而谈,从不示弱的模样。可到了单飞面前,她却没有了那多咄咄的锋芒,宛若又回到从前的模样,甚至比从前还要脆弱。

“你说的很好。”

单飞赞道:“不过故事还没有完。”

“然后还能怎样?他用长生香复活了吗?”白莲花随即道。

单飞笑道:“那里好像没有什么长生香,他们那里实在偏远,应该都没有听过三香的事情。不过墓碑上最后说道——他要死前,突然意识到,如果他一开始就想到这点,仅仅是从改变自己入手的话,然后去影响他桑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