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9节 惊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9节 惊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心若留时”盟的飘红打赏,谢谢你!

筵席之上坐的尽是荆楚名流。荆州太平多年,众人心气却盛,如今听荀攸这般说,如何能够开心?

虽然荀攸说的是事实。

当年刘备曾为曹操的座上之宾,有一日曹操以青梅煮酒,和刘备品评天下英雄,直言不讳道天下英雄就是老子和你刘备了,像袁绍那些人,都是死人一般。

这就是史载的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往事。

这事儿本是关起门来的言语,后来不知怎地就流传起来。

那时候袁绍坐拥天下四州,比曹操的势力要强大。袁绍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事儿的***,执意要和曹操一战。

曹操也没说错,袁绍那般兵力势力,只要不是死人领队,谁都觉得袁绍会赢,结果袁绍输了。

刘备也是因为曹操这句话变得到哪里都不受待见。

曹操的那句话更像是在捧杀!

如今荀攸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说出,在场众人可说是少有不恼,荀攸居然还和没事人般,轻声道:“左将军果然是英雄识英雄。”

无视在座诸人铁青的脸庞,荀攸道:“荀攸前来襄阳,除奉旨、奉命祝寿外,还有别的事情。”

他开门见山的坦陈,众人微愕,不由猜想他的来意。

关羽冷然道:“可是要刺探襄阳的军情,然后对荆州用兵吗?”

他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吸了口凉气。

刘备见状,心中叹息。

他早将此事告之刘表,前来襄阳亦是以军情为重,可见众人的神色,显然对此事茫然不知!

刘表居然没将这最要紧的事情话于众人,他究竟想着什么?

荀攸含笑道:“非也非也,关侯此言差矣。荆州牧坐镇荆州多年,安抚一方,甚得百姓称道。司空每和天子谈及此事,都说荆州牧人尽其责,实在是汉室少见的忠臣,司空出兵,素来都是讨伐汉室叛逆,如何会对忠臣用兵?”

关羽并不被荀攸言语所惑,冷然道:“那曹司空近来屯兵博望,可是想要狩猎不成?”

众人又惊。

黄月英人在远处,和诸葛亮自成天地。见荀攸如此,黄月英悄然隔几案握住诸葛亮的手掌,低声道:“亮哥哥,你说荀攸来此作甚?”

诸葛亮眉头微锁,“江东破例遣使前来,许昌随即有人赶到,倒像约好了一样。他们目的恐怕大同小异。”

他不知道的事情极多,能够有此判断已是不易,对其中内情更是难以猜测。

黄月英扁扁嘴道:“我不知道荀攸来做什么,可他出口就是让姨丈福寿尽享,得养天年,倒是在警告姨丈一样。”

诸葛亮也是这般想法,暗想这祝寿的言语更像是对刘表说你刘表给我曹操老实的呆着养老就好,要搞什么小动作,我怕你不得善终!

略有沉吟,诸葛亮反问道:“荀攸警告荆州牧莫要和江东走的太近吗?”

黄月英缓缓点头,突然道:“亮哥哥,我和你说说这其中的门道。”她不管荀攸,凑到诸葛亮耳边低声细语起来。

诸葛亮脸色阴晴不定。

荀攸那面见关羽质疑,含笑道:“关侯此言又差,司空的确是屯兵博望,但并非想要狩猎。”

众人凛然。

他们听到关羽的诘责之言,都感觉到其中的交锋之意。关羽说曹操狩猎自然是嘲讽,荀攸一口否决此事,那曹操的用意

荀攸环望众人,一字字道:“司空屯兵博望,本是要讨伐叛逆之贼1

他一言落地,众人神色异样。

鲁肃见荀攸前来并不意外,江东要和荆州联手一事,曹操不可能一无所知。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曹操若等荆州、江东联手成行后再考虑对策,那曹操就不是曹。

荀攸前来就是要破坏江东、荆州的联手,顺便削减一方势力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刘备就是看出这点,这才绝不客套,出口就切中荀攸的要害。

荀攸非常之人,亦有非凡之能,出口惊人。

他要讨伐叛逆之贼,指的又是哪个?

众人脸色阴晴不定,听旁座有人问道:“荀侯此言差矣,你才说荆州牧乃汉室忠臣,如今屯兵博望又说要讨叛逆,岂不自相矛盾?”

说话那人长须飘飘,和荀相较,另有一番洒脱之意。

荀攸略一凝目就道:“可是荆楚名士黄承彦先生不成?”

单飞一旁看戏,听闻此言终于向那老者望去,暗想这老头原来就是诸葛亮未来的岳父?

众人讶异。

说话的那人正是黄月英之父黄承彦,他和刘表算是连襟,在此亦能在贵宾位上座。可此人虽在荆襄走动,却少有人知道其底细,荀攸一开口就叫出黄承彦的名姓,那就绝对是有备而来。

众人初见荀攸只带四名手下前来,暗想此人恁地猖狂,以曹操谋主之尊,居然带几个手下就敢独赴襄阳?

虽说近年来,荆州、许昌算是同床异梦,因为毕竟还有着点君臣名分挂着,可荀攸这般前来,绝对需要极大的魄力。

众人对荀攸出口暗指都有不满,但见其如此胆色,一时间亦不敢轻举妄动。

黄承彦微笑道:“能得荀候相知,老朽三生有幸。”他对荀攸亦和刘备般以荀侯称呼,因为他知晓荀攸曾被曹操表为陵树亭侯。

荀攸微微一笑道:“黄先生过谦了,虽说荆襄百家,诸蔡最盛,但在荀攸看来,黄氏威名还远在蔡姓之上,既然如此,荀攸如何会不认得黄先生?”

在场有数人脸色不善,蔡瑁亦是神色异样。

黄承彦抚须叹道:“老朽早闻荀氏双杰之名。都说曹司空基业仗程昱,奇策问郭嘉,绝事询贾诩,而内政咨文若,军情看公达。如今看来,却让***失所望。”

荀攸似不在意道:“黄先生失望何在?”

黄承彦淡然道:“荀候一来先以祝寿之名告诫荆州牧,后寥寥数语将左将军置于众矢之的,如今三言两语又要挑拨荆襄蔡、黄两氏的名利之心。曹司空大名远播,对忠心为汉室之人行此诡行霸道,如何不让老朽失望?”

荀攸笑道:“黄先生此言又差,君子坦荡荡,问心无愧,若说事实,何惧之有?荆襄蔡、黄两姓若真的和睦相处,何惧评点?荀攸说的是真心所言,就无愧疚。莫非荀攸做些违心之言,才会让黄先生满意不成?”

黄承彦叹息道:“荀侯口舌如刀,老朽自愧不如。”

刘备冷然道:“我等很想听听荀候的真心之言,曹操屯兵博望不为狩猎,究竟是为哪个叛逆?”

众人不由望向刘表。

博望在新野之北,就在荆州锋线,曹操屯兵在此,除要对付刘表外,还能要对付哪个?

荀攸缓缓道:“司空要讨的就是吕布吕奉先1

刘备、关羽倏然色变。

众人哗然,庞季失声道:“荀侯说笑不成?吕布数年前被曹公勒死白门楼,枭首示众诏告天下,如今荀候说要讨伐吕布,难道死人能够复生?”

许多人都是连连摇头。

荀攸不为所动,望向刘备道:“荀攸知左将军乃仁德之人,从不妄言,今日还请询问左将军一句”

见刘备脸色似水,荀攸凝声道:“昨日襄阳传舍大乱,先有刘石伏击左将军等人,后有人杀了刘石,那人可是吕布吕奉先?”

众人静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刘备身上,多数人绝不信荀攸所言,可听其言之灼灼,却又将信将疑起来。

荀攸绝非自打脸的类型,他既然有此一问,那真实性

许久的功夫,刘备终道:“是1

众人差点沸腾起来。

庞季失声道:“左将军何出此言?吕布早死,他如何能死而复生,再对刘石不利?左将军可曾看错不成?”

刘备默然片刻,终于摇头道:“刘备未曾看错,杀死刘石之人的确是吕布,此人杀死刘石后,随即要杀刘备和云长,此事千真万确。”

他结论一出,众人鸦雀无声。

众人中虽有看不起刘备之人,可很少有人会不信刘备的话语。

荀攸长笑道:“左将军果然是信人,黑是黑、白是白的从不混淆黑白。”转望脸色沉冷的刘表,荀攸缓缓道:“不知道荆州牧可知此事?”

刘表坐在那里,全部表情都藏在了脸后,蔡瑁一旁沉声道:“荀攸,荆州牧有何道理要受你的质问?”

荀攸眯缝眼眸笑道:“蔡将军何出此言?荀攸不过是问问,怎来质问一说?”

蔡瑁微滞的功夫,就听荀攸继续道:“可有件事很是奇怪,左将军、关侯都知晓的事情,当时在场之人极多,端不会就是左将军听到关侯说什么吕布,关羽在此这句话。”

刘备、关羽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惊错之意。

当初传舍人多,关羽的确说过此言,可荀攸如身临其境的知晓。荀攸不会在传舍,那就是说,曹操在荆州的探子已到恐怖的地步。

若非探子及时传递消息,荀攸怎会这快知晓此事?

“既然如此,荆州牧总统荆州,如何会不知道此事?”荀攸微笑道:“可荆州牧始终做不知之状,这么说外人传言的荆州牧包庇叛逆,是荆州牧复活吕布一事也并非空穴来风了?”

“你说什么?”刘表忍无可忍的怒拍桌案,倏然站起道:“荀攸,本官看你是天子所遣,这才对你礼遇,却不是说任由你满口胡言”

“来人1蔡瑁厉声喝道。

他话音未落,天地间突然出来一声巨响,转瞬地面摇晃,桌上碗筷齐晃,有人站立不稳,几乎要跌坐到了地上。

所有人都是脸色改变,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s:感谢兄弟们的月票支持,还请有月票的兄弟投票给老墨,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