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70节 窃贼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70节 窃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巨响突出,地动山摇般的震颤。众人脸色均变,就连侃侃而谈的荀攸都是骇了一跳的模样,身形晃动下,退后了一步。

怎么回事?

众人尽皆错愕的功夫,晃动已停。

地震了?

众人虽有此想,但又觉得不像,很多细心的人察觉震动是从地下传来。

刘表脸色蓦地变得异常难看,嘶声道:“来人1方才蔡瑁一声喊,早有襄阳精兵暗中闪现,如今听荆州牧的吩咐,精兵纷纷从暗处涌出,将筵席众人团团围祝

孙尚香、鲁肃还能保持镇静,心中却是困惑不解,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荀攸眼见伏兵尽起,冷然道:“荆州牧是何用意?”

刘表本来红光满面的脸色转为蜡黄,寒声道:“老夫的用意是——在场无论哪个,如今都不能擅自离开,若有违令,格杀勿论1

荀攸微微吸口冷气,看出刘表眼中的杀机,亦见到前来的精兵各个身手矫健,而蔡瑁身旁带的那些亲卫,亦是临危不乱,更显高手风范。

刘表坐镇荆州多年,对自身的保护从不怠慢。这里又是刘表的地盘,荀攸饶是自负,见状也不会火上浇油,只是笑道:“我等谨遵荆州牧的吩咐。”

刘表蜡黄的脸上满是紧张之意,悄然向蔡瑁摆手示意,蔡瑁点点头,低声找了亲兵耳语两句后,那亲兵快步离去。

“诸位不用慌忙,尽管用饭。”蔡瑁随即又道。

众人面面相觑,暗想你以为我们是饿死鬼投胎,这会儿还有心情用饭不成?

半晌的功夫,那亲兵才快步回转,低声在蔡瑁耳边说了两句,蔡瑁脸色本来难看,这会儿更是冷峻。

走到刘表身边,蔡瑁又在刘表耳边说了两句。

刘表抓住酒樽的手本是青筋暴起,闻言倏然站起,将酒樽重重顿在桌上喝道:“荀攸,我敬你奉圣旨而来,你却算计老夫,来呀,将荀攸给我拿下1

他一声令下,早有兵士挺***上前,聚在荀攸身前。

刘备精神振作。

他自荀攸前来,心中就觉不安。他知道曹操定有破坏江东、荆州联手的计划,眼见刘表对荀攸发飙,他虽不解***,但想形势无非此消彼长,刘表若能擒住荀攸,对曹操绝对是个重创!

荀攸身后的四人均是陌生脸孔,不过能跟荀攸至此,绝不会是吃干饭的,眼见襄阳兵要对荀攸不利,纷纷护在荀攸的身旁。

襄阳兵齐声怒吼,有长***攒刺,那四人闷哼声中,挥刀格挡。

长***荡开,刀光泛寒时,荀攸突道:“且祝”他说话间,分开身边那四个护卫走了出来,无视尽在咫尺的***尖,沉声道:“荆州牧,荀攸奉旨而来,就是天子使臣。你要杀我,莫非要***不成?”

他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凝重。

如今曹操挟天子以令天下,对于天子的旨意,除了有关提拔封赏,各方诸侯对其余的圣意都当作放屁一样。不过天子毕竟在许都,曹操是司空,掌着***风向,刘表蓦地要擒下荀攸,襄阳诸多官员虽知必有原因,但还是觉得刘表有些着急。

刘表脸色一沉,冷然道:“你是天子的使臣,却不意味你可以在襄阳胡作非为,更不意味着你可以盗取老夫府上之物。”

单飞由演戏到看戏,听到这里才明白过来——刘表府上丢东西了,和方才那声闷响有关!

荀攸露出恍然的表情,“方才可是府上失窃?”

刘表冷哼道:“荀攸,你莫要装模作样。”

荀攸叹息道:“荆州牧,荀攸官职不低,又得司空信任,如今要什么难有?如说荀攸千里迢迢到了襄阳,是为了窃取荆州牧府上之物,这事儿传了出去,有谁会信?”

众人中有点头之人。

无论什么阶级,墙头草总是会有的。

刘表不语,蔡瑁一旁已道:“荀攸,刘荆州藏库本在极为隐蔽之地,而且防备森严,能神不知、鬼不觉挖出条地道,不知用什么炸开地下藏库之人,除了曹操手下的摸金校尉,还有哪个能够做到这点?”

众人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荀攸这小子是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表里是给刘表祝寿,实则是来偷东西来了!

值得荀攸来偷的东西又是什么?

荀攸神色异样,皱眉道:“荆州牧和蔡将军意思是——原来这府下有个藏库,而有人方才挖地道接近了藏库,炸了藏库后偷走了荆州牧的东西?”

蔡瑁上前一步喝道:“你还说不是贼,若不是你荀攸策划,怎对此事如此清楚?”

众人又是点头。

荀攸放声长笑道:“怪不得司空不将蔡将军列入英雄之列,此事若真是我暗中策划,今日在窃贼下手时,我偏偏来到这里,难道是找死不成?”

许多人缓缓点头。

刘备一旁道:“荀候早将天下英雄视若无物,一方派人下手偷窃、一方故作清白,哄骗荆州牧的事情也是有的。”

荀攸目光一厉。

刘备坦然。

“左将军不觉得太过武断一些?”荀攸缓缓道。

刘备微笑道:“刘备说的是真心所言,就无愧疚。莫非刘备做些违心之言,才会让荀候满意不成?”

荀攸微滞。

黄承彦笑着抚须道:“左将军所言不错。”

适才荀攸以此言呛白黄承彦,让其无言以对,如今刘备以矛刺盾,倒让荀攸亦是难有言论。

不过荀攸身为曹操手下谋主,不说谋略,只论口才亦是不俗,转瞬笑道:“若真如左将军所言,荀攸倒觉得荆州牧要仔细请教单飞单统领了。”

刘表神色微动。

众人窃窃私语,均是不解荀攸此言何意。

蔡瑁喝道:“荀攸,你无话可说了吗?此事和贵客单先生又有什么关系?”

众人本来没拿单飞当回事,更搞不懂楼兰公主那一吻的用意,只以为是牛屎就有被鲜花插的偶然事件,听蔡瑁这般介绍单飞,不由讶然。

蔡瑁最知刘表用意,他这么介绍,在刘表心中,显然对单飞很是礼遇。

荀攸笑道:“蔡将军适才怀疑司空手下的摸金校尉做了此事,单统领贵为曹司空手下摸金校尉的统领,此事如何绕得开他?”

众***哗。

黄月英和诸葛亮一旁在窃窃私语,被爆炸所惊,不由留意这面的是非,等听荀攸此言后,黄月英、诸葛亮都看出彼此的蒙圈。

黄月英更是讶异。

当初她听姨母谈论单飞、诸葛亮时,虽有一丝赞同,心中却在反驳——人和人之间靠缘的,姨母看不上诸葛亮,自然对单飞评价高一些来压制亮哥哥。

但不过几日的功夫,她慢慢发现姨母不是抬高单飞,而是看低了单飞。

单飞和刘备、关羽称兄道弟;刘表又将其奉为上宾;鲁肃借酒放话和单飞亲热;江东郡主孙尚香给此子敬酒……

从此看来,楼兰公主给单飞的一吻倒是自然而然。

这世上绝非公平的,优秀的人才不但被各方势力争抢,还更受有眼光的女人喜欢。

她黄月英喜欢亮哥哥,看重的不也是亮哥哥的才华?

楼兰公主早就欣赏单飞,因此这才主动示爱?

黄月英心中的震惊一**的,可听到单飞居然还是曹操麾下摸金校尉的统领时,简直诧异的难以自己。

这家伙如何在哪里都挂着头衔?而且都是响当当的头衔?

诸葛亮自负才学,总认为自己生不逢时,闻言亦是讶然不已,从未想到这不咸不淡的少年恁地神通广大。

在场诸人除少数人知晓内情外,倒和黄月英、诸葛亮般错愕不已。

他们对荀攸放胆前来已是意外,却没想到曹操手下三大灰色系统中的一个巨头无声无息的到了这里,居然还成为了刘表的座上宾?

刘表对曹操的感情真的非同一般。

蔡瑁脸上的惊讶也是明显,转头向刘表望去,似要等他的示下,蔡瑁根本不会怀疑荀攸这句话的真实性。

荀攸不会说这种转瞬被戳穿的谎言。

刘表向单飞的方向看了眼,“单统领和你荀攸不同的。”

荀攸目光微闪,“荀攸和单统领有何不同?”

刘表沉默许久才道:“能和玄德、云长称兄道弟的人物,如何会是奸诈小人,如何又会行表里不一的事情?”

众人不由向刘、关二人望去,不能不承认刘表这种推断简直绝了。

君子难明小人的纠缠,小人却懂君子的底线。

这世上小人之所以肆无忌惮,甚至将君子玩弄手心,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可以不要脸的行事,但这世上有些人还是一定会在某种原则下做事。

刘表老奸巨猾,虽不重用刘备、关羽,但对刘、关二人看的透彻。

刘备、关羽默然。

单飞更是话都不用说了。

荀攸怔了片刻,喟然长叹道:“看来荆州牧虽信单统领,却不信我荀攸了?”

刘表淡然道:“老夫信你荀攸机术百变,一张口可比苏秦、张仪,可苏、张这两人都是不能让人信任的,是不是?”

见荀攸神色阴晴不定,刘表缓缓道:“荀攸,老夫现在怀疑你明是贺寿,暗里却在窃取老夫的要物,要拿你下狱查明此事。你自可分辨、亦可抗争,老夫知你很有本事,亦想看看你的手段。”

冬日暖。

冷风凉。

刘表的声音并不高昂,但那一刻却带丝刺骨的寒。

.

ps:刚写完这节,月票有点少,精神头也不足,明天更新会晚点,抱歉了。祝大家假期玩的开心。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