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71节 隐藏的秘密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1节 隐藏的秘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才壹秒缀→.』,您提供精彩小。

众人神色紧张。

单飞台上望去,见刘表冷冷的模样,倒真的感受到此人很有黑老大的风范你荀攸敢***,我刘表就能平事。你敢反抗,我就格杀勿论!

刘备神色振作,一旁道:“荀候若无手段,亦不敢如此前来。”

他对旁人都是客气,唯独对曹操派的人绝不感冒,他就想荀攸用出手段。

长***缓移,已将将到了荀攸的身前。

荀攸蓦地一笑,缓缓伸出双手来。

众人发怔时,就听荀攸道:“既然荆州牧怀疑我荀攸,想要彻查此事,荀攸自甘被缚,亦想看看,荆州牧如何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认定是荀攸做的此事。”

贺客讶然。

刘备眉头皱起,亦没想到荀攸会如此应对。

刘表似也有些异样,可随即挥手,转瞬有兵士上前缚住了荀攸的双手,荀攸的手下本要上前,却被荀攸用眼色止祝

“一事是一事。”

荀攸沉声又道:“有人窃取荆州牧的事物,荀攸并不知情,荆州牧既然认定荀攸所为,荀攸信清者自清,就等荆州牧的明辨。不过……”

他嘴角带丝笑意道:“吕奉先死而复生的事情,荀攸亦会查下去,亦盼荆州牧能给个交代。不然司空大军南下,若有烽火,荆州牧莫怪荀攸没有提醒。”

刘表冷哼一声,摆手中,文聘上前,亲押荀攸下狱。

众人见状,有人惊惕、有人振作,可是所有人心中不免想着一个问题刘表虽和曹操不对付,却一直没有公然撕破脸皮。如今府中失窃,刘表不惜将荀攸下狱,那丢失的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谁都想知道此事,谁亦不会开口。有时候,知道的事多绝不是好事。荀攸前来,谁都意料不到,荀攸随即下狱,更让众人嗔目结舌。

刘表沉坐片刻,摆手道:“老夫想歇着了。”

众人一台接着一台的看戏,有的酒都没喝上一口,听刘表这么说,纷纷道:“我等亦是酒足饭饱,就此告辞。”

刘表眉毛微挑道:“酒菜未上,诸位何必如此客套?”

众人尴尬间,刘表摆手道:“还请诸位莫要被恶客扰了兴致。蒯越、庞季,你等代老夫招待贵客。”

庞季听令,身旁有个精瘦的汉子亦站起应声。

单飞见状心中嘀咕,当初就是这两个家伙以招待的借口将荆州土著一股脑的坑杀,这次由这两人招待众人……

他正琢磨时,就见刘表起身,在蔡瑁一帮人的陪同下前行数步,居然向他望来道:“单先生,楼兰公主,老夫有些话儿想和二位谈谈,不知可否方便?”

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

单飞心中微动,向白莲花望去,就听白莲花道:“单大哥方才正和我说过,要和荆州牧再行详谈。”

刘表抹去方才的阴郁、露出和蔼的笑容道:“那是最好不过。”

他点头的功夫,当先向前。单飞、白莲花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下跟随刘表过花园、廊道、几许亭台后,到院东的宅院停了下来。

刘表独占荆州,在襄阳所住之地和个国家公园仿佛,人在其中一不留神看起来都要迷路。

单飞见刘表在院东假山处停下,暗想刘表莫非要带他们到被盗之地?

乱世中的世族豪强无不有暗道机关自保性命。

这本是时代的特色。

果如他所料,蔡瑁停在假山前迟疑不语,刘表微笑道:“楼兰公主、单先生不是外人,打开吧。”

他说的如长者般和善,单飞听了却是暗自皱眉这是要使用老曹的感情攻势了吗?

单飞知道曹操、刘表这帮人能到如今的位置,权术均是玩的精熟,对哪种人说哪种话如何拉拢驾驭都是清楚明白,不然一帮手下如何会服服帖帖?

刘备仁德,刘表以所谓的仁德信任拉拢;荀攸玩权术,刘表就是对之以权术;看白莲花和单飞关系极近,刘表又展现谆谆长者的风采……

这老家伙不简单。

单飞对人的态度是合则留,不合则去,看似懵懵懂懂,但内心对这些世俗的门道却是再清楚不过。

蔡瑁点点头,伸掌贴在假山一侧弓步发力,不多时的功夫,假山倏然而开,有通道现出。

单飞对这些机关的开合绝不陌生,暗想刘表将秘密公示二人,很显信任。可蔡瑁如此小心翼翼的开启,只怕若有错误,就会引发机关反杀。

他明白这点并不说出,跟随刘表下了台阶后怔了下。

地道有人。

每隔十步,就有兵士凝立!

这下方戒备如此森严?

那些士兵神色萧肃的凝立在甬道之侧,见众人前来,看也不看。

单飞错愕的功夫,鼻翼微动,嗅到地道内隐约有硫磺的气息……

联想到方才的巨响,单飞为之愕然,暗想偷窃之人难道使用的是***?

这时候并没有出现***,不过两晋炼丹师不少,没事倒弄硝石硫磺木炭什么的,弄出点土***并不出奇,不过在这年代有人能用***还是有点超前……

心中思索时,刘表带单飞走过一条极为深邃的地道。

甬道内有夜明珠暗嵌,并不幽暗。

地道曲折,周围全是厚重的青石,这种石头硬度极高,又是七拐八绕的,窃贼如何挖洞入得此间?

单飞正奇怪时,就见刘表止步。蔡瑁闪身到了前方,取下腰间钥匙插入前方石墙一处小眼内,转了几下,前方石门滑开,又现出道石墙。

刘表从腰间又取下枚铜质钥匙,前行数步,对石墙如此操作,又打开一道石门后,有浓烟扑面而来。

众人呼吸立变困难。

刘表咳嗽数声,眼中露出深恶痛绝之意。良久的功夫,等烟尘稍散时,刘表缓步走进密室,目光落在对面的石壁之上。

那里有个大洞!黑黝黝的不知道又通到哪里。

单飞心中惊诧。

他一入此间,遵从职业习惯先将地下结构开始具体化,这里入地下十数丈的距离!

石室很是宽敞,比奢华墓室要大数倍。

单飞一入此间,本以为其中必定藏着刘表这些年来搜刮的金银珠宝。当初破邺城时,袁氏藏宝甚丰,刘表或许不如袁氏家底殷厚,但也不会寒酸。

可他没想到放眼望去,就见前方全无金银,只有一格格的架子,上面堆放着尽是竹简。

这个刘表居然是三好学生?

你挖了这么个隐蔽的地方,周围的石墙比城墙都要厚,就是为了放这些竹简书籍?

荀攸若是窃贼,劳心劳力的将此间炸个大洞,比凿壁偷光的主人公还要勤奋。

单飞心中费解,还是能保持镇静。

他知道这些文献若是两千年后被挖出来,那绝对是文化瑰宝,可在如今世人眼中看来,远不如一箱箱金子可爱。

刘表这般慎重其事的藏书,甚至因此和荀攸闹掰,定有原因。

这两人难道是学霸之间的恩怨?

单飞嘀咕时扭头向白莲花望去,见其嫣然一笑道:“真不知荆州牧是如此好书之人。”

刘表看着架子上的那些竹简,许久的功夫才道:“老夫本汉室之后。”

他蓦地来了这么一句,单飞有些发怔。

白莲花轻声应道:“此事众所周知。”

荆州的刘表、蜀地的刘焉都算是汉室宗亲,就算是刘备,传说中都是汉室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

这些人都有汉高祖刘邦的血脉。

单飞对这些并不陌生,听刘表这么一说,知其不应是炫耀,静等下文。

刘表缓缓又道:“老夫祖上本是鲁恭王刘余。”

单飞微有讶异。

刘表虽在感喟,但将周边人的神色早看到眼中,见状不由道:“单先生知道鲁恭王?”

这个我知道埃

单飞对历史人物并不完全了然,可对刘余实在无法不知的刘余涉及到一次极为重大的考古发现。

再看满室的竹简,单飞失声道:“此间莫非是孔府藏书?”

他话语落地,刘表神色微震,沉声道:“原来单先生也知道此事?”见单飞脸色阴晴不定,刘表随即恢复了正常,感慨道:“单先生不愧是九天玄女的传人,对古今往事的熟知,还在老夫想象之上。”

见单飞保持沉默,刘表缓缓道:“却不知道单先生还知道什么?”

单飞心中苦笑,暗想我知道的恐怕不如你全。

鲁恭王这人没什么可讲的,单飞知道鲁恭王是因为孔府的藏书。鲁恭王本是汉景帝的四儿子,被封为鲁王,此人可能是拆迁办的官员穿越过去的,最大的爱好就是拆了旧房盖新房。

刘余在鲁地时,对孔子这种圣人不放在眼中,居然将孔子的房子都拆了盖宫殿,但就是那么一拆,拆出个千古重大发现。

本来经秦始皇焚书坑儒后,世上典籍稀缺,但孔府的夹壁墙内居然藏着大量用先秦文字写的书籍!

其中有《尚书》、《礼记》、《春秋》、《孝经》一堆儒家经典书籍。

古文经传的源头就是从此而来。

刘表先提鲁恭王,这里又有一堆竹简,单飞没道理不想到这件往事,可刘表在这里埋藏如斯的秘密……

单飞心中微动,含笑道:“我听说得此书籍时,好像闹了鬼。”

刘表神色巨变,“你也知……”

他话说半截,讶然失笑道:“老夫太过失礼了,想九天玄女传人,有什么没有见过?单先生这般说,可是考究老夫的诚心来了?”

单飞笑而不语。

刘表更是坚定了想法,叹息道:“不是闹鬼,而是有仙。当年先祖曾亲历此事,在孔府墙中不但发现了儒家典籍,看到了许多绝世之秘,还发现一个玄奥的东西。”

“是什么?”单飞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刘表神色肃然,如同祭祀般的声调道:“自鸣琴1

.

Ps:绝不一样的三国故事,所以写起来很累。今天就一更吧,下午出去走走。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